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64年叶剑英到50军视察大比武,临行前,朱德:一定要把50军建设好

subtitle
兴衰五千年

2021-12-23 11:44

关注

曾泽生中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1951年,中国人民志愿军第50军奋勇杀敌,立下战功。对于50军的将士们来说,这是一件十分高兴的事情。为此,彭德怀特意来到前线表彰50军。

见到第50军军长曾泽生后,彭德怀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说:“50军打得好,你指挥得好啊,我要给你补兵,优先给你们50军换装。”

这要是放在解放军的其他部队,那该是多么荣耀,一定会立正、敬礼,然后大声说:“谢谢首长夸奖,我们一定再接再厉,再立新功!”

然而,凡事皆有例外,曾泽生也是立正、敬礼,但话却不是这样。他激动地说:“我们尽力了,我们能在兄弟部队面前,抬头了。

“抬头”两个字,像一座万斤巨山一样,一直压在曾泽生的心头,让他在几十年中,呼吸得非常困难!

不被重视的杂牌部队军长

1902年出生的曾泽生,是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人。1922年12月,曾泽生考入云南唐继尧开办的建国机枪军士队。后来,前往云南讲武堂读书。

曾泽生旧照

1925年,曾泽生考入黄埔军校。不久后,被任命为第3期的区队长;年底,又被任命为教导师三团连长。期间,因为对军队上“腐朽恶习”感到厌倦。辞职后,再次回到黄埔军校。

毕业后,对军队里腐败的长官失望,前往上海学工。

1929年,龙云主政云南,开始在云南壮大势力。曾泽生受邀回到云南,在昆明开办军官候补生队,担任了副队长。后历任滇军第98师军士队队长,第3旅6团营长、第5团副团长。

在蒋介石的眼里,这些地方部队,便是杂牌军。他每天都会思考,怎么能够收拾掉这些杂牌部队。无奈,有些部队没办法快速收拾,但始终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

在龙云的经营下,滇军经过十多年的成长,逐渐壮大起来。龙云仗着在云南的天时、地利、人和,在政治、军事、财政和人事方面,自成一体,不愿听蒋介石的调遣,这让蒋介石更加不安。

龙云将军

全国抗战爆发后,龙云对蒋介石更是貌合神离,受到共产党抗日统一战线的感召,从最初的拥蒋反共,逐渐转变为联共抗战、支持民主运动的政治立场。龙云的这一变化,无疑使蒋介石更加不满。

这一时期,龙云通过各种渠道,想方设法与共产党的组织联系。并在云南提倡言论、出版自由,允许游行示威,明令保障云南人民的抗日活动,对广大青年学生的抗日救亡活动,更是十分支持。

由于龙云的支持,使得云南境内的民主运动,得到了蓬勃发展。蒋介石对此更是恨之入骨,派出特务头子康泽来到云南,要求龙云抓捕共产党。

李云对此十分反感,当面顶撞康泽,要他拿出证据。康泽因没有证据,一时语塞。后来,康泽又让龙云镇压学生运动,龙云黑着脸说:

“学生都是好学爱国的,借故生端的只是极少数。现在有人无事找事。学生闹事是因为有些事政府并未办妥,他们说几句话就要根究,教授讲课也要干涉,结果越压越闹。有些人不听我的话,以后闹出事来,我就不管!”

龙云的话,让康泽无语,最后灰溜溜地离开了云南。但是,这也埋下了祸根,心胸狭窄的蒋介石,必然不会轻易放过他。

龙云与蒋介石

龙云对此也十分清楚,于是加紧和共产党联系,向云南的地下党组织,表达了想和周恩来见面的愿望。

1943年10月,在周恩来的派遣下,作为中共特别代表,华岗等人前往云南,与龙云直接建立了联系。在华岗的影响下,龙云对学生运动支持得更加积极。

1944年底,龙云秘密加入了民盟。就这样,昆明成了抗战大后方的“民主堡垒”,这让蒋介石感觉如芒在背,必须要拔掉龙云这根毒刺。

抗战快要取得胜利的时候,蒋介石却是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在暗地里准备着发动反共、反人民的内战。龙云的对抗,无疑是蒋介石十分难受。

在办公室里,蒋介石走来走去,在卧室里,蒋介石穿着睡衣,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黑暗世界。终于,一个阴谋诞生了!

