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78年邓小平约见陈锡联,谈话中,陈锡联:那时候,我没有为你说话

subtitle
兴衰五千年

2021-12-24 17:09

关注

陈锡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陈锡联,是邓小平的老部下。对他,邓小平是十分了解,并且信任的。

邓小平的信任,是有事实依据的。都说金银动人心,陈锡联却不是这样。当年,陈锡联在缴获了许多金砖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心动,而是拿那些金砖垫床。

后来,有人对陈锡联看法不同的时候,邓小平挥着手,对陈锡联表示支持,并说陈锡联没有野心。

邓小平:陈锡联没有野心

1978年,邓小平打电话约见陈锡联。在家里认真收拾了一番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陈锡联来到邓小平处。

在看到邓小平后,陈锡联有些愧疚地说:“在我的一生中,感到最对不住你的,是在你第二次遇到困难时,我没有站出来为你说话。我是政治局委员,在政治局会上总可以说一句话吧,但我却没有说。”

邓小平接见陈锡联

听了陈锡联的话,邓小平知道陈锡联这是在请求他这位老首长的原谅,便摆了摆手,说:“那个时候,谁也没办法,你也无能为力。”

后来,有些老同志对陈锡联有不同的看法,邓小平说:“陈锡联没有野心,他不会背叛革命的,他不是那种人。”

邓小平对陈锡联是了解的,所以他才会这么说。当然这种说法,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的。陈锡联的革命经历,邓小平是知道的。

1933年,红四方面军第30军攻下四川达县,第263团的政委陈锡联,率领部队缴获了大量武器和银元、金条、金砖。

在夜晚宿营的时候,陈锡联感觉他身下的床铺有些不稳,便将缴获的金砖垫在床铺下面,这样才算是睡得安稳了些。

次日,第30军的政委李先念和后勤部主任郑义斋,来到陈锡联的住处。进屋后,郑义斋在陈锡联的床铺下面,看见有好多金砖,让他大吃一惊,便说:“我的个乖乖,你是怎么搞的?这么贵重的东西,你不上交,放在床铺下藏着?”

陈锡联旧照

郑义斋的话,让陈锡联有些发懵,反问道:“有什么可藏的,这都是些铜块子,还有好多被我扔到粪坑里了。就这么些破烂玩意儿,也就用来垫垫床,别的也没什么用,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看到陈锡联一脸不在乎的样子,郑义斋知道他是真不知道,叹了口气,说:“可惜呀,可惜!你小子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黄金,是金砖啊,我的同志!”

李先念望着面前的陈锡联,笑着说:“锡联啊!你和我一样,以前只听说过金砖,也没见过,不晓得就是这玩意儿。今天,可真算是开了眼界啊!”

陈锡联摸了一下后脑勺,急忙召集人手,把扔进粪坑里的那些金砖,打捞起来,连同床下的那些,还有丢在角落里的,都收集起来,全部上交了。

都说富贵动人心,面对那么多金砖,在上交的时候,陈锡联没有一丝舍不得,也没有留下一块,可见陈锡联的品质是十分高贵的。

抗日战争爆发后,陈锡联被任命为八路军第129师385旅769团团长。

1937年10月,陈锡联带着部队,奇袭了阳明堡的日军机场,有力策应了忻口战场上,中国军队的压力。

陈锡联和王近山在一起

在炸掉机场的第二天,在忻口的中国军队阵地上,国民党官兵都非常纳闷,怎么今天没有日军的飞机飞来呢?大家还以为这是日军又在耍什么花招呢!

朱德和刘伯承等人看到阳明堡大捷的电报后,都称赞“陈锡联打得漂亮”。毛主席也称赞陈锡联“是了不起的抗日英雄”。邓小平找陈锡联谈话时,笑着说:“你陈锡联能打仗,是个将才!”

为此,对八路军“抠门”的蒋介石,还特意给769团发了嘉奖令和奖金。

阳明堡大捷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太行山,当地群众编了一首歌谣,来纪念这次大捷:

“万里长城万里长,雁门关下古战场,阳明堡里一把火,鬼子飞机一扫光!”

1939年冬天,国民党的顽固派不顾日寇对中国的侵略,不顾在日军铁蹄下挣扎的中国老百姓,他们不知廉耻地发动了反恐高潮。对此,毛主席指示部队,要坚决反对国民党顽固派的挑衅,打掉他们的气焰。

陈锡联接到命令后,率领第358旅奋起反击,歼灭了国民党顽军6400余人。就连阎锡山都说:“陈锡联不好惹,我这块‘老锡’还是不硬碰他那块‘陈锡’好!”

