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欧洲半导体该认命了?

subtitle
钛媒体APP 2021-12-07 18:5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半导体产业纵横

欧洲是世界经济的重要一极,其GDP在2020年占世界GDP的24.6%,但是2020年欧洲半导体在市场中的市场份额仅约10%,主要依赖从美国和亚洲地区进口。

欧洲曾在世界半导体中拥有重要地位,来自欧洲的英飞凌、恩智浦、ST意法半导体都是全球知名的半导体大厂。但是随着整个欧洲电子产业的衰落,现在的欧洲在半导体领域的话语权已经大大降低;更严峻的是,后发新公司的不足与推陈出新的半导体潮流形成了鲜明对比。

实际上,欧洲很久之前就有了半导体地位下降的危机感,欧盟曾带领欧洲进行了多次会晤,也制定了多次共同计划,但是它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追赶上来。

法案再多,逃不脱一厢情愿

本月,欧盟一份政策文件草案显示,欧盟委员会可能会同意一项新的补贴政策,允许欧盟各国政府补贴欧洲的尖端芯片工厂。国际社会注意到这个消息,有评论透露,这个草案事实上是由法国和德国两股力量促成的,彭博社甚至直接称这一法案是法国的胜利。作为欧洲的经济和半导体大国,法国、德国在欧盟非常有话语权。然而,其余国家恐怕并不会遂了两家的意。

欧盟共有27个成员国(不包含脱欧的英国),但是在半导体产业链中知名的公司并不多,产业带动范围更限于法国、德国、瑞士、荷兰、意大利等,而现实情况是欧洲大量的国家与法德等的利益并不一致。大量的小国着眼于自己的现实经济状况,对很多集体行动有自己的考量。

今年9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重提《欧洲芯片法案》一事,称将提出新的文本进行签署。这次,法案呼吁欧洲把力量集中在半导体上,让欧洲成为该领域的世界领导者,在未来十年占据世界半导体来源的20%,还要冲刺2nm。冯德莱恩还表示,欧盟需要在欧洲层面进行协调,以创建包括生产在内的欧洲水平的芯片生态系统。他用欧盟成功研发伽利略卫星系统的例子来比喻,认为欧洲各国应该具有像当时一样的雄心壮志。

欧洲在世界半导体中份额不足。来源:金十数据

冯德莱德的理想更像是一颗投入湖中的石子,动作很大,但是回应他的只是一圈波澜。

不过,这样的情况完全预料之中。

去年,欧盟便开始大张旗鼓要签计划书来发展半导体。2020年12月26日,欧盟网站上公示了一则消息,吹响了集体力量实现“芯片自立”的号角。欧盟中的17个国家以线上方式签署了《欧洲处理器和半导体科技计划联合声明》,宣布未来两三年内投入145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1527.645亿元)研究半导体技术。

《欧洲处理器和半导体科技计划联合声明》 来源:欧盟官网

当时,签署声明的国家有17个,而没有签署的国家则有10个。声明的签署者有德、法、荷、意四国,也算是能代表80%的欧洲半导体。

根据欧盟消息,这一计划的主要预算来自“复苏与韧性基金”,拨付给每个成员国的上限为国民收入的6.8%。其中一部分为无偿贷款,但就是这一部分,各国对其分配颇有意见。前两年将以2015年至2019年平均失业率等指标进行衡量,而2023年将以疫后经济降幅为基准的标准,无形中给大国形成利好。

没有签署的国家对其表示抗议,他们表示“对关键行业的战略资金过度和非定向使用会导致欧盟内部的补贴竞争和不公平。”由于国民基数少,市场不够大,投入在半导体上的人财物成本高。

对于某些国家或者企业来说,制造不如购买。ASML便是其中的一个典型,ASML的光刻机部件来源广泛,7nm的EUV的3万个分件中,九成设备来自其他国家,包括德国、美国的精密设备等。同时,采购ASML光刻机的公司需要购买ASML的股份,三星、台积电都是ASML的客户。ASML最大的股东来自美国,这样的业务模式帮助ASML抵御了外部风险,保证了供应链,也暗示了ASML无法完全脱身非欧洲国家而帮助实现欧洲实现半导体大计。

爱尔兰则是因为半导体给国家带来了巨大利润,英特尔在美国本土之外还有四个工厂,其中位于爱尔兰莱克斯利普(Leixlip)的工厂是美国本土外的最大生产基地,并且英特尔还在不断向这家工厂进行投资,由于爱尔兰本土并没有足够的市场和人员可以发展本国的半导体行业,因此依赖外资成为了这个国家的必选方式。爱尔兰总理Micheál Martin对英特尔在爱尔兰持续投资表示欢迎,称英特尔为爱尔兰做出了巨大贡献。他说“英特尔在爱尔兰的旅程是非凡的,下一阶段的发展计划将提高英特尔作为全球半导体创新和制造领导者的声誉。”

