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96年王光美捐献传家宝,得知女儿偷偷拍下一件:感谢你支持我

subtitle
寻春秋历史短视频

2021-12-25 17:36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您别作揖,我承受不起......”刘亭亭抱着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母亲王光美,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2006年7月,弥留之际的王光美已经说不出话,她躺在病床上用殷切的目光看着女儿刘亭亭,似乎在交代些什么事。刘亭亭从母亲的目光中读懂了她的心思:

“妈妈放心,您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帮您做下去。”

“我要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我国还拥有8000万贫困人口急需得到救助,其中贫困母亲是这些贫困人口中一个特殊存在的社会群体,她们大多数生活在偏僻的山区,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既没有收入来源,也享受不到基本的社会福利。她们当中大多数是文盲,其中还有一半以上患有妇科疾病。

为了帮助这些贫困母亲摆脱生存现状,让她们过上幸福的生活,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中国计划生育协会以及中国人口报社联合发起成立了“幸福工程——救助贫困母亲行动”,帮助贫困地区计划生育家庭的贫困母亲脱贫致富。

时任计生委主任的彭佩云当时给已经74岁高龄的王光美写信,讲述了这一公益活动的情况,当时需要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为活动挂帅,因此大家一致想到了王光美,并请彭佩云代大家询问王光美的意见。

彭佩云和王光美很早就相识,二人关系也非常好,但对于王光美是否愿意接受大家的请求,彭佩云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把握。在王光美重新开始工作之后,已经拒绝了不少“官职”,对于一些挂名“会长”、“顾问”之类的“荣誉”,王光美也是一再婉拒。

在信件发出几天之后,王光美亲自给彭佩云打电话,爽快地答应了大家的请求,自己愿意为“幸福工程”当一名“义务打工者”,而且王光美还提出一个要求,那就是不任虚职,自己要在活动中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当时王光美还没有考虑到,这项公益救助活动需要大量的资金,而且没有政府拨款扶持,一切都需要靠自己来四处呼吁募集筹款,作为活动的领头人,还需要付出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多年之后曾经有人问过王光美,为何当时会答应这件“苦差事”,王光美回答说:

“我去贫困地区看过,那里的生活条件真的挺苦,一个母亲本身就很累,再加上贫困,带孩子比别人更加困难。”

1995年1月,由社会各界人士组成的“幸福工程”组委会正式成立,宋平、谷牧等人担任名誉顾问,王光美出任组委会主任。当时政府发给王光美2000元过年钱,她毫不犹豫地拿了出来,全部捐给了“幸福工程”,并号召大家一同捐款。

次月人民大会堂举行了“幸福工程”的启动仪式,这个以“治穷、治愚、治病”为宗旨的公益救助行动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王光美代表组委会上台发言:

“我以一个普通母亲的身份向全社会呼吁,希望大家行动起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贫困母亲献上一份最诚挚的爱心!”

王光美的发言让启动仪式的气氛非常热烈,在王光美的号召下,很多人积极响应当场捐款,一位来自农村的女士甚至直接将两万元现金交到了王光美的手中,王光美紧紧握着她的手说:

“我从没拿过这么多的钱,我替贫困母亲感谢你!”

“还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做什么?”

“幸福工程”启动初期,仅仅筹集到了100多万元的善款,对于这些钱王光美进行了筹划和思考,并亲自确定下首批“幸福工程”的项目试点:贵州普定县、陕西大荔县、甘肃礼县、安徽潜山县等,募集到的100多万元善款最先送到了这些地区贫困母亲的手中。

为了更好地了解情况,王光美亲自考察了这些贫困地区,每到一处她从不借机游览,而是深入到贫困母亲的家中,亲自了解贫困母亲的现状,给那些在困难之中的母亲送去温暖。1995年秋天,王光美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冒雨来到陕西大荔县调查“幸福工程”的实施情况。

当王光美走到贫困母亲王尚英的家中,王尚英的婆婆正坐在炕上,披着一件破棉袄不停地咳嗽,身上还盖着一条又破又脏的被子。王光美赶忙走到炕边,给王尚英的婆婆系好衣服的扣子,亲切地拉着手询问她的病情。

王尚英满面愁容地告诉王光美,自己的丈夫早年因为肝病去世,当时为了给丈夫和婆婆治病,家里欠下了一万多元的外债,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已经20多岁,却因为家境贫困没人敢娶,生怕被拖累。王光美听到后起身安慰说:

“24岁不算大,我结婚都26岁啦,别着急,我们会想办法让你过上好日子,这么漂亮的女儿还愁找不到婆家?”

