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赵玉芳:父亲是赵本山,母亲是葛淑珍,我是留守儿童

subtitle
飘飘然的娱乐汇

2022-01-13 17:34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赵玉芳是赵本山和前妻葛淑珍的女儿,父母离婚时赵玉芳刚11岁,她和聋哑弟弟跟随母亲生活,被安置在姥姥姥爷的身边生活。

自此,赵玉芳和弟弟就成了留守的孩子。艰难的成长岁月里,父母离婚和弟弟生病的阴影像是一片阴云笼罩在赵玉芳的头顶,她的少女时代是灰色的。赵本山与葛淑珍离婚后,便和马丽娟组建了新的家庭。

反观葛淑珍,一直单身,用那单薄的身躯,为赵玉芳和残疾弟弟撑起一个家。虽然父母离异给了她阴影,但如今早已结婚生子的赵玉芳,又是怎么看待这一切的呢?

01.

赵玉芳,1979年出生于辽宁省铁岭市开原市莲花乡石嘴沟村。

在那个年代,赵本山的家境并不好,自幼丧母,父亲去流浪了,他自小跟着失明的叔叔长大,学摔三弦、拉二胡,是当地的名人。

偶然的机会下,赵本山进入到乡里宣传队,经人介绍下,认识了童年境遇差不多的葛淑珍,虽然葛淑珍大字不识,却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好媳妇,壮实、勤快。

婚后不久,迎来了女儿赵玉芳,只是赵玉芳还没怎么享受童年,就迎来了生活的苦涩,这都源自于弟弟赵铁蛋。

1982年,赵铁蛋出生了,但却被诊断出为先天性聋哑,还有肺气肿、软骨症,面对这样的婴儿,医生的建议是放弃。

对于这样一个婴儿,在哪一个家庭都是悲剧,但要放弃自己的孩子,哪里能够做得出来呢?

葛淑珍站出来,毫不犹豫地说:不行!不论怎样,这孩子都是我的骨肉,遭多大罪我都要抚养他长大。

就连一旁的赵本山,都强忍着泪水,默认了葛淑珍的做法,不愿意放弃。

但也就是这个做法,让这个家庭在泪水和悲痛中坚强起来。

为了治好儿子赵铁蛋,赵本山只能加倍努力赚钱,而葛淑珍没有文化,只能下地干活,就连4岁的赵玉芳都要担起照顾弟弟的重任。

每每赵本山和葛淑珍出去后,赵玉芳就要看管好弟弟,按时给弟弟服药,小孩本身就不愿意吃,赵玉芳只能来硬的,再加上赵铁蛋的聋哑,根本上交流不了。

在喂药的同时,赵玉芳时常被弟弟赵铁蛋咬伤,但她没有丝毫的怨言,只有那因伤痛流下的眼泪,年纪尚小的她明白,照顾弟弟是唯一能够给父母减轻负担的方法。

同一年龄段的小孩,都在快乐地玩耍,但赵玉芳却俨然像是一个“小大人”,家务、照顾弟弟面面俱到,失去快乐的童年,还要背负生活的重担。

02.

葛淑珍在干完活回家后,最让其感动的,就是懂事的赵玉芳,但她心里,也有难以启齿的悲痛,痛恨自己,让孩子们遭罪了。

1990年,赵本山成功地打入央视春晚,红遍大江南北,开启了辉煌的“小品王”之路,但和葛淑珍的婚姻,也在一点点的宣告结束。

赵本山的演出越来越多,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葛淑珍没有多少文化,和赵本山的差距也越拉越大,共同语言也越少。

每每在赵本山回家后,都会和葛淑珍谈及离婚事宜,但葛淑珍却并不理会,默默地流着泪,而他们讲这样的事情,都是小声说,赵玉芳并没有听到,只看到母亲葛淑珍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尽管赵本山强烈要求离婚,但他不敢强硬,因为他怕葛淑珍会想不开。为此,赵本山找来葛淑珍的两个哥哥,这两大舅哥说:我们都可以帮你劝劝她,但你一定要把她安排好。

本身在这件事情上,赵本山都有愧疚,这一点自然没有话说。

于是,赵玉芳的两个舅舅,一起来到了家中,游说葛淑珍放他去吧,他们明白,赵本山的心已经不在这了,再坚持也没用,不如放任他自由。

这件事情闹得并不小,身处家中的赵玉芳,即便年纪再小,也已经懂得了这其中的真正意义,而她也变得很敏感起来。

1991年,赵本山与葛淑珍和气的办理了离婚手续,赵本山将全部的财产和两个孩子都留给了葛淑珍,有二十多万的积蓄,一套三居室房子,一辆夏利的车。

在赵本山离开家时,赵玉芳眼睁睁的望着父亲,她多么希望父亲能不要走,而赵本山看着泪流满面的女儿,心里如刀割一般难受,但他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赵本山的离开,让赵玉芳和母亲葛淑珍都遭受了巨大伤害,她很心疼母亲,懂事的她,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只能在平时多帮母亲做点事,减轻母亲的负担,让她少承受一份痛苦。

当看到赵铁蛋那天真无邪的模样,葛淑珍再也忍不住,抱着赵玉芳就大哭起来,看到母亲的眼泪,赵玉芳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她还不停用小手给她擦眼泪,这让葛淑珍更伤心。

03.

