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69年周总理建议张翼翔任二炮司令,毛主席:朝鲜战场的那个虎将?

兴衰五千年

2021-12-17 16:45

关注

张翼翔中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1969年,周恩来总理亲自提名,经毛主席批准,任命张翼翔中将为第二炮兵司令员。可见,毛主席对张翼翔的信任之重。

第二炮兵,这样一支神秘的部队,是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由被撤销的公安部队领导机关和炮兵机关分管导弹的部门合并后,组建的专门的导弹部队。它由中央军委直接指挥,属于一个战略性的兵种。

在敌人对中国发动核袭击时,第二炮兵遵照统帅部的命令,独立或联合其他军种的战略核部队,对敌人实施有效的自卫反击或者打击敌人的重要战略目标。

毛主席同意组建导弹部队

第二炮兵,从诞生那天起,就决定了它的不凡。

毛主席

在新中国成立的时候,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共中央,对于来自美帝国主义等有核国家的核威胁、核讹诈,感到十分恼火。毛主席虽然说过,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原子弹也是纸老虎,那是毛主席在战略层面上对它的藐视。但是,在战术层面,毛主席依然希望苏联“能在制造核武器方面给中国以帮助”。

1958年,毛主席用手势打着比方,意气风发且幽默地说:

“原子弹嘛,就是这么大个东西。没有这个东西,人家就说你不算数。那么好吧,搞一点原子弹、氢弹,我看有10年工夫完全可能。”

1964年10月16日,我国成功地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能够独立研制原子弹的国家。

有了原子弹,第二炮兵的建立便有了一个最必要的条件。然而,西方的一些国家,依旧嘲讽中国是“有弹无枪”。这里的枪,便是导弹。

毛主席和钱学森在一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尽快实现“导弹与原子弹”的结合,在毛主席的指示下,成立了由钱学森担任领导的“两弹结合”方案论证小组。

1966年3月11日,周恩来总理主持召开会议,听取了关于进行“两弹结合”的试验论证报告。并做出先搞“冷试”(弹头里不装核材料),后搞“热试”的方案。

对于“两弹结合”的试验,毛主席鼓励聂荣臻元帅一定要和科学家们克服一切困难,坚持不懈地把这项工作抓下去。对于这项工作,毛主席说:“可能打胜仗,也可能打败仗,失败了也不要紧。”

由此可见,毛主席对坚持搞“两弹结合”的决心,是非常坚定的。

3月14日,担任炮兵司令员的吴克华将军,向军委和总部提出了《关于组建导弹部队领导机关问题》的书面报告,建议把被撤销的公安部队领导机关与炮兵机关分管导弹的部门相合并,组建为导弹部队的领导机关。

杨成武将军

5月,在公安部队党委扩大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代总参长的杨成武将军,宣布了毛主席签发的关于撤销中国人民公安部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命令。并讲了总参谋部关于把“公安部队领导机关”整合为“导弹部队领导机关”的有关设想。

对于新成立的导弹部队,周恩来总理经过反复考虑后,说:“还是称第二炮兵好,既区别于美国的战略空军,又不同于苏联的战略火箭军,既和火箭部队差不多,又有利于保密。”

就这样,这支导弹部队,便叫作第二炮兵部队了。

1966年6月6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正式作出决定:

“以原中国人民公安部队领导机关为基础,与现炮兵管理导弹部队的机构和人员合并,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领导机关。此决定自7月1日起开始执行。”

因此,1966年7月1日,便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成立的纪念日。

东风二号

9月27日,我国自行设计研制的第一枚地地导弹,点火升空,将核弹头从甘肃和内蒙古交界的巴丹吉林沙漠,打到新疆的罗布泊。核弹头在到达靶标上空时,精确爆炸。这标志着新中国原子弹,已完全具备了实战能力。

两弹结合试验的成功,有力地回应了国外敌对势力,对中国“有弹无枪”的嘲讽。

对于第二炮兵,毛主席给予了高度的关注。当然,对于这样的一支战略性的部队,它的军事主官,一定要由十分重要的人物来担任。

在第一任炮兵司令员的选择上,担任着炮兵副司令员的向守志少将,是老红军出身,更是在抗美援朝战役中,指挥了上甘岭战役的,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优秀军事指挥员。

担任第二任炮兵司令的杨俊生少将,是在1968年9月,由北京卫戍区政委调任而来的。在1969年5月,杨俊生少将再一次回到北京卫戍区,担任了政治委员。而杨俊生少将,同样参加了抗美援朝,参与指挥了抗美援朝作战中的夏季反击战役。

毛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在一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此可见,对于第二炮兵司令员的选择,条件是十分严格的。在选择第三任司令员时,周恩来总理经过深思熟虑,向毛主席推荐了张翼翔将军。

毛主席翻看着张翼翔将军的材料,满意地说:“这不是朝鲜战场上的那个虎将吗?”随后,毛主席在周恩来总理的推荐文件上,批示了“同意”两个字。

说起张翼翔将军,那绝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虎将!他有过参加红军的经历,也有抗美援朝的经历。无论从政治上,还是军事上,都是我军中一员不可多得的战将。

在朝鲜战场上,张翼翔将军带领着第20军,在长津湖战役中,打残了美军王牌中的王牌——美陆战第一师

长津湖上的铁血虎将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在首都北京运筹帷幄的毛主席,对此极为关注。不久后,美国便直接干预了朝鲜内政,派军队进入朝鲜半岛,并将战火烧到鸭绿江边,悍然轰炸了我国的东北边境城市安东,造成大量平民伤亡。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决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彭德怀在朝鲜

9月,正在做攻台准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接到了来自北京的紧急命令:“九兵团准备入朝作战!

