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下班提前回家,偷听到丈夫和婆婆的谈话,才看清他们的丑恶嘴脸…

subtitle
电锯妖王

2022-01-05 17:48

关注

【本文节选自《漂亮备胎不干了》,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引言

下班堵车,我回来晚了,老公在小区门口接我。
符越彬接过我的包:「老婆,妈做了一桌你爱吃的菜,等你回家一起吃呢。」
我只淡淡一笑,没戳破他这个「谎言」。
从我第一次去他家便知道,婆婆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人,她太懒了,做的最多的就是在沙发上等着公公开饭。
在家都不做饭的人,怎么可能跑到我们租的房子来给我这儿媳妇煮东西?

1.

回到家,婆婆对我十分热情。

「清思,你回来啦,上班辛苦了。菜都准备好了,全是你爱吃的,等一会儿就好,妈现在去炒。」

老公要进去帮忙,被她赶出来了,说他炒的菜不好吃。

可没一会儿,婆婆在里面打翻了一个盘子,还差点切到自己的手,老公手忙脚乱地去找创可贴。

……不是没切到吗?

我冷眼看着他们母子表演,最后无奈的进了厨房:「我来吧。」

最后菜都是我炒的,等忙完已经八点多了。

要说婆婆为这顿饭付出了什么,顶多就是端菜盛饭吧

饭桌上,婆婆嘴里说着让我多吃,菜却夹到老公的碗里。

她的虚伪,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也习惯了。

脸上挂着个不达眼底的笑,我回应着:「好,谢谢妈。」

吃过饭,老公都起身了要收拾,婆婆却拦下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儿子,你今天站一天累了,妈来洗碗。」

「谢谢妈。」

平时家务基本是老公在负责,他工作轻松下班早,而我工作繁忙压力大,我们一个主外一个主内,经济压力都在我身上。

但婆婆三天两头过来,只要她一来,家里的局势就乱了。

「哎呦。」

婆婆忽然弯下腰捂着腿,「哎呦,好痛。」

我忙上前扶她:「妈,怎么了?」

婆婆赶紧挥挥手:「清思,妈没事,就是坐久脚麻了,缓一下就好。」

说着她还去收拾碗筷,但表情痛苦,一直在痛哼,身子摇摇晃晃的,仿佛下一秒就站不稳倒地。

老公说:「妈,你都这样了就别干活了,我来吧。」

「这怎么好呢,你也上了一天班了,不能让你累,抽筋一会儿就不疼了,忍忍就好了,我先拿碗进去。」

婆婆拿碗的手哆哆嗦嗦的,我赶紧接过来:「妈,我先把碗拿进去吧。」

我刚把碗拿进去,老公在后面跟进来,一边说着话,一边往我腰上系东西:「老婆,我给你系个围裙,不然衣服容易弄脏。」

我再一转头,他已经离开厨房,跑到我婆婆那边去了。

就为了让我做点家务,至于吗?

我正准备开口,婆婆抢先一步:「儿子,你过来给妈捏捏,妈脚抽筋了,难受。」

「好的,妈。」

接下来就是我一边洗碗,一边听着母子二人在客厅欢笑的声音。

我憋了一肚子的气,这才是我们一家真实的情况,嘴上说的好听,可真正动手的却还是我。

2.

符越彬学历不高,在一个店里当销售,一个月才几千块,而我的收入是他的十倍。

为什么选择他,也是符越彬运气好。

跟前任谈婚论嫁时遭到对方父母的反对,我被分手了。

在我情伤期间,偶然认识了符越彬,他对我嘘寒问暖,无微不至,在确认关系的当天,他便带我回家见父母并表明态度要娶我,这份诚意打动了我。

婆婆当时一直说她儿子配不上我,还说家里做生意亏了,一穷二白,没钱办婚礼,亲自跟我赔礼道歉。

我当时真的被打动了,选择了接受符越彬。

我一度以为自己找了个通情达理的婆家,后来才慢慢发现他们就是嘴上说的好听,实事没几件。

晚上,我洗漱完正在擦脸。

老公进来了,他倚靠在门口看着我,目光落在护肤品上,小心翼翼地试探:「老婆……」

「怎么了?」

我心里猜了个大概,但要等他自己说出来。

「你用的什么护肤品啊?好像挺香的,我妈的用完了,想和你买一样的牌子。」

如果没记错的话,婆婆上个月才用同样的话术让我送了她一套,这才多久,她就用完了?

