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岳父不知道我等会就要杀他,他一边看电视,一边唠叨我……

subtitle
翡翠小姐姐 2021-12-07 16:15

【本文节选自《细节的秘密:生活原比想象的刺激》,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我,刘明,爹不亲娘不爱,老婆也十分嫌弃我。作为一个老爷们,活得也够憋屈的,早晚有一天翻盘,让他们都不敢小瞧我。

刚好这天,我朋友王志刚兴冲冲地说有地儿新开了个赌场,要带我转转运,我一听就来劲儿了。

新赌场就是不一样,一开盘就赢了几千块。我拉着王志刚撒开了玩,没想到只是短短一下午的时间,就赢了 30 来万,乐得我嘴巴都合不上。

王志刚反倒是一脸沮丧,他输得挺惨,带的钱全搭进去不说,还欠赌场 2 万块。

他嚷嚷着要走,可我还没尽兴,本着好兄弟要见面分一半的原则,我送他 1 万筹码,让他争取赢回来。

结果他坚定地要走,拦都没拦住。他走了,我不能走,第一次手气这么旺,今天要把在别的赌场输的全赢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在兴头上,一个很有派头的老板走了过来。

「大兄弟,我看你今天手气很旺啊。」他瞥了一眼我手里的筹码:「我开场子这么多年,很少见过你这么厉害的高手了,怎么样,要不要去里屋陪我玩玩?」

我心想,你丫谁啊,别打扰老子挣钱,不耐烦地婉拒他:「不用了,这儿风水好。」

他嘴角一歪,冲我使了个眼神:「那屋是风水正位,1V1 高端局,还有美女陪着,更重要的是,这边赌注更大,一把就能赢台宝马。」

我一听来钱更快,还有美女陪着,何乐而不为呢,果断地答应了他的邀请。

一进这屋就感受到,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偌大的房间只有一张大桌子,装饰得跟豪华酒店似的。一排身材极好的美人穿得妖艳暴露,有拿着酒的,有拿着水果的,还有拿扇子的,一上来把你团团围住,服侍得跟太上皇一样。

可就是因为这美色,让我冲昏了头脑,连输 3 把之后,手上的筹码就所剩无几了。本来是想撤的,但是架不住美女坐怀,一个劲儿地鼓动我勇往直前。

我头脑一热,心想老爷们不能怂!

结果等我回神儿的时候,已经输给赌场 20 万了,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那老板笑得更开心了,美女直接换成了四个黑衣壮汉,当场让我还钱。我哪来的钱啊,别的赌场里还一屁股债呢。

「要不您容我缓两天。」

老板冷笑一声:「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今天要么把钱放这儿,要么就签个借条,再把手留下当利息,你自己选吧。」

我当场就腿软了,这是要人命啊。

为了保住我的手,我只能硬着头皮给我老婆打电话,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这样的电话了。

拨通电话的那一瞬间,我心里咯噔一下,但是不管怎样,还是得上:「媳妇儿,是我。能跟你商量个事儿不,我……」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那边就开始哭哭啼啼:「刘明,你又欠了多少钱。家里能当的我都当了,就连咱俩的结婚戒指都还赌债了。连住的地方都快没有了,你还想怎么样啊,要逼死我吗!」

听到这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老婆,我错了,这次赌债还上我再也不赌了,真的老婆,我发誓。」

电话那边的哭声停了,接下来是一句冷冰冰的话:「不管欠多少钱都跟我无关,你就在外面耍吧,哪天耍死了我给你送终。」

我气得差点把手机摔了,但是碍于面子,只能忍气吞声。看着老板喊来的 4 个壮汉保镖,我实在是怂得不行,思来想去一大圈最后只能求助那个死老头子。

「爸,是我,您能不能借我 20 万,我想跟朋友开个店」……

「小犊子,少跟我借钱,我闺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我是不能忍,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就让芳芳跟你离婚。」

