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哲思10:哲学不讲究实用,而且还是条绝路

subtitle
读书娱乐

2021-12-15 02:31

关注

前面讲过,实用主义对于科学来说很有用。那么,我们能不能把实用主义的方法应用到哲学研究中,用来回答形而上学的问题?

我们研究哲学的目的是为了追问人生意义。比如在以下时刻:

- 也许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想到人的一生短如朝露,对必然到来的死亡和虚无产生深深的恐惧,又不知道该如何排解。- 或者是体验了一次纵欲之后,觉得人生就算再有钱再成功,欲望满足后得到的也是痛苦和空虚,不禁对人生充满了悲观。- 或者是觉得自己正过着庸俗无聊的生活,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想要摆脱庸常,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或者你正陷于生活的泥潭中,觉得人生就是一场无休无止的苦役,永远看不到解脱的可能。希望能给自己经受的这些苦难找到一个价值依托,让自己吃的苦变得有意义。

总结起来就是,我们大半是在焦虑、恐惧、悲观、绝望的时候才需要追问“人生的意义”,来驱散这些负面的情绪。

按照实用主义的观点,只要我们能找到一个人生意义,一经相信它,就可以消灭上述负面情绪,那这就是我们的人生意义了。

但人天性趋乐避苦,人类发展奋斗千万年,假如这世上有一个易于接受、成本很小,又能给我们带来好处的思想,没有什么理由能阻止这个思想立刻在人类中传播开。你难道认为,在某本哲学书中还隐藏着一个既好用又能让每个人都相信的人生意义,大家伙儿都不知道,就偏偏等着咱们几个聪明人去发现吗?

显然,更靠谱的结论是:老百姓平时应对上述精神困境的办法,就是这些问题的最优解。您如果想最简便地解决这些问题,那么就去找各种人问一问,选一个自己最喜欢的答案就是了。

如果你觉得普罗大众的回答太“低端”,不够适合你,也没有关系。还有一门科学专门负责解决这些精神困境。它叫作心理学。

但问题是,这些解决方案你吗?你相信吗?

我们不信。

我们天生喜欢怀疑,我们不仅追求自己的快乐,我们还想知道真相。

同样的道理。面对上述负面情绪,信仰宗教也是最实用的办法,但是在没有有力证据证明存在之前,我们也不信。

所以,用实用主义回答出的哲学答案,我们不能接受。

实用主义也行不通。那么,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吗?

没有了。

在理性的领域里,面对“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等等问题,要么去求助心理医生,要么就没有答案了。

实际上,形而上学走不通,形而上学的问题都没有答案。

我们说过,形而上学的任务,是用理性思维去研究世界本质等“大问题”。但理性不可能回答“世界的本质是什么”“有没有终极真理”“终极真理是什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等大问题。硬要回答,答案一定是独断论的,或者在推理上有错误。

形而上学家们研究了好几百年,就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实际上,所有的形而上学都会陷入无法证明自身的困境。

我们说过,经验主义者们的论断“只有来源于经验的知识才是可靠的”,并非来自于经验。康德用来批判理性的工具却没经过自己的批判。黑格尔讲辩证法,但是他的辩证法到最后却并不辩证。尼采说所谓的真理都是谬误,那他自己的理论不也是谬误了吗?逻辑实证主义用来分析语句的规则,经过自己的分析都变成无意义的了。波普尔的证伪主义理论,是不能被证伪的。后来到实用主义的时候,罗素批评说:实用主义以“是否实用”为标准评价真理,但是“是否实用”的标准是什么呢?如此追问下去,必然会形成无限回溯,得不出结论。

我们会发现,这种情况在哲学史上不是偶然,几乎每一个哲学流派,都面临着自己不能证明自己的窘境。那么,这种“怀疑者不能怀疑自身”的质问只是一种抬杠吗?如果我们是怀疑者,那我们把原则改成“我们可以怀疑一切,除了本原则之外”不就可以了吗?

不行。

因为哲学研究的是“什么知识真实可信”的问题,是认识论的问题。按照怀疑精神,任何知识必须先确认是可信的,才能被我们接受。然而,我们用来确认知识是否可信的方法(也就是各种哲学理论),本身也属于知识的一种,它们在给别的知识提出限制的同时,也就是在给自己提出限制。

形而上学的任务之一是保证一切知识的来源是可靠的,如果它连自己的可靠性都不能保证,就正好说明它是独断。

下面的问题是,如果形而上学走不通了,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该怎么回答“人生意义是什么”的问题呢?

最直接的答案是不可知论和虚无主义。

既然形而上学的问题都没有答案,那么就意味着我们不知道人类的一切知识是否可靠,这个世界就没有了终极真理,没有了本质,人生也就没有了意义。

这是一个很自然但也很偷懒的答案。这个答案如果推到极致,相当于反对一切秩序和道德,拒绝一切知识。如果相信了绝对的不可知论,那人就连拿起杯子喝一杯水的能力都没有。如果相信了绝对的虚无主义,只能走向精神崩溃。

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个人会真正接受这个答案。但是,我们又不能不需要一个答案。

粗览艺术史不难发现,顶级艺术家都很苦闷。作为这世界上最有才华的人类,顶级艺术家思考的问题常常和哲学家一样,都是一些形而上的终极问题。只不过艺术家不用理性探索,而是想通过艺术作品让别人和自己感同身受。但他们为什么都不约而同地苦闷呢?他们不都是最聪明的人吗?他们不都是在用毕生的精力追求答案吗?

原因只有一个:终极问题没有答案,最聪明的人们追求到最后,不约而同地发现这是一条绝路。

延伸阅读:《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 作者: 林欣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待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