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狼牙山五壮士”幸存者,亲手送儿子进劳教所:不要顾惜我的老脸

subtitle
寻春秋历史短视频

2022-01-11 17:38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有这样好的战士,何愁抗日战争不能胜利!”聂荣臻听说“狼牙山五壮士”的壮举之后,当即起草嘉奖令,号召边区军民向“狼牙山五壮士”学习。

狼牙山五壮士英勇跳崖之后,其中有两人幸运地被树枝挂住,得以生还。五十多年后,两位幸存者中的一位老人亲手将儿子送进了劳教所,并破例同意将自己的“家丑”公开展示,以教育更多的人。

五壮士奋身一跃

1941年8月,冈村宁次调集10万兵力对晋察冀根据地进行“大扫荡”,狼牙山成为日军的重点“扫荡”目标。狼牙山位于河北易县西南部,由于其外形酷似狼牙,故得名狼牙山,是晋察冀根据地的东部门户。

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八路军主力部队前往边区领导机关担任警卫任务,9月24日清晨,3000多名日军和伪军在重型装备的配合下,分成数路突袭狼牙山地区,企图全面歼灭这里的八路军和地方党政机关。

当晚晋察冀军区命令某部一团第七连掩护党政机关、部队和群众突围转移,第二天一大早,山下聚集了五六百名日军向棋盘陀移动,七连隐蔽在山腰处,等待着敌人靠近。当七连的战士突然向日军开火时,日军以为遭遇了八路军主力,将飞机大炮全部拉出来发起猛攻。

连长蔡展鹏率领全连的战士和敌人浴血奋战,完成了掩护突围的任务,为了甩掉日军,蔡展鹏决定将二排六班的几名战士留下,掩护七连转移。六班的五位战士利用有利地形,击退敌人的数次进攻,击毙伤了90多名敌人。

炮火将阵地周围的柴草引燃,一时间大火弥漫在阵地上,浓烟熏得几位战士眼泪直流,副班长葛振林的棉衣也不慎着火,他将棉衣脱下来扔在一旁继续战斗。战斗一直持续到了下午,七连顺利转移之后,六班准备去追赶大部队。

为了主力部队和群众们的安全,他们毅然放弃追赶大部队的想法,一边朝敌人开枪一边向相反的方向撤退。当时他们在路上还遇到模范队队长冉元同,他正背着八路军伤病员进山洞隐蔽,他们赶忙让冉元同找个地方躲起来,鬼子马上就追来了。

“同志们上哪儿?”冉元同问几位战士,葛振林回答说上棋盘陀,冉元同赶忙劝说不要去那里,附近就有山洞,班长马宝玉回答说:

“我们得把敌人引到棋盘陀去!”

说完几名战士就向棋盘陀附近的一座山峰牛角壶进发,当他们登顶之后,一面是万丈悬崖,另一面是穷追不舍的敌人,五名战士枪里的弹药打完了,就举着石头往下扔,有些石头太大,就两个人一起抬着砸下去。

眼看着敌人一步步朝山顶靠近,班长马宝玉抓住葛振林,说无论如何都不能当俘虏,葛振林明白班长的意思,两个人是六班仅有的两名共产党员,必须要做出表率,人牺牲了,枪不能让敌人得到。

马宝玉随手将自己手中的枪扔下了悬崖,葛振林举起枪朝石头上砸去,结果没有砸烂,也随手扔了下去。其他三位战士见状,学着两位班长的样子,含泪将自己心爱的枪砸向了地面。马宝玉和葛振林交谈了几句之后,从口袋中掏出小本子,匆匆写上了几句话说:

“同志们,我和葛振林是共产党员,根据你们平时的要求,经过这次战斗的考验,证明你们完全符合入党条件,现在我和老哥就做你们的入党介绍人,让我们用实际行动,表示我们对党的无限忠诚吧!”

说罢马宝玉将小本子收进口袋,大步向悬崖走去,其他人也紧随马宝玉身后,在目瞪口呆的敌人面前,五位壮士坚定地纵身跳进60多米深的悬崖。爬上悬崖的日军整整齐齐地排成几行,面对五位壮士的跳崖处,恭敬地鞠了三个躬。

这一幕是二战史上难得的一幕,整整一天的时间,五百多名日军穷追不舍,死伤百余人,打到最后才知道,自己追的哪里是八路军主力,不过是一个5个人的小队。震惊之余,他们被八路军的牺牲精神所深深折服。

葛振林幸存归队

五名壮士跳崖之后,班长马宝玉和战士胡德林、胡福才壮烈牺牲,副班长葛振林和战士宋学义被山间的树枝挂住得以生还。模范队队长冉元同和五位战士分开之后就牵挂着他们,一直站在远处观战,从阻击敌人到英勇跳崖,冉元同在远处看得清清楚楚。

悲愤的冉元同好不容易熬到了敌人撤退,他紧跟在敌人的身后往山下跑,一回到村里就找来模范队队员康志宽、赵老西等人,说五位八路军战士跳下了山崖,生死未卜,让他们随自己一起去看看。在往山上赶的路上,又遇到了八路军卫生队的老陈,也一同前去搭救。