于是在经过认真筛选之后,蒋介石选中了杜聿明。此时的杜聿明,是在他率领中国远征军第5军的残部归国后,被蒋介石任命为第五集团军总司令兼昆明防守总司令的。在接到蒋介石的授意后,杜聿明立即开始为解决龙云做准备。

杜聿明

1945年,正在云南的杜聿明,接到蒋介石的电话后,飞往重庆。在重庆,杜聿明见到了蒋介石。一见面,蒋介石便说:

“目前准备对日本侵略军进行总反攻,必须先安定后方,统一云南的军事政治,保障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现在拟调龙云到中央任军事参议院院长,恐他不服从中央命令。你要在军事上作彻底解决龙云的准备,先将昆明附近的国防工事全部控制,然后在我命令到达的同时,即以武力解除龙云的全部武装,限龙云于三日内到重庆。”

说完后,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蒋介石询问杜聿明还有什么问题。杜聿明表示没有问题,并把自己的安排,向蒋介石报告了一番。

听了杜聿明的报告,蒋介石非常高兴,要杜聿明立即回昆明做准备,并再三叮嘱:“要守秘密,要慎重。”

1945年8月9日,蒋介石再次把杜聿明召到重庆,说:“你这次回去做解决龙云的准备工作,除军事准备外,还要对云南的通讯、交通及各机场做周密的布置,防止龙云逃跑。”

8月11日,回到昆明,遵照蒋的指示,杜聿明立即做了准备。

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投降。

蒋介石

日本投降后,蒋介石命令国民党嫡系部队,开往南京、上海、广州、北平、天津等大城市,参加对日军的受降。同时,军委会命令卢汉第一方面军所属第52军、第60军及第93军,进入越南接受日军投降。曾泽生便在第60军中,任第184师的少将师长。

对蒋介石的安排,龙云的心里是疑惑的,虽然出国受降是为国争光的好事,不派兵不好。但是此时的云南,处于蒋介石嫡系部队的包围之中,特务又非常多。综合来看,不戒备是不行的。

此时,中共云南地下党组织也察觉到了蒋介石的阴谋,向龙云提供了10条建议,希望他能够加强与川康方面的邓锡候、潘文华、刘文辉等人合作,并防范进驻云南的国民党中央军。另外,还劝他不要把滇军全部开进越南,防止突发事件。

对此,龙云也下不了最后的决心。这时候,蒋介石突然飞抵昆明,向龙云承诺:

“将16度纬线以北交由云南地方政府管理,并保证受降完毕后,除留下少数部队维持社会治安外,大部分滇军即刻返回;云南地方部队至多再派一两个师协助中央军组成远征部队,同盟军一起作为战胜国的军队长期驻守在越南。”

说完后,蒋介石一再表示,越南情况复杂,中央军又一时无法如数从各地赶来,只有劳驾滇军全部到越南去,才能尽快安定越南北部的局面。并一再说时间紧迫,事关重大,这个任务非云南的地方部队莫属了。

蒋介石

事实上,一贯耍两面派的蒋介石,巴不得把龙云的这些杂牌部队收拾干净,好不心烦。

在蒋介石的利诱和胁迫下,龙云想到向侵略过自己祖国多年的日军受降,最终没能守住谨慎的底线,在提了几个请求后,答应了蒋介石的要求。

在部署上,龙云将大儿子龙绳祖的滇军暂编19师,留守在昆明和云南各地,其余部队全部派往越南。

在越南,曾泽生率部接受日军投降。在这一刻,他感觉到无上荣耀。同时,这也是他在滇军中,最辉煌的时刻。

在滇军的部队出发后,背信弃义的蒋介石派人秘密到昆明给杜聿明送了一封亲笔信。在信中,蒋介石表示很快就要颁布免除龙云在云南军政本兼各职,调任军事参议院院长的命令。并要求杜聿明尽量兵不血刃地解决掉龙云,但是要绝对保证龙云的生命安全。

在信中,蒋介石对杜聿明说,以后龙云任军事参议院院长,仍然是他的长官,礼节上,还是要尊重龙云。只要按日期把龙云送到重庆就好了。

蒋介石和杜聿明

然而,蒋介石不知道的是,他的这道命令,让杜聿明觉得十分为难。在私人感情上,他和龙云相处得还算不错,不能加害他的性命,但是一旦开始,自己很难保证龙云不会采取什么手段。于是,连夜给蒋介石写了一封信。

在信中,杜聿明表示已经准备好了对解决龙云的军事部署,只要下达命令,两小时内便可以解决龙云的全部武装,控制五华山以外的其他地方。而在五华山,龙云的警卫部队只有一个营,根本翻不起什么浪来。

为了不引起舆论上的麻烦,蒋介石也离开重庆,溜到西昌躲避。并在西昌写好调免龙云的命令,派人送到昆明。

当天晚上,杜聿明下达了行动命令。很快,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便将龙云的外围部队解决,只剩下一座五华山。

