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在自己的主场输掉了比赛

subtitle
浩思者 2021-12-07 21:45

2021年两个州的选举备受各界瞩目,1月初,传统上倾向于共和党的佐治亚州,分别将两位民主党人送到了联邦参议院;11月初,倾向于蓝色的弗吉尼亚州,自2009年以来共和党第一次赢得了州长选举。

这两个州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失败的一方都在自己的主场失去了优势,在弗吉尼亚州,非常支持拜登的选区为共和党提供了州长职位;在佐治亚州,非常支持特朗普的选区将两名民主党人送进了参议院。

这就非常值得注意,虽然在某个区域,选民对党派都有一定的倾向性,但是这种倾向性并不稳定,这种倾向性会随着党派的立场,候选人的言论等发生变化,佐治亚州和弗吉尼亚州颠覆了区域的倾向性,两党都在各自的“根据地”输给了另一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先从弗吉尼亚州开始,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拜登以10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了特朗普,而仅仅过去不到一年,共和党人杨金(Youngkin)却在同一州击败了民主党人麦考利夫(McAuliffe)。在同一选区,将杨金所得选票比对特朗普所得选票;将麦考利夫所得选票比对拜登所得选票,图中从左到右,绘制了2020年总统选举到2021年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的选票的变化。其中,线条平坦的地方,意味着州长候选人的表现等同于其所在政党总统选举中的表现;线条下坡表示州长候选人的表现比其所在政党总统候选人表现差,线条上坡则相反,坡度越陡峭则表示对选举结果的影响就越大。

正如图表中显示的那样,麦考利夫相对于拜登,表现最不好的地方在那些十分倾向拜登的区域。图表左侧蓝线急剧下降,也就是说麦考利夫失利,绝不仅仅像他丢失的6.4万张选票那么小。

在投票率较低的竞选中,一般情况下一个政党在其支持率较高的选区会失去较多的选票,然而那些曾经支持特朗普超过70%的选区中,杨金的增幅竟然接近3000票。也就是说,杨金在非年度选举中的,在亲特朗普的选区中的表现甚至要优于特朗普。

尽管如此,麦考利夫失败的根本原因还是在影响于拜登的选区,在这些选区里,民主党的选票总数下降了超过10万人,使得杨金最终获得了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

再来看佐治亚州国会参议员选举,民主党赢得了两场。在非周期选举年选举,往往对总统所在的政党不利,这两场联邦参议员最终选举都是在2021年1月5日,虽然当时拜登已经赢得了大选,但是特朗普仍然是在位总统。在2008年有着类似的环境(小布什在位总统,随后奥巴马当选),共和党人尚布利斯(Saxby Chambliss)在12月以15个百分点战胜了民主党人,取得了联邦参议员席位,所以2021年,共和党人珀杜(Perdue)和勒夫勒(Kelly Loeffler)有理由做出充足的准备。

在2020年11月到2021年一月有一件特殊的事情影响着佐治亚州联邦参议员选举,那就是特朗普坚持认为民主党选举作弊,而且强迫佐治亚州官员推翻总统选举结果,并且导致了美国国会暴乱(在佐治亚州选举后的第二天)。

这对理解民主党人取得两场胜利很重要,因为特朗普的言论很可能破坏选民的投票信心,降低特朗普支持者的投票率。为了理解某一政党,如何在倾向于对方政党的州取得选举胜利,以共和党人珀杜对阵民主党人奥索夫,角逐联邦参议员为例。

从2020年总统选举到2021年联邦参议员选举,佐治亚州的投票率出现了一定的下滑,从上图可以看出,无论是珀杜还是奥索夫,与自己政党的总统候选人相对,都拿到了更少的选票。

与20年11月总统竞选相比,奥索夫在高度倾向于拜登的选区失去了很多选票,这意味着珀杜在这些选区的表现要优于特朗普。如果珀杜在其他选区,也获得了特朗普对阵拜登时取得的优势,那么珀杜就会赢得联邦参议员的席位。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珀杜最终输掉了选举,主要原因是在高度倾向于特朗普的选区,珀杜表现不佳,正如图表右侧红色线急剧下降所表现出来的那样。简而言之,珀杜在最倾向于特朗普的地区输掉了选举,唯一解释得过去的就是,许多亲特朗普的选民并没有在1月份出来投票。

总之,弗吉尼亚州和佐治亚州的选举都产生了一个结果,那就是两党都在自己的主场输给了对方,这也预示着2022年中期选举将有更多的不确定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