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58年余秋里出任石油部长,有人质疑其年纪小,毛主席:嫩点不要紧

subtitle
寻春秋历史短视频

2021-12-31 17:41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石油作为一个国家的重要战略物资,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石油匮乏一度成为我们国家的重大问题,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各个工业部门绝大多数都超额完成计划,只有石油工业部到“一五”计划的最后一年,只完成了70%左右,当即引起毛主席和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

“嫩点不要紧,锻炼嘛”

“恩来,请你和彭德怀同志商量一下,从高级将领中选一位同志,接替李聚奎同志出任石油工业部长。”1958年1月的一天,毛主席对周总理说道。为了扭转石油工业部的被动局面,毛主席决定对石油工业部做一下人事变动。

周总理很快向彭德怀传达了毛主席的意见,并提出了三个条件:年轻、能吃苦、能打开局面。彭德怀一边听周总理的谈话,一边在心中考虑人选,不大一会儿彭德怀抬起头来对周总理说:

“我看总后勤部政治委员余秋里行,他是高级将领中比较年轻的,有思想,有能力,有办法。”

“这个确实是比较合适的人选。”周总理赞同地点了点头。随后周总理将人选意见汇报给毛主席,毛主席当即表示同意,并嘱咐周总理先和余秋里谈一谈,让他有个思想准备,过几天自己再同他谈话。

几天之后周总理在中南海怀仁堂主持会议,散会之后周总理叫住了正要离开的余秋里,并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把你留下来,主要是想和你谈谈你的工作调动问题,中央考虑你出任石油部长,今天先和你打个招呼。”

毫无思想准备的余秋里思考了片刻,说自己承受不了这个任务。周总理听完没有多说,说自己就是先和他打个招呼,过几天毛主席还要亲自和他谈话。2月初的一天,余秋里接到通知,当天下午去中南海颐年堂开会,还特地嘱咐他早一些到,毛主席要和他谈话。

当天下午余秋里按照要求来到颐年堂,刚刚坐定毛主席就走了进来,余秋里赶忙起身向毛主席行军礼,毛主席招呼他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询问了几句他最近工作的情况,随即话锋一转说道:

“总理他们提议你到石油部当部长,我们都赞成,总理和你谈过了吧?”

余秋里说总理和自己说过了,但他考虑自己从未搞过工业,怕自己承担不了这个任务,是不是另选其他人,在军队中比自己强的人还有很多。毛主席没有直接回答余秋里的问题,而是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43岁。”余秋里回答说。毛主席哈哈一笑说:“43岁,儿童团嘛!”听到毛主席幽默的话语,余秋里也放下拘谨,忍不住笑了起来。紧接着毛主席严肃地对他说,我们熟悉的东西有些快要闲起来了,不熟悉的东西正在强迫我们去做,必须学会自己不懂的东西:

“知识是从实践中来的,打仗、搞经济建设都是如此。”

余秋里在一旁默默地听着毛主席的谈话,毛主席看到余秋里穿着笔挺的军装,开玩笑地问他是不是不愿脱军装,余秋里赶忙说不是。毛主席笑着对他说:

“部长以上干部调动,是中央决定,不是转业,你如果转业,要发一笔财呢!”

在谈话的最后,毛主席说李聚奎同志是个好同志,但年纪大了,余秋里还年轻,他们两个换一换。这时参加会议的同志们陆续到达,余秋里向毛主席说自己服从中央的决定,努力把工作做好。毛主席再次嘱咐道:

“好!你如果缺干部,可以指名要,军以上干部,你愿意选谁就选谁。”

几天之后毛主席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任免国务院若干组成人员的议案,在说到对余秋里的任命时,毛主席问其中一位参会的同志:“余秋里这个人怎么样?我想让他当石油部长,你看行不行?”那位同志回答说恐怕嫩了点,毛主席接着说:

“嫩点不要紧,锻炼嘛!提起来吧!”

