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公无故消失6年,送来300万和分手信,我一眼拼出了他的下落

subtitle
毒舌毒言

2022-01-10 15:21

关注

【本文节选自《知音》,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李静怡的丈夫离家出走,一走就是10年。这些年,父母多次劝她离婚再找一个,她始终不为所动。父母一气之下,带她去法院起诉女婿离婚。开庭后,真相却令人泪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2021年元旦,爸妈对我说,他们已经找了一位代理律师,去张小兵的老家,替我起诉离婚!

我当然不同意,可爸妈斩钉截铁地说,“反对无效!他都走了10年了,你瞅瞅你,过得什么日子?”

3月4日,是开庭的日子。我知道传票是要送到本人手里,法官兴许有办法找到他。于是,我欣然同意去参加开庭。

我叫李静怡,1973年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市。我的父亲经营着一家调料公司,母亲是公务员。大学毕业后,父亲给了我一笔启动资金,我也开了一家公司。公司的经营顺风顺水,员工也有五十多位。

那些年,父母托了不少人给我介绍对象。其中不乏学霸级的高学历男士,还有事业有成的男生,可我都不来电,直到我遇见张小兵。

2005年秋,我穿着一件黑色风衣,在公园深处的一条小路上散步,漫天黄叶飞舞之际,与张小兵“一撞倾情”,并成为了恋人。

张小兵,时年35岁,是邻市一家饲料公司的业务员。他出生农村,父母早年因车祸去世,他是被爷爷奶奶拉扯大的。爷爷奶奶去世后,家里只剩下本家婶子、大娘。

我的父母得知张小兵家的情况后,非常反对。见我态度坚决,就提出让张小兵入赘。

这个要求,对我大山东的汉子来说,确实是有些强人所难。可任我怎么说,我父母都不松口。还说,他要是真的爱我,怎么会连这点让步都不愿意?我只好忐忑地跟他讲了父母想让他入赘我家的要求。

他的反应令我很是意外,“只要能跟你在一起,让你爸妈放心,入赘就入赘。”我担心他委屈。他却安慰我说,都什么年代了,只是换了种说法,他就多了这么多位家人,是他赚到了。

2006年国庆节期间,我与张小兵举行了婚礼。我们在临沂的一个高档小区安了家,首付是我出的,小兵主动提出房贷他来还。

新婚蜜月期间,我们一起去看大海,一起去看日出。他用相机拍下各种各样的我,我想拍几张我俩的合影发到QQ空间秀一下幸福。他却难得地腼腆起来,还说幸福是我们自己过出来的,不是拿来晒的。

他让我不要晒他的正面照,免得被小姐妹嫉妒,画圈圈诅咒。正经古板又搞怪的样子,被我好一通嘲笑。

蜜月还没过完,他接了个电话,就毫不犹豫地要走。

2

我急了:“你一个小业务员,能有什么要紧的事,比我还重要。我看你是真把自己当老板了?哼!”可他一点也不恼,看着我,眼里满是愧疚。

在他的温柔抚慰下,我的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了。

我的大脑自动蹦出一句话,“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不料,这句话竟成了我俩婚姻生活的真实写照。

张小兵在邻市做业务,一般是半个月回家一趟,有时候也会出差。

出差期间,要再回家往往就得一个多月之后。回来后,他会在家里住些日子,等到再接到电话就离开。他对这样来去不定时的节奏,习以为常。

但奇怪的是,他从不告诉我要去哪里,还特意嘱咐我别给他打电话。我疑惑地问他,不是业务员吗?怎么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像个地下工作者。

他却笑着说,做业务嘛,客户第一!他们公司的规矩就是这样,让我多包涵。

虽然一接到电话,他就要走,但他早晚也会回来,我就没有多想。再说,有了那么多甜蜜的日子打底,他离开的日子,也有了盼头。

每次他出差回来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紧紧拥着我,眼光久久地放在我的脸上,像是演韩剧一般。我也乐此不疲,沉醉在这甜腻中。我有次调侃他,怎么出差了一趟,倒像经历了生死劫一般。他笑而不语,把我搂得更紧了。

迎着我的目光,他轻描淡写地说,要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寸光阴,给我足够的爱。他这么说,也这么做了。

他在家时,会变着花样地给我做饭煲汤、做甜点。我坚持要洗碗,他就站旁边一个接一个地递给我。我去商场,他给我提包;我洗衣服,他抢着晾晒……有他在的日子,幸福而充实。可这样的好日子,总有电话来骚扰。

曾经有朋友好心提醒我,他是不是来骗婚的?直觉告诉我,他不是。再说,他能骗我什么呢?骗财还是骗色?

