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78年陶斯亮给已经去世的父亲陶铸,写了一封长信,读后让人泪崩

subtitle
兴衰五千年

2021-12-16 17:33

关注

陶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穿着让人暖和,闻着让着陶醉……

1978年,陶铸唯一的女儿陶斯亮,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在信中,陶斯亮写出了思念,也写出了一丝愧疚。

有人问陶斯亮:“你的爸爸不是已经过世了吗?你怎么还给他写信呀?”对于这样的问话,陶斯亮没有回答,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说:“爸爸,虽然您已经离开我们九年了,但是在女儿的心里,您却从来也没有死……”

陶斯亮:爸,我在给您写信

九年了,这样的时间,可以干什么呢?或许可以制造一个尖端武器,也可以完成一个伟大的工程,或许还可以圆上一个梦想。

陶斯亮和父亲陶铸、母亲曾志的合影

但是,九年对陶斯亮来说,却是一个痛,一个离别之痛。她心里想说的话,一直没有来得及对父亲说,只好埋在心底。直到现在,陶斯亮才把心底对父亲的话,写成一封信,来寄托对父亲陶铸的爱!

在信的开头,陶斯亮便将自己的情感跃然纸上:“爸,我在给您写信。

这几个字虽然普通,可能对一般人来说,并没有什么,但是对于陶斯亮来说,并不一般。多么普通的几个字啊,但是在陶斯亮的笔下,却是有千斤重。也只有在这时候,她才能表达对父亲的思念。

接着,陶斯亮写道:

“我绝不相信,像您这样的人会死!您只是躯体离开了我们,您的精神却一直紧紧地结合在我的生命中。您过去常说我们是相依为命的父女,现在我们依然如此。爸爸呀!你我虽然隔着两个世界,永无再见面的那一天,但我却铭心刻骨,昼夜思念,与您从未有片刻分离。”

陶铸、曾志和爱女陶斯亮的合影

1969年,陶铸去世。从此,陶斯亮便失去了父亲。此时,陶斯亮只有28岁。28岁的年纪,陶斯亮的心里,已经能够懂得失去父亲的滋味了。当然,这样的年纪,对父亲的思念,会更加厉害。对于父亲陶铸的去世,陶斯亮写道:

“爸爸,您的女儿是个医生,曾给许多病人看过病,曾在许多病人弥留之际进行抢救,也曾守护过许多病人与生命告别。可是,在您病中,我却没能给您喂过一次药,打过一次针,甚至在您临终之际,我都不能让您看上一眼……爸爸,女儿对不起您……女儿实在对不起您……我知道,您一定会原谅女儿的,可是,我又怎么能宽恕自己呢?
亲爱的爸爸,十一年了……我终于给您发出了十一年来,在纸上和心上反反复复写的这封信。它仅仅是我作为一个女儿,在短短的时间里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它怎么能装得下我积郁多年的感情,又怎么能表现您四十多年来的战斗生涯呢?它仅仅是一朵小小的白花,是女儿向您致哀和报春的一朵小小的白花。关于您一生的功过,党、人民和与您共同战斗过的同志,是会给予正确评价的。
您虽然去世了,但您作为一个真正共产党员的革命形象,却永远不会在人民的心上泯灭……
安息吧,爸爸!”

就像女儿陶斯亮在信中所写的那样,在四十多年里,陶铸一直坚信共产主义事业,跟着共产党,为受苦受难的中国人民,参加革命。

陶铸旧照

1908年,陶铸出生在湖南省祁阳县石洞源陶家湾村。在18岁的时候,陶铸进入黄埔军官学校,是黄埔第五期的学员。也就是在这一年,陶铸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党员。

1927年4月,蒋介石不顾廉耻,公然发动反革命政变,大肆对中国共产党人进行屠杀。积贫积弱的中国,进入了白色恐怖之中,人人自危。8月,朱德、周恩来和贺龙等人,在南昌发动武装起义,史称“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