在接命令后,宋时轮的心中有些诧异。这不是说他不知道朝鲜战争,也不是不知道部队要去朝鲜打仗的事情。相反,从一些新闻报刊,或者内刊杂志上,宋时轮已经看出来,将会有中国的军队,到朝鲜去打仗的迹象。第十三兵团屯兵东北边境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

让宋时轮诧异的是突然要把他的九兵团,从东南沿海一带,调到数千公里之外的朝鲜战场。这时的九兵团,正在全力备战攻打国民党反动派占领的台湾,解放全中国。

在宋时轮的思想里,只要毛主席一声令下,他就带着第九兵团全体官兵,万船齐发,打倒蒋介石,解放台湾,实现全国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

粟裕将军

说起宋时轮的第九兵团,那绝对是战神粟裕司令员旗下的王牌劲旅,是华东野战军的骄傲!可以说,第九兵团的强将如云。

第九兵团下辖第20军、第26军、第27军,部队近15万人。陶勇将军任副司令员,覃健将军任参谋长,谢有法将军任政治部主任。第20军军长是张翼翔,第26军军长是张仁初,第27军军长是彭德清,这些全部都是能征善战的猛将。

10月,毛主席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率领部队入朝参战。仅仅在半个多月之后,由于军情紧急,毛主席便给第九兵团下达了入朝作战的命令。

11月初,在第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的带领下,张翼翔率领第20军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第九兵团入朝后,按照毛主席的部署,宋时轮决心采取“迂回切断、包围歼击”的战术,命令:

“张翼翔率20军,从长津湖西侧崇山峻岭之中急行军,直插下碣隅里,摧毁美军的后勤基地和临时机场;彭德清率27军,由东侧发起攻击,牵制并力图围歼陆战一师部署在柳潭里以及其前锋沿线的大部分主力部队;张仁初指挥的26军,则从东侧配合27军出击。”

宋时轮(中)在长津湖前线

为了保密,达到战役的突然性,宋时轮命令所有参战的各军翻山越岭,隐蔽接敌。

在行动中,张翼翔命令第20军关闭电台,严密伪装,夜行昼宿,经江界、云松洞等地向柳潭里进军。很快,第20军便按照兵团的命令,全部按时到达指定位置,预伏在密林之中。

11月11日,美陆战第一师到达富盛里。作为二战时中途岛登陆作战成功的王牌部队,美陆战第一师不知道收敛,在行军途中不做战役侦察,而是大摇大摆地行军,唯恐世界上不知道有他们这么一支部队。

经过观察,张翼翔认为,以陆战第一师的骄傲,在进至富盛里之后,他们很有可能会转头,向柳潭里进发,也可能与同在长津湖一带作战的美第七师分开。

志愿军在行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此为据,张翼翔决定要给美陆战第一师设置一个“口袋”,让他们“主动”钻进来,然后将口袋扎住,歼灭这股敌人。于是,张翼翔命令:

“第58师预伏在富盛里、上坪里一带,在战役打响后拿下这里,并攻击下碣隅里;第59师另加第267团预伏在新兴里、西兴里等地,切断柳潭里与下碣隅里的联系;第60师在古土里以北设伏,利用有利地形,坚决阻击南逃、北援之敌,并趁机占领古土里;第89师在社仓里设伏战斗打响后,向上通里、下通里进军,切断长津湖地区美军的退路,并阻击增援之敌。”

果然,事情的发展,正如张翼翔所料,美陆战第一师于10月24日,全部进入长津湖,钻进了第20军为他们设好的“口袋”里。

两天后,美军才部署完毕。依靠着精良的装备,美军开始漫无目标地向我东线发起猛烈进攻,但仍未发现我军的埋伏。到了黄昏时分,张翼翔认为出击的时机已到,命令第20军突然杀向长津湖地区的美军。

长津湖美陆战一师的营地

一时间,第20军的将士们如同猛虎下山,杀声震天……

战至28日,第20军完成了对长津湖地区美军的分割包围,杀伤了敌人的大量有生力量。接着,在我军的猛烈攻击下,东线的美军不得不转入防御状态。

29日,在30余架飞机掩护下,英国皇家陆战队组织了德赖斯代尔特遣队,由真兴里北上,向我一线阵地发起进攻。为了阻止敌人的前进,张翼翔亲自指挥第20军的两个团,与敌激战。