我们住的房子,是我婚前买的,写的是我一个人的名字。他每个月往我的银行卡上打5000元,交完两千多的房贷,还有大半剩余。每逢节假日,他还给我买衣服和包包,也会给我父母买礼物。

至于其他财产,婚前我父母特意带我去公证过,他也从不过问。就连我让他辞职,来我公司上班,他也从不松口。至于骗色?就凭他的相貌,我也认了。

我会认,最重要的原因是,张小兵心地善良、乐于助人。

我与他一起出门,有老人摔倒了,别人不敢扶,他上前就去扶。我还亲眼目睹他在冬日的河里救出过一个孩子。他救人完全是毫不犹豫、下意识的举动,我相信能这样做的人,骨子里一定不是坏人。

3

2008年5月底,我生下了儿子。

在儿子出生半个月前,他又要出差。我央求他,“这次跟领导请假吧,我就要生了,我可不想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身边。”

他一个大男人家,听了这话眼圈红了,背过身去。他让我放心,孩子出生前,一定会回来,跟我一起迎接小宝贝。过了一会儿,他还是毅然决然地走了。

进产房前,我和父亲给他打了很多次电话,提示音都是关机,我只好给他发了条信息。父亲气得大骂,我压下心里的委屈为他辩解,他是说回来,可能是我发作的比预产期提前了几天。

我听说,坐月子不能生气,生气会回奶,不仅孩子没有奶吃,对我的身体也不好。于是,我强压下怒火,自己开导自己,不停地想着他的好处,或许他真的是有什么难言之事。

可当我想到他出差前的承诺,更气了。到底有什么事,能比老婆生孩子更重要呢?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业务经理,即使事业心再重,怎么就那么无可替代?

我第一次对他有了怀疑。难道他真的像朋友们调侃的那样,是骗婚的?家外有家?

儿子出生第二天,他打来了电话。电话里,他一个劲地道歉。

儿子出生第三天,他终于风风火火地跑进病房,半蹲在我的床边,泪流满面地说:“静怡,对不起,这么关键的时候,我没能赶回来。这些天,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你。我努力工作,就想提前完成任务回到你身边,陪你进产房。可还是晚了,没有陪在你身边,你骂我吧,打我吧。”他脸色憔悴,眼里写满疲惫。

我用手抹他脸上的泪,竟有些心疼他了。爱他就原谅他,谁让我爱他呢。

我再次提议让他辞职,他却说,他热爱这份工作,也正是因为这份工作他才有机会认识我。我直接说:“反正都是做业务,要不,你来我公司做业务员?”他苦笑了一下,说那不一样。

我质问他,是不是朋友说的那种,骗婚的、家外有家?他瞬间严肃起来,举起右手发誓。排除了我最担心的情况,我以为他不愿辞职,纯粹是爱面子,就没有再深究。也因为他在家期间,几乎包揽了儿子吃喝拉撒所有的琐事。

自从有了孩子,我的脾气见长,动不动就冲他发火,数落他在我生孩子的时候,不在身边;数落嫁给他,就是丧偶式养娃等等。

他自知理亏,从不和我对垒,而是变身大猩猩,摇摇摆摆走过来,逗我笑,也逗得儿子咯咯直乐。也有时候,和我吵两句,发现我真生气了,又过来逗我,说生气对身体不好。生气的女孩不漂亮,儿子笑话。

转眼儿子1岁了,特别黏爸爸。张小兵又喜欢黏着我。因此,每当刚学会走路的儿子看到我们在一起时,就跌跌撞撞跑过来凑热闹。

4

2009年12月5日一大早,天还没亮,他接了一个电话,就要走。跟我告别时,他说,这次出差时间会长些,让我不要担心。我睡眼惺忪地叮嘱他早点回家。

他出了门,又折回来,亲了亲我和儿子,又说了一遍:“老婆,我走了。”然后,轻轻地关上门,离开了。

这次出差,他竟然一连半个月都没有电话打给我。

我觉察到不对劲,给他打电话,他的电话竟然关机。一个月后,他的手机号竟然不在服务区。我慌了,去派出所报案,还去了他就职的那家饲料公司。

可接待我的人说,没有这么一个人。结婚前,我也曾提出去公司看看,在那边办一场酒席。他说,不用,免得还要同事们随礼。我们结婚时,他也没给同事发请柬,还调侃说,谁喜欢被“开罚单”啊!所以,在他的公司里,我谁也不认识。