1928年,陶铸回到湖南,在唐生智部从事兵运工作。第二年,陶铸被任命为中共福建省委秘书长,后历任省委书记,漳州特委书记,省委组织部部长,福州中心市委书记等职。

1932年,曾志来到福州。不久后,因工作需要,为了保密需要,陶铸和曾志、陈之枢和另外一个女同志,组成两对假夫妻,建立了两个“家庭”,一起服务于革命事业。

年轻时的曾志

在一起工作的过程中,陶铸对曾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时时处处都对曾志十分关心、十分体贴。在看见曾志的时候,陶铸总是表现出一种很亲切的神态。同样,曾志也很喜欢和陶铸待在一起,在心里总是挂念着他。

在陶铸不在身边的时候,曾志会惦记着他;如果陶铸出了门,迟迟不能归来,曾志便表现得坐立不安,担心他会不会出事情。

在这样的关心之下,曾志与陶铸于1933年结婚,由一对假夫妻,组成了真家庭。

1933年4月,陶铸和曾志在旅馆度过了10天的美好时光后,前往上海。在刚去上海的时候,陶铸还给爱人曾志写了几封信。5月,由于叛徒出卖,陶铸被捕。

在被捕的那些日子里,陶铸从南京监狱寄出、通过福州何老太太,转给了爱人曾志一封信。在信中,陶铸向爱人曾志介绍了自己遇到的一些困难。

接到信后,曾志立即与叶飞同志商量,说陶铸在狱中病重,并没有叛变,能不能给他寄一些钱。叶飞同意了曾志的请求。

曾志

有了叶飞的批准,曾志立即着手给陶铸写了一封信,趁着外出的机会将信寄出,并给陶铸寄了一些钱。

1937年,全面抗日战争爆发。9月,经周恩来、叶剑英同志同国民党方面交涉,陶铸被营救出狱,恢复了自由。后来,陶铸被组织上派到武汉,担任了中共湖北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

见到曾志后,陶铸告诉爱人,她从福安寄出的钱和信,居然都收到了。那时,陶铸正患肺病,咳血不止。那些钱对他来说十分重要,可以说是雪中送炭。

用那些钱,陶铸买了几瓶鱼肝油服用,病情逐渐有了好转。他将剩下的钱,买了一些书,把监狱当作书房,在里面读了几年,收获颇丰。

毛主席:这才是陶铸和曾志

1938年,陶铸前往鄂中地区,在这里组织抗日武装,开展抗日活动。期间,陶铸还参与了鄂中游击区的开辟。后来,陶铸被任命为新四军鄂豫挺进支队的代理政委。

陶铸讲话的照片

1940年,陶铸被调往延安工作,担任了中共中央军委秘书长、总政治部秘书长,兼宣传部部长。这时期,陶铸的生活才逐渐稳定下来,过了一段安稳的生活。

1941年,陶铸和曾志的第一个爱情结晶出生,取名陶斯亮。陶斯亮的出生,给陶铸的生活带来了许多欢乐,他整天笑得合不拢嘴。只要有时间,就陪着爱女陶斯亮,一起玩耍。

1945年,就在陶斯亮刚满4岁的时候,由于工作需要,陶铸和曾志被派往东北。

临行前,曾志恋恋不舍地把陶斯亮留在延安保育院,交给保育院里的一位经过长征考验的战士杨顺卿,由她来照顾爱女陶斯亮的生活和成长。

战争年代,曾志和陶铸随时准备为革命付出生命。他们也不知道,这一别,还会不会活着回来,今生还能不能再见到爱女。所以,在分别的时候,曾志抱着爱女陶斯亮,特意嘱咐杨顺卿:“我们把这个孩子,就托付给你了,如果我们回不来,这就是你的孩子。”

毛主席与陶铸、曾志夫妇的合影

在和毛主席告别的时候,陶铸和曾志坚定地说:“为了革命,决不考虑个人得失,随时准备献出自己的一切。”

听了陶铸夫妻二人的话,毛主席充满激情地称赞说:“这才是陶铸和曾志!”

