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立陶宛外交部副部长:中国已要求跨国公司在中国和立陶宛之间二选一

subtitle
观察者网

2021-12-09 17:56

关注
原标题:立陶宛外交部副部长:中国已要求跨国公司在中国和立陶宛之间二选一

【文/观察者网 齐倩】据路透社12月9日独家报道,立陶宛外交部副部长透露,中国已要求跨国公司二选一:与立陶宛企业切断联系,否则将被排除在中国市场之外。

这一消息得到拥有2700余家会员企业的立陶宛工业家联盟的证实。该联盟负责人称,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中国向跨国企业提出类似要求,“以前这只是可能发生的威胁,现在变成了现实”。

对此,我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12月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强调,中方一贯按照世贸组织的规则办事。

官方数据显示,立陶宛主要贸易对象是欧盟国家,中国是其第22大出口目的地。但路透社提到,尽管双方直接贸易规模不大,但立陶宛有数百家公司依赖出口经济,为与中国贸易的跨国公司生产零部件、家具、服装等产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路透社独家报道

立陶宛外交部副部长曼塔斯·阿多梅纳斯(Mantas Adomenas)告诉路透社,最近,中方一直向跨国公司发出信息,“如果他们使用立陶宛企业供应的零部件等产品,便将不再被允许向中国市场进出口”。

阿多梅纳斯还声称,现在,一些跨国公司已经取消了与立陶宛供应商的合同。

立陶宛工业家联盟(Lithuanian Confederation of Industrialists)向路透社证实了这一消息。

公开资料显示,该联盟是立陶宛国内大型商业中介机构,设有37个分会和8个地区协会,拥有会员企业2700余家,包括立陶宛大部分生产企业、银行、贸易企业、外国企业代表处、研究机构和教育机构。其会员企业几乎涵盖了立陶宛工业的各个领域,该国几乎所有的工业产品均由该联盟会员单位生产。

“本周,我们第一次看到中方直接向(跨国)供应商施压,要求他们放弃立陶宛产品。”立陶宛工业家联盟主席亚努利亚维丘斯(idmantas Janulevicius)称,“以前这只是可能发生的威胁,现在变成了现实”。

在谈到一家取消立陶宛供应商合同的跨国公司时,亚努利亚维丘斯说道:“对我们来说,最痛苦的部分是,它是一家欧洲公司。许多立陶宛企业都是此类公司的供应商。

阿多梅纳斯和亚努利亚维丘斯均未提及受影响的公司和供应商名称。

此外,一位立陶宛政府高级官员告诉路透社,立陶宛正在考虑设立一个基金,以保护该国公司免受“中国的报复”,包括向企业提供可能的金融支持(例如贷款)。

12月9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到相关问题。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称,不了解有关具体情况。

汪文斌强调,中方一贯按照世贸组织的规则办事。立陶宛背信弃义,公然违背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时向中方所做的政治承诺,在世界上制造“一中一台”,严重损害中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在国际上开创恶劣先例,性质极为恶劣。我们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坚定维护自身的核心利益。

立陶宛工业家联盟主席亚努利亚维丘斯(资料图)

在今年8月宣布允许台湾当局以“台湾”名义设立“代表处”后,立陶宛政府便开始频繁炒作台湾问题,在反华一线上蹿下跳。自此,该国企业日子就不大好过了。

立陶宛国家广播电视台(LRT)9月曾报道,中国公司正取消与立陶宛方面的贸易合作。立陶宛一乳制品加工商负责人坦承,台湾地区在市场规模上“根本无法与中国(大陆)相比”。“中国(大陆)人口众多,而台湾有两千多万人口。因此,无论是台湾还是其他任何小市场都无法取代中国(大陆)”

11月18日,立陶宛不顾中方严正抗议和反复交涉,允许台湾当局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此事导致中方在11月22日宣布将中立两国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

当时,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沈逸告诉观察者网,中国有一整套政治、经济、军事的政策工具,足以捍卫国家利益。中国宣布和立陶宛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发出的信号是:第一,立陶宛的行为触及了红线;第二,中国肯定会采取措施报复;第三,除非立陶宛纠正错误行为,否则中方将持续推进相关反制措施。

沈逸指出,果立陶宛一意孤行,不把台湾的所谓“代表处”关掉,之后还会有梯次升级的措施。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在触碰“台湾问题”红线后,不付出代价,即使强如美国。

立陶宛“15分钟”新闻网12月2日援引一家立陶宛木材出口商的话报道称,中国海关似乎已经把立陶宛从系统中移除,这导致他们的货品无法在华清关。立陶宛外交部当天证实了这一消息,并且称“已经联系了欧盟委员会,寻求在欧盟层面协调反应”。

立陶宛外交部长兰茨贝尔吉斯12月3日再度就此事发声,并且希望欧盟为其出头。兰茨贝尔吉斯6日向欧盟致信宣称,中国正以“前所未见”的强度对立陶宛施加“难以接受”的经济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立陶宛政府不惜以经济为代价、炒作台湾问题,该国大部分民众似乎并不认同。立陶宛最新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在对华政策上,只有33.66%的民众支持立陶宛目前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40.59%民众不赞成,另外25.74%没有意见。

