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91年,一位女教师和4岁儿子被害,25年后破案时凶手已去世10年

subtitle
锵锵文史局

2022-01-13 18:38

关注

1991年5月23日是一个让曹家,让整个修武县都极度悲伤极度愤怒的日子。在这一天的修武县境内,发生了一起惨绝人寰,震惊四野的特大命案。

31岁的河南乡村女教师魏淑敏和她年仅四岁的小儿子在赶集途中遇害。当人们循着线索找到现场时,发现魏淑敏全身赤裸,头部肿胀,生前有明显被侵犯过的痕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魏淑敏

而她四岁的小儿子情况也同样惨烈,面色青白,拳头紧闭,头部更有猛烈的击打伤。

究竟是谁如此丧心病狂,对一名人民教师和四岁的孩童下此毒手,凶手到底是临时起意的激情犯罪还是蓄谋已久的恶意谋杀……

一个个问号,一重重压力,如山般压在了办案民警的心头。

然而由于受当时的技术水平和办案条件所限,很多线索都在侦破途中被迫中断,直到25年后,一份DNA比对报告的出现才让真凶浮出水面。

只不过此时的凶手已经无法接受正义的审判,因为他早就变成了一堆白骨,躺在黄土里被埋葬十年。

01 案件始末

魏淑敏是南阳镇平人,在河南省修武县五里源乡河湾村小学当小学老师。案发时已经结婚生子,大女儿曹冰冰(化名)8岁,小儿子曹平平(化名)4岁。

1991年5月23日中午,魏淑敏告别家人,说要带儿子去县城看病,顺便在集上给女儿买条漂亮裙子。

临别时还特意叮嘱家中的老人,说自己三点前一定回家,之后还要给学校的孩子们上课。

对于魏淑敏的话说家里人并没有太当作一回事,因为家里距离县城不过六七公里,之前她也曾独自在县城和家里往返过很多次,路熟得很。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别之后便是生死相隔。

曹平平

从下午三点等到太阳落山,曹家人都没见着魏淑敏的影子,一种不好的预感爬上他们的心头,连忙派人出去寻找。

然而天黑路陡,家里人遍寻无果,正在大家陷入一片焦灼之际,白日里去赶集的邻居给他们提供了一条线索。

据邻居说,他赶集回来的时候曾在磨台营村的机井房旁边看见过一辆翻倒的自行车,有点像曹家的。

听到这个消息后,曹家人又喜又怕,喜的是终于找到了线索,怕的是这情景听起来凶多吉少。

怀着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一家人来到了邻居所说的机井旁,不过当他们用手电向里面照去的时候,浑身的血液都仿佛被冻僵,眼前的场景成了他们一辈子都挥不去的噩梦。

白天还活蹦乱跳,喊着爸爸妈妈的平平,此刻却漂浮在冰冷的机井中,面色灰白,双眼紧闭,没有一丝生气。

平日里温柔善良,一心惦念着要回去给学生上课的魏淑敏更是全身赤裸,满目被侵犯伤害的痕迹。

这样的场景落入至亲之人的眼中无异于一场凌迟,切割着他们的肉体和灵魂。

然而悲伤愤怒都无济于事,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作恶的凶手,还母子二人一个公道。

在发现母子二人尸体后,曹家人立刻打电话报警,考虑到案件性质恶劣,凶徒作案手法残忍,警方第一时间成立了专案组,进行案件调查。

02 追凶25年

警方在案发现场发现,那里成熟的麦子向一边倾倒,有明显的拖拽痕迹,再结合麦田里掉落的两只鞋子可以推断,凶手是将母子二人拖拽到机井房后,再实施的作案。

随后,警方又在机井南侧的一处水塘里找到了魏淑敏所骑的自行车,至于她的衣物和袭击脑部的作案工具却一无所获。

不过就现有的线索来看,案件的整体过程已经可以还原:5月23日中午十二点左右,魏淑敏骑自行车带着小儿子行至磨台营村的机井附近,凶手突然出现将母子二人敲晕,而后顺着公路和麦田将其拖到机井房内进行强暴。

为了避免被认出身份,凶手在施暴后用武器猛击魏淑敏及其小儿子平平头部,导致他们因头部粉碎性骨折而死亡,最后再抛尸机井逃之夭夭。

整个过程凶狠残暴,又干净利落,凶手很有可能是一个有案底之人。

随后,警方又对周围居民进行走访查探,发现曾经有一名梁姓的光头男子在机井附近徘徊,存在重大作案嫌疑。

警方立刻出警对梁某某进行调查,发现梁某某是附近一处监狱的新河农场畜牧队的劳改犯。在5月23日那天,畜牧队曾经有16名劳改犯出监劳动,而梁某某就是其中之一。

更重要的是,警方在梁某某的囚服上发现了死者魏淑敏的血迹。

有案底,有作案时间,还有与死者身上相符的血迹,梁某某的嫌疑值直线飙升。

就在警方以为可以结案,告慰魏淑敏母子在天之灵时,一个消息如晴天霹雳般突然而至:魏淑敏体内精斑的血型为O型,梁某某的血型为A型,两者不符,排除其作案可能性。

已经确定的嫌疑人突然间变清白,曾经搜集到的线索也成了笑话,专案组的成员们一片消沉。

然而受害者的冤情还未昭雪,她们的家属仍被悲痛笼罩,作为守护者的人民警察怎么能率先放弃。

于是在短暂的消沉后,专案组再次行动起来。

他们将附近村镇的男性全部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排查,总数量达到了两三千人之多,可依旧没有获得与案情相关的半点线索。