陈锡联在作战斗动员

在对日作战的过程中,陈锡联率领的部队越来越多,越来越能打,让日军头疼不已,都说:“陈锡联部变得越来越硬了!”

1943年8月,陈锡联奉命到延安,参加中共中央党校的学习。这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进入学校,参加学习。

对于这次学习机会,陈锡联十分珍惜。在读毛主席的著作时,碰到不好理解的地方,他就向毛主席请教。

由于陈锡联是第一次向毛主席请教,他十分紧张,心跳得很厉害。在听到陈锡联颤抖的声音时,毛主席从椅子上站起来,热情地拉着他的手,说:“哦,你就是陈锡联,我听说过你的名字。”

在解答了陈锡联的问题后,毛主席又关心地向他询问了他的家庭、生活和学习情况。对毛主席的问话,陈锡联一一作了回答。随着交谈的进行,陈锡联的紧张心情也一扫而光。

毛主席在延安

接着,在谈到学习的话题时,陈锡联又趁机向毛主席请教,毛主席也十分耐心地回答了陈锡联的所有问题。

对于这次的接触,陈锡联回忆说:

“由于整天行军打仗,学习文化的时间很少,认识的字有限,只能看一些简单的电报、战斗文书,大篇的文章就不行了,因此我非常珍惜这次机会,如饥似渴地读书、学文化,从不懈怠。遇到不认识的字、不理解的概念,我就主动向老师或战友们请教。当然,我也向毛主席请教,毛主席不厌其烦地为我做了耐心的解答……”

经过刻苦的学习后,陈锡联很快就能够读书、看文件和报纸。对此,邓小平评价说:“陈锡联是很讲学习的。”

1945年,陈锡联被任命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3纵队司令员,此时,他的年龄还不到31岁。

在邓小平任总前委书记的淮海战场上,陈锡联率领第3纵队,执行了攻打宿县的任务。经一夜激战,陈锡联率部攻占了宿县,取得了歼敌1.1万人的重大胜利,切断了敌徐州、蚌埠之间的联系。

刘伯承和邓小平在一起

随后,陈锡联指挥由中原野战军第1、第3纵队和华东野战军第13纵队组成西线集团,经过一系列的作战,与兄弟部队一起歼灭了国民党军王牌部队——黄维兵团。

黄维兵团的覆灭,对蒋介石来说是一大损失,让蒋介石的实力大减。对我军的淮海决战,陈锡联做出了十分重大的贡献。

1949年4月,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很快攻占了南京。6月,二野前委在南京召开扩大会议,研究进军西南的作战部署及城市接管工作。

期间,刘伯承司令和邓小平政委将陈锡联叫来,向他宣布了一个重大决定:在重庆解放后,由他出任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同时兼任重庆市军管会副主任。

在听到命令后,陈锡联十分诧异,心想自己哪有什么管理地方的经验呀。于是,陈锡联对邓小平和刘伯承说:“司令员,政委,我不会也不懂地方工作呀,怎么能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呢!”

陈锡联在进军西南动员大会上作动员

邓小平心里知道,陈锡联是很聪明的,也是很喜欢学习的,便对他说:“不会,可以学嘛!你是兵团司令,下面还有人嘛!”

听了邓小平的话,陈锡联想想也有道理,刚开始自己也没有上过什么军校,这么多年,不都是边打边学过来的吗?自己的这点儿本事,还不是在部队中学习到的吗?于是,陈锡联表示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11月30日,第三兵团进入重庆,重庆解放。这天下午,陈锡联接到部队发来的电报:

“重庆今解放,敌向西逃,32师明日10时正式举行入城式。”
下午

得知重庆解放,陈锡联十分高兴。当晚,陈锡联便带着兵团机关,随着部队进入重庆,立即展开接管工作。

12月3日,重庆市军管会成立。二野副政委张际春担任军管会主任,陈锡联和张霖之任副主任,协助张际春工作。

12月11日,中央人民政府决定,成立重庆市人民政府。陈锡联正式担任了重庆市的第一任市长。

陈锡联在重庆市作《关于重庆市接管工作》的报告

为了查看重庆的真实情况,以便开展工作,陈锡联亲自来到重庆的大街上,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幅景象:

“无家可归的难民流浪街头,散兵游勇趁火打劫,7万多旧员工等待接收安置,大批学校师生等待救济与复课,被国民党破坏的工厂亟待恢复生产,城乡与内外交流及商业活动陷入停滞状态,特务四处潜伏进行破坏捣乱,国民党溃逃时从监狱里放出来的惯匪窃贼也疯狂作案,大批乞丐在街头拦路讨要,不给即抢……”

