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79年钟伟找到黄克诚,要求安排工作,黄克诚:你就安分守己待着吧

subtitle
兴衰五千年

2021-12-28 18:09

关注

钟伟少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钟伟的一生,是传奇的。他的故事堪比一部电视剧,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亮剑》中的李云龙,也没他能打。

在解放军的所有将军当中,钟伟是有名的“好战分子”。就连在去世前,儿女为了让他精神好一些,经常问他:“父亲,您说一个团和一个团作战,怎么才能吃掉对方?”

钟伟:打仗打的就是气势

1959年8月,中共中央军委在北京举行扩大会议。北京军区参谋长钟伟,奉命参加了这次会议。

左一为钟伟

会上,吴法宪说:“彭德怀在长征路上,下令杀了一军团的一位连长。”

听到吴法宪的话后,钟伟愤怒地说:“这完全是无中生有,你当时在场吗?我在场,是我干的!彭总不在场,也不知道有这件事!现在,我要说清楚,那个人是罪有应得,该杀!他在一、三军团强攻娄山关,敌人反攻时,临阵逃脱,还拉了几个战士一起反水,被我们的后续部队捉住,执行战场纪律,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不杀他,他会反过来杀我们的。”

后来,钟伟又想起了有关指控黄克诚贪污黄金的事情,便直言说:“说黄克诚贪污黄金,我不能作证。我是黄克诚下面的旅长,不是后勤部长,不管财务,有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我想问,那么多黄金,不是小数目,要用汽车拉才拉得走,黄克诚他往哪里放?”

显然,在钟伟的心里,黄克诚是没有干过那样的事情的。他不能明明知道,而不说出来,让黄克诚蒙受不白之冤。

钟伟在书写书法

正是因为钟伟的直肠子,他也被解除了在军中的职务。

过了几年,在一次看到打仗的材料时,毛主席想到了钟伟,向工作人员问了一下钟伟的情况。但,钟伟也并没有因此而回到军队。

说起来,钟伟能担任北京军区的参谋长,自然与他能打仗是分不开的。在钟伟将军的一生中,浴血奋战留下的伤疤有53处,头顶上的头皮,都被弹片削去了一块;他的左手,也被子弹打穿过;有一次,在战斗中,他的肚子,都被打破了。

在钟伟看来,军人的天职,就是要打胜仗,在战场上打胜仗!他说:“上了战场,首先要在气势上就把敌人压倒,绝对不能被敌人的气势吓倒。军威是靠打出来的,前怕狼,后怕虎,畏首畏尾,不战自败。”

钟伟旧照

1911年,钟伟出生在湖南省平江县三阳乡甲山村。

1928年,17岁的钟伟,正在家里干活。突然,从远处传来的枪炮声。但是,钟伟并没有往枪炮声上想,他还以为是谁家放鞭炮呢!

听到枪声后,在他家的地下党袁克歧,顿时认定是平江县城出了大事,便让钟伟进城了解情况。

据钟伟后来回忆: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听到枪声。开始我以为是谁家办红白喜事,放的鞭炮。当听袁老师说是枪声时,我是硬着头皮进城了解情况的。后来大家都说我勇敢,其实我那天害怕得腿肚子都发抖了。世界上没有天生勇敢的人!”

1930年,钟伟跟着彭德怀的部队,离开家乡平江,参加了革命。不久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年轻时的黄克诚

由于作战勇猛,在1933年,钟伟便担任了第12团的政治委员。次年,红军开始长征,在到达陕北后,钟伟被任命为红十五军团第78师政治部主任。

1939 年6 月,钟伟被任命为鄂豫独立游击支队第二团任政治委员,在李先念的领导下,对日作战。

由于在作战指挥上,与上司的意见不合,在一气之下,年轻的钟伟带着老婆和孩子,率领一个警卫班离开部队,前往苏北阜宁与日军作战。一路上,和日军打了几仗,最终到达苏北,与黄克诚部会合。后来因战功逐渐升任为第10旅旅长。

此时,李先念还以为钟伟当了逃兵,正在批评这样的行为。很快,李先念便在报纸上,看到了已经升任为旅长的钟伟。这让支队的所有人都十分诧异:“钟伟不是当逃兵了吗?怎么还成了旅长呢?”

钟伟和张爱萍在苏北

林彪:你的要求我同意

钟伟不仅能打仗,也能抢东西,有一些本位主义思想。

那时候,第10旅向盐阜区要钱粮。但是,由于区里的钱粮紧张,便没有给足。钟伟一听,非常恼火,便让侦察排埋伏在河边,把区委书记抓住后,狠狠地揍了一顿。

区委书记心里委屈,便把状告到了新四军3师师长黄克诚面前。黄克诚立即让人把钟伟找来,对他进行了批评。钟伟也不含糊,整个过程装傻充愣,说:“不可能吧,竟有这种事?真是天下奇闻啊!”