王光美的一席话让王尚英母女都笑了,她们从王光美那里看到了希望。转年王光美再次委托工作人员看望王尚英一家,并带去一些资助。在大家的帮助下,王尚英全家人的生活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女儿也都顺利出嫁:

“我们全家人都把王妈妈当作亲人,我们想念她!”

贫困母亲对自己“王妈妈”的称呼,让王光美感到格外的幸福,自从挂帅“幸福工程”之后,她曾经多次带病到山区看望贫困母亲,亲自走访了多个“幸福工程”的项目点,她的女儿刘亭亭听说母亲担任组委会主任10年走过的地方时都感到吃惊:

“她的肺一直就没好过,一直有病。她去了那么多地方,我们都没想到。”

除了亲自到山区调查,王光美还在自己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参加有关于“幸福工程”的会议,亲自参与讨论,指导工作。每当工作人员汇报结束之后,王光美总会问一句:

“还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做什么?”

经过实地考察之后,王光美为募集的善款制定了严格的管理办法,确立了一套完善的救助模式,成为有别于一般扶贫工作的鲜明标志。它最大的特点是将善款作为贷款而不是救济金,促使贫困家庭积极生产劳动,按期还款。

而且救济金是直接交到贫困母亲手中的,避免了中间环节,减少出现问题的概率,同时组委会还帮助受助者选择投入少、见效快的生产项目,让贫困母亲短期内获得成功,尽快还款之后去帮助其他的贫困母亲。

自从当上了组委会主任之后,王光美就将“幸福工程”当成了自己的事业来干,即使在日常的生活中,她也经常将“幸福工程”的事情挂在嘴边。有时候王光美参加宴会,总是会情不自禁地说:

“这一桌省下来,又能救助一位贫困母亲。”

有一次工作人员向王光美汇报工作,发现她精神有些疲倦,便关切地询问她是不是不舒服。王光美说前一天晚上刮大风,她就想到自己曾经在陕西大荔县走访过一户人家,房顶漏雨,现在又刮起了这么大的风,她担心的一夜未眠。

同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在王光美的身上,有一次王光美正在参加会议,突然听到外面刮起了大风,她马上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担忧地说:

“陕北刮大风,不知道会把哪家的房顶掀没了,应该去看看了。”

为了呼吁更多人关注贫困母亲,号召大家奉献出自己的一份爱心,王光美特地创作了歌词《为了孩子为了母亲》,后来这首歌词谱曲之后成为“幸福工程”的“会歌”,被广为传唱。

"感谢你支持我"

1958年王光美的母亲董洁如搬进了中南海,当时董洁如带了一些自己的东西,其中还包括六件祖传的瓷器。1996年的时候,王光美在报纸上看到拍卖个人收藏文物的新闻,立刻动起了拍卖这六件祖传瓷器的念头。

当时她拿出这六件瓷器,问女儿刘亭亭值不值钱,刘亭亭说如果是真的古瓷器应该很值钱,王光美便将自己想要拍卖换钱,捐给“幸福工程”的想法告诉了女儿。刘亭亭知道这些瓷器是外婆留下来的,心里十分不舍却又不敢反对母亲。

刘亭亭带着这些瓷器找到一位古玩专家,鉴定之后果然是真品,而且价值不菲,都是宋、清年间的古瓷器。按照母亲的嘱托,刘亭亭将这六件古瓷器全部交给了拍卖行,得知这六件瓷器的来历之后,拍卖者踊跃竞价,最终六件拍出56.6万元,王光美全部捐给了“幸福工程”。

当时刘亭亭想留下一件瓷器作为对外婆的纪念,就花了8.8万元拍下了一件带回了家,王光美奇怪地问女儿不是都卖出去了吗,这怎么还带回来一件,刘亭亭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告诉了母亲,王光美听完有些惋惜地说:

“你想留,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你也没征求我的意见。”刘婷婷没有多说,正要转身离开,王光美叫住了她,郑重地对女儿说:"感谢你支持我!"

王光美拍卖私藏的消息不胫而走,一位外国记者慕名给王光美打电话,直截了当地问她,捐献母亲留下的东西不心疼吗?王光美说自己看到还有那么多贫困母亲在受苦,自己的心里更痛,况且自己的母亲从小就教育她要有爱心:

“我妈妈从不看重私有财产,她有一颗博大的爱心,我这么多,也是符合她老人家一贯精神的。”

后来王光美和身边人说起自己捐献母亲留下的物件时,还说了一番更加动情的话:“除了还母亲的一个愿,也是念少奇的一份情,少奇最后连自己的骨灰都撒了,我们活着的人还有什么不能拿出来的呢?

