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88年蒋经国病逝,因何邓小平多年后哀叹:可惜,经国走得太早了

subtitle
寻春秋历史短视频

2021-12-21 17:42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1925年,15岁的蒋经国登上了前往苏联留学的邮轮,和同在莫斯科的邓小平成为了同学。留学期间,蒋经国一直视邓小平为“大哥”、“学长”,而邓小平对蒋经国也有非常好的印象,说蒋经国在大学里“学得不错”。

新中国成立之后,邓小平和蒋经国相继接过了前任的“接力棒”,在统一祖国的问题上,两个人再次发生了交集。在蒋经国去世之后,邓小平尤为痛心,曾感叹说:

“若蒋经国在,中国的统一不会像现在这样困难和复杂......”

“我是吃苏联的饭!”

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之后,蒋经国和其他的爱国青年一样,坚决站在反对帝国主义这一边,参加了反英、反日的示威游行,这件事之后,学校以蒋经国“行为越轨”为由将其开除学籍,之后在父亲蒋介石的安排下,蒋经国开始在吴稚辉创办的学校学习俄文。

不久之后,蒋经国又因为参加反对北洋政府的示威游行,在警察局被关押了两个星期。当时蒋经国深受革命思想的影响,迫切地希望去苏联寻找共产主义的真理,当听说莫斯科中山大学在中国招生时,15岁的蒋经国第一个前去报名。

同年10月,蒋经国等22名同学登上了前往苏联留学的邮轮,整整走了两个星期才抵达莫斯科。与此同时邓小平正因受到法国政府的迫害,从巴黎前往柏林,再从柏林抵达莫斯科,同样进入中山大学学习革命理论和军事。

中山大学是一所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学校,里面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国民党员共同在一起学习,与蒋经国同期的学员共有600多人,邓小平是蒋经国的团小组长。两人虽不在一个班上,但那时在莫斯科的国共双方学生相处都十分融洽,蒋经国还经常请同学们吃饭。

当时蒋经国是校墙报的编辑,在蒋经国的建议下,校墙报出版了许多以中国革命为题材的文章,大部分都是由共产党人供稿。邓小平当时也积极给校墙报写稿,讲述自己在法国的留学经历和心得体会,观点鲜明的文风深受蒋经国的欣赏,经常将邓小平的文章放在头条。

中山大学采取小班授课制,虽然邓小平比蒋经国大6岁,但由于个子比较小,往往两人都是坐在一起上课。有时上专题课,邓小平等人就和蒋经国在一个小班讨论,大家经常在学校的组织下参观苏联的博物馆、纪念堂,中山大学的教学风格就是以实践带动理论。

当时十月革命刚刚结束不久,苏联百姓的生活还十分艰苦,但中山大学对于学生的生活却十分优待,不仅将食堂的伙食弄得非常好,每个月还给学生发二十多卢布的津贴。蒋经国经常在吃过饭后,和邓小平等人一起在河边散步,听邓小平讲述留法期间的故事。

蒋经国对于邓小平之前的经历非常感兴趣,那个时候邓小平喜欢围一条大围巾,蒋经国就问邓小平原因,邓小平告诉他,留法期间很多学生经常去当清洁工,法国清洁工都围着这样一条围巾,邓小平以自己做过清洁工而自豪。

蒋经国对邓小平十分敬佩,在留学期间将邓小平看作是自己的“大哥”、“学长”,而邓小平对于这个小自己6岁的“弟弟”有很好的印象,后来回忆起在莫斯科那段时光时曾说,蒋经国在这所大学里“学得不错”。

邓小平在校读书时,除了认真研究理论知识,还关心着国内国共合作的问题,他十分赞同斯大林的观点,主张国共双方保持合作,由于在辩论的时候快言快语,邓小平被同学们亲切地称为“小钢炮”。

在邓小平和国民党的同学辩论时,蒋经国往往站在支持邓小平的一方,惹得国民党的同学非常不满,经常责问蒋经国,是吃国民党的饭,还是吃共产党的饭。蒋经国面对这些责问毫不犹豫地回答说:

“我是吃苏联的饭!”