据当时的专案组成员说,当时的中国还没有DNA检测技术,只能依靠血型判断,存在太多的局限性和不确定性,想找到嫌疑人等同于大海捞针。

就这样,这个曾经轰动一时的大案只能被迫搁置,等到有朝一日技术进步再启调查。

可谁能想到,这一等就是25年。

“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只要把物证保存好,就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这是当时负责魏淑敏案的老法医对记者所说的。

虽然案件被搁置了25年,但他一直坚持每年夏天对证物晾晒通风,毫不懈怠。

同样的,新老民警换了一批又一批,对魏淑敏案的调查也仍没放弃。

自从DNA检验技术开始进入中国刑侦领域,他们就一直在进行不断的比对尝试。

2012年,警方对有重大作案嫌疑的48名新河农场畜牧队的劳改犯进行了DNA检验,不过当时有的已经刑满释放,有的已经去世不再,执行起来难度相当大。

他们只能挨家挨户地去找,实在不行就让儿子代替。

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了4年,直到2016年5月4日,河南省公安厅DNA数据库的比对报告将杀害魏淑敏母子的嫌疑人指向了商丘宁陵县75岁的史某。

03 缺席的审判,从未缺席的正义

接到省厅报告,修武县警方马不停蹄地赶往宁陵,誓要抓捕到当年的凶犯。

可当真的赶到宁陵,见到报告中所指的嫌犯,所有人都呆住了,眼前这个年近耄耋,满头白发的老人真的会是罪大恶极的凶手吗?

25年前他已经年过5旬,还有作案能力吗?

经过对史某的进一步调查,警方了解到他是一名木匠,经常外出干活。在魏淑敏母子受害的那段时间,他恰好去了修武,时间上非常吻合。

不过因为有了梁某某的经验,警方这一次并没有抱那么大的希望,事实也证明他们的做法是正确的,因为商丘市公安局DNA室出具的报告显示,史某的DNA样本和魏淑敏体内的精斑样本不属于同一人。

可能有人会产生疑问,为什么两份DNA检测结果并不相同,对此,警方是这样解释的:DNA在史某这一代人身上发生了某种变异,所以真正的嫌疑人应该在史某的儿孙辈中。

鉴于史某的孙子出生于1991年之后,排除作案嫌疑,凶手很有可能是他三个儿子当中的一个。

可当警方对他的三个儿子进行DNA检测之后,案件再次陷入僵局,因为他们的样本也和其父亲一样,与嫌犯样本并不吻合。

难道这一次又要无功而返吗?不,也许经验线索会说谎,但DNA检测绝对骗不了人,一定是他们忽略了什么。

于是警方再一次对史某及其三个儿子进行调查,最终在他们口中得知,其实史某还有一个儿子叫史家周,1963年出生,在家排行老大,1981年8月因强奸邻村女子被判刑7年,并被送到修武县新河农场服刑。

虽然案发时他已经刑满释放,但依旧停留在修武县境内,同样有作案时间。

不过后来史家周再次因为抢劫偷盗等被捕入狱,并于狱中时患上肝病,早在2006年就死了。

现在如果想要查验他是否是真凶,只有开棺验尸这一条路。

正义可以迟到,但不能缺席,纵然史家周已死,该认的罪,该还的公道,也依旧要履行。

2016年5月23日,魏淑敏母子遇害25年忌日,警方开棺验尸,提取了史家周的DNA。经相关机构检测:魏淑敏体内的精斑与史家周的DNA吻合度达到99.99999%,可以判定史家周就是杀害魏淑敏母子的凶手。

面对这份迟来的公道,33岁的曹冰冰泪流满面,等了25年,母亲和弟弟终于可以安息,她们也终于能放下过去,好好生活了。

虽然史家周已死,无法再负刑事责任,但对于他的审判和凌迟很早以前就开始了。

因为他的胡作非为,丧心病狂,家中没人待见他,他的母亲也为此郁郁而终。

在他得病回家后,父亲兄弟对他不理不睬,不到一个月就病死在床上。死后也未获得谅解,兄弟们只草草将他下葬,连副棺材也没买。

父亲更是从来不去给他扫墓,家里外头也没有人再提起过他。

中国有句话叫做“善恶有头终有报”,史家周作恶多端,草菅人命,最终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痛病交加的下场实在是咎由自取。

与之相反,那些坚守正义,苦苦追凶二十几载的警察们更令我们心生敬意,是他们的坚持让冤魂昭雪,是他们的责任让家属释然。有了他们,才有了今天的公平和正义!

参考资料

[1]1991年,河南母子二人惨死水井,25年后破案时,凶手已经死了10年 骆波妃律师

2021-11-30 21:03

[2]乡村女教师被奸杀后沉尸机井 25年后开棺验"凶"映象网 @ 2017-05-17 16:45:46

[3]女教师被奸杀后沉尸机井 25年后开棺验“凶”红星新闻网 2017-05-16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