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罗永浩即将回归科技行业,这次能否逃过“冥灯”宿命?

新媒科技

2021-12-17 00:46

关注

距离首场直播带货600多天后,罗永浩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12月16日凌晨,在diss网飞时,罗永浩终于透露了重回科技圈所瞄准的领域——AR/VR/MR。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想必很多人都认为,罗永浩在此时换行主要是因为电商行业已经不景气,但事实上,电商直播在程度上称得上是罗永浩最为成功的创业项目。

有调研机构计算,仅直播半年,罗永浩的有效GMV预计就达到了10亿元,结合20%-30%返佣、百万级坑位费推算,以罗永浩电商直播业务为运营主体的星空野望毛利约为4-5亿元左右。

对此,在2020年9月参加《脱口秀大会》时,罗永浩也坦率地表示:“6亿债务已经还了4亿,剩下的预计一年内还清”。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电商直播这么赚钱,罗永浩为什么还要换行呢?

罗老师的科技野望

事实上,罗永浩从来都不是一个过分关注金钱的人,这一点,在其离开新东方时,可见一斑。

在参加鲁豫的访谈节目时,鲁豫曾问罗永浩:“2001年,你当时在新东方教书工资是多少?”罗永浩答道:“年薪60万左右”。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1年中国全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6860元,那时的罗永浩,其实已经初步实现财富自由。

而离开新东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罗永浩身上的“理想主义”与纯商业公司有很大的隔阂。

2012年接受采访时,罗永浩公开评论新东方:“你如果是一个商人,纯粹是为了钱,大大方方赚钱当然没有什么不好,但总是披着理想主义的外衣,把自己塑造很高尚很纯洁就太虚伪了,我很讨厌虚伪。”

终于,在经历了几次创业失败之后,罗永浩找到了寄托自己理想主义的“科技野望”。

2007年,第一代iPhone上市时,罗永浩托好友冯唐从美国帮自己带回了一部。多年以后,在接受采访时,罗永浩屡屡表示忘不了将第一代iPhone拿在手里时,像捧一件“精美艺术品”的那种感觉。

但是罗永浩回过头,却发现当时的中国手机市场充斥着滥竽充数的产品。在和冯唐交流创业造手机时,罗永浩表示,现在的智能手机做得太差,“作为人类,我很失望”。

罗永浩同时还声称,若论用户体验、审美、营销推广、恋物、完美主义倾向这五项,他都不输乔布斯。

但是遗憾的是,罗永浩的锤子手机在经历了几年的颠沛流离后,最终无奈卖身字节跳动。

然而这并未让罗永浩在科技圈收手,锤子手机失败后,罗永浩又接连进军电子烟、鲨纹科技等领域,但是这些项目最终都没有逃过折戟沉沙的命运。

从这个意义上讲,电商直播其实是罗永浩的无奈之选。

为何选择AR/VR/MR

其实早在2020年中举办的Rebuild 2020活动中,罗永浩就曾在不经意间谈到AR/VR:“长期看好AR/VR市场,未来如果再做产品,极大可能是AR/VR方向。”

之所以在AR/VR/MR概念已经火了七年后,罗永浩依然选择进军该领域,主要的原因是随着技术的成熟,AR/VR/MR的想象空间也越来越大。

以网络为例,随着5G的成熟,其最高20Gbps的高速率、最低1ms的低时延特性将会更大程度普惠对网络质量有极高要求的VR/AR业务。

作为对比,4G的峰值速率仅为5G的1/20,延迟则达到了5G的5倍——这也是为何4G时代,VR很难成熟的首要原因。

也正因此,AR/VR/MR市场即将迎来第二春。中国信通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AR终端出货量约为63万台,预计到2024年,这一数字将达到4125万台,年复合增长率为188%。2020年全球AR行业市场规模约为280亿元,预计到2024年,这一数字将达到24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66%。

在高速增长的市场规模面前,相关产业的市场竞争态势也还是处在较为焦灼的局面,但已经有一些开始展露出了寡头之姿。

Counterpoint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全球VR设备出货量排行榜中,Oculus排名第一,连续两个季度占据全球三成左右的市场份额,这也可能对其他入局的新玩家带来较为严峻的挑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设备的成熟以及广泛落地,在内容端,AR/VR/MR还可能催生出一个比移动互联网更有想象空间的“元宇宙”世界。有调研机构预测,2024年,元宇宙相关业务市场规模或将达到8000亿美元,2030年则增长至1.5万亿美元。

耐人寻味的是,在官宣进军AR/VR/MR市场之前,罗永浩就在微博表示:“我们的下一个创业项目是一家所谓的‘元宇宙公司’…… 未来在科技行业要做的很多事,都会不可避免地引领我们走向这个元宇宙,甚至不管我们是否愿意。”由此来看,罗永浩似乎在下一局大棋。

事实上,在技术成熟以及行业窗口期的大背景下,不止罗永浩看到了AR/VR的风口,其他终端厂商也开始积极入局这一领域。

比如,2021年12月15日,在2021 OPPO未来科技大会上。OPPO就发布了AR智能眼镜Air Glass。知名苹果分析师郭明錤也在2021年11月发布的调研报告中预测,苹果将于2022年推出AR/VR头显,目的是“为了取代iPhone”。

这一次还是“行业冥灯”吗

尽管罗永浩在很多领域都做出了一些成绩,但是我们不能忽视的是,其之所以涉猎众多领域,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大部分项目都溃不成军。

比如,2018年底,锤子科技陷入危机,资金链断裂,被迫卖身字节跳动后,罗永浩还欠下了6亿元的债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019年11月2日,罗永浩刚刚宣布自家的电子烟双十一开卖,就迎来了电子烟禁令,随后,小野电子烟也陷入低谷。

诚然,罗永浩创业项目的失败,和客观环境遇冷或多或少都有一定联系,比如手机市场红利收窄、电子烟禁令等,但我们也不能忽视罗永浩作为企业掌舵者所固有的问题。

以锤子T2为例,其通过极难的工艺,“消灭”了电源键、SIM 卡插槽和金属中框断点,但是这也使T2延期上市,错失最佳窗口期,最终败走麦城。

而这很大程度上都归结于罗永浩的强迫症倾向,比如,在介绍T2时,罗永浩就表示“工匠精神的证明,隐藏在每一个值得被放大欣赏的细节中。”但从事后智能手机的走向来看,似乎没人在乎“被放大欣赏的细节”。

因此,在通过电商直播还完债后,开始一段新的科技征程前,罗永浩首先要做的,或许还是要和曾经那个偏执的自己和解。

毕竟,时间已经向我们证明,不顾消费者需求的理想主义,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