我淡淡道:「你用手机拍一张图给妈发过去让她买就行了。」

他明白我意思,面露难色:「这样似乎不太好,要不我们买来送她?」

「行啊,每个月你除开家里的开销,还有余钱就买来送妈吧。」

我冷冷地回答他,泰然的继续护肤。

符越彬却犯了难,他的工资低,我这套护肤品要四五千块钱,要他自己出钱买,一套都买不起,更别说除开家里的花销了。

结婚一年,我的钱都在自己卡里,他想花也没机会。

不过他没说什么,转身出去了,很快我就听到隔壁满是怨气的声音,听不清讲的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第二天下班回到家,婆婆已经走了。

老公在沙发上坐着,他沉着脸,显然不高兴。

我权当没看见,放好东西进卧室玩手机。

「郑清思,你出来,我要和你谈一谈。」

我继续刷手机,他一叫我就出去,凭什么?

没几分钟,符越彬进来,看到我还在玩手机,直接给我抢过去。

我恼了:「符越彬!」

「郑清思,因为一套护肤品你至于吗?我妈是哭着走的,她说生儿子没用,连想让儿子买套护肤品都要看媳妇脸色!」

「我阻止你买了吗?」我伸手去抢手机,但抢不到。

「你没阻止我买,但你明知道我收入低还故意让我买,你什么意思,存心让我难堪!你给你的父母买东西就行,我买就不行?」

「我的父母没有像你妈那样,没完没了用我的钱!」

符越彬表情难看:「你嫌我赚的少是不是,从和我在一起第一天你就知道我收入,现在开始嫌弃了?」

我冷笑:「我嫌弃你就不会和你结婚,这个月给你妈补贴了多少钱了你没数吗?跟你一个人结婚,我就要养你全家?」

3.

符越彬还有个在谈恋爱的妹妹。

所谓的给婆婆买护肤品,其实也是给他妹妹置办的。

妹妹还没工作,妹夫也是低收入一族,但妹妹的朋友圈可比我这个辛辛苦苦上班的精彩多了,穿戴全是大牌,整天花天酒地。

他们吃住都在娘家,钱从哪儿来,自然不用多说。

「符越彬,从和你在一起开始我们就在外面租房,你爸妈成天哭穷说没钱,却成千上万的拿给你妹妹花,我也说了,你要买也可以,你的工资除去家里的开销,剩下的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但要用我的钱,不可能!」

「你是当嫂子的,那是我亲妹妹,只是一套护肤品,至于吗?」符越彬埋怨我,表情不悦,「再说我们是夫妻,属于共同财产,不分你我。」

我被他的嘴脸气得冷笑:「我不说这几年你妈怎么对我的,还是那句话,你有本事自己买。但你要让我供养你还有你全家,我不会同意的。」

「不买就不买,你别后悔!」

符越彬摔门出去了,当天晚上没回来。

我没管他,照常休息,然后上我的班。

之前我忍让比较多,闹矛盾的时候少,这次想好好晾晾他。

次日我下班回来,他已经在家了。

刚开了锁还没进门,婆婆和他的对话已经源源不绝传到我耳朵里。

「越彬,郑清思太聪明了,你和周欢再不断,她早晚会发现!到时候她肯定跟你离婚!」

「要离婚也要我同意才行,再说了妈,郑清思还有利用价值,我会好好哄她的,怎么可能让她发现?」

发现什么?