这老不死的,偏心到家了,到现在还死守着钱不肯救我。

他家一共仨孩子,我媳妇是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前一阵家里房子搬迁,给了他 600 万拆迁款。房子是二弟买的,装修费是我媳妇出的,而这 600 万他留给自己一半,剩下的让大弟和二弟平分,我媳妇一分钱都没拿到。

「我看你今天这钱是还不上了。」

那老板一副笑面虎的模样,冲保镖使个眼神,那 4 个壮汉就围了上来,直接把我按在了桌子上,任凭我如何挣扎都不能动弹。有个人从身后掏出了一把菜刀,抬起刀就准备向我砍过来。

就在我急得要尿了的时候,一个救星突然出现在我眼前。

「二弟!二弟!快救我!」

透过门缝,我看到娘家二弟李伟在门前走过,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大声呼喊。

二弟看到我像待宰的猪被按在桌子上,愣了一下,随即就开始轻蔑地取笑起来。

二弟是做买卖的,手里有点闲钱,我就央求着老板,让我跟二弟商量商量。老板大手一挥,4 个保镖终于把我放开了。

我把二弟带到角落里,求他江湖救急。

「跟我借钱,你拿什么钱还我?我姐也不会替你还钱,拿我当冤大头啊。」他说完就抬腿要走,丝毫不顾一点情面。

我赶紧拉住他:「弟,姐夫求你了,今天不给赌场钱,你姐夫胳膊就没了。这样,你帮姐夫还这个钱,以后姐夫给你当牛做马。」

听到这话,二弟停住脚步,鸡贼的小眼珠一转,俯首耳语道:「我帮你还钱可以,帮我个忙。」

我见有机会,赶紧点头答应。

「想办法弄死我哥。」

我听到当场震惊:「他可是你亲哥,你怎么想起要杀他?」

「你就说答不答应吧。」

我一时没敢开口,杀人这是多大的罪名,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他转身就要走,几个保镖见状拿刀就过来了。形势所迫,我赶紧拦住他,一咬牙答应了他。

出赌场的时候,我问二弟当真想弄死大弟吗?

「我那个老爸太偏心,大哥这么多年为这个家做过什么?家里的房子是我买的,装修是大姐出的钱,大哥连赡养费都没出过,就分走一半的拆迁款。」二弟咬牙切齿地说,「老爷子也是够狠,他天天一分钱不花,吃穿用的都是我和我姐的钱,还一天天这事儿那事儿,跟个吞钱的怪兽一样,我挣多少钱够他花啊。」

听到这话,我也极为不满。这家人欺负我媳妇不是一天两天了,动不动就让我媳妇出钱出力,凭什么拆迁款一分都不给我们。别的时候就算了,现在人命关天他都不肯出钱救我。

这个梁子就算结下了,他家一个个都这么不仁,也别怪我不义了。为了这 600 万,我决定拼一把。

「二弟,你应该这么想。你是为了拿回属于你的钱,但只要老爷子在,什么时候这笔钱都不是你的。就算他给了你 150 万,没多久就得被他要的一分不剩。这么多年你给他搭进去多少钱,他现在对你还是这种态度。你大哥什么事儿都没做,跟你分的钱都是一样的。咱爸就压根不记得你对他的好,心里只有大儿子。」

我停顿一下,看到他的表情开始逐渐狰狞。

「你弄死你哥,虽然能一时解决问题,但最关键的问题还在老头那儿,你永远得不到老头的爱。在这家里,说白了,咱都是外人,老爷子心里只有大儿子一个人,你在他心里的分量只值 150 万。但如果老爷子病逝了,这 600 万算遗产,咱三家平分,我家那份给你,你就能拿 400 万。你觉得怎么样?」

