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个守了一辈子活寡的女人

subtitle
人间惆怅滴客

2021-12-25 15:06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有德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头脑活络,靠做点小买卖糊口。

李有德家里的条件很差,两间低矮的茅草房,窗户用白纸糊着,风一吹就啪嗒啪嗒响,一张烂木门轻轻踢一脚就可能散架。寡母住的那间房还兼作厨房,一张吱嘎作响的老旧木床,旁边用两个土砖靠墙对面放着的,就是母子俩用来做饭的柴火灶。灶边一口水缸,水缸旁边站着一个黑乎乎的两层橱柜,里面隐约可以看到一摞大小不一的瓷碗。

李有德的房间更简单,里面只有一张床——三排两层的土砖上搭一层旧木板,上面再铺些稻草,稻草上盖一层旧的薄褥子,就是床了。

李有德在外面做买卖一两个月回家一次,每次回来都会给阿美母子留下足够的生活费。白天,他还是跟母亲一起生活,只有晚上宿在阿美家。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四年。

某次,李有德做买卖回来,晚上跟阿美商量:“你男人这么多年没音讯,怕是已经不在了,我俩长期这样偷偷摸摸也不是个事,要不你就正式跟我过算了。”阿美没有犹豫,很爽快就答应了。

“我还出去挣点钱,不能委屈了你,下次回来我就正式接你过门。”李有德这次高高兴兴满怀期待外出挣钱去了。

他出去的第三天,阿美的丈夫就回来了。阿美跟丈夫有共同的儿子,又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她只能选择丈夫。

两个月后,李有德兴冲冲往家赶,阿美也是在时刻留意他回来了没,怕他直接去她家。远远看到他回来的身影,阿美就假装去地里摘菜,特意到路口跟他擦身而过,轻轻说了声:“他回来了,对不起,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李有德面上没事人一样继续往前走,心却在隐隐作痛。

几天后就有媒婆给李有德带来了连萍,他一见连萍这么标致,喜不自胜。连萍看到他家虽然条件不好,对这个人还是蛮满意的。当晚两人细细话家常,连萍跟他说有两个女儿散给人家做童养媳去了。他着急地捧着她的双手说:“你哪里果(这么)蠢喽,你带到我家来我还会亏待她们吗?”只这一句话,连萍就晓得她找到好人了。

连萍的到来冲淡了他心里的痛。

第二天连萍就开始修整家,把房前屋后家里家外拾掇得干净整洁。再让李有德去买回一架纺车和几袋子棉花,她就开始天天在家纺纱。

第三天,她又跟男人商量:“你去翻几块地,种点蔬菜花生,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可以浇水施肥。”

有了女主人的家,几天就变了样。连萍跟男人在茅草屋过了十天新婚的甜蜜生活。第十天晚上,李有德跟连萍说:“明天我就要出去做买卖了,你跟娘在家好好过日子。虽然我家现在条件不好,我会努力去挣钱的,一定让你不愁吃穿。”第二天天不亮,男人就走了。走前还让她放心,说他一定去看看她的两个女儿。

连萍的婆婆是个慈祥的老人,婆媳俩在家相处得很和睦。李有德脑子活络,吃得苦,在外面也不乱花钱,挣的钱都留着往家里送,他们的小日子慢慢好起来了。连萍又相继给他生了两个女儿。

不过三四年的工夫,他们就建起了三大间漂亮的瓦房,房中层搭着美观厚实的木楼板,楼上也可以住人。房后还有一排小屋,有茅房,有猪舍,有牛栏。

眼看着连萍的生活越来越幸福了,可是世事无常——阿美的丈夫在回家四年后,暴病身亡了。

一次,李有德做买卖回来,看到阿美在路边等他。走近看到阿美眼眶汪着泪,“怎么了?你还好吗?”他不问还好,他一问,阿美就哭出了声,“他得病走了。”

“我找机会去你家里跟你说,你先回家。”李有德环顾四周,低着声说。

李有德回到自己家,连萍马上给他送来一杯水,温声细语地跟他说:“走这么远的路,你累着了,先休息一会儿。”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他们两口子一直相敬如宾,从未红过脸。

