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公安局政委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曾告诉受害者:认识我是你的荣幸

subtitle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我的户口信息被盗了,我成了天吊户,我该怎么办?”2009年3月,湖南省公安厅接到一个电话,电话另一头的女孩惶恐地称自己户口信息被盗,在公安人员的悉心追查下,揭开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

“这还了得!严查严办!”

2009年3月18日上午,湖南省公安厅人口与出入境管理局值班室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另一头的女孩焦急地称自己户口信息被盗,自己成了没有户口的人,询问公安人员应该怎么办。值班员接到这样的电话也惊呆了,立刻给女孩提供了一个传真号,让她将详细情况传真过来。

当天下午公安厅收到了一份报案申请的传真,报案人名叫罗彩霞,她举报同学王佳俊冒用自己的身份信息在贵州师范大学读书。当年由于自己没有收到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便复读一年之后重新高考,在天津师范大学读书期间考取教师资格证,由于王佳俊也考取了教师资格证,因此罗彩霞的证书遭到取消。

同时传真过来的还有一份天津市教育委员会出具的书面说明,证明罗彩霞取得了教师资格证,但在数据上传系统时,系统中已经出现了同名、同身份证号的申请人信息,因此罗彩霞无法正常取得教师资格证。

随后罗彩霞还将自己的身份证信息和另一个“罗彩霞”的身份证信息传真过来,两个“罗彩霞”姓名、出生年月、身份证号完全相同,但两人的头像却大不一样。值班员也感到有些奇怪,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立刻通过信访流程上报领导。

户籍处的张陆军处长长期在户籍岗位上工作,几十年来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稀奇事,通过研究罗彩霞传真过来的材料,张陆军总结出四点:1.罗彩霞因身份信息不符被拒绝在银行办理业务;2.因同样的原因罗彩霞未能取得教师资格证书;3.王佳俊的母亲曾向罗彩霞的姨妈承认王佳俊顶替罗彩霞上大学的事实;4.如果罗彩霞无法解决这一问题,将无法正常从学校毕业。

拿到这铁一般的证据,张陆军仍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立即向人口信息处处长张广超通报了以上情况,商讨如何查明真相,还罗彩霞一个公道。经过负责人口信息案件的龙晓波检索之后,发现罗彩霞的户口在2005年迁往天津,而王佳俊的户口仍留在邵东,还办理了二代身份证。

这一结果让龙晓波一头雾水,王佳俊是如何冒名顶替罗彩霞上大学的呢?经过授权,龙晓波进入公安部人口信息管理系统查询,查到了罗彩霞除了2005年在天津落户,2004年在贵阳还有一个户口,四年之后这个户口由贵阳迁至广州,其个人头像正是王佳俊。

龙晓波随后又查询了王佳俊的个人信息,发现其2007年的时候在邵东县办理了二代身份证,整个程序完全合法,证明她的户口一直都没有迁出,那么贵阳、广州的“罗彩霞”,也就是王佳俊的户口又是从何而来呢?

他向张广超、张陆军两位处长汇报调查情况之后,建议这一案件从源头查起,两位处长同意了他的想法,并向主管户政、人口信息工作的侯占先副局长作了全面汇报,侯占先副局长听完狠狠在办公桌上敲了一下:

“这还了得!严查严办!”

在赵赞训局长的指示下,侯占先副局长迅速签发通知,请邵阳市公安局的同志迅速前去核查此事,并向省局汇报结果。邵阳市公安局有关部门接到省局的通知后立即采取行动,前往邵东县展开实地调查,调查首先从王佳俊的母亲杨荣华开始。

无论调查组如何开导,杨荣华始终坚持一个说法,自己曾接到一个电话,说可以让自己的孩子王佳俊上二本大学,几次联系之后确定没有问题,只是需要更换一下名字,之后可以再改回来。双方商定5万元办成此事,在王佳俊顺利上学之后,她曾打电话提醒对方将名字改回来,结果再也联系不上。

调查组随后查阅了当地派出所的户籍迁移档案,为了稳妥起见,他们从王佳俊出生的时候查起,发现并没有户口迁移手续,也没有变更姓名和身份证号码的记录,她的户口一直都在邵东县。随后再查阅罗彩霞的档案,却发现和报案材料中的情况大不一样,2004年罗彩霞的户口仍在当地,直到2005年才因上大学迁往天津。

邵阳市公安局迅速将调查结果上报给省局,省局提出疑问:2004年罗彩霞在贵阳落户从何而来,请邵阳市公安局继续深入核查。此时罗彩霞不但报了案,同时还在网上发帖陈述自己的不白之冤,引起了全国网民的关注。随着网络热议的不断上升,公安部和教育部对此事也高度关注,给湖南省的公安机关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请二位高抬贵手”