我止住脚步,符越彬肯定有事瞒着我。

「越彬,妈这不是担心嘛!你跟周欢在一起时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用,你再想想跟郑清思结婚后的生活质量……要不你赶紧跟周欢断了,好好和郑清思过日子吧。」

周欢……她是我老公的前任,结婚前听他说是因为三观不合分手的。

婆婆这话什么意思,他们并没分手?

「妈……」

符越彬自信道,「我已经给你找到郑清思这个会挣钱的儿媳妇了,周欢又不会影响什么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爱郑清思,何必为了钱何必自己!再说她已经嫁给我了,还能有什么变故。」

我气得身子止不住的颤抖,手紧紧抓住门框才稳住心神。

好一会儿才平复了情绪,装作没事人一样进门。

这一夜我失眠了,或许当初我就是因为太年轻气盛,没看透他的真心,一时冲动才造成了这个结果。

原以为能托付终身的人,没想到却是一场骗局。

符越彬用着我的钱,不但要养他家的人,其中还有一部分花在了周欢身上,我心中积起的怒气似火球一样,越烧越旺。

我要把他们在我身上吸的血,全部还回来!

我不当软柿子,不能任由他家拿捏,趁着他们都不在时,我在家里装了针孔探头。

4.

中午和同事一起吃饭,结果菜刚端上来我胃里就一阵不适,来不及致歉,狼狈的直奔洗手间干呕。

吐完后出来,依旧不舒服。

同事见我脸色不好,赶紧给我倒水:「清思,你不会怀孕了吧?」

「没有,可能肠胃炎犯了。」

「这样啊,那你别吃辣了,吃点清淡的。」

「嗯,知道啦。」

我面上和朋友开玩笑打趣,内心却在打鼓,我并没有肠胃炎。

下午我请假去了医院。

拿着 B 超单,我五雷轰顶,站在人群中半天走不动道。

我怀孕了!

「医生,这孩子能要吗?我上周连着吃了好多天的药。」

「这个我不敢跟你保证,还是要后期做检查,至于前期优胜劣汰,质量可以就能留下,否则自己就淘汰了。」

拿着结果,我的心一阵疼,我们还没准备要小孩,它来的不是时候。

更别说符越彬的心还在别的女人身上。

我主动给符越彬发了消息,表示和他聊一聊,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他回家就看到放在桌上的 B 超单,我一直观察着他,他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唯独没有高兴。

「老婆,你怀孕了?」他握着检查单,神情微妙。

我佯装看不懂他的表情,疑惑地问:「怎么了?我怀孕你不高兴?」

「不是的老婆,我只是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老公,那我们要还是不要?」我牵着他的手,一脸期盼的模样。

「……老婆,你想要吗?」话刚说出来,符越彬觉得不对劲,估计怕我生气,接着改口,「我是想着我们结婚不久,想多点时间过二人世界,孩子太突然了,我一时拿不定主意,老婆还是你来决定吧,我举双手赞成。」

呵……虚伪,恶心!

只图我钱,却不想和我生下孩子,恶心。

第二天上班的路上,我打开软件观看家里的监控。

婆婆果然来了,跟符越彬商量孩子的事情。

5.

符越彬说不想要这个孩子,他说对我没感情,孩子生下来他也不会喜欢。

婆婆则一直在劝他。

「等孩子生了,就把她绑住了,为了孩子她也会更努力挣钱,就算你跟周欢的事被发现,她也舍不得再走了。」

「妈,你说的有道理。」

符越彬深思了一会儿,道,「她要生下这孩子也好,到时候就算知道我出轨,为了孩子也不敢轻易离婚,我还能用孩子当借口,哄着她买房,再换车,一步步来。」

符越彬跟他妈说着未来的计划,母子俩满脸笑容。

我的脸则涨成紫红色,气得几乎要爆炸,又气又急的紧握手机,恨不得将它生生捏碎。

随后符越彬就给我发了好多条孕妇注意事项,中午还特意给我点了营养餐。若不是我看了监控,一定被他感动的不行。

下班回家,我冷冷地拒绝了他的示好,并告诉他这段时间比较忙,应该会经常加班。

晚上,符越彬找我亲热,我也全都拒绝,直接把他推出卧室。

第一天他还着急的找我,从第二天开始就冷淡,我回家他连饭也没做。

看着清冷的家,忍不住嘲讽一笑,这才多久就伪装不下去了?