龙云听到枪声,立即从住宅后门,跑到五华山,准备固守待援。然而,在杜聿明的精心安排下,龙云的求救电报,并没有发出去。

龙云

龙云知道大势已去,只好表示愿意服从蒋介石的命令,在宋子文的劝说下,前往重庆。

到重庆后,龙云虽然心怀愤恨,但也不能直接对蒋介石表达不满,便对蒋介石说自己是绝对服从命令的,发生这种事情,主要是杜聿明不先送命令给自己,并且先动了武力,杜聿明的这种行为是蔑视国法、背叛长官的,一定要严加惩办。

对于龙云的要求,蒋介石只是在口头上说了一些空话,便算了事。事情发生后,卢汉接替了龙云。

对于蒋介石解决龙云问题的做法,曾泽生虽然心里不满,但是在越南的经历,让他压抑了自己的情绪。

1946年,曾泽生被蒋介石亲自任命为第60军的军长。这也是蒋介石一贯的做法,其目的只是为了拉拢或者安抚底下的带兵将领。

不久后,曾泽生被蒋介石派往东北,与中共争夺地盘。这也就是后来曾泽生口中所说的“污点”。

到达东北后,曾泽生的第60军被拆散,手底下的三个师,被划分到了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中,充当炮灰。

曾泽生在讲话

对于蒋介石和杜聿明的安排,曾泽生有苦不能言,只好天天在军部烤火,驱赶浑身的寒冷。而对于杂牌部队的低人一等,曾泽生有了更深的体会。

5月下旬,东北民主联军围攻海城、鞍山。驻守在这里的部队,便是60军的184师。这支部队是曾泽生的老底子,对曾泽生的意义非同一般。

战斗打响后,杜聿明命令孙立人率领新一军南下支援,但是孙立人心里明白,184师是一支杂牌部队,不是中央嫡系,就表现非常消极。

在屡受打击的情况下,184师的潘朔端将军,毅然率领184师起义,成了国民党军在东北战场起义较早的一支部队。

对于184师的起义,杜聿明的心里十分清楚。为了缓和嫡系和杂牌部队之间的矛盾,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杜聿明立即把60军剩下的两支部队集中起来,交给曾泽生。同时,为了监督曾泽生,杜聿明把暂编52师划给60军。

1948年3月,原本在吉林市驻守的第60军,被调往长春。在前往长春的一路上,第60军被东北野战军一路追着打,损失了一个团。窝窝囊囊地撤进了长春。

萧劲光、萧华,在长春外围接见起义后的曾泽生

在长春,第60军要啥没啥,被人当作下等人看待,曾泽生苦苦哀求,才得到了四辆汽车,一辆自己用,另外的三辆只是临时的。其他方面也是受尽了冷眼。

这一时期,曾泽生更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世态炎凉,什么叫做杂牌部队!

在滇军和蒋介石的嫡系部队矛盾无法调和的时候,曾泽生在中共的劝说下,率领着第60军在10月16日,宣布起义,回到人民的怀抱。

11月,在哈尔滨的欢迎晚会上,曾泽生发表了讲话,介绍了第60军起义的经过;以及部队到达解放区后的所见所闻,表示要重新学习,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的头脑,把后半生奉献给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

1949年1月2日,中央军委授权新华社通电全国,将第60军起义过来的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任命曾泽生为军长。

然而,在曾泽生的心底深处,依然认为自己是一支起义部队,在做事的过程中,总是战战兢兢,力求不出错。

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在军长曾泽生的带领下,参加了鄂川战役。

朝鲜战场上受人尊敬的英雄部队

1950年5月,曾泽生率领部队在东北驻防。

彭德怀在朝鲜

同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10月,毛主席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率部入朝参战。不久后,曾泽生率领着第50军进入朝鲜。

在入朝后,在第一、二次战役中,第50军被安排的位置没有硬仗可打,因此斩获不多。

在第三次战役中,第50军突破临津江,从正面向汉城进发。很快便击破了美军第25师一个营;接着,在仙游里击退了英军第29旅皇家来复枪团第1营。就这样,第50军将英军第29旅主力和其皇家重坦克中队分隔开来。

曾泽生得到消息后,十分高兴,决定让仙游里的部队,坚决挡住英军主力救援,而149师抓紧时间将英军的皇家坦克营歼灭,以此来提升自己在志愿军中的地位。

仅仅一夜的时间,英军的皇家坦克营被第五十军全歼。此战,第50军共毙、伤、俘300余敌人,缴获、击毁31辆坦克、1辆装甲车、24辆牵引汽车。

彭德怀得知消息后,对第五十军进行了嘉奖。这让曾泽生十分高兴,认为接下来一定会有更重要的任务。

彭德怀在朝鲜

但是,在彭德怀的心里,曾泽生率领的第50军,是一支善于防御的部队,便没有给他们派出攻击任务。

由于没有充分沟通,所以在曾泽生看来,彭老总对他们似乎是有看法的,或者说是杂牌部队起义过来的,没有得到彭德怀的认可。所以,第50军虽然受到了嘉奖,但曾泽生并没有高兴多一会儿,便又难过了起来。同时,在他的心里也憋着一股劲:一定要找机会打一个硬仗!