在东北工作期间,陶铸积极向上,为革命做了许多有意义的事情。在辽沈战役,陶铸作出了巨大贡献。

后来,陶铸入关。在平津战役的时候,受林彪、罗荣桓和聂荣臻等人的托付,前往北平,与傅作义谈判。谈判期间,按照毛主席的指示,陶铸与傅作义将军坦诚相待,消除了傅作义的顾虑,促成了北平的和平解放。

1949年1月22日,傅作义在《关于北平和平解放问题的协议书》上签字。之后,傅作义的部队开始陆续出城,接受改编。31日,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北平和平解放后,由于城里的情况十分复杂,有大量棘手的问题急需解决,迫切需要一个能够协调关系、解决问题的临时性工作机关。

周恩来热情接待傅作义

不久后,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傅作义方面共同协商,成立了一个临时联合办事机构——北平联合办事处。

这个联合办事机构由7人组成,解放军方面4人,华北总部方面3人;解放军方面为主任,华北总部方面为副主任;解放军方面的参加者为叶剑英、陶铸、戎子和、徐冰。其中,叶剑英为主任,华北总部方面的人员由傅作义将军指定。

1月29日,在颐和园景福阁,解放军方面和傅作义方面,召开了联合办事机构的第一次会议。这次会议,由叶剑英、陶铸、戎子和、徐冰、郭宗汾、焦实斋、周北峰,以及北平警备司令程子华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1军政委莫文骅参加。会议最终决定:

“联合办事机构今日即告成立,本次会议即为会,于布告后正式执行任务”,“工作方式采用集体办公”,“办公地点设于东交民巷御河桥2号”,“联合办事机构名称及内部组织由叶剑英主任起草提会(或传阅签注意见)决定,并正式公布,发表消息。”
成立

2月1日,在景福阁,北平联合办事处举行了第二次会议。会议决定:

“北平联合办事处设军事(包括联勤)、文教行政、经济物资三组,另设主任秘书一人,副主任秘书一人暨秘书若干人。具体分工如下:主任叶剑英,副主任郭宗汾,陶铸与郭宗汾共同负责军事组事宜,徐冰与焦实斋负责文教行政组事宜,戎子和与周北峰负责经济财政组事宜。秘书人员由双方指定。”

陶铸旧照

当天,新华社发布了消息,宣布正式成立“北平联合办事处”,关于北平市各机关的接管事宜,均由联合办事处下发正式函件,并持有北平市军管会接收人员的证明文件,进行接管。

2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举行了入城仪式,以叶剑英为首的北平联合办事处的全体委员陶铸等人,在正阳门的箭楼上,一起观看了解放军部队的入城仪式。

2月5日,在联合办事处的第四次会议上,经过双方相关人员的商谈,在如何处理华北“剿总”机构、如何处理城外建制部队和各部队留守处、如何处理各建制部队在城内的仓库以及如何补充部队给养等问题上,达成了决议。

不久后,陶铸担负起了改编起义部队的相关事宜。

2月21日,在平津前线司令部政治部召集的受编部队师以上的军官会议上,陶铸宣布了由北平联合办事处和傅作义将军几次交换意见后,最终形成的具体改编方案。

2月27日,在陶铸等人的努力下,接受改编的傅作义部队约26万人,全部改编为人民解放军。

陶铸和战友在一起

1949年4月中旬,北平联合办事的功能基本结束。在北平联合办事处存在的三个多月中,陶铸等双方的工作人员,为北平和平解放后的接管工作,比如很快稳定了北平市的社会秩序、改善了治安状况、平稳了物价、保障了粮煤水电供应、保护了原有仓库的物资,使这些物资基本没有受到损失、恢复生产、恢复人民正常生活等方面,作出了重大贡献。

在接管工作结束后,陶铸又组织和领导了南下工作团的工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陶铸被任命为第四野战军兼中南军区政治部主任、中共中央中南局常务委员、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