4月21日上午,龙晓波正在全省公安机关的培训中心办公,一位不速之客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并自称是王佳俊的父亲。龙晓波看着王佳俊的父亲还没有开口,就听到对方说要见张广超处长,有重要情况汇报。

在龙晓波的带领下,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来到张广超面前,向二人说了一大通话,总结起来就是希望张广超、龙晓波高抬贵手,将王佳俊在邵东的户口注销,保留她在广州的户口。张广超听罢耐心地向他解释道:

“按照法律规定,户口没有正当理由不能迁出,像王佳俊这种情况不能随意注销,否则是违法行为。”

王峥嵘虽然满口称是,但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反复恳求将王佳俊在邵东的户口注销,并摆出一副可怜相痛述家史,称自己一辈子走得不顺畅,女儿王佳俊是自己唯一的希望,他不希望这个希望破灭,还强调自己的妻子当时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是出于对孩子的疼爱。

那罗彩霞的父母也希望自己的儿女好呀!”张广超不软不硬地回了王峥嵘一句。

这句话一时间让王峥嵘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他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说都是妻子一时糊涂做了那种蠢事,为了让王佳俊上大学,家里已经一贫如洗,全盼着女儿工作之后回报家庭。如果因为这件事什么都没有了,全家都没有活路了。

看着眼前快要掉泪的王峥嵘,张广超和龙晓波也明确表示,父母以牺牲别人来为子女换来的爱,并不是真正的爱,并说眼下他要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如实将事情的真相说清楚,这样对王佳俊和罗彩霞都好。

4月23日,邵东县公安局致电贵州师范大学,要求提供罗彩霞迁至该校的户口迁移证原件,但该校拒绝提供原件,只提供了迁移证的编号,迁出地公安机关名称和迁出时间。按照这些信息查询迁移证领取流程时却出现了新的问题,办理迁移的单位多次搬迁,迁移证登记簿已经遗失,无法核实罗彩霞户口迁移证的领取单位。

5月6日侯占先副局长签发公函,请求广东省公安厅注销罗彩霞虚假户口,并强调王佳俊是冒用他人身份就读大学,导致被冒用者不能享受合法权益,已经严重违反相关的法律规定,请广东省公安厅注销王佳俊冒用罗彩霞办理的假冒户口,收缴其虚假的居民身份证。

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张陆军处长立刻派人和广东方面联系,对假罗彩霞从贵阳迁往广州的迁移证进行真伪辨别,很快广东方面传回两份迁移证,一份是贵阳迁往广州的,为手工填写,另外一份是邵东迁往广州的,为电脑打印,两份迁移证上的身份证号码一模一样。

随后龙晓波将贵州迁往广州的迁移证发给贵州方面,请求鉴定真伪,贵州省公安厅的朱处长回复是真的,龙晓波继续求证假罗彩霞从邵东迁往贵阳的迁移证是真是假,朱处长说只有湖南的同志方能辨别,而且朱处长另外提供了一条信息:

“罗彩霞的户口是从贵阳迁回邵东,并非直接迁往广州。”

这个消息令龙晓波非常吃惊,户口迁移如此严肃的事情,却被王峥嵘随意地迁进迁出,此时各路记者已经云集在邵阳,争相捕捉王佳俊冒名顶替罗彩霞上大学事件的幕后黑手。

真相浮出水面

5月6日龙晓波送走培训班的学员之后,侯占先副局长安排培训班的成员聚餐,好好犒劳一番大家。正当他举起酒杯说开场白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接完电话之后,侯占先副局长对龙晓波说,厅领导决定成立关于罗彩霞一案的专案组,他是成员之一,即刻赶赴邵阳开展工作。

当晚专案组成员集体乘车前往邵阳,途中负责宣传的同志接到记者的电话,要求对案情的进展进行采访,众人都非常惊讶,因为专案组的行动计划都是高度保密的,没想到才出发一个多小时,记者就找到了他们的行踪。专案组组长当即承诺:

“两个小时之后接受记者的录音采访。”

当晚专案组抵达邵阳市,邵阳市公安局纪委书记向专家组汇报了王峥嵘夫妇对调查的态度,次日下午张陆军处长收到贵州方面传真过来的迁移证,由于是传真件难辨真伪,张陆军决定派人飞往贵阳提取原件,同时将假罗彩霞在贵州师范大学的个人档案带回到湖南。