「你居然想弄死我爸,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

眼见他要发火了,但我分明看到他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

我微微一笑,这种子算是埋下了:「反正这赌债你已经给姐夫垫上了,该办的事儿姐夫也不能含糊。剩下等你想好了再给我打电话,到时候你想弄谁我都帮你。」

2

第二天,我接到二弟的电话。他出了个很好的主意,弄死老头,伪装成入室抢劫。600 万他留 500 万,剩下 100 万给我做封口费。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在巨额财产面前,亲情算个屁。

第三天,我做好一切准备来到了老丈人家,丈母娘去世得早,老头一直独居。

看到我拿着一堆水果来了,他丝毫没给什么好脸色:「呦,手保住了?还真有人敢借你钱,一个大男人,成天不干事,靠老婆养活,还在外面欠一屁债。放在当初,上门女婿都不能让你当。」

我内心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心想:你个老不死的,好意思说我,你不也是天天靠儿子女儿养活,你骂吧,等会你求我都来不及。

我递上买来的水果,陪着笑说自己确实没能耐。

老头看都没看我一眼,扭头就回沙发上继续看电视了。年纪大了,耳朵背,老头把电视声开到震耳。

苍蝇蚊子围着我俩嗡嗡转,电视里冲锋号的声音要把房顶掀了,老头还唠唠叨叨地说我没用,不算个男人。

我酝酿着什么时候动手,紧张得满身是汗,索性躲进厨房开始抽烟。一根接一根,虽然想的时候是挺解恨,但是真要做了还挺害怕的,正巧旁边有几瓶啤酒,我劈里啪啦打开就灌进肚子里。

客厅里,老丈人还在那里骂呢。

「小兔崽子,一天天不干正事儿,无事献殷勤,谁不知道就为了惦记我那点钱。没钱的时候哪见这么殷勤,又买东西看我,又嘘寒问暖的。表面上关心我,背地里指不定想什么呢。」

不能说自己怂,但这酒喝完就是啥都不怕了。我把酒瓶子往地上一扔,大步流星地就往客厅走。

老头看我气势汹汹地走出来,正觉得骂得不痛快呢。

他站起身来指着我就要开骂,我抬手抄起茶几上准备好的水果刀,一刀干脆利落地扎到了老头心脏的位置,乌黑的血浆顺着刀淌了下来,黏黏糊糊的。

看着这血我晃了下神,脑袋涨得发痛,开始嗡嗡作响。

老头一脸震惊地看着我,疼得表情狰狞,颤抖的手捂着胸口,嘴巴一张一合好像要说话,但涌出的都是血浆,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老头渐渐地瘫软下去,我顺势把他扶倒在地,直接奔着保险箱跑了过去,拿个榔头一把砸开了锁,一个黑色的手提旅行包就这么映入眼帘。