1950年秋,陶铸奉调,担任了中共广西省委代理书记。期间,陶铸领导肃清了当地的国民党残余武装力量和大量土匪,为稳定地方治安,作出了重要贡献。

1951年后,陶铸历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代理书记、华南军区第二政委、广东省人民政府副主席。

1955年,陶铸被任命为广东省省长,兼中共广东省委书记。主管一省的党政,成为地方工作大员。

这一年,解放军开始实行军衔制。有人说,如果陶铸仍旧在军队工作,可以被授予上将军衔。

陶铸和毛主席在一起

从陶铸的经历和贡献上看,授予上将军衔,是有资格的,也应该是当之无愧的。当然,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

1956年9月,陶铸当选为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1957年起,陶铸是广东省委第一书记,还兼任着广州军区的政委。

1960年后,陶铸历任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兼广东省委第一书记,广州军区第一政委、广东省军区第一政委。

1965年,陶铸来到北京工作,担任了国务院副总理。次年5月,陶铸担任了中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兼中央宣传部部长;8月,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陶铸当选为政治局常务委员。

陶铸陪周恩来视察

1969年11月30日,陶铸在安徽去世。在去安徽前,陶铸给夫人曾志写了一首诗:

赠曾志
重上战场我亦难,感君情厚逼云端。
无情白发催寒暑,蒙垢余身抑苦酸。
病马也知嘶枥晚,枯葵更觉怯霜寒。
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

在这首诗中,陶铸想到了过去,想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革命年代。同时也看到了今天,他以一个共产党人的思想,严格要求自己,要相信党,相信毛主席,也要相信国家,更要相信人民。

得知陶铸去世,曾志和女儿陶斯亮的心里十分悲伤。这段时间,曾志保持着乐观的心态,多次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相信毛主席,相信党,相信人民。

1977年12月,曾志被任命为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

曾志

1980年,按照中央关于干部的“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原则,曾志为国家考察选拔了200余名优秀的中青年高级干部。

1982年,曾志退休。退休后,曾志仍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期间,对于妇联开会、少先队举行活动的邀请,她都乐于接受。她说:

“共产党员嘛,总要尽一点义务。用时髦一点的话说,叫做发挥余热。”

在曾志入党70周年的时候,60多位老朋友为她举办了一次庆祝活动。在主持人朗诵了一首真挚动人的赞美诗后,曾志向大家深深鞠了一躬,说:

“今天大家这样热烈地祝贺,我实在很惭愧,我为党做的太少了,只是一个普通的党员,我没当过模范,没当过先进工作者,没得过一枚勋章,这说明我实在很普通……走过70年,我凭的是信仰、信心,从未动摇过。我讲得语无伦次,但都是心里话。”

1998年6月21日,曾志去世。在天堂,与爱人陶铸团聚。

陶铸与曾志的旧照

曾志去世后,在一只旧牛皮纸信封上,陶斯亮看到了母亲写下的“我生命熄灭时的交代”。在信中,曾志交代:

“死后不开追悼会;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不在家设灵堂;京外家里人不要来奔丧;北京的任何战友都不要通知打扰;遗体送医院解剖,有用的留下,没用的火化;骨灰一部分埋在井冈山一棵树下当肥料,另一部分埋在白云山有手印的那块大石头下。决不要搞什么仪式,静悄悄的,3个月后再发讣告,只发消息,不要写生平……”

在整理曾志的遗物时,陶斯亮发现了许多发黄的工资袋。在每一个袋子里,都装着母亲每月省吃俭用省下来的两三百或三四百元钱,一共几万元。

按照母亲曾志的遗嘱,陶斯亮把那几万元钱,全部交给了中央组织部老干局,把这些钱用于祁阳县、宜章县贫困的地区建希望小学,以及老干部的活动基金,没有给留自己一分。

曾志相信,这样的决定,也是爱人陶铸希望看到的。这就是陶铸和曾志夫妇,在他们的心里,只有党和国家,只有人民。他们是真正跟随着毛主席,参加革命的共产主义者,不愧为一对优秀的共产党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