5月9日下午三时,湖南省各有关单位负责人齐聚湖南省委常委会议室,省委秘书长杨泰波主持了会议,公安部门汇报情况之后,各部门负责人谈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见,省委副书记梅克保当即指示:

“由省纪委牵头,省委宣传部、公安厅、教育厅派员参加,组成联合调查协调组进驻邵阳,全面查清事实真相,严肃查处有关违规违纪人员。”

次日联合调查协调小组进驻邵阳展开调查工作,出发前他们得到消息,经过对龙晓波从邵东县红土岭派出所取回的户口专用章、户口迁移证存根及户籍档案,与从贵州取回的王佳俊冒充罗彩霞迁往贵州的户籍迁移证原件进行比对,查清了这些户籍迁移资料的真实面目。

王佳俊冒充罗彩霞迁往贵州的迁移手续是假的,其使用的户口迁移证是红土岭派出所当年从邵东县公安局人口管理大队领用的迁移证,其中涉及的责任人有红土岭派出所原所长、原户籍内勤和户籍操作员,迁移证上的信息并非人口管理信息系统所打印,所加盖的公章和红土岭派出所使用的户口专用章不一致,王佳俊在大学毕业之后,以罗彩霞的身份将户口迁至广州,同时变更了身份证号码。

这一消息立刻拨开了案件之上的迷雾,下一步调查小组就是要查明迁移证是如何流出,如何被王峥嵘所获得的,又是谁在上面打印了假的身份信息,又是谁伪造了迁移证上所加盖的派出所户口专用章?

调查小组到达邵东县之后,首先和红土岭派出所所长、原户籍内勤、户籍操作员逐一谈话,了解当时的事情经过,但三个人的回答出奇地一致,时间太久记不清了。大家分析其中存在两种可能,第一是内外勾结,第二是管理不善。究竟是哪一种,只有王峥嵘最清楚。

之前调查小组已经掌握了王峥嵘的基本情况,2004年8月王峥嵘调任隆回县公安局政委,两年之后因其在之前的工作中涉嫌受贿,被邵阳市纪委“双规”,并刑事拘留。2007年王峥嵘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执行,并免去其公安局政委职务,开除党籍。

种种迹象表明,王佳俊冒充罗彩霞上大学一案,是王峥嵘一手策划和操办的,事情败露之后,王峥嵘曾两次飞往天津,找罗彩霞“协商解决”。第一次他提出要罗彩霞更改身份证号码遭到拒绝,第二次他对罗彩霞软硬皆施,甚至对罗彩霞说:

“我认识你,是你的荣幸,以后无论遇到什么苦难,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调查组就这些问题对王峥嵘展开追问,最开始王峥嵘一口咬定王佳俊迁往贵州的户口迁移证是红土岭派出所出具的,上面的公章也是派出所盖的,调查组直接将两枚复印放大的印章摆在他面前,让他指认迁移证上是哪一枚,结果王峥嵘一会儿说是这个,一会儿说是那个,不大一会额头上的汗珠直往下掉落,最终他心理防线崩溃,不得不说出事情的真相。

王佳俊在2004年冒充罗彩霞在贵州落户,使用的是假的迁移手续,并没有将罗彩霞的户口迁走,其使用的迁移证是红土岭派出所民警所提供的,上面的信息也是从派出所的系统中查到,然后在县城的一家打印店套印上去的,上面的公章是王峥嵘花钱请人私刻的。

在大学毕业之后,王佳俊又以罗彩霞的身份将户口迁至广州,并增加的曾用名“王佳俊”,事发之后王峥嵘通过关系将王佳俊原来的身份证号变更,本以为这件事做得天衣无缝,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王峥嵘双手抱头哀叹道:

“是我害了罗彩霞,更害了我女儿!”

2009年5月11日,王峥嵘因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被依法刑事拘留,在调查小组深入调查之后,相关的涉案人员一一浮出水面,罗彩霞和王佳俊的班主任张文迪也涉案其中,被纪委实施“双规”。

6月2日王佳俊冒用身份就读大学一案正式结束,王峥嵘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红土岭派出所原所长和班主任张文迪分别给予留党察看一年和行政降级处分,王佳俊冒名非法取得的大学毕业证书、广州户籍均被依法注销。

2010年8月,罗彩霞经过面试进入成都电视台第二频道,正式走进了媒体圈。两年之后她成为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做片子时,罗彩霞经常会将自己隐藏起来,剪掉出镜的画面,她常常笑称自己是“新闻民工”:

“面对弱势群体,我经常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采访民生新闻,为他们做一些事,会让我有成就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68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