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捅破了窗户纸,张旭光终于直说了:当代书法不是书法

subtitle
赵俊峰评谈

2021-12-08 23:09

关注

当沈鹏以创新和个性对书法进行改造的时候,没有人会意识到这将动摇书法的根基,更不会想到由此打开了书法西洋化的大门。经过西洋美术理论的长期渗透,传统书法赖以生存的基础已经完全被掏空,只差改名了。“2021万殊一象狂草四人展”从实践和理论两个方面表明:体制内已无书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1万殊一象狂草四人展现场

所谓的体制内书法,指的是以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以及各大高校的书法专业。为什么说体制内已无书法?一些写丑书、乱书、吼书、射书、人体书的所谓书法家都出自体制内。在这些人的示范带动之下,追求西洋美术推崇的创新和个性成为潮流,人才选拔机制也以此为标准,所有想进入体制的书家必须适应这股潮流。

张旭光教授

在创新和个性的引领下,传统书法道法自然、功到自然成、自然出新的理论被完全抛弃,代之以西洋美术理论指导下的形式创新,单纯讲形式美,忽略了书法神韵追求。而这个神韵则恰恰是传统书法最为看重的,南朝大书法家王僧虔就说:书之妙道,神彩为上,形质次之。书法西洋化的过程,从1991年沈鹏主持中书协就开始了,一直到现在。在中书协的强力推动下,当代书法的传统理念几乎被掏空,只剩下一个名字。

王僧虔语

如今这个名字也岌岌可危,清华、北大特聘教授张旭光就提出书法六层理论,传统意义上的书法,仅仅排在第三层。而书法艺术、艺术书法、现代书法则分别排在四、五、六层。这些新名词其实就相当于给书法改名了,使其更加符合视觉艺术的内涵,说白了就是当代书法不是书法,而是书法艺术、艺术书法,或者现代书法。

张旭光楷书作品

这些新名字,在张旭光教授那里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艺术性是第一位,识读性退居第二位,甚至现代书法完全没有识读性,也就是彻底抛弃汉字。他在解释书法艺术时表示:书法艺术就是以审美为主,实用为辅的。认识不认识不是第一位的了,识读可以通过释文去认识。你第一接触的是视觉审美,是感动、是联想。这是以审美为主,实用还有,但实用退到了第二位。这个时候叫书法艺术。这是当代书坛精英、骨干力量的一种状态,是主流。

张旭光行书作品

这种以所谓审美为主的书法,其实已经与传统书法分道扬镳了。传统书法以汉字为基础,无论真、行、章、草、隶、篆都以能识读为前提,即使是历史上的狂草,也一样能够识读,只不过需要经过长时间的专业训练。而无论是书法艺术还是艺术书法都不强调识读,所谓的现代书法甚至把汉字都去掉了。如今秉持这样理念的书法家,全部在国家专业书法机构中。也就是张教授说的“这是当代书坛精英、骨干力量的一种状态,是主流这等于在说,体制内的书法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法了。真想不到,中国美院教授王冬龄一语成谶:书法非书法。

王冬龄作品《书非书》

其实,这样也好,既然已经不是书法了,就不要再霸占着书法这块招牌,将它还给传统书法爱好者。现在体制内这些所谓的书法艺术家应该退出中书协、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院、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等国家专业书法机构,集体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这样一来批评声音自然会消退,只要你不再恶搞书法,想怎么创新就怎么创新,西方美术的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张旭光草书作品

只是不知道专业画家会怎么看待这些没有绘画基础的画家,大概率是将这帮不学无术的人拒之门外。不愿意下功夫、靠一些西洋美术的概念玩笔墨游戏,居然也能赚个盆满钵满。一旦接受一批这样的人会把美术的生态彻底破坏了。这等于告诉后来的学画者:不用下功夫、靠胡涂乱抹就能名利双收,恐怕美术界也不敢接受这帮中西杂交的书法家。

张旭光草书作品

自己也承认不是书法还赖在书法平台不走,说白了还是利益在作祟。书法有深厚的群众基础,等于有一个庞大的天然市场。面对庞大的需求,挂羊头卖狗肉能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和食品造假一个路数,用便宜的狗肉冒充价格更高的羊肉,无非是为了多赚两个昧心钱,但却把整个行业给毁了。照此下去,流传了几千年的书法也将葬送在这帮人手里。

你认为书法会不会葬送在他们手里?欢迎留言讨论

·原创作品,私自转载、拼接必究·

阐明丑书根源,抨击书画乱象 / 弘扬传统文化,为往圣继绝学 / 不一样的角度,不一样的观点 / 如果说得在理,就请关注、赞赏、转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