我一把将其拎出,这沉重的分量着实让我激动不已,甚至有种想直接独吞它的冲动。想想地上的老头,最后还是忍住了,二弟这个人可以为钱弑父,是个硬茬子,以后得提防着点。

没敢多留,我拿起旅行包,戴上之前准备好的口罩和帽子就冲出了家门。交接的地点是二弟定的,地方偏僻,没有监控探头,我骑着摩托沿着他说的那条路一直往前开。

没多久他就开车来了,停下的瞬间,他从车里把车门一开,我把包往他车里一扔,他便开车扬长而去了,整个交接过程不超过 20 秒。

我看了看空无一物的双手,甚是感慨,要是胆子再大些,这 600 万就都是自己的了。大不了隐姓埋名,远走高飞,这么多钱足够潇洒一辈子。

叹了口气,我大步流星向警察局走去,好戏才刚刚开始。

3

「我来报警,我小舅子让我杀我老丈人,现在已经带着家里 600 万拆迁款跑路了。」

我坐在警察局,看着前台漂亮的小警花惊呆地看着我。

我拿出手机,点开了一段录音,里面是二弟的声音:「你把咱爸弄了,然后伪装成入室盗窃,拿到的拆迁款我 5 你 1。」

「所以你把你爸杀了,还把 600 万给了你弟?」

我连忙摆手:「不是,我怎么能杀人呢。我用的刀是玩具伸缩刀,我跟老丈人说了这事儿,他不信,我就跟他一起演了这么一出戏。」

女警花狐疑地看着我,打了个电话,然后把我带到一间屋子里做笔录。

警察的工作效率太低,同一个问题翻来覆去问了一遍又一遍,弄得我很不耐烦。

我心想:我一个报案的,你来回折腾我算怎么回事儿啊,赶紧把我那 600 万追回来才是要紧的。

半个小时之后,两个警察走了进来,直接将我铐上了。

我急得声音都变调了:「什么意思,铐我干嘛啊,去抓我二弟啊。」

「你老丈人死了!」

听到这话,我脑袋「嗡」的一声,当场瘫坐在地上。

「这怎么可能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们俩商量好的,用的伸缩刀都没有开刃,血包也是在网上买的。」

我挣扎着站起来拉着警察拼命地解释:「警官,我没有杀人。我只不过就是想让老人对二弟失望,我没必要杀人啊!」

警察二话没说就把我拉到了命案现场,这里一切都是我刚离开时的样子,保险箱被砸开,门大敞着,里面空无一物。

客厅的地板上原来躺着老头的地方,现在是一个用白色笔迹画出的人形线条,状态和老头躺下时的样子一模一样,口鼻和胸口位置的一大摊血迹已经渗进了地板里。

旁边的地上多了个停尸袋,里面是刚刚还在骂人的老丈人,他的脸上毫无血色,已经和死人无异了。

面对眼前这场景,我完全无法接受,他不可能死了啊!

我拉着警官,希望他告诉我这只是在开玩笑,这不是真的:「警官,这不可能啊,老爷子是不是年纪大了心脏病突发死的?我真的没有杀他啊!」

其中一个警察走了过来,捏起一个塑料袋的一角,给我展示里面带血的刀具:「这就是你作案的凶器。」

我本能地想接过来,被押我的警官制止了。我急得脸都快贴塑料袋上了,怎么看这都是我买的道具刀,到手后还试过,根本捅不伤人啊。

我都快跪下了:「警官,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人啊!」

然后我就被警察带走了。

一直到判刑,我都没有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弟也没好到哪里去,因为伙同我杀人抢钱也被判了刑。他不冤,他是罪魁祸首,可我根本没想杀人啊!

这是建国以来最大的冤案了,我不服一审判决,恳求媳妇帮我请更贵的律师。

入狱的第二天,狱警说有人来看我,说是一男一女,我还挺高兴的,没想到我媳妇能够犯下我杀老爷子的罪,请律师来帮我洗清冤屈。

可是当我满心期待地看到前来看我的这两个人时,我当场就崩溃了。

站在玻璃栅栏外面的是我老婆和带我豪赌的朋友王志刚,我的老婆一身白色的长裙,一脸甜蜜地挽着他的手。

她很久都没有打扮得这么美了,刚结婚那段日子的美好画面突然在我眼前闪过:

我给她戴上戒指,亲吻她的嘴唇;她下班看到我给她做的一大桌美食激动地扑到我怀中;我攒了 3 个月的钱,终于给她买了一个 LV 的包,她一边说我浪费钱一边高兴地钻进我怀里;我被炒鱿鱼拖着疲惫回家时,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告诉我别担心,她养我……

这一切突然都消失了,出现在眼前的是王志刚的奸笑。

我双手抓着栅栏疯狂地想要冲过去,把这两个对我眉飞色舞的狗男女弄死。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有人在害我,可是一切都晚了。狱警把我拖走了,走之前最后一眼,我看到的是这对狗男女得意的笑。

我知道我可能完蛋了,前途毁了,家也没了,下辈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他们!