6.

这天上班,我接到一个陌生人的信息。

里面是两个人的床照,女人是谁不重要,男的则是我的老公符越彬。

紧接着,电话打进来。

「照片看到了吧。」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女人声音,但我猜到是周欢。

「嗯,你想表达什么?」我冷静地反问。

「我是他前女友,这两天他都在我床上,实话告诉你,这几年我们关系一直就没断过,识趣点就主动离婚退位,否则别怪我天天发照片刺激你。」

「随你!」

「今天是照片,明天就是视频,希望你有心理准备,别刺激到肚子里的小宝宝哦。」电话那头传来她得意的笑声。

我盯着已黑屏的电话,还是没控制住强压的愤怒,怒吼出来:「不要脸!」

我虽然知道符越彬已经背叛了我,但没想到他这么嚣张,而且前女友还亲自打电话给我。

小腹传来一阵阵绞痛,我满头的汗珠子,紧紧地捂着腹部。

同事看出我的异样,忙过来把我送到了医院。

在医院休养了半天,我才给符越彬打电话。

响了很久,他没有接。

这个点,他应该在上班,不会听不到电话。

再打,还是没人接。

过了几分钟,我手机又收到一张两人紧紧相拥的照片,上面的文字:「我们正在一起,他开的静音,打爆也没用,要不要我录给你听?」

符越彬,是你先对不起我的,别怪我!

他给我回消息的时候已经下班。

「老婆,我今天一直好忙,手机没在身上,你要下班了吗?我来接你。」他的声音和以往一样低沉温柔。

用着最温柔的声音说着最大的谎,工作果然是好借口。

我若无其事地回答:「我在医院。」

「你在哪个医院,我马上来接你。」那头的声音很急。

「平安医院,已经没事了,下午身体不舒服,医生说我身子虚,给我开些中药调身体,但我不知道怎么煎药,妈比较有经验,你帮我问问呢!」

「这件事我妈懂,让她来照顾你,我马上来接你。」

很快,符越彬来接我。

他想牵我的手,我不着痕迹的躲开,借故扶着腰自己走。

他没怀疑,只当我是怀孕心情不好。

而我则是嫌他恶心。

回到家,符越彬说他妹妹也怀孕了,先兆流产没怀稳,婆婆本来要过来照顾我的,但妹妹哭闹非要她照顾,婆婆只能回去了。

符越彬跟我保证,他会亲自将我照顾的白白胖胖的。

这年头谁还不是个演员,他在演,我在看。

「谢谢老公。」我忍着恶心,主动抱着他撒娇,「那接下来我和宝宝就靠你养了。」

「必须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然后再给我生个白胖小子。」符越彬显然吃这套,脸上笑容瞬间绽开。

这些天,我对符越彬说话都温柔了几度,他被哄得团团转,不自觉冷落了周欢那边。

7.

白天,我上班去,婆婆又来了。

「儿子,你一定要好好照顾清思,对她好点,把她哄高兴了比什么都强。」

「我一直在哄,这些天除了上班就是回家伺候她,她高兴着呢。」符越彬洋洋得意的炫耀,「下一步就是让她出首付买房子。」

婆婆也满意:「对啊,把她哄高兴了咱们都好过,清思虽然脾气大,但能挣钱啊!再看看周欢,没本事没背景,你跟她好能图什么?」

「妈,我就是把周欢当消遣的,你以为我真喜欢她啊?」

婆婆点头:「也是,清思怀孕了,你要找女人还得花钱,有周欢在也能省点钱。对了,你妹那个不中用的赔钱货,昨天又在我这儿拿走一万,你晚上哄哄清思就说我病了,让她拿两万出来看病。」

