打开

“江歌妈妈和刘鑫,都不是什么好人”

天涯执剑书生

2022-01-14 03:57

关注

前几天江歌妈妈江秋莲起诉刘鑫(现名:刘暖曦)生命纠纷权案一审宣判,刘鑫被判赔偿69.6万,其中精神损失费20万元。

如果对我国法律稍有认识的人就知道,这几乎已经算是顶格的判罚,而且法官的判词更是明确谴责刘鑫的行为几乎不配为人。

至此,我本以为是非已经分明,所以当时没有写文章说点什么。

昨天在豆瓣刷到一则江歌妈妈的采访,因为有感她对网络暴力的绝不妥协,所以在转发里写了几行字,简单描述了一下刘鑫到底有多么恶毒,意在说明江歌妈妈为什么要坚持起诉刘鑫,绝不原谅。

没想到这几行字发出去很快被转发了几百次,大部分回复和转发都是在谴责刘鑫及其粉丝的恶毒,但是也有少部分“理中客”,依然在对着江歌妈妈疯狂输出,说她是“祥林嫂”,说看她说话做事的样子很强势,逮着对她批评的粉丝挨个起诉,和刘鑫一样,半斤八两,都不是什么好人。

请注意,我从来不觉得祥林嫂值得被取笑,她和江歌妈妈一样,是痛失爱子的可怜母亲。

??从变成贬义词的祥林嫂,到失语的金智英

更有人抓着我说的话不放,为刘鑫洗地,说她只是在网络上声称要给江歌妈妈寄鸽子肉,没有证据证明她在现实生活中真的给江歌妈妈寄了鸽子肉刺激她,可能只是网络上的口嗨而已。

不是,连法官都在判决书里说了这些属于“刺激性言论”,刘鑫公开说给江歌妈妈寄鸽子肉、鸭脖和黄喉(可能大家不知道黄喉是什么意思,黄喉是猪、牛等家畜的大血管,一般为主动脉,江歌就是主动脉破裂致死的),就算她只是口嗨没有真的寄,难道就不会对江歌妈妈造成刺激吗?

那我说我给你们这些蛆寄了花圈寿衣棺材,祝你年前都能用上,只是口嗨没有真的寄,那你是不是也不该生我的气?

这些蛆是不是不懂得语言就可以侮辱和伤害人啊?他们是不是不知道所谓的口嗨也可以入罪判刑啊?

因为这些蛆的发言,我气的一晚上没睡着觉。

我稍稍地,接近了一些江歌妈妈的内心,我只是看到了一两条这样的发言就气到睡不着,而江歌妈妈呢?

在这六年多的时间里,她无时不刻不被恶毒的攻击、猜忌所包围,我不敢想象她的内心有多么痛苦,稍微一想我都忍不住要流泪,而她挺过来了,她始终不曾放弃为江歌坚持讨回公道。

所以我能做的,只是写下这篇文章,让更多对这件事还不够了解的读者,明白江歌妈妈到底在和什么样的恶魔坚持斗争着,她为什么绝不原谅对方。

因为,刘鑫的恶,已经突破了人的底线。

如果说她一开始面对陈世峰的追杀将江歌锁在门外的举动,还可以说是人的求生欲在作祟的话,那她接下来的举动,就完全暴露了她的为人。

她明知道凶手是谁,却拒绝配合日本警方调查,说不知道是何人所为;

当江歌妈妈锁定了陈世峰具有重大嫌疑,在网上求助顺带提到刘鑫的时候,她发微信威胁江歌妈妈如果再提到她,她就不作证;

[图片6]

她作为在场的重要目击证人多次拒绝出庭作证,强制出庭作证后又多次撒谎,导致陈世峰最终只被判了20年;

她说:“钱我是一分钱都不会赔!我宁愿我从不认识江歌!”

[图片7]

她在2018年过年的时候,用小号@冷眼萌叔先后多次发微博,声称要给江歌妈妈寄鸽子肉、鸭脖。

给江歌妈妈寄鸽子肉,是因为江歌昵称“歌子”,谐音鸽子;寄鸭脖和黄喉,是因为江歌是被颈部戳刺十几刀大动脉破裂致死。

在??这条微博里,她明确提到:

“在昨天给您寄了我们这边的特产鸽子肉、黄喉、鸭脖等等之后,今天突然感觉这些不能用来感谢一年来您的厚爱!所以今天特地为您准备了鸽子肉馅的馄饨,还有一只老母鸡。

今儿去市场买了一只活鸡。但是顺丰快递不让邮寄活物,只能从脖子那放血把鸡杀了以后再进行…”