当晚,德赖斯代尔特遣队陷入绝境,士气尽失。他们只好派出代表,向志愿军请求投降。

30日,被围的美英军队,全部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这次张翼翔采用的“关门打狗”战术,创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全歼美王牌陆战一个团的辉煌战绩。

长津湖战役中被志愿军俘虏的美军

美陆战王牌第一师被分割包围在长津湖地区和一个团被歼灭的消息,让美国政府震惊,他们要求麦克阿瑟,必须要把陷入绝境的陆战第一师救出来。

在看到美军的部署发生变化后,张翼翔敏锐地感知到新一次的战机,已经来临。于是,张翼翔立即命令:

“第58师对下碣隅里之敌进行钳制性攻击,第59师坚守西兴里、死鹰岭,以切断下碣隅里和柳潭里敌人之间的联系。”

很快,敌人就发觉被志愿军包围,美军立即实施新的撤退计划。

12月1日,在大批飞机和火炮的支援下,柳潭里的美陆战第一师,一边撤退,一边向第20军第59师发动攻击。次日,社仓里的美军也开始向南撤退。

长津湖战役中行军的美军

面对战场形势的变化,张翼翔决定采用围堵结合的战术,命令:

“第59师迅速歼灭柳潭里突围的美军;令第58、第60师进至黄草岭地区,第89师留一部在社仓里一带进行警戒,主力进至黄草岭以南的上通里、下通里地区,阻止美军南逃北援。”

在天气和美军第三师的帮助下,最终,美陆战第一师突破了志愿军的重重包围,从海上逃跑。

此战,第20军的将士们在张翼翔的指挥下,冒着极端寒冷的天气,穿着单薄的军装,又一次对美军实施了“关门打狗”的战术,歼灭了大量的敌人,使其溃不成军。在长津湖地区,经历了美陆战第一师历史上最惨痛的一次失败。

这次战役,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凭着钢铁意志和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征服了极度恶劣的环境,打退了美军最精锐的王牌部队,收复了“三八线”以北的东部广大地区,彻底粉碎了麦克阿瑟,在圣诞节前占领整个朝鲜的幻想,扭转了战场态势,成为了朝鲜战争的转折点。

麦克阿瑟

对于第九兵团在长津湖地区开展的这场战役中,所取得的成绩,毛主席评价说:

“志愿军第九兵团此次在东线作战,在极困难的条件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

在这一战中,张翼翔指挥着第20军的将士们,如猛虎下山,打得美军落花流水,因此获得了“虎将”的称号。

1951年4月,美韩军队向北推进,企图在朝鲜中部一带,建立新的防线。为了打破敌人的这一计划,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作出决定,发动第五次战役。4月22日,张翼翔率领第20军,开始参加战斗。

在第一阶段的战斗中,张翼翔指挥第20军在金化以南的地区展开,与友军一起对敌人形成包围。很快,第20军便从南朝鲜第六师的正面,打开缺口。紧接着,第20军向敌人的纵深穿插迂回,重创了美军第二十四师和南朝鲜第六师。

第五次战役中志愿军围歼敌人

在第二阶段的战斗中,张翼翔指挥第20军在兰里至九万里一带,突破敌军的阵地,割裂了南朝鲜军第三、九师,歼灭了大部分的敌人。

在整个战役中,张翼翔率领第20军,歼灭了大量敌人,对粉碎敌人的作战计划,起到了重要作用。

后来,按照志愿军司令部的命令,张翼翔率领着第20军,移动到元山地区,担负起朝鲜东海岸的防御任务。

1952年10月,张翼翔率领第20军撤离朝鲜,回到祖国的怀抱。回国后,第20军驻防到浙江湖州,归华东军区指挥。

在抗美援朝期间,张翼翔因率领第20军屡建奇功,被评选为朝鲜战场上的“十大虎将”之一。

1952年11月,张翼翔被任命为华东军区第二副参谋长。1954年3月,张翼翔奉命,进入解放军总政治部高级干部文化班,参加了学习。

解放军军事学院毕业证章

1955年9月,张翼翔进入解放军军事学院战役系,进行学习深造。期间,张翼翔被授予中将军衔

1957年,在解放军军事学院毕业后,张翼翔被任命为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后又担任了军区党委常委。

1963年12月,张翼翔被任命为解放军总参谋部军训部副部长、军训部党委副书记。1968年6月,张翼翔被任命为铁道兵司令员、铁道兵党委第二书记。同时,继续负责七机部的工作。

1969年,周总理亲自提名,经毛主席批准,张翼翔被任命为第二炮兵司令员。此时,他仍然继续负责七机部的工作。在第二炮兵司令员任上,张翼翔一直干了6年。

1975年4月,张翼翔被任命为军事科学院副院长;8月,被任命为学院的党委常委;1983年初,被任命为学院的党委副书记。

张翼翔将军旧照

1990年4月5日,这位1914年出生于湖南省浏阳的老将军张翼翔,在北京逝世,享年76岁。

在张翼翔将军的一生中,都在为革命而奋斗,为党的革命事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在工作中,张翼翔始终坚持真理,坚持为人民谋利益,为国家的现代化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值得人们永远缅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