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56年毛主席偶遇曾碧漪,闲聊中主席问道:杀害古柏的凶手抓住没有

subtitle
寻春秋历史短视频

2021-12-23 17:31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当年杀害古柏同志的凶手,现在抓住了吗?”

1956年毛主席在一次会议上偶遇古柏的遗孀曾碧漪,在会议间隙两人闲谈中,毛主席得知当年杀害古柏的凶手尚未伏法,立刻命令公安部迅速查清古柏牺牲的经过,并严惩凶手。

古柏作为毛主席在中央苏区时的秘书,1935年在一次战斗中壮烈牺牲,至于他牺牲的经过和原因,20多年来一直是一个谜团。新中国成立后,在毛主席的亲自过问下,真相终于水落石出......

帮助毛主席社会调查

1929年1月,毛主席、朱老总带领红四军从井冈山来到寻乌,刚刚回到寻乌不久的古柏闻讯从几十里外的游击区赶来迎接。这是古柏第一次见到毛主席,听完古柏的汇报之后,毛主席满意地点了点头,指示古柏继续发展革命武装,建立根据地。

为了更好地帮助寻乌党组织开展游击战争,毛主席特地将红四军中的一部分同志留下,古柏将这些同志和游击队扩编为红军第21纵队,积极开展游击战争。第21纵队的斗争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注意,开始对21纵队进行疯狂围剿。

同年10月,红四军在游击战斗中第二次经过寻乌,帮助苦苦支撑几个月的21纵队迅速发展,摆脱了困境。为了更好地适应革命的需要,寻乌县军事委员会就此成立,古柏担任主任委员,并担任寻乌县第一任县委书记。

当红四军第三次来到寻乌的时候,一举攻克了寻乌县城,当时革命形势一片大好,有部分同志便产生了盲目乐观的心态。针对这一现象,毛主席决定做一次大规模的农村社会调查,寻乌县地处三省交界,其社会情况在三省极具有代表性,毛主席对此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明了这个县城的情况,三省交界各县的情况大致相差不远。”

在古柏的陪同下,毛主席开始走街串巷,仔细考察寻乌的社会经济情况。在古柏的介绍下,他们找到杂货店店主郭友梅老先生,当时郭友梅正坐在店里抽着水烟,见古柏领着一位身材魁梧的陌生人到店,郭友梅赶忙起身让座。

当郭友梅得知眼前的陌生人就是毛主席时又惊又喜,赶快请二人坐下,自己进里屋为客人倒茶。毛主席坐定后扫视了一遍店内的摆设,很明显就能看出杂货店经营不善。古柏介绍说郭友梅是两任寻乌商会会长,在寻乌做生意40年,是个县城通,毛主席听后高兴地说:

“这是我打着灯笼要找的行家,是我可敬爱的先生!”

后来古柏又介绍毛主席认识了县苏维埃政府委员范大明老先生,之后一连几天,毛主席都将郭友梅和范大明两位老人请到自己的住处,悉心请教有关于寻乌的问题。毛主席一边听两位老人讲述,一边不停地做笔记,听不懂的地方就请古柏充当“翻译”。

在古柏的带领下,毛主席走遍了寻乌县的大小角落,了解到社会各个阶层的情况,经过20多年的调查,毛主席将寻乌县的商业情况和群众的情况了解得清清楚楚,掌握了大量的一手资料。在后来整理而成的《寻乌调查》序言中,毛主席写下了这样的话:

“在全部工作上帮助我组织这个调查的,是寻乌党的书记古柏同志。”

寻乌调查结束之后,毛主席对古柏的忠诚和能力印象深刻,他将古柏夫妇一同调到红四军前委工作,就这样古柏成为红四军前委秘书长,他的妻子曾碧漪在毛主席身边担任机要文书、秘书的工作。

坚持毛主席的正确路线

1931年9月,毛主席率领中央机关前往瑞金,古柏和毛主席在抵达瑞金之后同住一处,在一处破旧的祠堂中,古柏协助毛主席处理日常政务。有时刚刚端上碗,碰到需要毛主席批阅的审批文件,古柏就立刻放下碗去转呈给毛主席。

在前委经常有很多重大的问题需要处理,毛主席也会和古柏一起研究,有时也委托古柏处理,古柏逐渐成为毛主席身边的得力助手。古柏的妻子曾碧漪在担任毛主席秘书期间,经常协助毛主席抄写有关文件,有一次毛主席看过曾碧漪抄写的文件后,当着她的面对古柏说:

“古柏同志,你爱人贪污了!”

曾碧漪和古柏听到毛主席的话大吃一惊,忙问毛主席怎么回事。原来曾碧漪将一段文字抄错了,就涂掉重新抄写,毛主席指着那段被涂掉的文字说,修改文章不要这样涂抹,要画上框框打上斜线,说着还拿起笔来给他们做示范:

“现在你这么一涂,原来的文字就看不见了,这不好,要是做经济工作,涂掉的是数字,人家会以为你贪污作弊呢!”

