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纪委网站:谁给被拐孩子办户口?公权力绝不能成为帮凶

subtitle
环球网资讯

2021-12-08 16:49

关注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兰琳宗

电影《亲爱的》原型孙海洋找回了失散14年的儿子,认亲现场让人落泪。有媒体发文评论称,谁给被拐孩子办的户口,这一点也要查,受到舆论关注。

舆论关注给被拐孩子办户口,实际关注拐卖儿童链条中公权力有无失职渎职的问题。孩子被拐后,人贩子、“养父母”下一步想做的,就是给小孩上户口“洗白”成正常身份。被拐儿童不具备上户口的条件,若能瞒天过海安然落户,极有可能存在着出生证造假以及户籍部门渎职的问题。如果一些公职人员把关审核不严不实、敷衍应付,或者与不法分子里外串通,伪造、买卖申报户口的材料,为非法办理户口大开方便之门,都意味着公安户籍部门管理的疏忽和卫生系统“内鬼”的存在。

2016年,福建警方就曾发现不法分子伪造、买卖《出生医学证明》申报户口的线索。近日,有打拐志愿者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消息称,河南省商丘市妇幼保健院曾有4885份出生证被盗,近10年未破案。目前,当地公安机关回应称,进一步加大案件侦破力度,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布。无论是户籍部门、还是卫生系统,对其中失职失责的公职人员,必须严肃查处,严肃追究责任。

事实上,户籍作为记载和留存住户人口基本信息的法律文书,在身份证明上地位重要,个人的上学、就业、结婚、购房等,都有赖于它的证明作用。也因此,户籍管理、户口申报存在着不小的设租寻租空间。除了给被拐孩子办户口,近年来,受到关注的高考冒名顶替事件、持有多个户口购买多套房产的“房叔”“房姐”、在逃人员办理假户口“漂白”身份等,背后都涉及到违规违法办理户籍,伪造身份证件,甚至权钱交易、利益输送。

对于此类问题,一方面随着户籍管理制度完善、技术进步,伪造身份、户籍信息越来越难。补办出生证明,户口迁转、登记、身份证制作等,都有明确的制度规定和严格的办理手续。特别是随着亲子鉴定技术普及,户籍全国联网,在信息审核时加强异地间的沟通等,大大压缩了造假空间。但与此同时,无论技术怎么进步,监督管理不能松懈。要从给被拐孩子办户口中得到警钟,以案促改促治,梳理户籍办理环节中可能存在的漏洞,强化相关公职人员的责任意识、纪法意识,严格日常管理,坚决杜绝办假户口、错误户口、多个户口。

打击拐卖儿童,不仅要抓捕人贩子、找到人,更要对买卖链条全流程进行精准打击,对所有涉案环节都进行严查和处理。涉及到公权力失职渎职的,绝不轻轻放过。只有各个环节都补上漏洞,才能天下无拐,悲剧不再发生。

相关新闻

“商丘出生证明被盗案”两买证男子发声:花2000多元买的

河南商丘市妇幼保健院4885份出生证明被盗案近10年未侦破一事,持续引发关注。

12月8日,两名购买了上述被盗出生证明的福建男子告诉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他们抱养孩子后,未能上户口,在付给“办证人”2000多元后才获得了出生证明。目前,买来的出生证明已被注销,孩子已重新上户,上面注明“非亲属”。

河南商丘市梁园区权威信源介绍,上述4885份出生证明被盗案近10年没有实质性进展,原因是调查难度太大,盗窃贩卖链条未能查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2月2日,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发布微博质疑商丘官方10年未侦破此案。图片来源/个人微博截图

10年旧案未侦破原因:调查难度大

该微博引发舆论高度关注。12月7日,商丘官方再次公开表态,将在前期侦查调查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大案件侦破力度,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布。

但此次表态并未平息舆论,这10年来侦查机关都干了什么,成为争议焦点。

12月7日上班时段,上游新闻记者就此问题赶到商丘市卫健委采访,多名工作人员相互推诿,拒绝接受采访,并背着包匆匆离开办公室。

商丘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商丘市妇幼保健院虽然名称中有“市”字,但归梁园区管理。案发后,一直是梁园区相关部门在处理,商丘市卫健委不便过多介入。

商丘市卫健委另一位负责人称,此次重启调查后,市领导高度重视,该委已安排一名副处级调研员处理此事。

来自商丘市梁园区的权威信源介绍,商丘市妇幼保健院4885份出生证明被盗案发生后不久,当地公安机关就介入调查,找到了10名使用被盗出生证明的孩子。经查,这10个孩子中,有多人是抱养的,亲生父母和养父母之间均知情;有1个孩子来源不明。随后,这10张出生证明被注销。案发10年侦破没有实质性进展的原因,是调查难度太大,盗窃贩卖链条未查清。

▲2013年商丘妇幼保健院发布情况说明,共有4885份出生证明被盗。图片来源/上官正义

两买证男子:证是花2000多元买的

经查,福建省福清市男子阿伟(化名),买了商丘市妇幼保健院失窃4885份出生证明中的一份证明。

12月8日,阿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和妻子结婚多年未能生育。2008年,经工友介绍,他认识了养女的亲生父母。经对方同意,他和妻子领养了女儿,并将其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2012年,孩子还没上上户口,他很着急,便在福清市区路边找了一个“办证人”。付款2000多元后,对方给了他一份出生证明。接着,他带着出生证明和结婚证等证件来到派出所,孩子顺利上了户口。

阿伟称,2016年,民警为此事找到他,他详细说明了情况。很快,养女的出生证明和户籍信息被注销。事后,他依据相关规定,给孩子上了新户口,上面备注“非亲属”。

福建泉州男子阿辛(化名)也对上游新闻记者称,经孩子亲生父母同意,他领养了女儿。当时他是通过互联网找到一名“办证人”。对方寄来出生证明后,他付了2000余元。2016年,孩子出生证明被注销后重新上户,关系为“非亲属”。

阿伟和阿辛称,孩子虽不是亲生的,但他们视如己出,不想被外界打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7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