符越彬有些不高兴了:「妈,妹妹那边你也适可而止一点,我在清思这拿的钱,你不能老贴补她。」

「放心,爸妈的养老钱都给你存着,谁也动不了!所以你妹没钱了不都从清思身上拿嘛,你只管把她哄高兴了,她的钱以后都是你的嘛!」

晚上,他果然来找我要钱,我特别「懂事」的给了,还多给了一万。

我这个举动让符越彬开心不已,一个劲的夸我懂事,最爱我。

我皮笑肉不笑,陪着他演恩爱的戏码,趁机问他和前女友的事。

我提前查过,两人分手是因为周欢没学历没背景,是个服务员,婆婆瞧不上。

「周欢啊,你提她干嘛?」

「我想问问嘛,我和周欢,你觉得谁更好?」我冲他撒娇。

符越彬不假思索道:「老婆,当然是你了!周欢算个什么东西,长得不如你,能力不如你,你不知道她求我复合的时候,卑微的像条狗一样……」

为了讨好我,符越彬把周欢贬的一文不值,却不知道他说的话全被我录了下来。

我请了半个月的假,我要利用这半个月,彻底的解决和他之间的恩恩怨怨。

早上我假装去工作,出门后直奔酒店休息,到下班时间再回家。

符越彬白天不用管我,倒没影响他百忙之中抽时间找前任周欢。

这天,周欢又给我发了他们的亲热照,我依旧是已读不回。

只是今天,我该摊牌了。

餐桌上,符越彬在为我盛汤。

「老婆,今天的鲍鱼乌鸡汤很鲜,我学着菜谱做的大补汤,你尝尝味道如何。」

我端起来浅浅地尝了一口,汤是鲜,可人就脏了。

放下碗,我的面容冷下来,严肃地盯着他:「我今天收到一条信息。」

符越彬疑惑:「什么信息?」

我将删减过的信息打开,页面停留在周欢给我发的挑衅威胁内容上。

符越彬看完内容,脸色惨白。

「符越彬,你除了上班就是回家照顾我,居然还有精力和前任旧情复燃,我更没想过,一边说着爱我,一边和你前任上床!」

我将汤碗重摔在桌上,大声吼道,「我要打掉孩子,和你离婚!」

符越彬不假思索,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老婆,你听我解释,我错了,是我混蛋,我对不起你……」

他抱着我的腿,声泪俱下,「这段时间你身子虚,我不敢碰你,她又在这时勾引我,我一时没控制住……老婆,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和她只是玩玩的,我爱的只有你!」

我气愤地质问他:「这种事你不愿意她会勾引成功吗?你要真的爱我,怎么会在我怀孕的时候出轨!」

「老婆,真的是她勾引我的。我喝醉了什么也不知道,我爱的只有你,我拿她只当发泄工具……求求你不要和我离婚,不要打掉我们的宝宝,我保证和她断了关系!」

这一幕好戏,当然又被我录了下来。

8.

符越彬不敢再和周欢联系,周欢那边显然慌了。

没几天,微信多了个好友申请,我知道是她。

当周欢找上我的时候,我约了她见面。

她当着我的面甩下一张报告。

「我怀孕了。」简单的四个字,还有她得意的笑容。

说实话周欢小有姿色,打扮也时尚,算漂亮的那一种,但属于胸大无脑型。

我将报告推给她,轻蔑地说:「底牌抛太快并不是件好事。」

她脸色瞬间变沉:「你什么意思?」

「不如你先看完这个再说。」

我将提前准备好的录音笔按了播放,里面是婆婆和符越彬聊的话题,婆婆对她的厌恶鄙视,还有符越彬只把她当玩物的话。

当然,她听到的是我适当删减的版本。

听后,她表情煞白,身子止不住的颤抖:「我不明白你要做什么,我听不懂。」

我扬起一个轻轻的微笑,缓缓道:「你没听懂没关系,我可以帮你分析一下。我能力强收入高,还被他们母子俩这样对待,以你的收入,符越彬会让你生下这孩子?符越彬要的是能养他们全家的妻子,你可以吗?」

