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盖娅心语】苦寻14年,《亲爱的》原型终相认!“我不愿再回亲生父母身边...”

subtitle
盖娅Uni心理学

2021-12-11 00:16

关注

就在12月6日,电影《亲爱的》原型孙海洋失散多年的儿子孙卓被找到,孩子从山东赶往深圳,父子相认。

苦寻14年,如今终于一家团圆,让这对夫妻激动万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自网络

14年来,失去儿子的内疚、悔恨和沉痛时刻折磨着孙海洋,直到现在,孙海洋仍然清晰地记得当年孩子被拐的时间、地点、穿着,这是他一生都无法释怀的记忆。

一旁孙卓的妈妈眼含泪水,却强忍着激动,让丈夫“你稍微轻点,别吓着孩子。”阔别多年,妈妈握着儿子的手,第一句话却是:“爸爸妈妈(指养父养母)对你好不好?” 让无数网友泪奔。

图片来源自网络

然而,对于儿子孙卓而言,他的内心非常矛盾,一时间无法接受。

他此前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在养父母家生活了十几年,从小备受宠爱。在认亲之后,他也首度面对媒体发声,他很感谢这么多年来亲生父母一直没有放弃自己,从没有想过要放弃,但养父母十几年的陪伴及养育令他无法割舍。他最终还是决定不会留在亲生父母的身边......

图片来源自网络

孙卓的选择引发了网友的热议,不少评论认为:“亲生父母太惨,养父母难道没有罪吗?” 、“亲生父母承受了第二次失去。”

人口拐卖对一个家庭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在漫长的失去和找寻中,无论是父母还是孩子,都饱受情感和伦理的折磨。“不是一个东西丢了,几年之后你就忘记了,这是孩子,一辈子都放不下的。”

图片来源自网络

纵观全球的人口贩运案件,儿童和女性占据相当大比例。

据联合国统计,近二十年来,全球大约有2500万人口贩卖受害者。光是2018年,在全球148个国家里,就发现了48478名受害者,其中成年女性和儿童占比80%,每10个受害者中,就有5个成年女性,2个女孩。

图片来源自网络

在70、80年代的中国,人口贩卖同样是我国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许多年轻女性被拐入农村,被当作生育工具似的囚禁、圈养,她们所失去的不仅仅是自由,还有作为人最基本的尊严和人性......

01

女大学生的山村噩梦

最近朋友圈很多人在讨论一部古早法制纪录片,名字叫做《女大学生的山村噩梦》

故事发生在1995年,德阳中江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村里最穷的55岁老光棍倪天国,花120块钱买来了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何成慧。

据村民回忆,何成慧初来时梳着麻花辫,喜欢读书看报,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写的一手好字,会讲外语。总之,其言行举止颇有那个年代天之骄女的风采。

图片来源自网络

但就是这样一个女孩,长期被倪天国囚禁在猪窝一样的家中,与牲口同吃住,没有床,就睡在用破砖头支起来的木板上;没有被褥,就拿件破军大衣当铺盖;一旦发现女孩想跑,就一顿毒打,嘴里还振振有词:

“我花钱买的东西,我想打就打”、“打不死的婆娘,晒不死的茄秧”。

一直到2012年,经热心人举报,在媒体的帮助下,何成慧的家人终于找到小山村,把她从恶棍手里解救出来。只是,17年的非人折磨,女大学生早已变得目光呆滞,精神恍惚。

图片来源自网络

看到这样的情景,许多观众内心的第一想法不仅仅是心痛和惋惜,还有一丝匪夷所思:这样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子,为什么轻而易举地被拐卖?

带着这些问题,笔者强忍着悲愤,看到纪录片的结尾何成慧和家人奇怪的相认场景:父亲一边泪流满面,一边连声说“我对不起你”,女儿的脸上完全没有获救后的喜悦,更多却是对父亲的躲闪和怨恨,怎么会这样呢?