1951年1月4日,第50军一部和39军,连同朝鲜人民军,一起攻入汉城。

很快,第四次战役开始。在“联合国军”的攻势下,彭德怀决定采取“西顶东攻”的战略。第50军处于战线的最西部,任务是挡住美军第3师、美军第25师、英军第29旅和土耳其1旅的道路。

这是一场典型的防御战,在彭德怀看来,第50军在这方面是有优势的。

在战斗中,曾泽生命令部队一定要坚决守住!在“联合国军”如雨点般的炮火下,第50军的战士们硬是没有后退一步,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就伤亡过半。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曾泽生都没有向志愿军司令部发出一封困难的电报。

由于伤亡过大,曾泽生只好选择了收缩兵力,将有限的部队摆在主要的防御点上,尽全力迟滞敌军的北进。

渡江的志愿军部队

不久后,因汉江即将解冻,第50军不得已放弃了汉江南岸的阵地,撤到汉江北岸。在这一战中,第50军毙、伤、俘1.1万余敌人,击毁70余辆坦克装甲车,击落、击伤15架敌机,缴获了1800余支各种枪、17辆汽车、34门火炮。

后来,曾泽生回忆起这一仗的时候,无不骄傲地说:“汉江南岸的防御作战,是我这一生中印象最深刻一仗!”

为了表彰第50军,见到曾泽生时,彭德怀握着他的手,激动地说:“50军打得好,你指挥得好啊,我要给你补兵,优先给你们50军换装。”

听了彭德怀的话,曾泽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我们尽力了,我们能在兄弟部队的面前,抬头了。

听到“抬头”两个字,彭德怀动情地说:“你这是什么话呀,你们不就是起义改编的部队吗?我彭德怀和你一样,不也是旧军队湘军出身的吗?我可从来没把你曾泽生,当作杂牌部队看待!”

1951年3月15日,曾泽生率50军回国休整。期间,毛主席特意接见了曾泽生。交谈中,毛主席首先肯定了第50军在朝鲜取得的战果,对曾泽生说:“你们在朝鲜战场,打得蛮漂亮

毛主席

接着,毛主席仔细询问了第50军在汉江南岸的战斗情况。曾泽生对毛主席的问话,一一作答。但在事后,曾泽生说:

“前沿阵地我很清楚,纵深一些地名不好记,一些分队驻地我忽略了,所以回答得不详细,我当时感到愧疚。毛主席日理万机,不仅掌握着大兵团作战,而且对小分队也了如指掌。”

1955年4月,50军奉命回国,驻防丹东。5月,毛主席再一次接见了曾泽生。

见面后,毛主席紧紧地握着曾泽生的手,高兴地说:“你们打得不错啊!”曾泽生谦虚地回答:“比起兄弟部队,我们还差。”

接着,毛主席和曾泽生说了许多的话,整个会见十分祥和,传出了阵阵笑声。

据曾泽生在笔记本上记录的内容看,毛主席说过这样的话:

“朝鲜停战后,主要是搞好国内经济建设,搞好第一个五年计划,搞好社会主义改造,同时还要加强军队现代化建设,随时准备解放台湾,为完成祖国统一的神圣大业作出新的贡献。”

毛主席给接受军衔的将领们鼓掌

会谈快结束的时候,曾泽生鼓了鼓勇气,将埋藏在心中很久的话,说了出来:“主席,我请求您批准我加入中国共产党!”

毛主席说:“这些年来,你进步得很快,觉悟也不低。其实,你不需要我来批准,就可以加入中国共产党。”略微思考了一下后,毛主席又说:“你还是不加入共产党好。”

对于毛主席的回答,曾泽生十分疑惑。随后,毛主席的一番解释,让曾泽生心里的一块石头,放在了地上。他的脸上,逐渐露出了笑容。

这一年9月,解放军实行军衔制,曾泽生被授予中将军衔。

1964年,叶剑英元帅准备前往第50军视察“大比武”时,朱德元帅心里惦记着这支起义过来的新部队,特意叮嘱叶剑英:“50军是起义部队的一面旗帜,一定要把这支部队建设好!”

曾泽生一家

在成为解放军后,曾泽生不断学习,不断进步,成长为我军的一个合格将领。可以说,自从起义过来的那一天,第50军便脱掉了杂牌部队的帽子,成为解放军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受到了解放军的平等对待,也受到了中国人民的爱戴。

曾泽生也终于放下了心里的思想包袱,成为一个追求进步、追求光明、爱国爱民的将军。相信在他的心中,对于起义是不会后悔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