我把 B 超单推到她面前,「不用拿这个刺激或威胁我,你有本事直接让符越彬娶你啊。现在的情况是,我赚的多,他不肯跟我离婚。」

「你有钱了不起啊!」周欢拿起报告往桌上一摔,「一辈子那么长,我总有超你的一天。」

我勾勒出自信的笑:「我在前面等你。」

周欢拿着报告气呼呼地要走。

「等等。」我不急不慢地叫住她,「其实你应该明白,我并不是阻止你和符越彬在一起的阻碍,就算我立马和他离婚,你生下孩子,也不可能嫁给他,他要找的是有钱的妻子,怎么会离婚娶你这个服务员呢。」

周欢身子一震,证明她听进去了。

我继续道:「他找你不是旧情难忘,而是因为找鸡要花钱,你是免费的,在他们母子看来,你甚至不如鸡。」

「你!」

周欢转身扬起手要打我,我接住她的手,淡淡一笑:「有气不用对着我撒,我也是受害者。」

将她的手放下,我看着她道,「我们合作吧。」

「合作?」

她一脸防备,「我凭什么相信你。」

「录音你听到了,接下来符越彬肯定会哄你打掉孩子,因为他怕激怒我,更怕你因为孩子缠他一辈子,不信的话你就试试。」

不给她细想的机会,我说,「你有我电话的,我给你一晚时间考虑要不要合作对付渣男。」

9.

当天周欢就去找符越彬,听说她怀孕了,符越彬第一反应就是让她打掉孩子。

他把自己处境讲的楚楚可怜,为了安抚周欢还给了她两万块。

「宝贝,我工资很低你是知道的,这是好不容易存下来的,你先用来补身体,不够我再管我妈要,她和家里的母老虎相处不好,你再忍忍,我们以后再要孩子也不晚。」

「你真的不爱家里那位母老虎?」

「不爱,是我妈非让我娶的,就因为她收入高。成天盛气凌人的,我还是喜欢宝贝你这种小鸟依人型的,你等着我一定娶你,但现在,真不能要孩子,乖。」

我的话都应验了,晚上,周欢把一切都讲给我听,答应合作。

我们再次约见面,商量怎么对付渣男。

「我的目的是离婚,并让渣男付出代价。」

我看着她,面色平静,「你如果还想嫁给他,我成功后你可以试一试,但你要做好当单亲妈妈的准备,符越彬的妈绝不会让你进门,原因你知道。」

「哼。」周欢嘲讽一笑,「我根本没怀孕,常见的上位手段罢了。」

我微惊,而后了然,点点头。

周欢也不是吃素的,她找符越彬不过也是出于利益,根本没有爱。

离开的时候,我将一份流产报告放在桌面上。

「握到手里的钱才是最真实的,这个可以帮助你先存上一笔。」

10.

三天后,符越彬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面对我时连敷衍也做不到了,成天愁眉苦脸的。