新官上任三把火

3月1日余秋里正式来到石油工业部上班,李聚奎对于余秋里的到来十分欢迎,热情地介绍了石油部的详细情况,在说到工作交接时,余秋里说想请李聚奎多留下几天,帮助自己熟悉一下情况,李聚奎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当时办公厅的同志要为余秋里准备办公室,余秋里拒绝了这一要求,让工作人员在李聚奎的办公桌对面放了一把椅子,两个人就这样一张办公桌相向而坐,交流起来十分方便,有些会议继续由李聚奎主持,余秋里就坐在一旁听。

每天晚上余秋里还让秘书将会议上发言的同志请到家里来,请教一些自己在会上没有听懂的问题,尤其在一些专业问题上,余秋里总是反复询问,一直到弄懂为止。这件事在石油工业部传开之后,不少人对余秋里这个新到任的石油部长表示敬佩,但也有一些人不以为然:

“老革命打仗行,搞经济建设不行,连基本的专业名词都不懂,还能当石油部长?”

在熟悉了十多天之后,李聚奎说想召开一次干部大会,让余秋里和大家见个面,这样自己就可以离开了。会上李聚奎首先讲话,说自己完全拥护中央的决定,欢迎余秋里的到来,并希望大家全力支持余秋里的工作。

就在李聚奎讲话的时候,余秋里仔细观察了一下会场,发现大家并没有在认真听李聚奎讲话,各自都在忙各自的事情,有些女同志甚至还在打毛线。看到如此情景,余秋里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样的作风怎么能行,必须得好好整顿一下。

但余秋里也知道当天不是自己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因此在他讲话的时候,他和颜悦色地说了一番话,肯定了李聚奎在石油部的工作成绩,并表明自己虚心学习的态度,希望大家团结在一起,尽全力将石油工作做好。

李聚奎和余秋里讲话之后,大家纷纷鼓掌,但掌声既不零落也不热烈,当时不少人都是抱着好奇的心态想要看看新来部长的风采,结果他们看到余秋里既不高大威武,讲话也不激动人心,心中不免有些失望,怀疑余秋里能否带领大家将我国的石油工业搞上去。

又过了半个月左右,余秋里再次召开机关干部大会,当副部长周文龙宣布大会开始,请余秋里部长讲话时,余秋里起身向台下扫视了一圈,和前一次一样,台下依旧有看书、交头接耳甚至打毛线的,他压下心中的怒火,开始在台上“侃侃而谈”。

余秋里说了很多关于老部长李聚奎的事情,说他如何能打仗,革命的资格如何老,结果却让台下的干部们觉得余秋里是心虚,是觉得自己比不上老部长。台下的窃窃私语逐渐变成了大声嬉笑。余秋里自顾自地说了两个小时之后,突然宣布:

“休息十五分钟!”

15分钟过后,干部职工们返回会场,当他们望向台上的时候,却发现之前那个满脸笑容、身陷在椅子上的矮短的新部长不见了,变成了高高站着的、怒发冲冠的将军部长了。只见余秋里举起自己的右拳重重砸在桌子上,随着麦克风扩音,让整个会场都充满了“嗡嗡”的回响:

“......我知道你们有人瞧不起李聚奎,更瞧不起我余秋里,有人说老革命打仗行,搞石油不行,连最基本的知识都不懂,我是不懂,李聚奎同志也不怎么懂,可李聚奎同志懂的你们懂不懂......骄傲,不是个好东西......唯我独尊,那是要栽大跟头的!”

说到这里余秋里停顿了片刻,再次扫视了会场的每一个角落,台下一片寂静,大家都在认真地听余秋里讲话。余秋里接着说自己本来想讲讲石油生产的问题,但今天不讲了,然后向大家强调了两点要求,让每个人都要记住:

“第一,天然油和人造油两条腿走路的方针,必须按照中央和邓小平同志的意见,坚持以天然油为主、人造油为辅的方针。第二,在勘探布局上要从实际出发,选准一个地方,坚决打开新局面!”