英特尔在全球的工厂和测试基地 来源:英特尔

欧洲各国利益诉求不同,德国和法国主导的法案不可能使所有,甚至不能使绝大多数国家满意,半导体联合非常有可能变成雷声大雨点小的空头指令。

企业赴欧建厂,是吸引还是依赖

欧盟正劝说半导体公司到欧洲设立工厂,但对此项政策感兴趣的公司少之又少,并且欧洲内部也对外来建厂褒贬不同。

11月26日,《路透社》报道称,台积电可能会在东欧建厂,而非之前热议的德国。虽然西欧经济发达、产业规范,但是东欧的诚意彷佛更大。东欧本身拥有更低的劳动力,对于台积电等企业会有更大的优惠支持,包括水电管理行政费用以及税收。

今年夏天,欧洲便开始接近相关企业,并游说其来欧设厂,台积电是被游说对象之一。而中国台湾方面的回应则是,台积电对在欧盟建立工厂不感兴趣。 台积电还向欧洲“泼冷水”称,台积电公司欧洲客户占比仅6%左右,无论从市场还是成本的角度来看,都无法产生规模效应。此前,消息一直称台积电将选择德国建厂,但台积电方面对此持续否认。台积电总裁魏哲家数次被问及赴德国设厂一事,多次回应仅称为了服务客户,不排除在日本以外地区设厂。至于海外设厂模式,台积电表示,不会和当地政府合资,还会考量是否接收当地资金入股。

作为去年《欧洲处理器和半导体科技计划联合声明》发布后少数走到台面的行动,若台积电暂时不赴欧建厂,欧洲半导体崛起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将大减,毕竟晶圆厂需要的资金和资源巨大。

与台积电做法不同的是英特尔。今年年初,英特尔CEO基辛格发布IDM2.0的同时,表示要在欧洲建立新的晶圆厂。到了9月,基辛格在欧洲出差考察,访问德国时公布了欧洲半导体晶圆厂的计划。11月29日,欧盟负责贸易的布雷顿在采访中表示,他们可能会在最近几天内公布英特尔在欧洲建厂的消息。但是如果按照之前的消息,英特尔在欧建厂的条件是80亿欧元的补贴。

力主半导体计划的欧盟内部市场专员蒂埃里布雷顿

这边热火朝天,另一边担忧不断。今年4月欧盟吸引建厂以来,其内部同样争议频出。据路透社报道,法国官员表示这一做法不一定是对的,为了短期成绩可能要牺牲长期工业政策。欧盟委员会的三名官员表示,他们对依靠非欧盟公司建立工厂的战略感到不满意,而且欧盟公司与外国同行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可能会更好。此外,诸如欧洲市场的容量和自由市场的问题都被摆到台面上。ASML、恩智浦、英飞凌、ST意法半导体等的代表也在欧盟进行了讨论。但直到今天,并没有确凿的消息传出。

缺乏利益纽带,欧洲大厂也不积极

作为欧洲半导体辉煌时代的见证者,欧洲半导体多偏安一隅,大厂普遍对共同发展半导体意愿不强。

今年3月12日,英飞凌高调“拆台”欧盟半导体计划。总裁Reinhard Ploss对欧盟“加强开发芯片能力、瞄准2nm工艺”的声明表示怀疑,认为仅靠欧盟投资新建晶圆厂,无法解决欧洲的芯片供应问题。他表示,欧洲晶圆厂的主要客户都不在欧洲,将芯片制造能力留在欧盟没有什么帮助。“目前欧洲的科技行业规模还不够大,不足以让芯片本地化生产变得有价值。”

5月6日,欧洲三大半导体公司之一的ST意法半导体明确表示将不加入欧盟委员会正在准备建立的半导体联盟。其CEO Jean-Marc Chery表示,该计划是一个积极的进展,但与英飞凌无关,因为“如果是关于已经成熟的技术,我们没有任何参与的理由”。

ASML的高管也指出,用巨额补贴在欧洲建立晶圆厂生产先进芯片毫无意义。“对于欧盟来说这笔投资太高了,并且上下游的产业链有太多空白,要使晶圆代工厂取得成功所需的整个供应链都在欧洲有缺失。”

4月5日,欧盟委员会已经宣布成立处理器和半导体技术联盟,但是这个联盟基本没有得到支持,外部也基本只有英特尔表达了支持态度。

英特尔CEO基辛格在IDM2.0战略时提到支持欧洲半导体计划

除此之外,欧洲大厂之间彼此之间也有竞争。欧洲是汽车生产的重要阵地,据Strategy Analytics最新发布的《2020年汽车半导体厂商市场份额报告》显示,全球Top5汽车半导体供应商为英飞凌、恩智浦、瑞萨、德州仪器和意法半导体,2020年这五家供应商共占据了全球汽车半导体市场近49%的份额,有三家来自欧洲。虽说三家产品各异,不过也都在汽车领域进行竞争。此前,恩智浦与英飞凌就通过收购等动作,不断在汽车的市场上竞争。2020年,英飞凌取代恩智浦成为汽车半导体最大供应商。

欧洲的国家特点可能是影响其半导体策略的重要因素,缺乏共同的利益就无法产生真正的合作。欧盟作为一个共同体,在政策驱动上也有薄弱之处。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市场因素,欧洲的半导体市场不够大,实现自主强“洲”没有强有力的市场需求支撑。

在欧盟公布半导体计划时,美国也计划了500亿美元的投资,用以补贴芯片产业的制造和尖端芯片的设计,保障自己的地位。

天时人和地利,仍有差距。欧洲半导体的复兴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