我看了监控,听他和婆婆的对话才知道,周欢拿着她流产的事要挟符越彬给一百万。

不得不说,周欢未免狮子大开口了,婆婆家虽然有存款,但不至于上百万,更何况婆婆那么厌恶周欢,怎么可能给这么多。

果然还是有头无脑,我让她改成十三万,其中三万算当初我给她报告的报酬。

这三万是我给符越彬的,我要拿回来。

周欢听我的安排,把当初她给我发过的信息,都给婆婆发了一份。

婆婆看到那一堆堆聊天记录和图片,气不打一处来,可她没有办法,周欢按我说的,只给她一天考虑时间,超过时间就到单位找我。

婆婆当天就取了钱,然后在家里骂符越彬。

「妈早就跟你说了周欢那贱人就是为了钱,你以为她真爱你,现在好了吧!狮子大开口,一下没了十三万,你怎么跟你妹妹一样蠢!」

「妈,事到如今说这个有什么用,快把钱给她一刀两断!」

「行了,你吼什么,不就十三万块,我哄着清思买房买车,给你们节约多少钱,至于吗?」

符越彬不耐烦的赶人:「你快回去吧,别再说了,这时候我够烦的。」

「现在知道烦了,都说了周欢还不如一只鸡,十三万能找多少了!」婆婆气到表情都扭曲了。

钱,真的能将人最丑陋的一面逼出来,婆婆给周欢转了帐,还顺带骂了她一通,通篇污言秽语难听至极。

周欢脑袋还是不够用,遇到比自己还横的人毫无办法,跑来找我哭,一边哭一边骂符越彬,还扬言一定要报复不让他们母子俩好过。

我无奈地摇摇头,但并不同情她。

毕竟她是我和符越彬婚姻中的第三者,并不无辜。

我和符越彬的关系降到了冰点,周欢也跟他闹崩了,符越彬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妙,开始伪装了起来。

他彻底断了跟周欢的联系,每天准时回家,扮演起了好丈夫。

做饭洗衣,嘘寒问暖,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变好了。

即使现在我借口分居,难免也会有肌肤碰触,他每次抚摸我肚子的时候,我都觉得恶心至极,他一走我就立马洗澡。

我不能坐以待毙,任由他一直在家给我演好男人。

更不能忍受他碰过那些脏东西的手来碰我。

之前婆婆谎称小姑子怀孕了需要照顾,正好给了我机会,思忖一番后我主动提了礼品去了婆婆家看小姑子。

我买了之前小姑子想要的护肤品,顺便又给婆婆买了一份,加上礼品怎么也上万了。

她们母女开心极了。

我皮笑肉不笑的陪着吃了午饭,然后又拿了三千块给小姑子。

「妹妹,公司这段时间很忙,等我忙完肚子也大了,不方便去采购宝宝用品。你哥也不会买,你周末带着你哥去逛逛,顺便自己也添置点东西,算是哥哥嫂子送小侄子的礼物。」

「嫂子,这怎么好意思呢……」

小姑子嘴里说着不好意思,手却已经把钱放进了包里。

能逛街,还有人买单,小姑子当然迫不及待,当天就让符越彬请假陪她去逛街了,哪等得到周末?

小姑子也没让我失望,逛街的时候挽着符越彬,不认识的人还以为是情侣呢。

11.

我悄悄跟在他们后面,拍了各个角度的背影照,看起来煞是「恩爱。」

然后再次周欢见面,把照片给她看。

周欢看着符越彬跟小姑子的合照,以为是他的新欢,气得咬牙切齿。

她说:「我跟了符越彬这么多年,他十万块就把我打发了,我不甘心。」

我看着她,心中只觉得可笑,十万块来的太轻松,她只是想用同样的方式再多要些钱罢了。

我看破她的贪得无厌,但不说破。

我搅拌着眼前的咖啡,淡淡地说:「我和你一个怀着孕,一个刚流产,都碰不得,他就只能去外面找女人,以他的消费水平,找的女人也都不干不净,到时候再碰我们,我怕染病。」

为了引起共鸣,我的眼神里流出恨意,咬牙切齿状道,「真希望他遇到一个有病的,我是找不到关系,否则亲自都要送他一个!」

我查过,前几年周欢跟符越彬分手后在夜场赚过快钱,圈子就那么大,只要她想,自然有办法。

她听了我的话眼神闪了闪,抿着唇没说话。

我不再绕弯子:「既然我们是合作关系,我就开门见山了,给我找个人。」

同时,我递上一张卡,「这是你的报酬。」

她在这笔钱和符越彬之间挣扎了片刻,接过了我的卡:「没问题。」

12.