她提到的血馄饨,也是特意刺激江歌妈妈,因为馄饨是江歌那天晚上回家带的饭,结果她在门口遇害了,馄饨洒在地上跟血洒在一起。

“血馄饨”这三个字,突破了人类对恶的想象。

为了洗白自己,刘鑫还污蔑江歌是同性恋,因为喜欢她才和陈世峰“争风吃醋”,她才是最可怜最无辜的受害者。

所以后来凤凰台的李淼特意为江歌辟谣,连凶手陈世峰都干不出这种栽赃嫁祸的事。

[图片10]

对了,至于那些蛆们反复纠缠的@冷眼萌叔到底是不是刘鑫小号的问题,几年前就有网友论证过刘鑫在切换已登录账号里有这个账号。

当然,我没有在现实生活中亲眼目睹刘鑫登录操作这个账号,我只知道,在@冷眼萌叔晚上11点46分发布微博问江歌妈妈“血馄饨好吃吗?”之后两分钟,刘鑫就用大号点赞。

[图片11]

@冷眼萌叔常年累月地为刘鑫在深夜大战网友,他发布过刘鑫的音频资料,他声称陪刘鑫一起去旅游,一起去法院起诉过,更直接的证明,是他还发布过江歌在留学期间的照片,以此刺激江歌妈妈。

我们当然可以说,@冷眼萌叔可能并不是刘鑫,但他的所作所为起码证明他是和刘鑫有亲密接触的、能得到一手资料和信任的亲信,他的所作所为,和刘鑫的诉求是保持一致的。

难道那些为刘鑫辩护的蛆们证明了这个账号不是刘鑫的,刘鑫就清白了?无辜了?她是没有用大号为血馄饨这样的微博点过赞,还是没有在过年的时候亲自发微信祝江歌妈妈“阖家团圆”?

[图片12]

她明明知道,身为单亲妈妈的江秋莲,只有江歌这一个亲人。

很多善良的人不能理解刘鑫为什么能够如此恶毒,他们会想,是不是她也受刺激过度,精神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呢?

我想说,刘鑫的举动,都是有意义的。

她和她的粉丝们持续地刺激江歌妈妈,往她和江歌身上泼脏水,就是想要让她放弃追究刘鑫的责任,让她知难而退。

发现江歌妈妈意志的坚定之后,她们非但不收敛,反而行为更加升级,就是想刺激江歌妈妈,让她情绪崩溃,让她做出过激的行为,这样就可以合情合理地污蔑江歌妈妈是“疯女人”,让她失去舆论的同情和支持。

所以我最为敬佩江歌妈妈的,是她这么多年都能保持清醒,坚决用法律的武器为江歌和自己主持公道。

我试着带入了一下她的境遇,我可能早就忍不住要拿把刀去和刘鑫同归于尽了。

再有,刘鑫是发现了,作恶都能成网红。

刘鑫被封号前,她已经有不止三十万粉丝,给她打赏的铁粉非常多,她随便发一篇文章都有几万打赏,尤其是那种刺激侮辱江歌妈妈的文章和微博,流量特别大,江歌的死,成为了她的流量密码。

看过很多江歌妈妈的采访,我最大的感触,是江歌妈妈是真的爱江歌,她爱的是她的女儿这个具体的、唯一的人,而不是所谓的那个给我养老的人。

因为之前看过一个牺牲的消防员的母亲,她在五十多岁的年纪还要坚持做试管婴儿再生一个儿子,尽管她已经有成年的女儿了。

她的理由是需要有传宗接代的人,否则他们家就绝户了。

那时候我就觉得,无论是牺牲的、还是没有降生的儿子,包括成年的女儿,都很可怜,因为他们的母亲爱的不是具体的人,只是在乎血脉的传承。

所以,一个儿子没了,就很快要再生一个。

而江歌,是江秋莲的唯一,永远不能被取代。

所以,江歌妈妈说,骂我没关系,但是不能骂我的江歌。

这次的判罚,令不少多年来孜孜不倦污蔑江歌妈妈敛财的大V欣喜不已:你看你看,她就是吃女儿人血馒头的人!

为了堵这些键盘侠的嘴,江歌妈妈尽管目前生活困难,但还是宣称要将赔款全都捐出去。

“按说到现在不应该有困难,但是一些并非真心帮助我的人,造成了我现在生活困难。”江歌妈妈说,所有为起诉刘鑫的开销,有发票记录的就有120万元。

所以那些说她起诉刘鑫是为了敛财博眼球的人,可以消停了,江歌妈妈起诉刘鑫和那些诋毁侮辱她们母女的人,并不能为她带来利益,她所求的,只是还江歌一个公道。

那些实在不能理解正义对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有多重要的人,不求你们支持,但求你们闭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