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精英阶层早认为中国是头号对手,川普和拜登都是执行相关指示

subtitle
王小东

2022-01-04 17:05

关注

我闲的时候就是翻了过去的一些视频看看,我发觉了2015年有个东西挺有意思的,是美国著名的国际战略问题专家米尔斯海默的一次演讲,这个米尔斯海默西点军校出身,当过五年空军,现在是美国非常著名的国际战略问题专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演讲的主题就是说现在美俄关于乌克兰问题的就是紧张局势全是美国的错,那么为什么说全是美国的错呢?他说从美国从建国以后,一直特别重视欧洲,美国关心的世界上的的战略重点,主要是三个,欧洲排第一,东北亚排第二,中东排第三,即使是被日本在珍珠港先打了一顿,美国仍旧坚持欧洲第一,就是美国当时在二战当仍旧把最大力量放在欧洲方向上去打德国。

那么这个做法在当时肯定是没错的,因为欧洲有好几个世界非常强大的国家,但是现在这个看法陈旧了,为什么呢?其实,亚洲东北亚重要性一下子上来了,这他当然主要指的就是中国,他说俄罗斯跟美国不是势均力敌的对手,俄罗斯现在这么不够格了,而中国却是,那么现在美国在不断跟俄罗斯关于乌克兰问题闹摩擦,闹紧张局势,这个是非常错误的。

这种政策也使得美国在东北亚的盟国,比如说日本心存疑虑,安倍就表示过这种疑问,说这个美国整天在这个欧洲跟俄罗斯折腾事,日本这边要是有事的话,他真的能帮日本吗?米尔斯海默说所以说美国关于乌克兰问题要趁早放手,跟俄罗斯达成协议,就是乌克兰作为缓冲国,美国不把北约扩张到乌克兰,让俄罗斯有这个缓冲。美国应该集中力量,对付东北亚的问题,就是中国,美国现在的战略优先次序应该是东北亚、欧洲、中东。

大家注意,这个发言是在2015年,甚至是在川普上台之前他就有这样的认识了,而且他在美国国际战略学界的影响力非常大,所以大家就明白了,从川普到拜登,就是对中国的这种强有力的这种打压,这种遏制政策应该是美国精英阶层,所谓的Deep state长期的看法,川普本人其实是非常反对Deep state,反对美国这个这个精英阶层的,他是民粹,他搞民粹。但是他在对待中国这个问题上,他执行的实际上还是美国精英阶层所制定的政策,拜登当然更不可能违背这政策了,因为他本来就是很听美国精英精英阶层的。

那么我们就应该认识到,现在中美关系这个紧张,不乐观恐怕要持续很多很多年,好几十年,我们对此必须有清醒的认识,我这么说可不是说像有些“爱国大V”误导的那些年轻人那样,说马上跟美国去干,绝对不是,我们是按照这个严峻的形势,要做干的准备,但是在策略上有可能需要做一些缓和,缓冲的事情,为我们自己争取时间,为世界和平打下一个更好基础,

我说的为我们争取自己的时间,我可没有说说我们这时间争取到一下强大起来,就把别人给掐死,不是这样的,我们谋求的是和平共处,为了谋求和平共处,我们要争取时间,使得我们更强大,别人不敢对我们下手,这个世界就和平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