仅约1/3受访者支持立陶宛政府对华政策

延伸阅读

立陶宛求助欧盟重回中国海关系统 拉脱维亚商家担忧了

立陶宛就像一只自暴自弃的困兽,在谜之道路上越走越远。

立陶宛木材出口商发现“立陶宛”这个选项已经被中国海关移除了,这将导致他们的货品无法在华清关。这一发现很快引来立陶宛媒体及立陶宛外交部的炒作。本想“以牙还牙”,但很快立陶宛发现没办法“实施报复性制裁”。

立陶宛外交部长兰茨贝尔吉斯决定请老东家欧盟为自己出头:“我们无法实施报复性制裁,因为我们没有办法把中国的这家或那家企业从海关系统中删除。”兰茨贝尔吉斯还鼓吹“这是一个欧盟成员国受到部分制裁的史无前例的案例”,因为海关系统是欧盟管理,所以欧盟应该介入,立陶宛是欧盟的一部分,贸易政策也属于欧盟政策的一部分,因此“我们要求欧盟保护立陶宛”。

欧盟仿佛并没有忽视这位成员国的诉求,据称欧盟方面近期已就立陶宛一事与中国进行磋商,还将于8日公布一项“反胁迫”草案,欧盟贸易理事会发言人6日证实,欧盟正在就“中国海关封杀立陶宛”一事与中立两国进行协商。

看似对中国来势汹汹,但欧盟这份“反胁迫”草案实际是针对那些“干预欧盟成员国合法主权选择”的国家,进行暂停市场准入许可增加关税等反制措施。草案最初是为了应对美欧贸易纠纷,不过如今的背景下,美国、中国和俄罗斯都被认为是欧盟的针对对象,当然在立陶宛上赶着告状的当下,中国自然成为格外的关注对象。

德媒还抱怨称,欧盟近来经常遭受竞争对手的摆布,这些对手会利用欧盟内部的分歧,报道还拿美国和中国举例。但实际上,美国的经济胁迫和贸易霸凌冠绝全球,中国从来都不搞长臂管辖,也从未打压过外企,给中国扣帽子实在是居心叵测。

德媒有一句话说得对,欧盟内部有分歧,光是这部还未正式颁布的草案,在欧盟内部都没达成统一意见,瑞典、捷克和爱沙尼亚都对该方案的必要性提出质疑,而芬兰和意大利则持怀疑态度。欧盟外部,日本已公开表示了反对,美国也表达了担忧。

所以立陶宛方面为何意淫欧盟此法案是单单针对中国?还是为了帮立方强出头?立陶宛真没那么重要,欧盟也没那么没脑子,无非也是因为自己的供应链吃紧,日子不好过了。

立陶宛政客忙着上蹿下跳,做生意的老板们却忙着营生。立陶宛企业家联合会8日欣喜地发现,中国海关系统中已经有了“立陶宛”这个选项。再次被纳入系统,就表示以前无法完成的订单现在正在完成。然而,仍然有立陶宛企业表示货物被搁置,无法发货。

如今欧元区通胀率已达199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能源价格飙升,进口成本高涨,整个欧盟都这样,立陶宛能好到哪去?毕竟立陶宛的主要贸易对象是欧盟国家,如今可谓是泥足深陷,数据也说明了一切,11月立陶宛通胀率飙升至9.3%,为整个欧元区19个成员国的最高值。

通胀在欧元区最高,立陶宛的嚣张气焰也是欧盟中首屈一指的。外媒皆嘲笑其为美国挑衅中国的“实验品”“小白鼠”。有俄罗斯媒体“补刀”:立陶宛已成为中国的实验小白鼠。

立陶宛经济学家曾表示,虽然中立贸易总额不算高,不过立陶宛对中国的进出口都感兴趣,15亿欧元的贸易总额,中国销售了价值12亿欧元的商品,立陶宛出口了3亿欧元的商品……但若是从德国或波兰这些国家购买同样的商品就不得不多付钱。

在立陶宛现政府强装淡定时,一些立陶宛政客并不指望欧盟,试图自行组织与中国人的对话。立陶宛国会议员小组与中国驻立陶宛临时代办曲柏华举行了会晤,立陶宛前总理阿尔吉尔达斯·布特克维丘斯出席了会晤。他坦率地说,现在感到非常难过。

这位前总理曾在任期内努力做了大量工作,以期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分享中国的跨国运输大蛋糕。但在现任政府的“努力”下,一切打了水漂,将本能让自己腰包鼓起来的过境费,拱手让给了白俄罗斯。

立陶宛企业家联合会主席维德曼塔斯·吉纳勒维丘斯

波罗的海三国中的拉脱维亚国内也有人发出质疑。拉脱维亚木材加工业联合会主席表示,已经收到暗示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被列入“深灰色”名单,拉脱维亚当局欢迎“台独”的举动很可能会导致他们进入中国市场的通道被切断,若再一意孤行,等待他们的将是“黑名单”。

拉脱维亚出口商害怕重蹈立陶宛木材出口商的覆辙,他们还强调:中国人行动很迅速。出手讲究稳准狠,但只是动了一下指头,便已经伤筋动骨,这个局如何接得下去?这样看来,立陶宛确实适合当实验小白鼠。

多交点智商税,总会清醒的。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96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