面对国民党留下来的这样一个烂摊子。陈锡联带着军管会的工作人员,首先清点了重庆的一切官僚资本、公共资产,将之登记造册。同时,对隐藏、转移官僚资本和公共财物的,号召全市人民积极揭发检举,协助政府完成对重庆的接管工作。

另一方面,陈锡联让工作人员做好宣传,把反动派制造的谣言全部揭穿,并针对敌人的造谣,做好对共产党的政策和人民军队的宗旨的大力宣传。以教育人民,看清国民党反动派的真实面目。

第三,便是将重庆全市流落街头的乞丐,进行了收容教育。这些乞丐,在白天见着人就拦路要钱,不给就耍无赖,到了晚上,这些乞丐便结伙偷盗、抢劫。经过教育,这些乞丐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大部分都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重庆市军管会成立的布告

不仅如此,通过仔细甄别,还在这些乞丐中发现了不少中学生、大学生,他们表示,在国民党的统治之下,他们根本就找不到工作。由于生活无着,流离失所,他们只能沦为乞丐。对这些人,陈锡联决定把这些乞丐组织起来,投入中央决定的修建成渝铁路当中。

有了工作,发了工资,这些乞丐都感动不已,他们都说:“感谢陈市长,感谢陈青天!

这一时期,正像陈锡联说过的那样:“国民党没有能力解决的问题,共产党在很短时间就彻底解决了。”

经过整治,重庆由刚解放时的既脏又乱,污水横流,垃圾成山,臭气熏天,苍蝇成群,老鼠成灾,逐渐展现出了新的面貌。

对于劳动人民,陈锡联表现出了同志般的温暖。当然,对敌特分子,“小钢炮”陈锡联也绝不放任!

国民党中统局、军统局的特务,“三青团”“中国青年党”“民主社会党”等反动党团的顽固分子,不知收敛,对重庆市的人民和财产进行了疯狂抢劫、杀人、偷盗、放火等破坏活动。就连市长陈锡联都挨过两次黑枪,收到的恐吓信,更是可以论斤称两。

重庆被抓的特务

对于这些敌特分子的猖獗,陈锡联和重庆警备司令尤太忠、公安局长刘明辉决定,在全市展开一次严厉的镇压。

陈锡联的雷霆手段,让潜藏在重庆的敌特分子胆寒,他们纷纷将暗藏的枪支、弹药、电台等军用物资丢掉,有些人甚至主动缴枪自首、交代罪行。

经过一个阶段的整顿,重庆市的秩序得到了恢复,人民群众可以在街上随意谈笑了,街面上的店铺也恢复了正常经营,重庆市内逐渐充满了活力。

1950年1月23日,重庆市召开了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大会。会上,选举产生了重庆市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陈锡联任主席,曹荻秋、胡子昂、何鲁任副主席。

对于重庆的困难,邓小平说过:

“以言,这里有一个庞大的战争机构和一个庞大的军事工业,国民党在撤退时还来了一个严重的破坏,而以动力的损失为最大,现在要把它们恢复起来,改变成为有利于国计民生的和平工业或改变成为切合实际的国防工业,当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就是这样一个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在陈锡联的努力下,“和平工业”“国防工业”开始起步,为重庆的建设开了一个好头。

陈锡联旧照

6月,政务院总理周恩来让陈锡联到北京汇报工作。在北京,原本在重庆待过的民主党派的知名人士和周恩来总理听完汇报,都说:“你这个领兵打仗的人,管城市也蛮不错嘛。”

不久后,军委决定组建炮兵,陈锡联离开了工作了一年的重庆,前往北京。

毛主席:当然是“小钢炮”嘛

早在炮兵筹建之初,毛主席就说过:“红四方面军有个陈锡联,外号叫‘小钢炮’,搞炮兵当然是内行!”于是,在毛主席的信任下,陈锡联被委任为炮兵司令员。

10月,陈锡联来到北京,接受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的任务。

就在陈锡联刚刚担任炮兵司令员的时候,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了。于是,军委命令陈锡联迅速大规模组建和扩建炮兵部队。

不久后,陈锡联便和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一起前往朝鲜,支援朝鲜战争。

有一天,在夜里行军的时候,正好天降大雨,一辆炮车底下一滑,整个翻倒在路上,致使所有的部队都停了下来,部队只好就地宿营。

陈锡联和刘亚楼、罗瑞卿在一起的照片

刘亚楼笑着对陈锡联说:“老陈啊,你的兵拦在路上,把咱们的路都堵住啦,你说说,怎么办吧?”陈锡联也不含糊,开玩笑说:“你不是有‘翅膀’吗?咱们飞过去吧!”听了陈锡联的话,刘亚楼哈哈大笑,说:“有翅膀,现在也上不了天了!”