4

是不是很刺激,是不是很解恨,光是想想他的遭遇就觉得自己的计划简直完美无瑕。

其实我不是刘明,刘明已经被枪决了。我是他媳妇的大弟弟,家里的老二李涛。

我姐夫这智商挖破脑袋都不会想到真相,他以为自己运筹帷幄,靠着三寸不烂之舌让我爸和我弟心生间隙,借老爷子之手踢掉老三分拆迁款的机会,再借机讨好老爷子。可是他却不知道,他一直都是我手中的棋子。

我对刘明一直就看不上眼,赌博、抽烟、酗酒全都沾了个遍,一群人天天堵门口追债。即使是这样,姐姐也没说跟姐夫离婚。

想着姐夫早晚有一天会把家里的钱挥霍一空,他还一直惦记着家里那 600 万。老头子还迟迟不肯分这笔钱,万一哪天老头子不行了,这笔钱闹到法院那里,很可能就会拿来给姐夫抵债了。

我觉得这样不是办法,正好我朋友王志刚对我姐有意思,于是就和他商量做局,把姐夫弄成残废,然后撮合他和我姐在一起。

本来事情进展得很顺利,贪婪的姐夫被金钱和美色冲昏头脑,很快就把手里的钱挥霍一空,还反欠了赌场一大笔钱。结果就在事情要成功的时候,我弟的突然出现打乱了计划,没办法,只好择日再议。

没承想,第二天姐夫居然亲自找上了门。

他到我家二话没说就掏出了手机,播放了一段录音。

「你真打算让我弄死你亲哥?」

「怎么,钱都帮你还了,你现在反悔了?」

「没有,你救我一命,我怎么能过河拆桥,姐夫不是那样的人。姐夫的意思是,咱都是一家人,你为啥想杀老二啊?」

「我那个老爸太偏心,大哥这么多年为这个家做过什么……」

录音播完,我脸都绿了。虽说我很不喜欢这个弟弟,但从来都没想过亲弟弟要害死自己。

虽说是生气,但我知道他这个人一定别有用心:「你给我听这个是什么意思?」

他眯眼一笑:「听不懂么,老三要我杀了你,但是我把问题转移到老头那里去了,这算不算救你一命?」

我佯装生气举起手机:「你要对我爸下手?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他笑着把我举起的手轻轻按了下去:「唉,别着急啊。我可不想进局子。我的意思是,趁这个机会,我们把这事儿告诉老头,老头一生气,拆迁款不分给老三了,剩下的钱岂不都是你的。」

我知道他不是什么善茬:「你有这么好心?」

他咧嘴一笑:「300 万,我不贪,我只要 50 万,把赌债还了,剩下的钱我给你姐买个金链子,之后开个小店好好过日子。」

我点点头:「你还算有点良心,知道想着我姐。你要是没沾上赌博,我姐至于现在过得这么惨么?」

他十分不耐烦:「你就说行不行吧。」

我沉默片刻,答应了下来。

于是,他拿着道具刀和血包来到了老丈人家,把老三指使他杀老头那段录音播给老头听。老头听完之后果然是勃然大怒,当场说不认这个儿子。

他鬼机灵,想到老头就这么把老三踢出去,老三肯定知道是他在背后动手脚,万一找人杀自己就坏了。为了防止自己出现性命危险,所以刘明劝老头配合他演完这场戏,把钱给老三,到时候人赃并获,量老三也没啥话可说的。

老头嘴上说是不认儿子了,但父子情深,只有把事情推到没有挽回的余地了,老头想反悔也就悔不了了。

我告诉姐夫,让他事成之后去派出所自首,这样立案了,老三想逃也逃不了了。但是我没告诉他的是,趁着他离开的那段时间,我偷偷回了趟家,把道具刀换成了真刀,直接坐实了他杀人的罪名。