李有德坐在那里心乱如麻,他跟阿美也是有旧感情的。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没有把钱都交给连萍,他留下了一半。

第二天,李有德说出去挖土,他偷偷拐进了阿美的家。阿美一见他进来就扑进他怀里抹起泪来。他搂抱着阿美也是百感交集,红了眼眶。这几年,他买卖越做越好,他有能力照顾好家又照顾好她。

此后,他每次回家,钱都一分为二,不管买什么东西都买两份一模一样的。时间长了,连萍自然觉察到了。

一次,李有德前脚刚进阿美的家门,连萍后脚就跟来拍门。他俩在里面不作声,无论连萍在外面怎么跳脚就是不开门。无法可施的连萍跑回自己房间,关上门,气得边哭边双手握拳不停捶打自己的胸口。两个女儿听见娘在里面哭,也吓得哇哇大哭。听到女儿的哭声,连萍赶忙擦干眼泪出来。“莫哭莫哭,娘刚才只是不小心撞到了额头。”为了孩子,再大的委屈她也要吞了。

晚上,李有德把他和阿美的事跟连萍从头到尾细细说了,希望连萍体谅他,接受阿美。那时已是民国末年了,女子已不能接受一夫多妻。连萍坚决不同意,婆婆也帮她,李有德勉强答应下来不再去阿美家。其实要说长相,阿美还真没连萍标致,阿美个子矮小,长相也普通——李有德丢不开她,可能是因为旧情吧,感情的事,没人能说得清。

嘴上说不再去阿美家,可是,李有德下次回来又去了。这次,婆婆跟连萍一起一人拿根响把(竹子的一端破数十个二三寸长的口子)将门打得山响,连萍打门,婆婆边打门边骂:“不要脸的狐狸精,偷人婆,勾引我崽!”婆媳俩一个打前门一个打后门,她们的闹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李有德并不怕她们,因为这一群女人都靠他养活。

从那以后,他跟阿美公开来往了。他今晚睡连萍房里,明晚就睡阿美房里,轮着来,也不偏心。后来连萍看他实在铁了心放不下阿美,她就狠心闩了自己的房门,再不许他进门。晚上,李有德就成了阿美一个人的了,白天他还是连萍的,钱物还是两边一样地给。

两年后,李有德还给阿美家建了三大间跟自己家里一模一样的房子,连房后的小屋都一模一样。

连萍因为守了活寡,不再有生育,阿美不知什么原因,也没有生育,李有德没有儿子传后了。连萍就帮他收养了一个儿子,可惜的是那个儿子带到十来岁夭折了。

平时,家里要是吃点什么好吃的,李有德都会打发女儿给阿美送一碗过去。那时的小孩子单纯,心里对那个阿美恨得很,但是父亲吩咐她去送吃的,她不敢不从,就半路上使坏吃掉一小半再送过去。

没有了夫妻之实,连萍跟丈夫依然过着相敬如宾的生活,依然很用心地照顾着他的饮食起居。她将他当成了兄长。六〇年的时候,人人饿得慌,怕李有德饿坏了孩子们没了依靠,连萍自己的那份饭,每餐都只吃一半,留下一半给李有德吃。(当时,连萍踮着三寸金莲是出不了工的,家里只能倚仗李有德一人)

六十八岁的时候,李有德瘫痪了,连萍踮着一双小脚,天天给他擦身子、喂饭、端屎端尿,从未表现过半点不耐烦。从李有德瘫痪到他离世,整整八年的时间,他的床铺、他的穿着始终干干净净的。临死前,李有德拉着连萍的手泪水涟涟,跟她连说了三声“对不起”。连萍很平淡地说:“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我伺候你只是为了让孩子们安心,我要是不好好照顾你,他们就不能放心去忙他们的。”

老头去世后,连萍跟阿美也恢复了正常的邻居关系,两人有时还在一起坐坐。有时聊天,有时各自发呆想各自的事。

连萍跟李有德的两个女儿,后来一个成了国家公务员,一个在家务农,招了个入赘女婿,女儿们都很孝顺。老人家九十岁那年,无疾而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