此时余秋里慷慨激昂的讲话,让台下的干部职工们都看呆了,原本那个满面笑容,看似不太强势的新部长,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头可以气吞山河的“雄狮”!紧接着余秋里用右手举起了一个印有“石油工业部”落款的大信封:

“现在我讲讲机关作风问题,这是我们石油工业部的大信封,是发往外交部的公函,你们看看上面是怎么写的!”

说完余秋里将信封拿到桌前左右晃动,台下顿时一阵骚动,后面看不见的同志干脆站起来,甚至涌到前排去看。余秋里拿起信封接着说:“这是我们教育司发往外交部的公函,居然把外交部的‘交’写成了郊区的‘郊’,教育司长来了吗?

“司长请假了!”台下有人卑微地说道。余秋里又问副司长来了没有,站起来。只见第二排一位老同志低着头站了起来,“顾德勤!”余秋里一字一顿地说出了这个名字,他知道这是一位老红军,和自己还是江西老乡。

随后余秋里在台上严厉地批评了顾德勤,批评他作为领导,对干部管理教育不严,随后余秋里再次强调为了把石油工业搞上去,要坚决克服不良作风:

“今后凡是机关干部出问题,首先拿各级领导是问。”

余秋里的讲话,在石油机关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后来在一部书中曾有人这样评价余秋里:“1958年余秋里同志到石油部任部长,石油工业开始进入大发展时期。”这一次的讲话便成为石油工业大发展的起点。

“你下了这个决心,就好办了”

1958年3月中旬,四川传来找到油矿的消息,余秋里和几位副部长都十分高兴,并紧急派遣队伍进入四川,没想到半年之后的结果,令余秋里他们大为失望,当时挖下的油井只喷了几天就停止了,有的甚至白白钻了几千米。

一年之后余秋里前往上海参加八届七中全会,会上毛主席询问余秋里,四川油井的情况怎么样,余秋里惭愧地回答说情况不好,打了很多油井才发现那里油层薄,产量低,没有找到大的油田。没想到毛主席听完之后微笑地点了点头:

“那就到别处去找,东方不亮西方亮,中国这么大的地方,总会找到油的。”

带着毛主席的嘱托,余秋里在回到北京之后,来到李四光的家中请教。当时我国石油工业部署了两条战线,稳定西部油气区的产量,逐步开辟东部战场。当年日军侵占东北的时候,就为了找到石油到处钻井,结果多年来一无所获,很多人对东部能否找到油田信心不足。

李四光从书柜中拿出一张图纸,向余秋里展示刚刚送来的萨尔图地震构造图,李四光从勘测的数据推测,杏树岗、萨尔图和喇嘛甸子下面可能有大油区。听完李四光的解释,余秋里原本紧皱的眉头突然舒展开来,甚至点起了一根香烟,惬意地吸了几口。

李四光见此情景,询问余秋里是不是准备将勘探重点放到松辽平原,余秋里点了点头,说如果这里找不到大油区,情况就糟糕了。李四光顿时露出了欣喜的目光,自言自语地说道:

“你下了这个决心,就好办了。”

三天之后余秋里在部委会上宣布,将勘探重点放在松辽平原,部委会审议并通过了他的提议,将行动方案上报中央直至毛主席,征得了中央的同意。在余秋里的组织下,石油部成立了松辽石油勘探局,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将人员全部配齐,开始在萨尔图一带进行勘探。

7月末余秋里接到副部长康世恩的电话,说在萨尔图附近的油井中发现了石油,经过勘测前景喜人,同志们提议该井提前完井试油,但几名苏联专家不同意这样的做法,他们要求钻完计划的深度之后再进行测试。

余秋里意识到这一决策事关重大,虽然苏联专家经验丰富,但我们的同志也是经验丰富的实干家,他们的想法貌似和科学原理相违背,但也可能是一种大胆的创新。余秋里一时间难以决定,经过一整晚的思考之后,他下定决心通知康世恩:

“我同意按你们的方案提前完井试油!”