两次反对父亲蒋介石

1926年3月,蒋介石策划“中山舰事件”,大量的共产党员遭到逮捕。这个消息传到莫斯科之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学生们对于蒋介石的行为口诛笔伐,蒋经国因此受牵连,学生们对他的态度也不甚友好。

蒋经国当时感到非常委屈,便去找邓小平倾诉,邓小平严肃地对他说,他的父亲做出这样的举动,是破坏国共合作的严重事件,同学们对他父亲的谴责是理所当然的,同样同学们对他有些看法也是可以理解的,现在他向组织汇报,说明他是信任组织的,组织上请他和他父亲的错误还清界限,用实际行动给组织和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

听完邓小平的一番话,蒋经国对邓小平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这位比自己大6岁的兄长,不但原则性强,而且还很有人情味,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随后蒋经国就给自己的父亲蒋介石写信,严厉地批评了父亲的做法就是反革命。

邓小平在中山大学学习了不到一年的时间,由于国内革命形势的需要,提前经蒙古回国,并按照党中央的指示,前往冯玉祥的军事学校担任政治处处长兼任政治教官。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之后,冯玉祥“奉命”将部队中的共产党员“清除”,邓小平便前往汉口继续工作。

蒋介石的公开叛变革命,对蒋经国也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当蒋经国听说父亲下令“清共”的时候,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当时中山大学的教职工纷纷举行集会,声讨蒋介石的反革命行为,在一次声讨会上,当大会主席刚刚宣布开始的时候,只见蒋经国跳到台上高呼:

“打倒蒋介石,打倒反革命蒋介石!”

当台下的同学们发现台上高呼的人是蒋经国时,一时间都非常感动,将蒋经国举起来抛到空中,用俄语高喊着“万岁”。之后蒋经国在台上慷慨陈词,说自己今天不是作为蒋介石的儿子来讲话,而是作为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儿子来讲话。

蒋经国用激动而颤抖的声音痛骂自己的父亲蒋介石,历数蒋介石背叛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的罪行。第二天校墙报和《消息报》就刊登出蒋经国写给父亲蒋介石的书面声明:

“......蒋介石是我的父亲,曾经也是我的革命朋友。现在他反革命了,反革命者就是我们的敌人。以后他是他,我是我,我仍跟着革命走......蒋介石背叛了革命,从此他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敌人......”

蒋经国的发言不但获得了同学们的认可,在他的讲话被发表之后,在苏联还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走在街上经常能看到苏联人对蒋经国竖起拇指表示称赞,令蒋经国经常激动地热泪盈眶。

后来在苏联的国民党学生全部遭到遣返,唯独留下蒋经国作为人质被斯大林扣押。那一段时间是蒋经国最难熬的时间,为了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蒋经国申请加入了苏联共产党,并宣布和父亲蒋介石脱离父子关系。

此时在国内的蒋介石也在想办法将蒋经国营救回国,1936年“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推动了国共的第二次合作,蒋经国因此得以解放。回国后蒋介石一连几天没有见自己12年未见的长子,蒋经国遂写了一封信,托人转交给父亲,蒋介石终于被说服,安排和蒋经国见面。

蒋经国一见到父亲,当即跪下给父亲磕了三个响头,一方面是对父亲的歉意,一方面也表示了自己和过去12年留苏经历的决裂。从此之后蒋介石父子又成了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蒋经国又再次站到了父亲一边。

“以后说共产党就可以啦!”

随着蒋介石和毛主席的相继离世,邓小平和蒋经国成为他们的继任者,两岸统一的重任落在了他们的肩上。对于两岸统一的问题,邓小平一直认为统一之后两岸会有更好的发展,但蒋经国对此充满了疑虑,曾经在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与中共接触是自杀行为,和大陆的任何妥协都可能引发强烈的波动甚至动乱。”

1975年最后一批国民党战犯被特赦,当时的政策是无论留在大陆还是回到台湾,任由他们选择,但台湾方面对此要求严格,不允许1950年以前被俘的人员回台定居。曾经有10名特赦战犯希望回到台湾和家人团聚,结果却没有一个好的结果。

1979年全国人大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呼吁两岸修好。大陆态度的转变令蒋经国突然感到不适应,经过他长时间的观察,得出“不能与中共谈判,但对大陆的和平攻势也不能只守不攻”的结论。在这样的结论下,国民党首次提出“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口号。

20世纪80年代开始,邓小平和蒋经国已经搭好了“两岸修好”的舞台。邓小平知道蒋经国是一个大孝子,1981年的时候曾指示浙江政府修缮蒋氏住所和墓园,并将溪口墓地修葺一新的照片秘密送到蒋经国手中。

两岸对和平统一已经达成共识,但在如何达成共识的途径上却有着不小的分歧。随着两岸越来越多的交流,邓小平有关“一国两制”的思想逐步成熟,但蒋经国却抱着“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想法不愿放弃,此时寻找一个“中间人”尤为重要。

1982年大陆方面提出国共实现第三次合作,廖承志以蒋经国“挚友”的身份写信,敦促蒋经国以大局为重,为两岸统一做出贡献。随后国民党方面做出回应,由于受限于“三不政策”的限制,蒋经国没有出面,由宋美龄代为回应。

