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刘鑫案一审终于判了,江歌妈妈:我不接受道歉

周冲的影像声色

2022-01-10 15:55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可能都关注了刘鑫一案。

终于,1月10日,在万众瞩目下,一审宣判结果终于来了。

江歌妈妈胜诉!

刘鑫赔偿江歌妈妈69.6万元。

江歌妈妈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她站在法院门口,说:

“我接受这个结果,我要去看江歌,我要告诉江歌这个结果。

我要告诉她,妈妈做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得人百感交集。

这一路走来,江歌妈妈真的太难了。

她经受漫天非议。

被有组织、有预谋地中伤。

被谣言。

被羞辱。

而维权之时,她经历的重重艰难,真的超乎想象。被推诿,被百般踢皮球,被拖延。

每一桩,每一件,都有着令人坐立不安的焦虑,和噬骨的痛苦。

好在她从没有倒下。

去年年底时,江歌的朋友曾发过一条长微博。

这条微博还原了另一些悲怆的真相。

这种悲怆,一是来自江歌妈妈超乎所有人想象的痛苦。

二是来自令人匪夷所思的人性的恶毒。

江歌被害后,江歌妈妈一度去了日本,与江歌的朋友见面。

当时,这个朋友点开江歌生前发的一条微信语音。

应该是一条普通的语音。

讲约饭或日常小事的。

但当江歌的声音响起,江歌妈妈“一下子哭得声嘶力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来她们去了江歌生前的寓所。

公寓已经被打扫过了,血迹处理了。

墙被纸盖着。

衣架上挂着几件白衬衣,是江歌的。

江歌妈妈做了一个动作。

她将衬衣取下来,抱在怀里。

感受着衣服上的气息。

当天江歌还在人间。

这种细节不能想,一想,就泪如雨下。

江歌火化前,因遗体伤口多,且已开始腐烂,化了很厚的妆。

“厚到看起来像假人。”

但江歌妈妈一直一直一直看着她。

这是这一生,她最后一次看自己的女儿。怎么会挪开眼睛?怎么舍得挪眼睛?

哪怕江歌再也不会醒来。

这还不是江歌妈妈最痛苦的时候。

最痛苦的,是火化时。

当时江歌妈妈的崩溃状态我们无法想象。

朋友说,“那是我听过的最痛苦和最凄惨的哭喊声”。

人们说,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天地无光,这些词语在真实的噩梦面前,应该都是黯淡的。

真实的惨烈程度,比这些词语加在一起,还要剧烈上千万倍。

但这还只是江歌妈妈困境的开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再之后,她开始艰难地维权。

她没想到,我们也没有想到,一个显而易见的谋杀案,维权起来,却是难上加难。

江歌的朋友说:

“阿姨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不停轮换,我一直在她身边,看到了很多无法想象的人情世故和人性险恶。”

这种险恶,有刘鑫的翻脸不认人。

有其他人居心叵测的私心。

还有更多人,一边承诺帮助。

一边又在后面诋毁。

还有人假借专业人士之名,去骗取江歌妈妈的信任。

甚至还有不少人,傲慢无比地与江歌妈妈对接。

魑魅魍魉,妖魔鬼怪,都闻着味儿前来。

这些恶毒人心,在江歌妈妈失独的余生里、为女申冤的前路上等着,以白眼,以讥笑,以利用,以阴谋,以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再次向满心伤痕的江歌妈妈,投出一波接一波的暴击。

仁慈?在何处?

良知?在何处?

无人回答。

但如果你以为,这就是江歌妈妈维权阻碍的全部,就太天真了。

她的阻力,来自四面八方。

有凶手的不认罪。

有刘鑫的撒谎。旁人的利用。

也有起诉的艰难。

首先,陈世峰在法庭上反复撒谎。

撒谎称江歌先杀人。

撒谎称刀子是刘鑫递的。

撒谎自己有了新女友,不可能犯下重案。

不过2017年,日本警方给了江歌妈妈一个交代。

但另一边,刘鑫为了脱罪,同样反复撒谎。

她在证词和采访里说,我没锁门,我没听见声音,我也没看见任何人。

报警录音推翻了这一点。

录音里记录下了门铃声,惨叫声,以及刘鑫这句话,“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录音中,警方问:“你锁门了吗?