古柏夫妇在跟随毛主席工作期间,经常会受到像这样的亲切教诲。后来王明在中央苏区实行宗派主义干部政策, 将古柏调离前委到地方工作,但古柏始终坚持执行毛主席的正确主张,出色地完成党交给的各项任务。

由于王明等人否定了毛主席的正确路线,诸如像古柏、邓小平等坚持毛主席正确路线的人遭到了排挤。1932年毛主席被撤销总政治委员的职务之后,就离开了红军到福建休养,面对即将开始的第四次反“围剿”,毛主席建议罗明继续坚持游击战争,牵制国民党主力军队。

博古等人来到瑞金之后,为了树立起自己的“威望”,掀起了反“罗明路线”斗争,并对古柏、邓小平等四位同志开会进行批评。会上古柏坚持毛主席的正确路线,被博古等人以“开除党籍”相威胁,但古柏丝毫不畏惧。

被撤职之后的古柏来到会昌县担任扩红运动的突击队长,由于在工作中坚持毛主席团结群众的做法,再次受到了“处分”,被撤销了突击队长的职务。1934年春天,古柏被分配到粮食部负责征粮工作,在工作中取得了巨大的成绩。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之后,古柏被留在苏区继续进行游击斗争。由于革命形势严峻,古柏将自己的大儿子寄养在一位革命同志家中,并留给他两样东西:一张自己的照片和一个刻有“古柏之印”的印章。

当国民党军队进入中央苏区之后,开始大肆残害革命群众,古柏的父亲就是在那个时候不幸离世。在中央苏区彻底沦陷之后,古柏率领游击队继续在密林中坚持游击斗争。1935年古柏在前往广东联络游击队时不幸牺牲。

“严惩杀害古柏同志的凶手”

古柏牺牲的原因和经过,多年来一直是一个谜团,1937年古柏家族修订族谱,准备为古柏立传,为了弄清古柏当年在红军中的任职情况和事迹,特地请当时准备奔赴延安的古柏兄弟古梅写信,询问毛主席关于古柏的情况。

直到这时毛主席才得知古柏已经不幸牺牲,深感痛心的毛主席久久不能平静,在沉思了许久之后,毛主席写下了给古梅的回信,并在一张洁白的宣纸上为古柏挥笔题词:

“吾友古柏,英俊奋发,为国捐躯,殊堪悲悼。愿古氏同胞,继其遗志,共达自由解放之目的!”

古梅收到信之后,将毛主席的复信和题词一并寄给了当时正在江西当护士的曾碧漪,当时曾碧漪已经和丈夫古柏分别三年,看到信之后才得知丈夫已经不幸遇难。曾碧漪强忍着悲痛,立刻写信给毛主席,准备即刻前往延安。

毛主席收到曾碧漪的信之后,嘱咐贺子珍给曾碧漪回信,不巧的是这封信被国民党所截获,敌人开始四处寻找捉拿曾碧漪。幸运的是当时曾碧漪回老家探望父母,结果敌人扑了个空。1945年毛主席再次给曾碧漪写信,嘱咐她先联系地方党组织,等条件成熟之后再到延安来。

曾碧漪按照毛主席的嘱咐,立刻同广东韶关的地下党组织联系,组织上以护士的名义安排她进了一家妇产医院,一直工作到新中国成立。1949年年末,曾碧漪收到通知前往中央工作,她高兴地带着二儿子古一民登上了进京的汽车。

当汽车经过江西泰和县时不幸遭遇车祸,古一民不幸当场殒命,曾碧漪的右腿被轧断。二儿子古一民的意外离世,给曾碧漪造成了不小的打击。1950年毛主席访苏回国之后,将刚刚出院的曾碧漪接到了中南海。

距离两人最后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15年,毛主席握着曾碧漪的手久久不放,仔细端详着这位曾经在自己身边的秘书,曾碧漪也激动地泪流满面,伴着泪水将这些年来的经历向毛主席讲述了一遍。毛主席听完后安慰她要坚强一些,并劝她说:

“曾碧漪同志,千万不要难过,我和你一样,留在江西的孩子来不及去找,泽覃已经牺牲了,泽民在新疆死在盛世才的手中......”

在临别时,毛主席再次嘱咐曾碧漪,一定要到江西去找孩子,让邵式平、方志纯他们也帮忙找。过去打仗的时候顾不上革命的后代,现在可以了。恐怕留在江西的孩子不下几百。这次谈话之后,毛主席向中组部下达指示:

“到江西把红军留下的孩子一个个找回来。”

1954年春天,经过曾碧漪的多方寻找,终于在瑞金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古忆民,母子二人终于团聚,曾碧漪的心中才略感慰藉。但还没有找到杀害丈夫古柏的凶手,一直以来都是曾碧漪心中的一块心病。

1956年毛主席在一次会议上,再次见到了曾碧漪,会议间隙曾碧漪告诉毛主席,自己在瑞金找到了儿子古忆民,毛主席在为她高兴的同时,问起了当年杀害古柏凶手的情况,当得知凶手还没有伏法时,毛主席亲自向公安部下令:

“迅速查清古柏同志牺牲的经过,并严惩凶手。”

