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紫牛头条】孙海洋送子回山东上学:不想和收养者接触,让法律教育他们

subtitle
紫牛新闻

2021-12-10 02:14

关注

目前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12月9日,孙海洋夫妇将孩子送回了山东聊城的高中读书,他们没有按设想的那样回到孩子成长的地方看看。为了不给孩子添麻烦,他们决定当天稍晚便开车返回湖北老家。昨天陪着孙海洋送孙卓回山东的,还有许多被拐孩子的家属,他们一方面想看看孙卓的生活状况,另一方面也想借着这个契机,寻找自己丢失的孩子。“我们的孙卓找回来了,很感谢大家,希望今后大家能把注意力放到其他还在寻子的家庭上,帮他们的孩子早日回家。”孙海洋与孩子团聚的故事告一段落了,电影《亲爱的》4名原型中仍有1人没找到孩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紫牛头条】孙海洋送子回山东上学:不想和收养者接触,让法律教育他们

驱车千里送孩子返校上学

孙海洋称不愿见其“养父母”

12月8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赶到孙卓养父母家,发现其家门紧闭,周边的邻居也表示这家人已不在家好几天。孙卓养父母家位于阳谷县某村庄,在街面上经营着一家小商铺,平日里由养母照料,他父亲做餐饮相关生意,在同村人看来他们家的生活条件算是比较好的。一名住在孙卓养父母家不远处的邻居告诉记者:“他们家的店有几天没开门了,我们是这两天才知道他家孩子不是亲生的。”

12月9日凌晨2点,在孙海洋驾车送孩子回山东读书的媒体直播间中,约有60余万网友在线关注着他们的行程。“一路顺风”“祝福孙海洋一家”的评论不断翻涌,也有“买卖同罪”“严惩人贩子”的愤慨发声。凌晨3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山东省阳谷县等到了从900公里外湖北监利驶来的车队。

记者了解到,当天夜里,孙海洋夫妇将孩子送到学校休息后,才自行找酒店住下。虽然刚开了近10小时的车,孙海洋夫妇还是在次日一早与杜小华等仍未找到被拐孩子的家属们,共同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孙海洋原打算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想看看儿子在过去的14年57天里是怎么度过的,想了解儿子的每一天, “但看到这么多人,还是想等到回深圳的时候再了解,我不想伤害到孩子,我不想打扰到他。”

“这里好像和深圳相差很大,孩子还是受了很多苦。但是我想到孩子受苦也不一定是很坏的事,能够让他变得更加懂事。”孙海洋至今没有见到孙卓的“养父母”,也没有去他们所在的地方,“我跟他们没话说,不想见他们,应该让法律去教育他们,我现在只想不要伤害到孩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孙卓生活的地方

有很多人给孙海洋打电话,告诉他孩子的户口是非法的户口,要注销。孙海洋说:“那些我也弄不懂,如果注销户口的话,他的学籍又是怎么一回事,我也担心他是否能够进学校,又要通过什么方式帮他找学校。”

“目前考虑最多的还是想让他回深圳上学,回到我们身边。”孙海洋说。

四个原型只剩一人没找到孩子

每条信息都是一份希望

此前报道都是把孙海洋作为电影《亲爱的》的原型,但是记者了解到,电影《亲爱的》主要人物原型其实来源于四个人:杜小华、彭高峰、孙海洋、吴玉萍。如今除杜小华外,其他三人都陆续找到了被拐的孩子。

“我和孙海洋其实是我们这个团体里面的带头人,现在孙海洋的孩子已经找到了,我肯定要从孙海洋手中接过接力棒,我相信我的孩子已经在路上了。”从贴满寻人启事的白色SUV上下来的是江西人杜小华,在山东寒冷的夜晚他穿着一件黑色长袖,最外层套着印有“寻儿杜后琪”几个大字以及孩子图片的白色T恤。

郭刚堂、孙海洋和杜小华

杜小华是电影《亲爱的》四个原型之一,他的儿子杜后琪2011年在内蒙古包头丢失,目前只有他的孩子尚未找到,“这是我的第二辆寻子车,之前买过一辆旧车,车上也都是寻子信息。”

杜小华和他贴满信息的寻子车

孙海洋带孙卓回湖北监利老家的时候,杜小华开车赶过去祝贺。看到孙卓,想起自己的儿子,那一路他一直在流泪。回忆起儿子失踪的经历,杜小华的孩子杜后琪出生于2005年4月16日,2011年3月6日晚在内蒙古包头青山区兴盛镇顶独龙贵村南村木器橱柜厂门前失踪。失踪前孩子体型偏瘦,头发偏黄,鼻梁上有不大清楚的伤疤。