刘鑫答:“はい(是的)。”

在另一份报警录音中,刘鑫称:请叫救护车来。

说明她知晓门外发生的事情。

而在今天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公示的信息里,我们发现,刘鑫确实一早就知道会有谋杀。

但依然不报警。

截图来自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微博公示

PS:注意,是拒绝了至少3次报警。

不告知危险。

截图来自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微博公示

直接让江歌置身于危险之中。

截图来自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微博公示

而在陈世峰冲出来以后,她先行入室,将房门锁紧,将江歌关在门外。

不给江歌生路。

也无视她的呼救。

江歌死后,她不积极作证。

不见江歌的母亲。

不参加江歌的追悼会。

甚至和家人一起辱骂江歌妈妈。

说江歌是“可怜的JB草的东西”。

在网上对江歌妈妈进行侮辱咒骂。

这种人,真的被网暴千万次,都不值得同情。都是活该。

因为她在这几年里,干的坏事实在太多了。

甚至还集结水军,有组织、有预谋地对江歌妈妈进行网暴。

这些人,兵分几路,用大号小号对江歌妈妈进行羞辱。

他们试图从心理上攻击,

从精神上摧毁,

用舆论、用漫天恶语来压垮江歌妈妈。

很多人觉得,刘鑫有逼江歌妈妈自杀的意图。

她在年节里,祝江歌妈妈“阖家团圆”。

其用心之歹毒,真的令人发指。

好在,江歌妈妈并没有倒下。

她一直坚韧地站在维权第一线,用所有的时间,甚至用自己的生命,去为女儿换回公正。

她像一棵胡杨树,在暴风雨之中伫立,不倒下,不屈服。

真的太不容易了。

白天,要面对源源不断的战斗。

夜晚,要面对噬骨的思念。

在网上,要用尽全力面对铺天盖地的网暴。

在法律之路上,还要面对起诉的重重艰难。

江歌离世后,江歌妈妈一直在搜罗证据,要起诉刘鑫。

但她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律师。历尽种种艰难,终于找到了一个律所,愿接她的案子。

取证方面也历尽波折。

拖到2020年,起诉刘鑫的案子,才被法院受理。

没有想到的是,法院向刘鑫递交诉状。

刘鑫竟然拒收。

没办法。

2020年3月29日,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只有公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开庭传票等。

“自公告之日起经过60日,即视为送达。”

诉状送达,我们以为,很快就会迎来希望的曙光。

但还是困难重重。

2021年4月,该案开庭审理。

审判长称,此案社会影响大,没有当庭宣判。择日再宣判。

直到2021年年底,江歌妈妈都没等到宣判。

在这个过程里,她遭遇的困境,是来自普通百姓无法言说、走投无路的困境。

她在微博上,发布过自己打电话到各个部门请求帮助的视频。

无果。

一个接一个地拒绝。

一个部门接一个部门的推诿。

视频听得人真有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无望感。

我们尚且觉得绝望,如果这个人怀着切肤之痛、噬骨之恨,等待的时间之于她,就不会是岁月静好。

而是步步刀山火海。

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在这个过程中,网暴的水军又开始作妖。

变本加厉地、无所不用其极地,对江歌妈妈疯狂攻击。

群魔乱舞。终究不过是一群小丑。

但来自上面的拖延,就真的令人绝望。

后来法院终于给出宣判时间。

又因种种原因被推迟。

一个母亲在这个过程中所遭遇的愤懑,所产生的焦虑,所导致的对人与事的怀疑,可想而知。

如今,案子终于有了结果。

江歌妈妈终于等到了正义的声音。

恶人绳之以法。

正义没有缺席。

她应该可以歇歇了。

1月4日时,她曾在自己的微博上,晒出女儿的遗照。

“等着妈妈!”

这一天,她真的带着判决书,去见了江歌。

不知道,她在江歌的照片前,会说些什么。

会哭,还是会笑。

会继续追击,还是会释怀。

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我的态度都是钦佩。

因为,作为一个一无所有、一无所傍的普通女性,她以一己之力,以贫弱之躯,破困局,申冤屈,面对泼天恶语,只身面对网暴,同时还要面对连续不断的噩梦和泪水,还要安慰年迈的老母亲……走到今天,真的堪称伟大。

回望这5年,步步皆泪,声声泣血。

有人曾指责,江歌妈妈苦大仇深,不懂宽恕,不体面,余生只为复仇活着。

也有人循循善诱,江歌妈妈应该放下,去轻松生活。

但。

未知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未曾经历过生死的人,说放下,都是一种姿态。未曾体验过人间噩梦的人,说忘记,都是一种矫情。

鲁迅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面对这一起一次次刷新我们对人性认知、反复掀起舆论波澜的案件,

面对案件中的各路人马的表现,

也面对案件中涌现出的人性之光。

我们只有肃然起敬,说一声:

江歌妈妈,辛苦了。请保重!来路漫长,终将有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马雪玲_NBJS16995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13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