我又去了张小兵的老家,老乡们也只是听说他在饲料公司做业务,别的不知道。我心中陡然想起朋友们骗婚的提醒,可是他既然敢发誓,应该就不是那种情况啊。我既担心,又害怕,惶惶不可终日。

我不敢把他失踪的消息告诉父母,只说是出差了。

给他打不通电话,我就等着他来电话。

为了不错过他的电话,我买了一个装手机的包,戴在胳膊上的那种。我的耳朵也练就一种本领,能时刻注意着手机的动静。我自己还录了一个铃声,设成他来电的铃声:“老公,我想你了,快回来吧。”

我的父母觉察不对,开始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我见瞒不住了,只好把实情告诉了他们。父母也在用他们的方式,帮我打听张小兵的一切消息。

有一次,我爸在客厅很认真地看报纸,见我走近,他赶紧拿着报纸挪到一旁。我很纳闷,趁他不注意,我才明白爸爸是在看报纸上的《寻尸启示》。

还有好心的朋友问我要他的照片和信息,说要帮我把寻人启事发到网络平台上去,被我阻止了。还有的朋友说,帮我托人查一下,看是不是犯罪被羁押了。我断然拒绝。

像小兵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去做违法犯罪的事,哪怕有这种念头,都是侮辱亵渎了他。其实,我更明白,我拒绝的真正原因是,我不想听到、不愿看到任何不好的可能。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一年,我的爸妈和朋友们开始劝我去法院起诉离婚,我好再重新找一个。我急了:“小兵是去出差了,迟早会回来的,我不能这么没良心!”

在等待的日子里,我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瘦了很多。我妈放心不下我,搬来我家,亲自照顾我们母子。

5

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

随着儿子的慢慢长大和懂事,他开始问我,爸爸去哪儿了?为什么还不回家?

我对儿子讲,你的爸爸是个超级英雄,可能是出国了或在哪个山旮旯里执行秘密任务了,所以不能告诉我们,也无法联系我们。等他任务结束,一定就会回来了。

每次听完爸爸的“英雄事迹”,儿子都会开心地笑啊笑,伴着对爸爸的想念进入甜甜的梦乡。

我也只有这么想着,不往他做了坏事或者去世的方向想,才能勉强入睡。只是,每每在睡醒后,枕巾都是湿的。

2015年10月的一天,我在楼下标记着我家门牌号的邮箱里发现了一封信。

看到信的那一刻,我有一点懵,直觉跟张小兵有关系,此时距他无故失踪已近6年。

我的心砰砰直跳,快要跳出嗓子眼,手颤抖着撕信皮,又怕撕了里面的信纸,最后,我干脆改用牙齿咬。哪知,最先掉出来的,是一张银行卡。

我小心地打开信,果然,是他的笔迹。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用这种原始的方式,是有什么话不好当面说?是怕我生气,故意制造浪漫?他这次离开这么久,就算制造再多的浪漫,我也绝不轻易原谅他!难道,他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一会儿的功夫,我的内心已经百转千回。赶快看看他写了什么:

静怡,对不起。

当你见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有了另一个家。他们离不开我,我只能对你说抱歉了。你那么漂亮又能干,相信没有我,你也能过得很好!没有我的日子,你再找一个男朋友吧,重新组成一个家。

我不介意儿子管别人叫爸爸,只希望你和儿子幸福!对不起,你们的幸福,我给不了了!银行卡里有三百万元,是我给你和儿子的,密码是你的生日。我很好,不用惦记……

纸短,恨长!寥寥数语,我气得眼泪汹涌地往外流。

我等了他这么久,就等到了这么一封信。我回拨那个打了无数次的电话,提示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在服务区。我想把银行卡甩到他的脸上,回信痛骂他一顿,才发现没有留来信的地址。

我哭着把信拿给父母看,我妈看完也被气得直骂他,我爸倒是冷静地分析说,他可能真是家外有家,也有可能是他去世了,否则一个变了心的男人,怎么会愿意留给你这么多钱?

