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岁月静好,往事安然,愿时光温柔,善待所有曾经

subtitle
超哥超有料

2021-12-28 11:39

关注

每一段缘分,都有平仄;每一个故事,都有韵脚。

生命,是一场庄重的远行,总有旖旎的风景,如春水初生,有桃花来信;如年华配诗酒,总有一怀软香轻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时光亦有淡淡的寂寥,如青瓦落霜,有白露待嫁;如秋风绝响的碑铭,在雁阵里相送,又在故纸堆里泛黄。

对往事,对远方,我们总怀着美好的愿,像一件白衫,飘满了诗行;像一串风铃,缀满了音符。

只是一杯茶会凉,一段往事会凉,一个人也会凉,多少姹紫嫣红,都被光阴无端地辜负;多乐事,都被时间遗忘在寻常的院落。

那些长亭短亭的相逢与相离,那些长长短短的故事,终究老作一根心弦,弹着《渔舟唱晚》,弹着《阳关三叠》,弹旧了月色,弹老了时光。

愿你不念过往,只慕余生,在时光里享受温暖,在流年里记住花开。

喝一壶清淡的茶,不论暖和凉,品世味的浮沉与沧桑;写一封简洁的信,不留名和姓,寄去未知的天涯;爱一个平静的人,不问对与错,携手乱世的红尘。

《夏目友人帐》中曾说:我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因为曾被温柔的人那样对待,深深了解被温柔相待的感觉。

温柔,是午后光线穿透林间,枝影摇曳,遍布石上;是袅袅炊烟,被风吹动,散入晚空;是月色入户,着一篇旧诗;是灯下低眉,低吟着一段往事;是塞北的月色与清笛,是江南的烟雨与落花;是你眉间的走笔,是我心上的断章。

愿我们都是温柔的人,如早春的岁月,一纸月色,半帘杏花雨,风吹来桃花人面的消息,软了眉眼,你愿用所有的温柔,以酬余生。

愿我们都是温柔的人,指间有干净的花香,心上有朗朗的月色,以闲身,侍笔墨,落下的每一个字,都是一笔一画温良的旅途;以慈悲,许流年,走过的每一条路,都是一步一步柔软的相见。

陈继儒 《小窗幽记》:时光,浓淡相宜,人心,远近相安。流年,长短皆逝。浮生,往来皆客。

我在流年外,青春湿了鞋袜;我在流年里,少年荒芜墨发。我和我并行,在流年里,在流年外。

我们都是红尘的过客,背上行囊,步入笙歌楼台,踏平湖烟月,看浮云如雪白,品世味如茶凉,一路繁华,一路落寞,一路热闹,一路仓皇,用不堪一击的谎言,摧毁平常的幸福。

无论时光走了多远,无论流年是否将我们,一切都还是在原地,花开在陌上,水绿在彼岸,叶落在秋天,雪洒在深冬。

时光爬满画墙,那些念念不忘的往事,或光阴里的故人,都是翩翩白马来,心中自是二月青草深,从不曾枯蔫。

时光,浓淡相宜,人心,远近相安。一分安闲,一分从容,一分散淡,一分自若。

流年,长短皆逝。浮生,往来皆客。浮在花光里,如画旖旎;坐在书页上,如诗行婵娟。

我们都有太多的奔波,需要马不停蹄,有太多的前程,需要翻山越岭。

只是人生,总该有那么一些动人的时刻,便是停下来,坐也好,立也罢,凭风也好,倚月也罢,听流水曲也好,读烟霞诗也罢,总归是心有闲处,修一盏茶缘,求一方清凉地。

静,不是耳边无声,而是无争;净,不是身上无尘,而是无染;清,不是人生无念,而是无。

我们不要做岁月的王者,只在平淡的光阴里,等候一场雪落,等候一场花开,等候来年的鸿雁,屋檐飞过。

愿往后余生,且共从容,春折一枝牡丹,夏饮一盏清茶,秋寻一山红叶,冬候一窗风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