自从开始为“幸福工程”工作之后,王光美开始频繁地捐款,甚至到后来发展成每个月的工资除了必要开销,也全部捐掉。以至于和她一起生活的保姆赵淑君不得不代替她保管工资,每个月只给她50元零用。

没有办法捐款,王光美就将自己家里暂时不用的东西拿出去捐献。据刘亭亭回忆,一到冬天家里的被子总是不够用,有时候自己去年买的被子,到今年就已经找不到了,一问赵阿姨,才知道也被母亲拿去捐了。

儿女们孝敬王光美,经常给母亲一些零用钱,结果王光美一拿到手立刻就捐了出去。有一次刘亭亭因有事需要打一个国际长途,情急之下用了公家为母亲配备的电话,打完电话之后王光美要她将电话记下来,以备日后自己付费。

刘亭亭二话没说将电话登记在册,第二天就交给母亲500美元,王光美知道这是女儿借机孝敬自己,一个电话怎么能用得了这么多钱,但王光美却欣然将这笔钱收下,第二天就让秘书将钱送到组委会,给工作人员买个微波炉热饭,剩下的再买成办公用品。

王光美积极捐款的善举也形成了极大的社会效应。在拍卖古瓷器不久之后,组委会就收到一封天津某监狱寄来的信件,是13名女犯人联名写来的,其中还随信寄来1300元钱作为捐赠。王光美看到信之后大为感动,亲自回信感谢她们的善举,并鼓励她们早日成为对社会和家庭有用的新人。

香港的陈君实听说王光美的义举之后,多方打听“幸福工程”组委会的联系方式,慷慨捐赠50万元,印尼一位做佣人起家的老华侨,也毫不犹豫地捐赠了30万元。四川一位老工人为王光美的举动感动,捐出了自己身上仅有的8元钱,而他的妻子当时正身患癌症,王光美得知后对大家说:

“可别轻看了这8元钱的含金量。”

“给我拿笔.....我还写......”

“幸福工程”这一项工作,王光美一做就做了10年,由于年事已高,王光美在2005年辞去了组委会主任一职,但她一如既往地关心着“幸福工程”的事业发展。

在2002年的时候,81岁的王光美不慎摔断了大腿骨,鉴于她的身体情况,医院为王光美采取了保守治疗。在“幸福工程”十周年之际,王光美坐着轮椅出席了纪念活动,她无力讲话,只能一再拱手向身边人致意,感谢大家的支持,这也成为王光美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2006年在“幸福工程”举办的慈善晚宴上,王光美写给“幸福工程”的手迹“布德行善,奉献爱心”拍卖了20万元,并全部捐献给“幸福工程”。当时王光美已经因病住进了北京医院,当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挣扎着起身对医护人员说:

“给我拿笔......拿笔......我还写......”

当医生下达病危通知的时候,王光美已经因病重而无法用言语表达,她只能用殷切的目光注视着女儿刘亭亭,刘亭亭从母亲的眼神中读懂了她想表达的意思,心疼地走到床边对母亲说:

“妈妈放心,‘幸福工程’的事,我一定会帮你做下去。”

听完女儿的话,王光美吃力地抱起双拳向女儿作揖,刘亭亭紧紧搂住母亲,眼泪夺眶而出:“妈妈,您别作揖,我承受不起,幸福工程是您的事,也是我们应该做的事。”10月13日凌晨,刚刚过完85岁生日的王光美平静地离开了人世。

在王光美去世后的五天中,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毛主席的女儿、儿媳和孙子等人第一天就赶到灵堂吊唁,毛主席的外孙王效芝受母亲的嘱托,每天都留在吊唁厅为王光美的孩子们帮忙。不少受到王光美关心的干部群众都赶来吊唁,灵堂外的花圈几乎占满了整个广场。

就在王光美去世后的第五天,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第二届“中国消除贫困奖”,王光美作为“一位经历坎坷的伟大母亲”,“幸福工程”的发起人,被授予成就奖。11年来,“幸福工程”在全国设立了389个项目点,累计投入资金3.1亿元,救助贫困母亲及家庭15.4万户。

在王光美去世前,就不止一次地对儿女们说,自己年纪大了,没有精力去做事了,但幸福工程还要继续,而且还要做好。虽然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业,但幸福工程也是他们的事业,她希望儿女们能把幸福工程做大做好。

刘亭亭在母亲去世之后,接过了母亲的传承,担任幸福工程组委会副主任。在短短的四年时间中,刘亭亭组织参与了四次慈善晚宴,筹得善款1344万元,其中还包括母亲王光美生前的积蓄和抚恤金等15万元,真正做到了对母亲的承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