可是,不管是哪种结果,我都接受不了。

自从接到小兵的信,我感觉他离我更近了。我相信,他肯定是有苦衷,他可能就在回家的路上……他的气息环绕着我,他的味道不时地出现,我使劲地吸着鼻子。

但这些话我不敢跟别人说,怕他们说我神经病,我努力装着自然地过着每一天。

然而,悲伤把心填满了,也会从身体里溢出来。那段时间,我大病了一场,公司也经营不下去,被我爸找人代管了。我妈经常一边照顾我,一边数落张小兵。见我难受,她心疼得偷偷落泪,眼睛都哭肿了。

我的病刚一好,我妈又劝我找对象,我仍是拒绝。

妈妈无奈地劝我:“傻孩子,别等了,那就是一个负心汉。你不用等了,也等不到了。”每次,我都忍不住伤心地流泪。可冷静下来,我觉得张小兵不是那样的人,他一定会回来的。

儿子已经7岁了,长得和张小兵一样帅。儿子也经常问我:“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我爸爸呢?怎么还不回来啊?”我语气坚定地说:“你有爸爸,你爸爸出差了。”

儿子仍疑惑地问:“那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满怀憧憬地说:“哪天你懂事了,爸爸就回来了。”“那我要快点长大,爸爸就回来了。”一听爸爸会回来,儿子又开心了。我伸手抱紧儿子,藏好眼中的泪水。

为了儿子,我也要振作起来。

6

奈何思念蚀骨。想念张小兵的时候,我会拿出我们仅存的几张合影,翻来覆去地看。

我爸妈曾把我俩的合照都收了起来,在我的哭诉下又还给了我。我爸担心我睹物思人,多次提出让我和儿子搬家,我也都拒绝了。

他们一边给我物色男朋友,制造偶遇,一边又怕我得抑郁症,还找来心理医生假装是过来人,来开导我。

我苦笑,我知道爸妈是为我着急,什么招都用上了,什么话也说过了,我能理解,但不接受。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家来了两位客人。

其中一位自我介绍说,他是张小兵的大学同学,偶然从这边路过,来看看他。还给我们带了装满整个后备箱的礼品,有米、面、油,还有茶叶、水果等。

他们不顾我和我妈的阻拦,硬是要放下东西。在听我妈说张小兵走了五六年没回家时,愣住了。我问他们跟小兵是否有联系,是不是小兵拜托他们来看我们的?小兵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躲在哪里?

可任我怎么问,他们俩都总是摇头,说赶时间,水也没喝,起身就走。

2016年10月的一个周末,这俩人又来了,还是带了一后备箱的礼品。放下东西后,他们跟我儿子聊得火热,还说要认我儿子为干儿子。临走时,我把他们送到了楼下。

那位高个子,突然回头说了句:“嫂子,我看你还是别等了,再找个人嫁了吧。”我变了脸,愤怒地转身就回了家。

关上房门后,我越想越难过。难道张小兵真的在外面有家、不肯回这个家了?还是他根本就已经死了?我的心里一直存有侥幸,拒绝想到后一种可能。

我甚至怀疑,这俩人是我爸妈找来的说客,但他们这说客当的,也太不高明了。

以后的每年,这俩人都来。他们放下东西,就哄我儿子开心。一旦看到我儿子离开我们的视线,就劝我嫁人。结果,每次都弄得不欢而散,被我赶了出去。

转眼,又是五年过去。

见我把日子过成这样,我爸妈实在忍无可忍。2021年元旦,他们找好了一位资深律师,去小兵的老家所在地人民法院起诉离婚。

我爸说,不管张小兵是何种情况,不能让我再这样不清不楚地过下去了。我也想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便同意去庭审现场。

开庭那天,我跟爸妈早早到了。害怕庭审的时候控制不住心情,我还特意戴了帽子,用一个特别大的口罩遮住了半张脸,还戴了墨镜。

开庭前,我见到法官,追着问了一句:“请问被告张小兵到庭了吗?”法官看我一眼,没有回话。

果然,一直到了开庭,被告席上显示被告名牌的座位,如我所料,一直是空缺的。我的眼泪哗地一下淌了下来。

我的代理律师先宣读了起诉书。法官不解地问我,怎么不早点来起诉离婚呢?