在接受媒体群访时,杜小华身着寻子T恤,手拿寻人启事,黝黑的皮肤与沧桑的双手记录了他十一年来的艰辛寻子路。

“我的腰上有一块解救小孩时被村民打出的伤疤。”杜小华把上衣卷起,右侧的腰间留有一条明显的疤痕。“这是当初帮别人解救孩子时,他们跑在前面,我们来拦住村民,后来被村民用锄头打伤的。这一幕被陈可辛导演拍进了电影中。”记者了解到,杜小华在寻子路上还曾解救过20余名被拐孩子。

杜小华和妻子以打工为主,家里没有任何经济基础,孩子失踪后,他们夫妻俩疯狂地在外面寻找,“甚至很多时候,我老婆根本承受不了,每天都是躺在床上,几乎快崩溃了。”

杜小华家里的亲戚看到后,便集资帮他们在镇上开了一家手机店,慢慢有了一点收入,“我老婆在家里看店,我在外面找孩子。”在找孩子的过程当中,最让杜小华感动的是孩子丢失的第二天早晨,就接到了宝贝回家寻子网的志愿者打来的电话,并教给他一些寻找孩子的科学方法与技巧。

据杜小华介绍,他们一方面紧紧依靠公安机关帮忙寻找孩子,另一方面也依靠宝贝回家寻子网的志愿者和全国各界的爱心人士帮忙寻找孩子,“社会上有网友给我们提供线索,我们肯定想尽办法把这些信息核实清楚,每一条信息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份希望。”

他们不是养父母,是买主

寻亲者共同喊话买家自首

杜小华昨夜开车到阳谷县的时候,中途还从河南漯河把李芳接上了。1998年6月6日,李芳时年4岁的儿子失踪了。从此以后,她就满世界寻找儿子,甚至家庭也破裂了。说起十几年的心酸,李芳忍不住落泪。“丢掉儿子是一辈子的愧疚,这是生离死别,不找到他,这辈子死不瞑目!”

寻找儿子的李芳

12月9日上午,在阳谷县祥泰大酒店门口,聚集着许多寻找被拐儿童的家属,他们借着孙海洋寻亲成功的热度,在当地向每一位路过的行人及媒体记者发放寻人传单。记者在现场注意到,帮忙派发传单的人中还有《失孤》的原型郭刚堂,他满头白发在人群中颇为显眼,也有不少路人认出了他。

郭刚堂是电影《失孤》的原型,一个同样丢了孩子的父亲,今年7月,他终于见到了被拐24年的儿子郭振。郭振选择继续留在收养者家生活,有网友称郭刚堂是“二次失孤”。

丢失孩子寻人启事铺了一地

郭刚堂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非常感谢公安机关通过“团圆”行动把孙卓找到,“那一天,看到小孙卓蹦蹦跳跳地去抱孙海洋的时候,我们特别感慨,这个孩子能够坦然面对这件事情。”

郭刚堂表示,希望所有人能够真正理解孙卓,毕竟他还是一个不到18岁的孩子,“这也是我想和大家说的心里话,想呼吁大家保护好孩子,让孩子回归到正常的学习和生活当中去,让找回孩子的家庭以最短的时间回归正轨,这比什么都重要。”

郭刚堂(左三)和其他寻找孩子的家属

采访现场,有媒体记者提到孙卓的“养父母”,杜小华随即打断了该记者的提问,并说道:“我更改下称呼,他们是‘买主’,不是‘养父母’!”

面对许多寻找被拐儿童的家属和媒体记者,杜小华异常激动地说:“我希望人贩子和买主,特别是买主,在我们家长找到孩子或者公安机关帮我们找到孩子前,能够主动站出来把孩子信息告诉我,我可以对买主既往不咎。”

在杜小华看来,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他找到自己的孩子肯定是早晚的事,“我的孩子在回家的路上已经不远了,所以希望买主们能够反省,不要以为遮遮掩掩能够躲得过去,这是躲不掉的。”

现场寻找孩子的母亲崩溃大哭

杜小华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有很多时候明明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但他还会过来寻找,“对我们这个群体来说,任何一个孩子都是我们共同的孩子,所以这也是我今天为什么要来的原因之一,想知道我们的孩子在买主家里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受委屈,有没有书读?”

在介绍情况的时候,杜小华的手机来电不断,他不停地接电话,生怕错过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这两天他的微信信息已经累积了2000多条,他说等到空闲下来,他会一条一条查看。这种情况,已经是寻亲者的共同特征。

孙海洋说:“希望大家看到这些孩子的寻人启事,帮忙发到网上寻找他们、找到他们,也希望买家和人贩子主动投案自首。高科技太厉害了,今天深圳公安能够找到孙卓,那么其他被拐的孩子总有一天也都会被找到。”

紫牛新闻记者| 宋世锋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 陈燃 闫春旭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视频来源: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