20年悬案终于水落石出

公安部接到毛主席的指示后,立刻安排周兴副部长亲自落实这件事,周兴是古柏生前的战友,同时也是他的老部下,两人在工作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接到这个任务之后,周兴立即向广东省公安厅下达了指令,要求他们立刻查清古柏牺牲的真相,并惩办凶手。

毕竟这件事已经过去了20多年,想要查清当年古柏牺牲时的真相,难度可想而知。龙川县公安局立刻成立了专案组,派人前往古柏工作生活过的地方走访调查,并查阅了大量的历史档案,经过近一年时间的调查,专案组终于弄清了古柏被害的经过。

在红军撤离赣南之后,古柏奉命率领游击队在瑞金等地和敌人正面作战,1935年2月,已经不足10人的游击队辗转来到安源和寻乌交界处休整,也正是在休整期间,古柏听说龙川县内上坪鸳鸯坑附近有游击队活动,当即决定亲自到龙川联络这一支游击队。

奔波了五六天之后,古柏一行人秘密来到鸳鸯坑,在一处纸厂见到了当地游击队队长,古柏住下之后立即派人秘密打听当地的党组织,并向当地游击队了解周边的情况。当听说此地群众基础好时,古柏非常高兴,决定留下来和队员们一起稳住脚跟,将游击队发展壮大。

一次古柏和刘邦开、刘亚伏两位队员前往几里外的另一家纸厂做工友的工作,顺便趁机在那里洗个热水澡。当他们来到纸厂的时候,只有一个30岁出头的工人师傅在守厂,其他人临时有事都回家去了。

经过一番交谈之后,大家都放松了下来,古柏他们了解到这名工人名叫王应湖,是附近村子中的村民,农闲的时候到这里来做杂工。在古柏的示意下,刘邦开趁机对王应湖做思想工作,还拿出自己的驳壳枪,教他如何上膛、瞄准、开枪。

王应湖拿着枪爱不释手,试探性地问刘邦开,能不能把枪借自己用几天?刘邦开赶忙说枪是游击队的,不是他个人的,只要大家会用了,今后加入游击队都能有枪用。不知不觉几个人就聊到了深夜,王应湖热情地将他们送到住地才返回。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次探访成了古柏牺牲的导火索,王应湖也并没有表面看起来老实,是当地一个好吃懒做的“二流子”,对于古柏等人的宣传教育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反而产生了密报领赏和抢夺红军战士枪支的想法。

在做完最后一批纸之后,王应湖收拾家当准备离开,恰好刘邦开等游击队员到来,见王应湖准备搬家,还热情地问他以后还来不来纸厂,王应湖欺骗他们说自己会回来,明天就带他们去大山里住。

在回家途中,王应湖遇见了地主王福均,便讲述了游击队住在鸳鸯坑的情况,地主王福均恐吓着要他去乡公所报告,否则就告他“勾引红军”。无奈之下王应湖来到乡公所,向所长王敬卿报告了鸳鸯坑纸厂住有红军的事情。

3月6日一大早,古柏习惯性地起床查岗之后,返回住地为队员们生火做早饭,正要先洗漱一番时,古柏听到了哨兵的惊叫和几声清脆的枪声,古柏透过窗户一看,山脚下挤满了荷枪实弹的队伍,正在悄悄向山上移动,古柏赶忙冲进住地,大喊着:

“快,大家赶紧从后门冲出去!”

队员们听到哨兵的惊叫和古柏的命令之后,立刻向山后冲去,当时有一位队员正在理发,听到枪响立刻向后门狂奔,结果被一张椅子绊倒在地,一阵枪响之后,这名战士被乱枪击中。多年之后公安人员经过核实,只知道这名战士姓廖,其余的情况一概不知。

当时整个鸳鸯坑中都乱作一团,古柏沉着地指挥队员们边打边撤,自己来做掩护。队员们见古柏奋不顾身地引开敌人,迅速躲进了后山隐蔽起来,逃过了一劫。而古柏见队员们已经安全撤离,正要顺着突围的山道撤离时,一阵子弹扫过,古柏身中数弹应声倒地。

一位突围之后的战士见古柏迟迟没有到达,便返回鸳鸯坑接应,刚走到半山腰就发现了中弹倒地的古柏,他立刻上前扶起古柏,背起就跑。走了几步之后这位战士感觉不对劲,发现古柏已经气绝身亡,就赶忙放下夺路狂奔。

查清了古柏牺牲的真相,龙川县公安局确定古柏被害是由于王应湖的告密所致,决定立即将王应湖逮捕,并将其余几名同伙一起缉拿归案。经过法院审理,杀害古柏等人的主犯被立即处以死刑,王应湖被判处无期徒刑。

这件20多年前的悬案终于告破,曾碧漪听说之后也倍感欣慰,曾两次带着儿子到龙川吊唁亲人。20世纪80年代,寻乌当地政府在公园内修建了“古柏烈士纪念碑”,邓小平亲自为纪念碑题写碑名,并挥笔题词:

“古柏烈士,永垂不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52赞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