他们五人先来到跳崖的地方,那里早已经没有人,只留下三条布裹腿和一条毛巾,都擦过了血,还有一个装手榴弹的袋子。他们转弯朝山下走,只见一人头朝下,另外两人脚对脚躺在地上,人早已经断了气。

冉元同看到此情此景,不禁趴在地上痛哭起来,卫生队老陈掏了掏三位烈士的口袋,拿走了他们三只鞋,并嘱咐其他人先将遗体掩埋起来。冉元同带着模范队的队员一边哭一边安葬烈士,由于崖底没多少土,他们就将遗体并排摆放在一起,使劲用镐刨出土来,盖在烈士身上,又搬来些石块砌在上面,形成了一座墓冢。

葛振林和宋学义被半山腰的树枝挂住,葛振林摔伤了头和腿,宋学义摔伤了眼睛和腰,等葛振林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时间已经过了许久,山上也没了动静。他心想自己不能待在这里,狼牙山夜狼多,要是在山中呆一夜,不昏死也会被狼吃掉。

葛振林翻身朝岩壁上爬去,爬了半天似乎还不到一半,突然一阵异样的声音传来,葛振林警觉地停下来,探头一看发现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八路军,似乎是宋学义,他小声地喊了几声宋学义的名字,果然是他。

葛振林鼓励宋学义赶快往上爬,自己先上去等他。等葛振林爬上山顶的时候,发现宋学义还没有爬上来,他忍着疼痛转了一圈,发现一块萝卜地,顺手拔了一颗萝卜吃完后,宋学义还没有上来,他又拔了两颗擦干净,猪呢比留给宋学义。

好不容易宋学义爬了上来,葛振林伸手帮他爬上了崖头,吃过萝卜之后,两人来到刚才跳崖的地方,爬在崖边扯着嗓子喊其他几个人的名字,结果却没有得到回应。两人哭了好一会之后,决定去棋盘陀下的小庙先找些吃的。

两人相互搀扶着朝棋盘陀的方向挪动,由于不知道小庙的敌人撤走了没有,宋学义不顾葛振林的阻拦,径直朝小庙爬去,先去小庙探探路,葛振林只好跟在后面一点点挪动。突然远处钻出来一个人,葛振林握紧了手中的木棍,仔细察看之后,从衣服推测可能是地方干部。

此人名叫余药夫,是受易县县委委托来传达县委指示的干部,简单交谈确定身份之后,余药夫搀扶着葛振林和宋学义向小庙挪动,好不容易才来到了棋盘陀半山腰的古庙中。这里原本是八路军的指挥所,余药夫将两人安顿好之后,便去找些能吃的粮食来做饭。

令人惊喜的是余药夫找到了两小锅八路军撤退时留下的小米焖饭,正在这时七连的司号员兼文书李文奎来了,大家互通了一下情况,就一起用饭。饭后余药夫安排三位战士在小庙里休息,自己在外边放哨,第二天那一早他又找来些山韭菜,做了香喷喷的炒米饭。

中午时分庙里的老道李海忠回来了,简单地交流了一下之后,李海忠带着大家四处参观,看着葛振林和宋学义勉强能走的时候,他分析敌人今天不会上山,他们可以抓紧时间下山找队伍。葛振林等人喜出望外,在李海忠和余药夫的帮助下,三人顺利返回了部队。

返乡喜结良缘

1941年秋季反扫荡结束之后,晋察冀军区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为跳崖牺牲的马宝玉、胡德林和胡福才三位战士授予模范荣誉战士的称号。追悼大会结束不久后,葛振林和宋学义也伤愈出院,军区又举行了盛大的发奖大会,杨成武亲自为二人佩戴“模范青年”的奖章。

次年三月,葛振林和宋学义一起离开了前线,进入抗大二分校学习,由于宋学义当年伤情严重,不能适应学校的训练,组织上安排他到地方搞土改,葛振林则继续留在学校,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并随学校一起转移到延安。

抗日战争结束之后,葛振林随抗大转移到张家口,途经河北阜平县时,距离葛振林的家乡只有一百多里地,他请假只身返回故乡,在家待了一天,匆匆看望过家里的亲人,再次返回部队。从抗大毕业之后,葛振林在张家口警备司令部担任参谋,随后调到教导师一团管理参谋。

1948年老家的乡亲给他捎去一封信,称他的妻子由于生产时发生不幸,留下一个女儿没法抚养。当时葛振林的思想上有些波动,希望组织上能够帮忙解决问题,并要求转业。组织上出面进行安抚,让葛振林认识到自己思想上的错误。

1951年3月,组织上批准葛振林返乡,这次返乡让葛振林的人生之路发生了变化,一个真正和他两情相悦的姑娘走进了他的生活。当他返回家中的时候,原本破旧的祖居显得更加拥挤,家人临时安排他到村长家借宿。

村长对这位抗日英雄早有耳闻,对他的家庭也知根知底,除了真诚表示欢迎以外,还另外多了一层“心思”。村长有一个小姨子王贵柱到了能结婚的年纪,正待字闺中,村长便想撮合二人走到一起,和妻子商量之后,二人要为妹妹配上这个千载难逢的夫婿。

