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孙伟良 白龙潭的偶遇

subtitle
江山此夜寂寥

2022-01-10 10:15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次的爬山,居然和家乡前贤郁达夫先生描绘的景点有了一次偶遇。尽管先生是上世纪三十年代行走在这一带山里,我们却依然可以触摸到他曾经的脚印,倾听他的呼吸与心跳。

元旦假期第二天,天高气爽,在好友老杨的安排下,我们去了受降东坞山古道。从东坞山水库左侧的大洋坞古道上去,到右侧的竹林小径下来,中间顺便去了趟西湖区的白龙潭景区,一圈下来,大约六七个小时的光景。

这东坞山古道自古而今都是很有名气的。过去,这是东坞山村民到杭州贩卖豆腐皮的翻山古道;而今,则成了广大驴友们密林探幽的山水佳处。东坞山的豆腐皮被称为“金缕玉衣”,不仅色泽亮丽,薄如蚕衣,而且入口软滑,可炸、可蒸、可煮,是上好的菜品。只是如此美味,却深藏在山坳里,很难到得寻常饭桌之上。于是,勤劳而智慧的东坞山先民,开辟了这一条山道,肩挑背扛,翻过东坞山、午潮山,将豆腐皮送到了杭州城里。这顽石垒成的山路,时而垂直而上,时而蜿蜒盘旋,路边是挺拔的老树,虬曲的藤蔓,还有弯弯的山涧。古道一走就是千年,那开裂的石阶,那枯萎的青苔,不知见证了多少佝偻的背影,浸润了多少劳累的汗水!

大洋坞古道山势较为陡峭,好在盘曲而上,缓解了登山的辛苦。其半山腰有数条支路与外界连接,通往杭州的主要有两支:第一支逾岱德岭通留下镇,第二支通龙坞上城埭,是去向灵隐寺的主要通道。我们从山腰处下山,到林场一带的竹林里用了午餐。这里已经是西湖区的范围了,前面是高耸的午潮山,凭我们几个的脚力是万万不敢去的了,于是打道从东面的白龙潭景区落山。这一个改变,使我们不仅领略了白龙潭的风光,也和近百年前的郁达夫撞了个正着。

郁达夫应该也是一个酷爱山水旅游之人,白龙潭一带离杭城有些远,且山路曲折,景点也未曾开发,进去游览还是要下点决心的。一九三五年的清明前后,正是春水潺潺,山花盛开的时候,郁达夫走进了这样一个桃花源似的地方,他这样描绘到:

从龙门坑西去的五六里路中间,两边尽是午潮山,龙门山,千丈岩,牛滑岭,倒吊岭,九曲岭,狮子岩等崇山峻岭拖下来的高峰;中有一溪,因成一谷。山上的花和石,溪里的水和天,三步一转,五步一折,到了谷底的时候,要上山了,这时候你就感得到一年不断的天风,和名叫龙门,从两峰夹峙的石壁之间流下来的瀑布声音的淙淙霍霍。

我们和郁达夫所走的路恰好相反,他从龙门坑进山,我们则是从山里出来,但所见的景致应该是差不多的。藏龙潭、龙舌瀑、千丈岩、龙津泉、跨龙桥、观音洞、五子登科树……一路的景点,目不暇接。只是冬日的群山和春天有所不同,加上疫情的影响,这些景观都显得萧条——涧水是干涸的,树叶是凋落的,杂草蔓生,缺少了春的烂漫与生机。

直至到了千丈岩下,突然显出一汪碧水,这景观才有了别样的生动。行走在晃晃悠悠的吊桥上,看悬崖耸峙,壁立千仞,池水清澈,一如碧玉,阳光穿过山坳直射而下,潭水被照得晶莹透亮,波光粼粼。传说这是白龙的行宫,当真是一个仙境所在。如果是春夏之交,山水充沛,沿路的瀑布都流泻起来,那肯定如郁达夫所说的,要吸引人到那水中去撒欢一下,甚至“脱去文明人的鞋袜,光赤着从母胎里带来的双足,还要撩上你本来不长的短裤,露着白腿,不惜臀部滑跌而坐在水中”。

郁达夫在他的游记补叙里把这一带的山统称为龙门山,但究竟哪一支是龙门山,他也辨识不清,只觉得白龙潭瀑布所在的地方最像。其实,从地理学的角度说,有瀑布的地方称之为龙门,所以叫做龙门山的山体很多。我老家龙门古镇的山也叫龙门山,而且是杭州的南巅,登上峰顶杏梅尖,晴好之日也可以远眺富春江钱塘江的。山也苍翠,路也崎岖,和这里有的一比,只是尚未开发,很多的景观淹没在崇山峻岭之中,需得像白龙潭景区一样,把沿路的景致适当修整,加一些诗词石刻,加一些解说,那么山山水水便有了文化,有了灵魂。

到白龙潭景区门口,我们右折上山,见一片茶园漫延,苍绿的颜色肆意流淌。寻到介绍,方知这叫“龙门晓雨”,是西湖龙井的有机茶园之一。这里平均海拔300米,云雾缭绕,人迹罕至,茶叶受山水滋润,甘香如兰,幽而不冽。穿过茶园,回望渐行渐远的白龙潭景区,缓步于落叶满地的山道,在一处视野开阔的地方,我们发现青蕨丛中藏着一块“桃源远眺”的景观介绍,说是当年郁达夫曾到此处俯瞰,见山峦往复,水脉流长,村落旖旎,于是赞叹:这龙门坑的一个村子,真是外人不识,村人不知,武陵渔父也不曾到过的一座世外桃源。这一个景点的命名应该就源于此,但郁达夫当年踩着荒山古道爬到此处也殊为不易,而且他的一通不吝赞赏,也使这一个小山村名扬四海了。正是看到这一介绍,让我们与郁达夫先生有了遇见,有了神交,原来先生在百年前就游览过这里。回家后我立马上网搜索,找到那篇《龙门山路》的游记来,读了又读……

离开白龙潭景区,我们顺着一条野径返回东坞山。山路逼仄,林木也越加茂密起来,只听得见脚踩枯叶的声响,清静得很。我们在灌木丛中小心地穿行,头顶的天空是湛蓝的,阳光掉落在枝叶上,晃人的眼。山里的动植物是自由的,冬笋的迸裂而出,野猪的拱土作戏,随处可见的挂着红果的小小冬青,还有东一簇西一簇的野山茶,星星点点地都留下了生命的痕迹。山顶之上,看群峰绵延,万山磅薄,一侧是龙坞一带的村落散落在山脚的旷野里,一侧是东坞山水库像碧玉盘似的透着绿光……

回到起点,已是下午四点。这一次酸爽的徒步,虽则耗尽了我们的精力,但见证了东坞山豆腐皮的辛劳,遇见了先生笔下的白龙潭景区,内心着实是快乐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