符越彬有点大男子主义,喜欢被女人捧着哄着的感觉。

之前周欢就是这样哄他的,所以他对周欢念念不忘,现在周欢翻了脸,他自然就断了联系。

周欢在一周后给了我回复,她找到人了。

我又给了她一笔资金,并告诉她具体操作方法。

她按我说的,主动找符越彬求和道歉,约他见面。

符越彬也没让我失望,听了周欢的哭诉后,没有犹豫就答应晚上见面。

酒吧里,我就坐在旁边。

左侧的卡座里,周欢声泪俱下地哭诉着,符越彬显然意动了,渣男渣女一晚共饮,他被灌醉。

我亲眼看着周欢把他送进酒店,没过多久,周欢给我传来几张他和一个女人的亲热照片。

那个女人,肉眼可见的皮肤起水泡,唇角有溃疡。

而在家里,符越彬又变成了那个温柔体贴的老公。

吃过晚饭,他殷勤地坐到我身边,拿起我的脚揉捏:「老婆,你上班辛苦了,要泡脚吗?泡的时候我再给你揉揉。」

「不用。」

我不动声色收回脚,拿了个橘子剥起来。

嘴里还念叨着:「现在的男男女女真的不爱惜自己,我昨天还刷到一个本地新闻,一个男的乱搞染了病,结果把家里人都传染了。」

他表情没变,随口道:「是吗?」

我笑着瞥了他一眼:「可不是嘛!听说得了那种脏病,下面会发痒,起疱疹,一辈子都好不了了!」

符越彬愣了一下,脸色肉眼可见的慌乱起来,怕我发现,面上还强撑着笑,假意附和:「老婆少看点这些新闻,对宝宝不好。」

我抿着嘴,意味深长地看符彬越一眼。

他的嘴角,一颗溃烂的红痘痘格外显眼。

13.

第二天。

他直奔医院检查,检查报告要一段时间才拿的到,足够我安排好一切。

六周以后。

取结果那天,我将他堵在了医院门口。

他看到我,神色慌乱:「老婆……」

「签了吧。」

我递上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他看完内容,瞳孔一震:「补偿你五十万?」

「你背着我做了什么心里清楚,如果你不到黄河心不死,我可以在法庭上呈上所有证据。」

「婚内出轨,还感染了性病,你脏不脏!」

符越彬整个人都傻了,眼珠飞转,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我拿起面前厚厚一沓文件:「这里全是我搜集的证据,你现在签字,明天六点前我要看到补偿款,否则你做的丑事会出现在所有熟人的手机里,包括你爸单位的领导!」

公公是公务员,还是个小领导,再有两年就退休,他们家可丢不起这样的人!

扑通一声,符越彬跪在我面前,伸手要抓我,被我无情的推开:「脏!」

「老婆,是我对不起你,就算看在孩子的份上,你也不能这么对我啊。你也不想孩子生下来就受异样眼光对不对?」

我拿出一份人流单,用力甩到他脸上!

符越彬震惊不已:「你……」

我嗤之以鼻:「从你和你妈计划着用孩子捆住我的时候,我就去医院做了人流,你不配让我给你生孩子!」

文件丢在地上,我不屑地移开视线,「这是备份,明天前我要收到协议和钱。」

那个家,我自然不会回了,当下就叫了搬家公司把我的东西全搬走。

婆婆疯狂地给我打电话,我一个没接,只回了个一条短信,标明了最后期限。

「郑清思你做梦!没有五十万,越彬发生这样的事你也有责任,别想离婚躲的清静!」

我看着文字,冷冷的笑了。

「不怕闹得家破人亡,你们就试试!」

婆婆那边顿时偃旗息鼓了。

当晚凌晨,我收到了钱。

第二天,我和符越彬去提交离婚申请。

14.

一个月后,我和符越彬正式离婚。

领完证从民政局出来,没想到的是,周欢又出现了,她得意地看了我一眼,挽住了符越彬的手。

我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

在我算计的同时,周欢也在算计着。

我要脱离这个肮脏的婚姻,却不知对于她而言,能嫁给符越彬成为本地人才是最重要的,哪怕自己也满身骚。

一个身染脏病的男人,家里住着贪婪计较的婆婆和小姑子,我之砒霜,周欢之蜜糖。

她开心就好。

而我,从此回归自由,寻找真正属于我的幸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