9月26日,随着油井中喷出棕褐色的原油,周围数千人发出了狂热的欢呼,大庆油田就此横空出世。余秋里的果断决定,对大庆油田的发现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后来专家们分析,如果当时按照苏联专家的做法,不但会污染到油层,还可能将油层压死,大大推迟油田发现的时间。

大庆油田的发现让余秋里激动不已,他不顾严寒来到萨尔图,亲自看望了刚刚刨出的原油。元旦过后,余秋里赶往上海参加政治局会议,并向毛主席报告了这个好消息,并估计半年时间就能得知是不是大油田。毛主席满意地对余秋里说:

“好啊,半年后听你的好消息!”

“洋油”时代一去不复返

自从萨尔图发现原油,余秋里就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萨尔图油田,每天都要和康世恩通电话,了解油田的最新情况。1960年2月1日,石油工业部集中讨论松辽石油大会战的事情,余秋里多次慷慨陈词,下定决心要拿下大庆油田。

所谓的大会战,最主要的还是人,当时全国的石油工人不过才三万余人,为了筹到更多的人,余秋里想到了退伍军人,并立即飞往广州,向正在那里开会的中央领导当面请示,没过几天中央军委批示,同意将三万退伍官兵划归到石油部,当天余秋里就返回了北京。

3月初,余秋里带着三万名退伍官兵,八千多名石油工人,四千多位技术专家来到了冰天雪地的萨尔图,开始了气势磅礴的松辽石油大会战。四万多人的庞大队伍同时进驻萨尔图,甚至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保障,但余秋里充分发挥出自己思想工作上的优势,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学习“两论”活动。

通过学习毛主席的《实践论》和《矛盾论》,几万名石油会战人员学会了用辩证的方法看待眼下的困难,极大地提高了精神力量,大家思想统一之后,队伍更加稳定,生产的干劲也更加充足。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余秋里身体力行,积极发挥带头作用,极大地鼓舞了会战人员。当时余秋里住的房子十分破旧,尤其在下雨天漏得更是厉害,工作人员只能将能够装水的器具全部拿来接雨水,将床挪到不漏雨的地方,在上面盖上雨布勉强遮挡雨水。

有一次余秋里半夜回来,累到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躺到了床上,结果刚睡着雨布就倾斜下来,将余秋雨浇得浑身湿透。后来指挥部搬迁,余秋里还是住在一间奶牛场的牛房,虽然条件艰苦,但余秋里总是乐呵呵地说:

“这比长征路上不知道好多少倍!”

三年自然灾害让大会战受到了粮食困难的冲击,余秋里一手抓生产,一手抓生活,将吃饭的问题放在第一位。他经常到食堂检查伙食情况,还挨家挨户察看工人们的生活,发现特别困难的家庭,余秋当即指示负责人尽快解决。

余秋里深知在工作中推广典型,能够有效地调动群众的积极性。在一次汇报会上,余秋里听说了王进喜的事迹后大为感动,在指挥部提出表彰“铁人”王进喜,并发起了一场学习“铁人”的运动。

4月15日,萨尔图广场上举行了学铁人誓师大会,王进喜披红戴花骑在马上绕场一周,余秋里拿着话筒带领工人们一次次地高呼“向铁人学习!人人争做铁人!”。誓师大会结束之后,油田上下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比学赶帮运动。

随着萨尔图的油田相继投入开发,1000多个日夜的石油大会战终于以胜利结束。在三年多的时间中,大庆油田生产出1400万吨原油,截止到1964年,开发油田面积达240平方公里,采油井700多口,年生产能力达到800万吨。

自此新中国摘去了“贫油国”的帽子,迅速成为位居世界第五的石油强国。1963年12月,周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自豪地向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宣告,新中国建设和人民生活所需要的石油,完全实现自给自足:

“中国人民使用‘洋油’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1赞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