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奥密克戎预示新冠已走向结束?专家:2022全球流行有望终结

报人刘亚东

2022-01-13 00:51

关注

防走失,电梯直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上帝的㒒人

“我们已经进入了新冠的结束期。奥密克戎如今已经取代德尔塔成为全球最主要的病毒,它就是结束期开始的一部分。世卫组织在今年的新年寄语中称,2022年有望终结这场新冠大流行,只要各国联起手来抑制病毒蔓延。”

“我们要在战术上重视它,但是你不能够太紧张。”

1月9日,在香港大学的办公室,病毒学家金冬雁在电话里重申了自己的判断。他多年来致力于肿瘤病毒分子生物学及病毒与细胞相互作用的研究。香港大学的研究团队是世界上最早向全球科学数据库(GISAID)上传奥密克戎变种的团队之一。

在我们通话的这一天,天津市疫情防控指挥部通报,天津新增20例阳性感染者。而经河南省疾控中心实验室病毒全基因组测序,2例本土病例感染病毒均为奥密克戎变异株BA.1分支,与天津市津南区现有本地疫情属同一传播链。去年12月中旬,天津刚刚在一名境外输入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呼吸道标本中,确认检出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奥密克戎就在本土病例中出现,席卷全球的新毒株来到了中国。与此同时,在西安确诊的上千例确诊病例中,检测出的则是德尔塔毒株。

在全球范围内,奥密克戎取代德尔塔病株,成为当今世界最主要的新冠病毒变异株。截至1月2日,据不完全统计,全球132个国家共报告37.3万奥密克戎感染确诊病例,另有62.8万疑似病例。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最新数据统计,截至北京时间1月7日,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突破3亿。

人们接触到两种左右互搏的信息。一方面,奥密克戎的严重性似乎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程度。它刚刚被公布之际,就带来了极大的杀伤力:全球股价大跌,多国封闭边境。如今,天津政府宣布严格管控措施,非必要不离津,停课停运,全员核酸检测。另一方面,世卫组织在今年的新年寄语中称,2022年有望终结这场新冠大流行,只要各国联起手来抑制病毒蔓延。

“奥密克戎当然会‘咬人’——如果免疫力不够强大,又没有很好的医疗资源的话。奥密克戎相比之前的病株,对儿童的影响更大。儿童和老人是高危人群。”但金冬雁语气冷静,说也不用紧张,“就拿丹麦来说,德尔塔死亡率是0.07%,奥密克戎比0.07%还小,这一点来说它是跟流感的死亡率接近了,甚至比流感要低,这也是事实。”

我借此询问他,像我这样打了三针疫苗的人,是不是就算感染了也不用担心会重症或者死亡呢?他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并且嘱咐我,“对,是这样的,这是非常重要的,希望你们给公众宣扬正确的信息。”

金冬雁有着更大的自信,他说新冠的结束期已经开始,奥密克戎就是“结束”开始的一部分,“你想一想,一个这么弱的毒株,传播力又这么强。”

“不仅是我,起码全球的很多科学家都这么想。”

以下是香港大学病毒学家金冬雁的口述:

保持警惕,但别恐慌

张文宏医生前天说,奥密克戎不是“大号流感”,它会“咬人”。我同意他的观点。这话没错,但是要注意他说的语境。

奥密克戎确实不止是“大号流感”,它们本质上有一些分别,比如它的表现与流感有差别,影响的人也更多。但是奥密克戎没人们想象得那么严重。目前它进入国内的时间较短,香港确诊的100多例里面只有一例是重症。我们看西方的数据,就拿丹麦来说,德尔塔死亡率是0.07%,奥密克戎比0.07%还小,这一点来说它是跟流感的死亡率接近了,甚至比流感要低,这也是事实。当然也要考虑到疫苗的情况。至于国内到底是怎样的情况,要等我们拿到第一手的数据来说话。

奥密克戎当然会“咬人”——如果免疫力不够强大,又没有很好的医疗资源的话。奥密克戎相比之前的病株,对儿童的影响更大。儿童和老人是高危人群,免疫力不强,同时疫苗接种率又没有那么高。天津市津南区新增的20名阳性感染者中,15人为学生,分别来自教辅机构和小学两条传播链,这是千万要注意的一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天津开展全员核酸检测 人民视觉

至于最近新出的“德尔塔克戎”,更是没有什么,这是吸引眼球的东西。这种东西搞了好多了,一会说有flu(流感)和covid混在一起,叫flucovid,一会又是这两个东西混在一起,其实都不是。重组是可能的。但就算是重组的毒株,也是以一个毒株的特性为主的,不值得那么担心。塞浦路斯大学研究人员说的那个情况,其实是共同感染,它是co-infection,并不是有重组,也有可能是基因测序受到污染之后的结果。“德尔塔克戎”就是那些人造出来的一个名词。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个例,它并没有形成一个新毒株,或者带特异性的毒株,根本不需要过分去讨论。