后来,钟伟率领部队前往东北。1946 年9 月,东北军进行了整编,原新四军三师10旅改编为二纵第5师。钟伟被任命为第5师。

师长

1947年的秋天,钟伟的部队在郑家屯驻扎。正巧遇上东北野战军总部的两辆弹药车路过。

钟伟和战友们在一起

当看到车上装的是弹药时,一向好战的钟伟立即向部队招了招手。下属会意,随即,一个连的战士爬上汽车,就把弹药卸了下来。

负责押车的同志脸都绿了,有些哀求着说:“这叫我回去怎么交代呀?”

钟伟立即写了一张条子,交给那位同志,说:“这好办,你就说是我钟伟收下了。都是打国民党,还分什么你的我的?”

在战场上,遇到国民党的仓库,钟伟更是不含糊,而且抢得更有经验。在战斗前,钟伟让人写了许多“5师缴获”的条子,让战士们揣在兜里。在攻进城里后,发现武器和仓库就往上贴。战后一看,全城的仓库大都贴上了“5师缴获”的条子,有些还是兄弟部队缴获的。

后来,有人将状告到了东北野战军总部,说钟伟抢占了他们的仓库,钟伟却是不承认,他说:“别说那些没用的,有条子为证。至于其他的,我不知道。”

钟伟任二纵五师师长时的留影

钟伟说的这话,也不能算错。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逃跑的速度,比野战军追击的速度还要快。有些仓库打下来后,根本就无人看守,怎么能说得清楚呢?

据钟伟的老战友,原广州军区原副参谋长刘如言回忆说:

“这种事,钟伟可没有少干。弹药、吃的、穿的、用的,也不管是东北野战军总部,还是兄弟纵队的,路过他那儿,看着挺好,写张条子就没收了,就像收买路钱似的。”

1948年初,陈诚调集了5个军的兵力,以新三军、新六军为右路,第七十一军、新一军为中路,新五军为左路,分三路大军,从沈阳、新民和铁岭,向北进军。

陈诚

1月5日,在进军途中,新五军被东北野战军六纵阻击在公主屯一带。不久后,东北野战军二纵、三纵和七纵赶到,将新五军围困在新民东北约30公里的前文家台、后文家台、王道屯、公主屯等地的一个方圆10公里的狭窄地区内。

被围后,新五军军长陈林达等5000余人,龟缩文家台,不断向陈诚呼救。

在前

接到呼救后,陈诚认为这是包围东北野战军的大好时机,便命令新五军军长陈林达:“固守三天,以吸引匪军主力。”

同时,陈诚电令新五军附近的国民党新一军、新三军、新六军和七十一军,火速增援。并给新五军空投了大批粮食和弹药。

面对此种情况,东北野战军的部分人主张撤退。二纵5师师长钟伟听说后,坚决主张进攻。并对东北野战军的领导林彪说,自己有办法拿下文家台。但是有两个要求:

“一是此战由他直接指挥;二是重炮还要集中。”

林彪旧照

林彪知道后,经过慎重思考后,答应了钟伟的要求。并将东北野战军司令部直属的炮兵纵队的炮一团、炮二团,临时调拨给五师,归钟伟指挥。

1月7日,在万事俱备后,钟伟向部队下达了攻击的命令,60门大炮一起向敌军开炮。刹那间,敌军上空一片火光,工事被打得七零八落,摧毁殆尽。很快解放军便如潮水般涌向敌人。

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看见到处都是解放军,只好高举双手投降。仅仅一个小时,新五军军部和一九五师的5000余人,被全部歼灭。在当时,有一个战士,自己一个人就抓了40多名俘虏。

虽然,部队抓了大批俘虏,但因为在被俘前,敌人的许多当官的都化装为士兵,就是找不到国民党新5 军军长陈林达。

在大家都没有办法的时候,钟伟说:“这好办,把俘虏集合起来跑步,让他们快快地跑,把掉队的给我统统抓起来审问,当官的肯定跑不了路。”

前排右二为国民党新五军军长陈林达

刚跑了几步,战士们就发现有一个大胖子掉了队,气喘呼呼的,上气不接下气。经过审查后发现,是陈林达的副官。后来,顺藤摸瓜,很快就找到了胳膊上套12 条金项链的中将军长陈林达。 原来,陈林达是化装成了伙夫模样,混在普通的国民党士兵之中。

1948年3月,东北人民解放军第12纵队成立,钟伟被任命为司令员。

对于钟伟的能,毛主席也是知道的。10月20日,毛主席发现沈阳国民党军,有南逃营口的可能,便电告东北野战军:

“建议以十二纵及3个独立师由钟伟指挥,由四平以北上车,赶于24日以前全部运抵清源,以急行军开至鞍山、海城,堵塞敌向营口退路。此计划甚为必要,请即电高(岗)伍(修权)照此速办,愈快愈好。”

11月,中央军委下达了统一全军编制和部队番号的命令,东北人民解放军第12纵队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9军,钟伟被任命为军长 。

钟伟率领的十二纵

1949年7月,钟伟率部打到长沙。不久后,由于思念儿子钟赉良,便将他接了过来。

见到儿子后,钟伟十分高兴,两个人格外亲热,好似有说不完的话。就在这时候,传来了一个消息,说是敌人来了一个军。

听到这个消息后,钟伟开怀一笑,大声说:“正愁没有给儿子的见面礼呢,敌人就来了。”他转过身,望着爱子,说:“儿子,你先待会儿,我去去就来。”