原来,父亲早年脾气暴躁,对母亲一言不合就是一顿暴打,何成慧身为最年长懂事的大女儿,想为母亲打抱不平却爱莫能助,加上性格内向,不善言谈,上大学前已经有轻度精神分裂症。

至于后来的走失,家人也怀疑过是寒假回家途中病症发作,才落入人贩子手里。

图片来源自网络

女儿走丢后,父亲悔恨不已,痛定思痛,不再对母亲拳脚相加,然而家庭的和睦找回来了,女儿的一辈子却毁了。

如果读者有关注过央视大型寻亲节目《等着我》,就会发现,很多丢失孩子的家庭,本身就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有的家暴酗酒,有的沉迷赌博,有的争吵不断,有的极度贫困,有的父母与孩子天各一方。

这样的家庭,父母无法给予孩子足够的安全感,而美国脑科专家约翰·梅迪纳曾经指出:

人的大脑只有解决了“安全问题”之后,才会进入‘学习’和‘探索’的模式。

当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来到陌生的环境,不是像正常家庭长大的孩子那样,学习,探索,保持自己的独立思考,而是由内到外透露着满满的孤独无依,为了抓住任何一根可能的救命稻草,她们选择全盘相信外界所谓的善意。

图片来源自网络

这类家庭父母自身情绪不稳定,所以无法给孩子打造一个正常生活的样板,让其学会控制情绪,养成正确的价值观与是非观,遇到突发情况,很容易控制不好情绪,缺乏是非判断能力,最后被坏人利用。

并且这样的父母,自己都过的兵荒马乱,又怎么能分出心力培养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自救能力?

02

书本教年轻人要善良,

但利益驱动下的人性却太丑陋

当然,就像女人被性侵,不能怪她穿的少一样,女孩被拐卖,我们不能一味怪其原生家庭有问题,相反,很多时候恰恰是年轻人总是被教育要善良,要乐于助人,才给了人贩子可乘之机,曾经有网友分享了一些自己的亲身经历:

本人在成都上学,室友有天回来给我们讲,在一个小校门口被大叔大妈拦着,说其正在找躲到网吧的儿子,没钱了,要室友请他们吃饭,室友没同意,结果当天晚上就听说那个校门口有人贩子,只要跟着走到停在路边的面包车前就会被拖上去。

图片来源自网络

还有一些单纯懂事的大学生,想早点自食其力,以减轻家人负担,一不小心却落入人贩子的圈套。

电影《盲山》里的故事就是来自这类拐卖案件: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白雪梅为了尽快赚钱还清家里债务,听信了假扮成医药采购公司的人贩子的话,随他们来到西北某个偏僻山村采购中药 ,结果被人迷晕,卖给当地的农民黄德贵。

图片来源自电影《盲山》

而人口贩卖案件屡禁不止的背后,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市场需求太大!

一组来自人口普查的官方数据显示,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我国出生性别比就开始处在102-107的正常范围之外,而且逐渐失衡,高峰时甚至超过121。

图片来源自网络

累积到2020年,大陆地区人口总体规模达到了14.1亿人,其中男性7.233亿,女性6.884亿,总体上男性比女性多出 3490 万,出生人口性别比虽然有所下降,但依然在111.3的高位运行。可以预见,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总有那么几千万男性会沦为光棍。

图片来源自网络

因为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均衡,加上“高嫁低娶”的传统婚嫁观念推波助澜,这些光棍大部分被结构性挤压在欠发达地区,有的甚至成方连片,形成“光棍村”,这些人的繁衍和生理需求难以通过正常婚恋渠道满足,怎么办?

买!而只要有买卖,一定就会有伤害——

当利润达到10%的时候,他们将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他们将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的时候,他们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

说到法律,作为这桩买卖唯一的成本,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又太低太低:

根据我国刑法第241条,拐卖妇女儿童者一般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点才会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至于买拐者,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这个量刑有多轻?用罗翔老师的话说:

“我买只鹦鹉都判五年以下,我买20只癞蛤蟆都判三年以下。”

图片来源自网络

如此一本万利,难怪买卖双方敢于沆瀣一气,置女性基本的权利于不顾,更不管你是本科生、研究生,还是智障、残疾,在他们眼里统统只是一件可以随意买卖的物品。

03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

技巧没有任何用处

对于被拐卖的女孩来说,命运会有多绝望呢?