就这样,一石三鸟之计同时把姐夫和老三都推入监狱的大门,还借姐夫的手把亲爹也弄死了,现在这一大笔拆迁款就都归我一个人了。

这个家的一切本都该属于我的,是他们欠我的。要不是他们当初做的那些事,我怎么会被拐卖到大山里,吃那么多苦,受那么多罪。

5

当年我只有 4 岁,父母都出去工作了,只留大姐一个人在家带我。那天,我正在院子里玩,一个年轻的姐姐拿了个糖块给我,我吃完就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陌生人家里了。这家人看起来十分贫困,后来才知道我被拐卖进了大山里,这家老头是个残疾人,娶的老婆也是从外面拐卖来的,不知道是他的问题还是他老婆的问题,俩人一直要不上孩子,就只好故技重施,买了一个孩子。

他们一直虐待我,吃不好穿不暖不说,一旦我闹着要找亲生父母,就被这该死的男人一顿打骂,扔到外面不给吃喝,大半夜冻得浑身发抖,只能钻进草堆里取暖。

年纪稍微大一点,他们也不让我上学,天没亮就被揪起来干农活。还没锄头高,就得拿着锄头去地里松土。我天天诅咒他们不得好死,整整 6 年,功夫不负有心人,报复终于来了。

我 10 岁的时候,警察找上了门,他们端了拐卖团伙,马不停蹄地到村子里解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

回家之后,父母对我百般宠爱。他们自责不已,决定用后面的日子好好补偿我。

可是我根本不信他们的话,因为他们又生了一个儿子。这么多年我在外面受着非人的待遇,他们都不去找我,直接生了个新的取代我。这次我回来了,就要把失去的都重新找回来。

弟弟刚 2 岁,还没有断奶。我嚷嚷着要吃,吃完了剩下的才能给弟弟吃。我爸听了要揍我,可我妈却拦住了他,让我先吃完再给弟弟吃。

之后家里所有的好东西一定都要我先用,剩下的才能给弟弟。当然,家里的东西从来不会有姐姐那份的。但其实,我也不会给弟弟留,自己用不了,扔了也不会让弟弟用。

弟弟倒也是怂,只会哭两声,而爸妈只能安慰他说再给他买,但是下次再买,我也都会收入囊中。

后来,弟弟可以自己挣钱了,偶尔会给家里买点东西,甚至拿点钱给父母,我也都不会放过,通通都骗入手中。这么多年了,家里的好东西一直都是我的,直到拆迁款的出现。

当听到这 600 万的时候,我第一反应这都该是我的钱。

可这次,任凭我拿出怎样的说辞,老头都不肯松口,一定要把钱分给弟弟一半。我开始恨自己这个弟弟,如果当初没被拐卖,他根本就不会出生,他的存在就是代替我的,而我已经回来了,这个人早就该消失了,又怎么能够跟我平分家产。

现在我成功了,豪赌成性的姐夫和碍手的弟弟都消失了,那个出点钱都要唠叨个没完的爹也死了。向来分不到家里任何好处,只能往外出钱的姐姐从来都不是障碍,600 万都是我一个人的了。

就在我准备等庭审结束,从警察手里拿回这 600 万时,一副玫瑰金手铐咔嚓一声铐在了我手上。

我迷惑了:「警官,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警察面无表情地播放了一段画面:

老头被杀的前一天晚上,老头家客厅里,姐夫刘明推门离开,不到几分钟后,我蹑手蹑脚地进入了家门。老头似乎正在卧室睡觉,并没有听到客厅的异响。我鬼鬼祟祟地戴上手套,并从包里掏出一把刀放在了茶几上。

然后我拿起茶几上之前已经存在的刀,扎在皮包上试探了一下,刀缩进了刀把中,感觉像是捅进皮包里一样。确认了这把是伸缩刀,我马上把刀藏进了自己的包里,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家中。

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瘫坐在了椅子上,对自己的情敌懊恼不已。

这个视频的角度,是从老头家客厅墙角俯视拍摄的,能进到我家装这个摄像头的就只能是我姐姐了,而泄密的人一定就是我这个好朋友王志刚了。

这时我才意识到,现在的姐姐和当年完全不一样了。之前的那个姐夫,不会这样野心勃勃,他怂得很,也很爱我姐,但王志刚却是一个为了利益可以不顾一切的狠人。

一直在这个家默默奉献、任劳任怨、毫不起眼的姐姐,看到这 600 万的拆迁款也会心里不平衡。这么多年,脏活累活都是姐姐干,家里的孩子也都是姐姐来带。没钱供三个孩子上学,虽然成绩优异,她却只能放弃学业,打工给我俩挣学费。