当晚,陈锡联和刘亚楼睡在一个房间里。让刘亚楼没想到的是,陈锡联倒在床上便睡了。不一会儿,陈锡联的雷声大震,简直盖过了外面的声音。

刘亚楼睡觉轻,听见响动就睡不着。但是为了让陈锡联能睡个好觉,便没有惊动他,只是看着他的床铺,笑着说:“这个老陈,也真是累了!”

为了能休息一会儿,刘亚楼一晚上搬了好几次宿处。第二天一大早,陈锡联就醒来了,他伸了伸懒腰,看着眼皮有些耷拉的刘亚楼,笑着说:“老刘,你这是怎么了,晚上不睡觉,修飞机去了?”刘亚楼也笑着说:“老陈啊,你们的炮车,昨晚炮声连发嘞!”陈锡联又说:“昨晚,你不是飞走了吗?怎么又飞回来了呢?”

接着,屋子里传来哈哈的大笑声……

除去人道主义的概念,朝鲜战争对于新中国来说,是一个大的实战练兵场,这话一点不假。

陈锡联和战友们在一起

到1953年底,在炮兵司令陈锡联的努力下,部队的预备炮兵已达到了23个师88个团和22个独立营;组建了109个军、师属炮兵团,战防炮营、高炮营各数十个,连同团、营属炮兵分队及机关和学校,全部兵力达30余万人,比1950年初建时的3倍还多。

对于朝鲜战场上,炮兵的成长,陈锡联说:“回到炮兵后,我多次对同志们讲,朝鲜战场是锻炼部队的好地方,我们的炮兵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对我们的炮兵成长,是十分有助的。”

1955年,解放军实行军衔制,陈锡联被授予上将军衔。

在陈锡联的主持下,炮兵的不仅队伍壮大,而且编制合理、配套齐全、训练正规,在炮击金门的时候,发挥了十分重要作用。

后来,新中国发展导弹事业,陈锡联亲自带领专家组乘飞机穿越戈壁沙漠,多次出入无人区,为第一个导弹试验基地选址,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可以说,为了创建战略导弹部队,陈锡联付出了极大的心血。陈锡联的这些努力,受到了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认可。

1959年,陈锡联被任命为沈阳军区司令员。期间,毛主席莅临沈阳,陈锡联全程陪同毛主席,视察了沈阳军区。

陈锡联陪同毛主席视察沈阳军区

后来,陈锡联又被任命为北京军区司令员。由于在沈阳军区、北京军区担任过28年的司令员,毛主席便亲切且习惯地称他为“陈司令”。

1974年,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陈锡联与毛主席握手,毛主席微笑着说:“陈司令,忙啊。”可见,在毛主席的心里,对陈锡联是亲近的。

1976年1月,周恩来总理去世。2月,邓小平的处境变得困难起来。为了稳定大局,毛主席亲自将兵权交给了陈锡联。对此,毛主席说:

“陈锡联从小参加革命,会打仗,带过兵团,带过炮兵,在国务院也有个职务,就让他管一下吧。”

毛主席以83岁高龄,依然记得陈锡联的经历,可见对陈锡联的为人是十分了解的,在他老人家的心里,陈锡联是可以信任的。

当天,中共中央发出一号文件:

“经毛主席提议,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由华国锋同志任国务院代总理;在叶剑英同志生病期间,由陈锡联同志负责主持中央军委工作。”

叶剑英在视察部队

虽然掌管了全部的军权,但是陈锡联仍然十分谦虚谨慎,在遇到大事的时候,总是会和正在养病的叶剑英元帅沟通,听取叶帅的建议。

1976年,毛主席去世,陈锡联选择了正确的道路,和老帅们一起,维护了新中国的稳定,可谓是居功至伟。

1978年,新中国的政策逐渐转变到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但是,这段时间,有人在邓小平的面前,说了一些不合适的话。对此邓小平支持了陈锡联,并对他们说,多少年的老革命了,他是了解陈锡联的。

1980年2月,陈锡联向中央请求辞去担任的领导职务,中央经过慎重考虑,批准了陈锡联的请求。

退休后的陈锡联,依然关心着国际上的大事,在1999年5月北约轰炸南联盟的时候,陈锡联依然气愤地说:“虽然我老了,但我还可以上前线!

1999年6月10日,陈锡联老将军在北京去世,享年85岁。

陈锡联全家福

陈锡联老将军去世后,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迟浩田代表中央军委,对陈锡联同志作了高度评价:

“在长期革命战争中,他以共产党人特有的大智大勇,敢打善打硬仗、恶仗,常能出奇制胜,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关键作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98赞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