刚刚满11岁的赵玉芳,就成为了一个单亲孩子,这是人生的悲凉。葛淑珍没有工作,离婚后,虽然赵本山给她留下了20多万,但她明白,即使守着一座金山,也会有坐吃山空的一天。

随即,葛淑珍便将两个孩子交于了父母,毅然的踏上了艰辛的打工之路,就这样赵玉芳和弟弟赵铁蛋成为了留守儿童。

相貌一般、性格内向的葛淑珍,没有多少文化,很难找到工作,多次碰壁后,就在当地一家新开张的火锅店做洗碗工。

稳定下来后,便将家人们接到了身边,当得知母亲葛淑珍在做洗碗工时,赵玉芳坚决反对,但葛淑珍却很坚持,她说:

“我去火锅店里打工,不仅能赚点儿钱贴补家用,更主要的是,我能跟厨师学做几个拿手菜。”

而且在和女儿赵玉芳说完后,葛淑珍还再三叮嘱女儿,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辛苦一个月下来,葛淑珍拿到了150元工资,她一分都不舍得花,全部用在了儿子赵铁蛋的治疗上面。

1992年,赵本山和马丽娟再婚,这件事情闹得全国皆知,对于葛淑珍和赵玉芳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赵玉芳甚至在学校里,都受尽了同学们的冷嘲热讽,这也让赵玉芳更加的孤僻。

看着女儿不爱说话,葛淑珍也明白,和赵本山的离婚,深深地影响到了女儿。为了能够改变,葛淑珍只能将泪水和痛苦埋在心底,用坚强和乐观的一面,去感染女儿赵玉芳。

虽然葛淑珍没多少文化,但大道理都懂,不但如此,还劝诫女儿:我虽然和你爸分开了,但你还是我们最爱的女儿,你爸走时,什么都留给了我们。

逢年过节时,赵本山还会去接女儿赵玉芳回家一起过,而葛淑珍,每次都会提前弄好赵玉芳爱吃的酱牛肉,让她带去。

虽然赵本山和马丽娟组建了新家庭,但在结婚前,赵本山就和马丽娟提了要求,要对女儿赵玉芳好,要不然我们就相处不下去。

第一次和马丽娟相见,赵玉芳很紧张,但马丽娟却用温柔感化了她,两人相处很融洽,再加上母亲葛淑珍的教导,她并没有恨眼前这个后妈。

甚至还悄悄地对父亲赵本山说:“祝爸爸和马阿姨白头偕老,给我添个可爱的小弟弟。”听到这话,赵本山也欣慰地笑了,感动地说:“我们家小芳最懂事了”。

回到家中,赵玉芳还劝母亲葛淑珍说:妈妈,爸爸又成家了,你也该考虑个人问题了。

而且亲朋好友都劝她,但葛淑珍却为了孩子,坚持不考虑嫁人的事情。

04.

1994年冬天,赵铁蛋因心脏病发作突然去世,这噩耗让葛淑珍和赵玉芳都哭得死去活来。虽然赵铁蛋的到来,让赵玉芳和母亲葛淑珍都很累,但他们却心甘情愿。

因为儿子的夭折,葛淑珍一下子病倒了,住院后又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恢复身体后,葛淑珍就吵着要去工作,这让赵玉芳很苦恼,她希望母亲不要那么劳累了,但葛淑珍却不愿意,坚持要去打工。

起初,她去了一家商店做营业员,但没干几个月,店倒闭了,她也被迫下岗。此后,葛淑珍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只能去批发一些袜子、帽子之类的小物件,在大街上摆起地摊。

虽然工作很艰辛,挣得钱也少,但都是她的血汗钱,而她也将全部的钱,都花费在女儿赵玉芳的身上,让她好好学习。

1999年,在赵本山的建议下,赵玉芳考入到了大连外国语学院,母亲放心不下,便随着女儿去了大连,当“陪读妈妈”,在学校附近租住了一个小房子。

而且她还在附近的餐厅找了一个服务员的工作,每每周末,她都陪伴着女儿度过。

赵玉芳上了大学,葛淑珍的哥哥们觉得是时候给妹妹再找个男人了,甚至前夫赵本山都曾说过:希望有个男人能够照顾她(葛淑珍)。

很多男人都来找过葛淑珍,甚至还悄悄的打听过,葛淑珍到底有多少钱,其寓意就是赵本山给她留了多少钱,这目的不言而喻。所以葛淑珍婉拒了,也不再去考虑这件事情。

在葛淑珍的心中,只有女儿赵玉芳了。或许很多人会说,赵本山那么有钱,随便拿点给葛淑珍,这辈子都不用愁了,还去累死累活打工干啥,但葛淑珍并不要,虽然她文化不高,却有骨气,靠自己的手生活。