好不容易我和我弟上了学,我妈又病了,我姐又要挣钱给妈妈治病。家里重男轻女,从小到大,我姐从来没吃上一口鸡腿,只能分到一块鸡翅尖。鸡蛋也都是男孩用来长身体的,她只要喝几口米粥就可以了。

为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当听到 600 万拆迁款没有一分钱属于她时,她也会对这个家彻底失望。老头给出的理由是,你是嫁出去的女儿,不是这家的人了,户口也迁出去了。你两个弟弟还要买房娶媳妇,于情于理这钱都没有你的,就算闹到法院,你也一点儿理都不占。

姐姐没有反驳。

曾经她把希望寄托在丈夫身上,都说结婚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刚开始她坚信自己没有选错男人,这个男人是如此爱她。即使自己吃不饱也要给她买了她很喜欢却没舍得买的衣服,他说,自己穷点可以,不能委屈了老婆。

虽然穷,但是两个人很恩爱,互相想着对方。姐夫拼命地努力挣钱,希望能让爱的人过上优质的生活,姐姐一度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可以陪着这个男人从无到有,她想给他生个可爱的宝宝,两个人相伴到老。

但美好随着赌博的到来慢慢消失,刚开始还只是输个几千块,咬咬牙还是垫上了,只不过两人好几天都在啃馒头。刘明每次都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永远都不会再赌了,但下一次要钱的电话还是如约而至。

每次刘明看到老婆变卖家里财产,穿得越来越朴素,都会痛哭流涕。他是真的爱自己的老婆,但也是真的对赌博上了瘾。他的信念从让家里更富裕,变成了赢回输的钱给老婆买个金链子。可是,自从沉迷赌博之后,他老婆的首饰却越来越少了。

虽然对这个男人越来越失望,可姐姐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姐夫离婚,可能是舍不得这个爱自己的男人,觉得他只不过是学坏了,期待等他哪天玩够了,回头了,还会变成之前那个有上进心,会为这个家努力奋斗的好男人。

想到这里,我更加恨她,当年就是她把我弄丢的,现在我给她找了一个有钱有势的新男人,她居然伙同这个男人害我,我后半辈子都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了。

她生下来就是为了克服我。

经历了一天的牢狱之苦之后,我就恨不得弄死她,但是没过几天我就收到消息,我姐死了。

6

我以为她是最后的赢家,但是当王志刚戴着金链子,晃悠着保时捷的钥匙,大腹便便地来探监的时候,我整个人崩溃了。

在姐夫入狱之后,我姐便和王志刚结了婚。

警方说,我姐因为刹车失灵而坠入大海。我知道,我姐姐的死并不是意外,她是被王志刚害死的。我们一家人怎么就这么天真,让一个外人卷进了 600 万的家庭纷争里。

他可不是能心甘情愿跟别人平分钱的人,他是为了钱可以弄死自己亲爹,骗取巨额保险的人。

这个家本可以维持原本的幸福,可自从这 600 万出现了之后,人的本性彻底暴露了出来。

贪婪是一切罪恶之始。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弄死了老爸,把姐夫和弟弟送进监狱,运筹帷幄到最后,整个家族的财富反而落到一个外人的手里。

王志刚,整个事件中最后的赢家,借着李家人内斗,坐收渔翁之利,抱得美人归,又拿到了 600 万的拆迁款。

金钱无眼,搅弄了多少风云。

人财两空,家庭破碎。弑父之罪,突然变得如此沉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看了一眼手上反着光的手铐,我苦笑了一下,攥紧双拳,一头向墙上撞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