还是那句话,我们要在战术上重视它,但是你不能够太紧张。

天津的情况,现在看到的已经传播三代了,最初怎么来的、怎么去的。全民核酸的方法是不得不采取的,只能靠这个尽快摸清疫情扩散情况了。但是对于奥密克戎,首先因为内地进行全员核酸检测普遍是混样,也就是说,十个样品混检,灵敏度怎么说都会降低的。第二个问题是,特别是在已接种或者是已被感染的群体里看,奥密克戎确实是来得快,去得快,这是全世界都基本上看到的。事实上,感染者的核酸从阴性到阳性,再到阴性的时间很短。他一不小心就错过了中间的这个阳了,以为没事,实际上已经经历了阴、阳、阴。只有如果这个曾经阳性的人还传给了别人,等到别人被发现了,他才能被发现。

从天津的疫情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摸清情况。到底水有多深,得弄清楚了,然后再对症下药。整体上来说,我认为还是能够控制得住,虽然有一定的挑战性。

要注意几个方面,第一个,奥密克戎影响儿童。从国际上看,相比过去的毒株,奥密克戎对儿童的影响更大,也就是说,重症率偏高。学校里面已经有爆发了,要特别注意的是,我们的儿童如果没打疫苗,他们有可能成为传播者,然后传给父母或者祖父母。这就会造成一个新问题,因为老人打疫苗的比例也少。所以这两类群体在免疫接种方面要着重加强。

儿童接种新冠疫苗 人民视觉

另外一点是,保持警惕,但也不能太恐慌。第一个要重视,大家不能够觉得奥密克戎没什么,像香港那样防疫疲劳了,就容易导致疫情反弹。第二也别过于恐慌,觉得奥密克戎不得了了,一定可能重症。其实奥密克戎总体来说是比较轻的,并不是说它打个照面就能一个人传八个人,不是这么一回事。大部分的人是不怎么传的。

在已知的变种里,奥密克戎是关键的S蛋白上突变数量最多的。至少从现在来看,它在功能上是与德尔塔不同,但其实危险性比德尔塔弱。除了对儿童的影响较大之外,奥密克戎相比之前的病株没有呈现出其他更令人担忧的特性。相反,它的大部分特性都是有利的:无症轻症、来得快去得快、病毒载量低、致病性弱、毒力弱、病程短等。奥密克戎的传播性是比德尔塔强一些,但没那么可怕,实际上它的传播途径跟德尔塔相差不远。

新冠的结束期已经开始

我们已经进入了新冠的结束期。

奥密克戎如今已经取代德尔塔成为全球最主要的病毒,它就是结束期开始的一部分。不仅是我,起码全球的很多科学家都这么想。世卫组织也倾向于这样看,要不然总干事谭德赛怎么提出来今年内也就是2022年把它终结呢?这样的话,现在不开始,什么时候开始?

你想一想,一个这么弱的毒株,传播力又这么强。很多人通过自然感染也会获得很好的免疫力。因为获得免疫力一方面是通过疫苗,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自然感染。当然我们要防控自然感染,对它有担心,所以就要把接种疫苗这件事做好。

疫苗当然是重要的。

但疫苗的效果是有时间限制的,一般六个月以后可能会失效,打加强针会从根本上改变这个情况。持续的时间现在还不确定,还要等待时间来检验。

如果打了三针的话,起码在一段时间内可以不受奥密克戎感染。再受感染也是轻症和无症,或者病程很短暂。

法国专家呼吁立即接种新冠加强针,无需等待奥密克戎疫苗 视觉中国

从免疫学的原理上看,有可能疫苗打到一个点,比如第三针、第四针之后,大家就不用再打了。因为每次一个抗体再遇到抗原的时候,基因会发生突变,使其与抗原结合更紧密,而且深度跟广度都会加强。经过几次加强之后,抗体的亲和力成熟了,它的结合能力和抗病毒能力是更高的。打到第三、第四针的时候,可能就是一个驿站,能留存比较长的时间,大家之后就再也不需要打了。但是到底有多长、到底怎么样,也要等待时间检验。

12月初到现在,各个制药公司都在紧锣密鼓地制作疫苗。一个专门针对奥密克戎的疫苗,四到六周就可以完成。如果实际进行监管的话,速度会加快。面临一个又一个新出的变异毒株,要尽快确定好针对新的变种应该换什么毒株,换疫苗毒株的时间、程序等等。世卫组织应该发挥领导作用,和各国的领袖、研制专家一起探索一个将来怎么换疫苗毒株的机制,从而加快疫苗的制作。

过去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就是群体免疫来终结疫情的,这也是疫情本身发展的自然规律。但现在有了疫苗,我们希望疫苗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样可以避免我们去冒感染的风险。已经接种,已经有比较强的免疫力的这些人里,感染了奥密克戎可能也是轻症,并且能使他们获得更好的免疫力。这一点来说其实不是一件太坏的事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