王贵柱虽说也有些心动,但仍表示不肯认可,虽然她出生于贫苦人家,但自身条件很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是十里八村众多小伙子的追求目标,而且葛振林比他年纪大上不少,王贵柱的心中还是有些顾虑。

然而村长和妻子已经认定了这门亲事,逐渐王贵柱的心也被姐姐和姐夫说动,毕竟葛振林是抗日英雄,是一个可靠的依傍。葛振林的这一次回乡,也创造了一段英雄美人的佳话,结婚之后,王贵柱随葛振林到了湖南。

婚后葛振林和妻子生下4个儿子,一个在部队,其他的都在当工人,后来还因效益不好下岗在家,但葛振林从来不向组织提任何要求,也不为儿子的就业找关系,他经常对孩子们说:

“任何时候都不能做对不起共产党的事。”

老英雄大义灭亲

1974年葛振林的三儿子葛拥宪中学毕业之后,响应国家号召到知青点劳动,逐渐养成了懒散消极的习气和观念。三年之后葛拥宪返城,希望父亲能帮自己找一个较好的工作单位,结果葛振林说自己不会因为私事求人,让葛拥宪服从组织分配。

后来葛拥宪被分配到柴油机厂当磨工,单调而辛苦的工作让他产生了厌倦情绪。工作了几年之后,葛拥宪没有办理任何手续就离开了单位,并经常往返于广州和衡阳,每次父亲问他的时候,他总是不耐烦地说:

“和朋友做生意呢。”

葛拥宪和一帮朋友整天在一起玩,心思也不在正事上,还染上了毒瘾。1993年3月,广州市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抓获了一伙吸毒人员,其中就有葛拥宪。公安人员将这件事告诉了在广州军区工作的葛拥宪的哥哥葛长生,不久葛拥宪被保释回到衡阳。

葛振林本以为儿子在外面本分做生意,没想到却是在吸毒,当时就对儿子大发雷霆,葛拥宪跪倒在地哭着向父亲保证,自己决心不再吸毒。果然葛拥宪在家戒毒成功,葛振林将他送进民办技校学习电器维修技术。

在家呆了半年时间之后,葛拥宪提出到外面打工,并写下不再吸毒的保证书,葛振林同意了儿子的请求。1994年中央军委邀请葛振林前往北京,与中央首长共庆建军节,当葛振林回家寻找自己的“红旗勋章”时,金质的勋章居然不见了。

“红旗勋章”是1984年中央军委给离休的老英雄特别授予的,葛振林将这枚勋章放在家里一个隐秘的地方,外人一般很难发现,如今勋章遗失,葛振林不得不怀疑自己有吸毒前科的儿子葛拥宪。

在葛振林的严厉询问下,葛拥宪不得不承认自己变卖了父亲的勋章,换成了一克海洛因吸食。在有关方面的关注下,最后用800元赎回了勋章。后来葛拥宪偷拿父亲存折上的存款和党费,还偷拿家里的几条烟,甚至讨债的人找上门来,要求葛振林替儿子还钱。

葛振林对儿子多种方法进行教育,结果葛拥宪非但不改,而且还麻木不仁。最后葛振林没有办法,亲自向当地的派出所举报,派出所所长担心会对葛振林产生负面影响,只是进行批评教育,并没有对葛拥宪进行拘捕,对此葛振林说:

“他是我的儿子,更是一个普通公民。这样下去既害自己,又害别人,更会为危害社会,怎么还顾惜我的老脸呢?”

1998年10月25日,葛振林穿着旧军装,拄着拐杖来到衡阳市公安局,公安局局长亲自接待了他,葛振林郑重地向局长递交了一份申请报告,要求将自己的儿子葛拥宪送去劳动教养。11月2日,刑警将葛拥宪抓获,当场从他身上搜出海洛因和注射针管,并将其送到戒毒所强制戒毒。

半个月之后,葛拥宪被转送到劳教所劳教,期限一年半,当他知道自己被捕是因为自己父亲的举报时,在劳教所中破口大骂。在管教干部的耐心教育下,葛拥宪的思想发生了转变,还帮助公安部门查获吸毒贩毒团伙,得到减教15天的奖励。

自从葛拥宪第一次被警方抓获之后,葛振林对邀请自己报告讲座一律谢绝,其中不仅有身体方面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心理原因,他一直都在深深的自责中,自己的儿子都不能管好,还怎么教育别人呢?

后来衡阳举行全国禁毒图片巡回展,葛振林不顾“出自己家丑”,破例同意将自己儿子吸毒劳教的照片公开展出,来教育更多的人。在展出当天,葛振林特地前往现场,买了一本禁毒宣传画册,托老伴交给儿子。

葛拥宪后来托记者给父亲捎去一段话,说自己已经快要40岁,没有本钱再“赌”下去,以后自己要脚踏实地地做人,希望能够父亲的原谅。这件事在葛振林的家乡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当地一位老干部就此写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题为《老英雄的义举》: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葛振林是震惊中外的抗日英雄;在和平建设和改革开放年代,他依然保持英雄本色......但愿人们思有所悟,走好人生道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