这一去,就是三天时间。正当儿子等待父亲的时候,钟伟便兴冲冲地回来了。他快步走到儿子面前,说:“小子,爸爸送你一个军。”

看着父亲正高兴,钟赉良便说:“爸爸,我想在长沙谋个事。”钟伟一听,愣了一下。在他的内心里,认为这么多年都没曾管过这个儿子,欠儿子的实在是太多了。但是,钟伟转念一想,觉得不能开这个口子,欠儿子的可以想办法弥补,但是这件事情,就是搞特殊化。违反原则的事情,绝对不能干。

钟伟旧照

于是,钟伟便对儿子说:“我看呀,你就是个种田的汉子,回去吧,回去好好种田。”

听了父亲的话,钟赉良虽然心里有些不快,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家种田去了。此后,钟赉良便一直当农民,一生与庄稼打交道。

后来,回忆起这件事情的时候,钟伟说:“这个孩子,没沾过我的一点儿光。”

新中国成立后,钟伟带领第49军进入广西。不久后,第49军拨归广西军区建制。后来,钟伟历任了广西军区参谋长,中南军区编练司令部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司令部参谋长,北京军区参谋长。

在1955年授衔时,钟伟被授予少将军衔。

黄克诚:再打仗会找你的

1959年,钟伟因彭德怀和黄克诚,受到牵连。不久后,便过上了失去自由的生活。后来,虽然在偶然的时候,毛主席提到过钟伟,但没能让他回到军队。不过也让他的生活有了改变,担任了安徽省农业厅的副厅长。

1979 年,钟伟已经68岁了。一天,钟伟找到老首长黄克诚,要求工作。黄克诚太了解钟伟了,便对他说:“你就安分守己待着吧,若再打仗会去找你的!”

黄克诚将军

1980 年,经中央批准,钟伟离职休养。

后来,钟伟的身体日渐衰弱,病情重了起来。在临终前,儿子钟戈挥为了能让父亲好受一些,便问他:“爸爸,您说一个团和一个团作战,怎么才能打得赢呢?”

钟伟说:“你先用一个营,把敌人的两个营堵住;然后,用自己的两个营,打敌人的一个营。吃掉这个营后,再想办法把敌人的另两个营分割开;再用两个营,打敌人一个营。然后,回过头来,再打敌人最后的那一个营。”

钟戈挥又问:“还有什么办法吗?”

钟伟来了兴趣,目光放着光,说:“再一个办法,就是自己先跑,让敌人来追。敌人不会跑得一样快,必然是有快有慢的。这时候,你突然停下来,回过头,打他个措手不及。打了以后再跑,再回头打。如此反复,最后就可以把敌人消灭了。”

接着,钟伟打着手势,说:“如果地形、地物利用得好,一个营,就可以抵得上两个营的战斗力……”

在钟伟病重后,为了能让钟伟过足嘴上打仗的瘾,孩子们不知道这样问了多少遍。但是为了能让父亲过得好一些,孩子们不厌其烦,不断地问,钟伟也就不断地回答。这也成了钟伟晚年生活中的重要部分。

钟伟之子钟戈挥

对于每一个父亲来说,这也是孩子们行孝的一个好方法,不是吗?

1984年6月24日,钟伟在北京去世,享年73岁,结束了他为党、为国家和为人民战斗的一生。

临终前,钟伟依然不忘记自己是一个老兵,一个战场指挥员,他不仅和孩子们谈论兵法,更是高唱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怀着对党的忠诚,写了遗嘱。并让人把这份遗嘱,复印了好多份,每个子女都给了一份,遗嘱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最爱的党:
我同您们一道奋斗了56年,今天看来我快要和您们永别了,我简单地写了几句遗言。
党是培养我成长最疼爱的妈妈!我时刻没有离开过她!不管是在艰难困苦,还是在幸福的时刻,我都是如此。我深深地感觉: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路线和政策完全正确,事实证明越来越正确,我满怀喜热地衷心拥护!
必须承认,我的一生犯了不少的错误,想来非常惭愧!党和同志们都给了我极大的帮助教育和亲切的关照与爱护!我由衷地感谢!
我死之后不必给我补发什么薪金,因为儿子们都能生活了,我自己也未欠任何账目;我的电视机与冰箱都作为党费上交给党。不要给我举行追悼会和灵前告别,并把我的骨灰撒在平江、天岳书院,我们起义的地方。
同志们!就此告别了!
此致
军礼!
钟伟1984年5月15日”

晚年钟伟(左)和老战友在一起

对于钟伟老将军的一生,中央评价道:

“钟伟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我军的优秀指挥员。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他机智顽强,不怕牺牲,英勇克敌,屡建战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为了纪念钟伟,在他的墓碑上,刻着:

纵横南北,所向无敌,赫赫战功彪炳史册;
刚正不阿,坚持真理,浩然正气永留人间。

钟伟将军

钟伟的一生,虽然经历了许多坎坷,许多打击。但是,他对党的忠诚、对党的感情,却从来没有改变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