2003年,赵玉芳大学毕业,也找到了一份好的工作,看到这里,葛淑珍的心才放下来,心里松了一口气,没了后顾之忧,葛淑珍决定放手一干,创业当老板。

她找到了一家转让的餐馆,靠着多年的餐饮经验,将店从经营不善,慢慢变得火爆起来,就连赵玉芳在下班后,都时常过去帮忙。

虽然开餐馆很累,但葛淑珍却乐此不疲,她觉得人要自力更生。

05.

2004年,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成立,在赵本山的安排下,赵玉芳辞去了现有工作,去了艺术学院工作。为此,赵玉芳让妈妈葛淑珍跟她一起去沈阳:

“你做生意从早忙到晚也赚不到多少钱,还是跟我回沈阳吧。我可以出面找爸爸,让你在本山艺术学院找份体面的工作。”

但葛淑珍却谢绝了女儿的好意,坚持要把饭店开下去。

虽然葛淑珍一人在大连打拼事业,生意规模不是很大,但生意却非常好,每月都有可观的收入,而葛淑珍的身家也有百万,她对自己非常满意。

生活再怎么艰难,她也从未向赵本山伸出过求援的手,用她自己的话说:

“赵本山是赵本山,我是我,我不能砸他的招牌,同样也不能砸我葛淑珍的招牌。”

随着时间的流逝,赵玉芳的年纪越来越大,葛淑珍像普通父母一样,开始为女儿的婚恋着急,催促着她赶紧解决个人问题。

只是当年赵本山和母亲葛淑珍的离婚,让赵玉芳一生都饱受影响,她明白,爱情哪里有想象中的美好,便迟迟不愿意结婚生子。

这让葛淑珍很着急,没有多少文化的她,不会劝诫和引导,只会讲粗俗的大道理:女人这么大年纪了,要考虑结婚的事情,要早点生孩子,我趁着年轻,还可以帮帮你,要是我老了,想帮你都帮不了。

为了能让赵玉芳改变想法,葛淑珍还让赵本山去做做思想工作,让他托人去找对象,把控好为人。在赵本山和葛淑珍的催婚下,赵玉芳改变了想法,主动地去接触和尝试,终究迎来了属于自己的爱情。

2008年,赵玉芳嫁给了从部队转业的汪洋,整个婚礼都是赵本山一手操办的,携赵家班弟子们组成了庞大的娘家阵营,祝福着赵玉芳。

在结婚那天,赵本山感慨万分的说:女儿结婚我兴奋得整夜都没睡,我年纪也大了,不介意早点当上姥爷!

听到父亲的话,赵玉芳含泪回应:

“其实我一直不在乎你能给我多少物质上的享受,或者给我什么身份地位,我就是希望你别总这么忙,我多希望你能静下来,能让我陪陪你,让我再数数你头上的白头发,每次看到你,你的头发就又多白了一些。”

06.

对于赵玉芳的婚姻,赵本山一直主张不加干涉,他觉得只要女儿幸福就行了。

当心里的话讲出后,赵玉芳和赵本山的心结再也没有了,她理解了父母,理解了当年的离婚,也彻底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甚至在结婚的现场,继母马丽娟也赶来祝福,只是看到父亲和继母幸福的模样,再看看母亲孤零零地在一旁,心里免不了落寂。

2011年,赵玉芳生下了一个儿子,葛淑珍心里非常开心,也急忙赶去了女儿的身边,帮忙照顾孩子。

生活的艰辛和过程,让赵玉芳明白了一个妈妈的伟大,她很心疼母亲,希望母亲能够在晚年享受天伦之乐,但葛淑珍朴素了一生,生活节俭。

为此,赵玉芳只能时不时地带着母亲去游玩,丰富她的生活。

就连赵本山都悄悄地和赵玉芳说:你妈这些年很不容易,吃了太多的苦,你要对她好一点,有什么困难就和我说。

原来,在赵本山的心中,没有忘记前妻葛淑珍,没有了爱情,却自始至终当她是亲人。

相信每一对离婚的夫妻,都有非要离婚的理由,却给孩子留下了一生的阴影。虽说离婚很简单,但不要忘记身处单亲家庭的孩子,他们非常脆弱和敏感,多一点关心和陪伴,可以抚慰心创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5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