1995年,在大学扩招以前,何成慧就考入绵阳科技大学,可谓天资过人。但她在被人贩子卖给倪天国的17年中,都没能逃离这座落后的山村。当地的村民明明知道她和倪天国的同居关系并不正常,却没有一个人对这个可怜的女孩伸出援手。

有村民接受采访时羡慕地说:倪天国能干,娶了个大学生。轻描淡写之间,一位女性所遭受的经年累月的屈辱、折磨和苦痛,都成为了男性“成就的表彰”。

图片来源自网络

生而为人,这些村民难道没有基本的恻隐之心吗?有,但他们只会和自己关系更近的光棍共情,买来的老婆要是跑了,钱不是白花了?

他们到底懂不懂买拐是违法行为?懂!但在这样偏僻的小山村,国法过于遥远,“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宗法才是日日横亘在他们心中的行为准则。

在电影《盲山》里,主人公白雪梅在逃跑未成、寻死未果之后,曾将希望寄托于当地人身上。但是村里人要么一笑了之,要么像帮凶一样追她,把她寄给家乡亲人的信转交给她的“丈夫”,或是趁人之危,以帮她逃走为诱饵跟她睡觉。

图片来源自网络

集体认同感超越了法律,冲破了道德的约束,整个村子便没有一点人间正气,不幸坠入其中的白雪梅们、何成慧们,凭一己之力,又怎么能捅破买家精心看管的牢笼,怎能冲出崇山峻岭的封锁?

村民和买家是一丘之貉,女孩子们最后的希望只剩下国家权力机关。

相关数据表明,国家近些年逐步加大了该类犯罪的打击力度,仅2009年4月到2010年年底,短短1年时间,就破获拐卖妇女案件9165起,解救拐卖儿童9388人,解救拐卖妇女1.8万人。

2011 年到 2013年,我国拐卖妇女立案经历了一个明显的上升后,拐卖国内妇女现象已经明显减少。但,那些没有被解救出来的呢?那些没有被立案的呢?

在《盲山》这部电影里,白雪梅的父亲最后带着当地两个警察找到了她,村里人闻讯赶来,把警察团团围住,在一边的村支书却放任不管。现实生活中,还有很多执法人员和买拐者沾亲带故,完全依法办事,他们怕被亲属戳脊梁骨,也怕遭到打击报复。

图片来源自网络

大山里的人心凉薄,是比大山本身更难翻越的山,它们结结实实的压在这些可怜女子的身上,就算斗志再昂扬,在一次次逃跑不成,反倒换来更凶残的毒打之后,也只会习得性无助,甚至精神崩溃。

而往往这个时候,罪恶它开了花,结了果,女人们生了孩子,也只好接受现状,彻底失去逃跑的决心。

04

拐卖与文凭学历无关,

打拐应与扶贫开智同行

了解完这些高学历女子走失、被拐卖、逃跑、被凌辱的全过程,我们会发现,在人心比经济还贫乏的大山里,仅存于女孩心中的斯文,是无法帮她们走出苦难的。

而在更广阔的现实生活中,被拐卖的也不止是高学历女子,涉世未深的打工妹、流落街头的残障女孩,甚至周边落后国家的年轻女性,都是犯罪分子狩猎的对象,仅仅教育女孩保护好自己,不大力打击买方市场,不在法律的顶层设计上让买卖同罪,他们只会把目标转向更弱小无助的女孩。

好在2021年04月0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2021—2030年)的通知。

图片来源自网络

文件中提到,加大拐卖人口犯罪“买方市场”整治力度,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加强对“买方市场”分析研判,在收买人口犯罪活动高发地区开展综合治理和专项行动,依法惩处买方犯罪人,从源头上减少拐卖人口犯罪的发生。

当然,法律只是一个社会的底线,要彻底消除罪恶,还需发展经济,开化思想。

只有抛弃重男轻女的愚昧思想,繁荣地方经济,发展基础教育,开化人心,学会尊重女性的独立人格和自由意志,才能真正从源头上减少人口贩卖的恶劣现象。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精英说(ID:elites talk),精英说是全球精英、海归和留学生的聚集地。我们传递全球资讯、探讨文化百态、创新社交模式、发现独立思想。这里有温度也有态度,点击下方按钮立刻关注。

盖娅Uni近期课程:

心理咨询|培训|测评|科普

提供更高质量的心理专业服务

盖娅心语

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