宋美龄在美国发表了致廖承志的公开信,婉拒了廖承志访问台湾的提议,虽然这一次没有达成一致,但这是两岸在中断交往30多年后的第一次公开对话。之后两岸的往来更加密切,双方对贸易上的关税不多加干涉,从台湾赴大陆的旅行人员也大大增加。

当时蒋经国的想法是,先让两岸关系在民间自发地发展起来,之后再根据事态发展做进一步的动作。然而随着蒋经国的身体状态每况愈下,蒋经国认为和大陆的对话应该早日提上日程,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成为两岸关系中都认可的人选。

新加坡虽然是华人国家,但和两岸之间都没有外交关系,李光耀成为唯一可以自由来往两岸的国家领袖。自1976年首次访华开始,李光耀和中国有了不少的接触机会,同样李光耀也曾经对台湾做过不公开访问,从不到机场迎接外宾的蒋经国破例去迎接他。

通过李光耀,邓小平向“我在莫斯科的同学”蒋经国致以问候,邓小平一再强调,除了“一个中国原则”,其他的问题都可以通过谈判解决。面对大陆方面的一片诚意,蒋经国却有些犹豫,一方面不确定台湾民众是否支持两岸谈判,另一方面大陆的条件和他的设想还是有些差距。

尽管台湾方面对大陆的回应淡漠,但大陆仍在积极通过各种渠道拉近了台湾的距离。从台湾回到大陆的艺人合唱《龙的传人》,大陆公映《台儿庄大捷》等影片,正面描述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

在邓小平退居二线之后,蒋经国更加感觉时间紧迫。有一次秘书向他宣读关于中国大陆发展的报告,报告中按照惯例称呼共产党为“共匪”,蒋经国听到后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以后别再提‘共匪’,说共产党就可以啦!”

在国民党十二届三中全会召开时,蒋经国在讲话中反复强调“中国只有一个,中国必须统一”,台湾舆论也开始缓和,认为和大陆走向和平统一是可预见的,两岸谈判正迎来前所未有的良好机遇。

“可惜,经国死得太早了!”

1986年李光耀再次访问台湾,蒋经国自觉自己时间不多,对谈判一事更为关切。后来蒋经国在和李焕谈话时表示,自己已经不太关心对于台湾的改革,他眼下最强烈的愿望就是统一,他甚至提出哪怕是名义上的统一,自己也可以接受:

“台湾和大陆终究必须统一,两岸若不统一,台湾恐怕将越来越难以独立存在,台湾必须主动踏上统一之路。”

邓小平曾经在北京接见严家淦女婿时,请他代为传达要求谈判的信息,并表示时间地点都可由蒋经国来定。蒋经国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开始没有任何反应,两天之后他对李焕表示说,目前时机还不到。

1987年沈诚作为秘密使者前往北京,受到邓小平、杨尚昆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回到台北之后,沈诚转交给蒋经国一封杨尚昆的亲笔信,蒋经国反复看了很多次,并经过反复衡量,认识到只有回归祖国才是台湾唯一的出路:

“我觉得中共是有诚意的,现在到了该下决心的时候了。”

同年7月,台湾宣布解除已经实施38年的“戒严令”,准许民众前往大陆旅行,引起了国民党内保守派的争议,认为解除“戒严令”是背叛了“反共斗争”的基石。蒋经国安抚他们说:

“不用担心,到大陆看看可以让台湾人民了解大陆的情势,大陆人民也可以了解台湾的情势。”

几个月之后李焕公开宣布,国民党不再寻求在大陆取代共产党,而是推动“政治改革、言论自由和经济自由化”。此事又引起了一部分人的不满,责难蒋经国放弃了“反共”的历史责任,蒋经国解释说:

“大陆人民有权选择共产党,也有权选择国民党或其他政党。”

就在两岸之间的隔阂似乎被打开时,还没等蒋经国做出实质性的动作,他的人生就走到了尽头。1988年蒋经国永远地离开了人世,对于蒋经国的离去,大陆方面深表遗憾,曾致电国民党中央表示哀悼,对蒋经国的立场表示赞赏,称蒋经国“为两岸关系的缓和作了一定的努力”。

蒋介石和蒋经国生前都希望能够安葬大陆,中共方面也承诺只要国共实现第三次合作,就能够让他们移葬大陆,但由于蒋介石和蒋经国的固执,他们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只能暂厝台湾继续等待。

对于蒋经国的离世,邓小平也深感痛心,毕竟他的去世对两岸统一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多年之后邓小平曾感叹说,如果蒋经国还健在,中国的统一不会像现在这样苦难和复杂,国共曾经有过两次合作,他相信一定会有第三次合作:

“可惜,经国死得太早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97赞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