我说:“我觉得他还会回来的。十二年了,我还住在那个房子里,还是老样子。”

话一说完,所有的回忆一起涌现,悲伤和思念排山倒海地袭来,我完全无法听清法官和现场的人们都说了些什么,最后只听到法官掷地有声地说道:“同意离婚,别等张小兵了,判决书一块带走。”

我一下子惊醒了,没想到这么快法官就做出了离婚判决,不由得提高了调门,说:“等等,我不离婚了!我等他!”

法官宣布临时休庭,让我的父母随她进入旁边的一间房子。能有什么事呢?是因为我的反复吗?

7

我父母出来的时候,脸色凝重。

我问是什么事,他们也不说,只是招呼我先回家。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有一位周女士给我打电话,说要和我聊聊张小兵的事。我应约前往,在一间咖啡厅里,我见到这位女士。

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有这么一位男士,他是缉毒警察。他深知自己的职业危险,一直不敢去爱,就怕自己哪天会牺牲,给爱人造成伤害。直到有一天,他遇到天仙般的一个女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还是与她相爱并结婚了。

他深爱着妻子,怕她为自己担心,一直瞒着她,为此造成很多误会。

后来,他接到做卧底的任务,怕有不测,他写下遗嘱,一旦牺牲,不让组织告诉她牺牲的消息,并给她写下一封信,装作自己还活着,去找了小三,还让她去找新的男朋友,组成另一个家。

组织根据他的遗嘱,也是为了保护他的家人,选择保守这个秘密,没有把他牺牲的消息告诉她,而是每年派同事来看望并劝她再婚。可她一直在等他回来,等了十二年……

我打断了她的话,“你别说了,你说的不是我,是不?不是我!”我脸上的泪流下来。可她看着我的眼睛,眼泪也涌了出来,仍坚定地点了点头,说:“是你!”

我说:“你们早就知道他不在人世了,对吗?”

呵,我就知道,我的张小兵果真是一个好人,他没有辜负我的期待!呜!可我宁愿他不做什么英雄,只做我的丈夫和儿子的爸爸。我不信!他不会死的!

听到我的哭声,我爸妈也赶紧进来了。妈妈泪流满面地抱住我说,“静静,小兵的确是走了,这个消息是法官告诉我们的。”

周女士接着说:“法官在送传票时,在有关部门得到了确切的消息。鉴于小兵的遗愿,法官对是否告诉你真相举棋不定,因此才叫你爸妈商量,让他们来做决定。他们又找到了我来告诉你。

“静怡,小兵牺牲了,他是为国家、为人民牺牲的。他是一名英雄,你是英雄的妻子。他选择不告诉你真相,也是怕你知道得越多越危险。希望你能早日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

其实,十二年了,我依稀猜测出小兵或许已经不在了。只是我不愿接受这个结果,一味龟缩起来,逃避着现实。

可现在,当真相赤裸裸地浮现时,我顿时五雷轰顶,头痛欲裂,晕死过去。

当我醒来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床前爸妈的泪眼。看着他们头上稀松的白发,还有单薄消瘦的身体……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曾几何时,爸妈都是同龄人中的典范,如今因为我,苍老得如此明显。

我郑重地答应父母,一定会走出来,去开始新的生活。

我像个陀螺般不停地忙着工作,在工作之余,时间也安排得满满的。陪儿子打球,陪父母散步,还给自己报了健身课、瑜伽课、钢琴课、画画课等,让日子充盈起来。

我努力地不去想张小兵,失眠了,就起床画画。

我也不再告诉儿子,爸爸出差了,而是坦诚地告诉已经13岁的他:“你爸爸牺牲了,他是一个英雄,你也要努力学习,长大了做爸爸那样顶天立地的人。”

儿子难过了一阵子,竟然学会了安慰我。他抱了抱我,说:“妈妈,爸爸不在了,换我来保护你!”我的泪水奔涌,心里却是暖暖的。

如今,不敢说我已经完全走了出来,因为我仍时常能感觉小兵还在我的身边。

推开厨房门,我感觉他就在灶台忙碌着给我和儿子做好吃的;走到客厅,又感觉他煮好了一壶咖啡,等着我一起品尝……

或许,他只是换了一种方式陪着我们。但无论如何,我不会辜负他的期望,我会带着儿子好好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