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触目惊心!靠狗的体温取暖,阿富汗流浪汉不惜给狗吸毒,让它们染上毒瘾

subtitle
极目新闻 2021-12-07 10:43

极目新闻记者 孙喆

据英国《每日邮报》5日报道,近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西南部的街头出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街上的流浪汉开始给流浪狗吸毒。报道称,这些流浪汉利用海洛因让流浪狗成瘾,这样流浪狗会离不开他们,晚上他们可以靠着狗的体温挨过寒冷的冬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相关报道截图(来源:《每日邮报》)

据悉,喀布尔冬季的气温通常在0度以下,有时还会低至零下16度,而且经常下雪,街上十分寒冷。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衣着单薄,对他们而言,在街头挨过整个冬天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报道称,喀布尔街头的这些流浪汉中有不少是吸毒者,为买毒品,他们必须整晚打工赚钱。同时,他们还会把毒品“分给”流浪狗。因为,狗被喂了毒品很快就会上瘾,流浪汉说:“它每晚都来找我,我就能靠着它的体温取暖。”

艾哈迈德(化名)就是其中一员,多年来,他靠着乞讨和收破烂的钱来满足自己的“毒瘾”。艾哈迈德和同伴将海洛因放在锡纸上,纸下用打火机点火加温,然后用吸管吸毒。

这时,一只流浪狗出现在了艾哈迈德的脚边,他的同伴用手压住流浪狗的头,艾哈迈德将海洛因装在塑料瓶里,熟练地将塑料瓶罩在狗的鼻子上,很快,一阵烟雾就从敞开的瓶口里冒了出来。

艾哈迈德给流浪狗喂海洛因(来源:《每日邮报》)

《每日邮报》指出,阿富汗是世界上最大的罂粟产地。罂粟作为一种草本植物,是制作鸦片的原材料,其提取物可制成多种镇定剂,吗啡就是其中一种。而吗啡再经过提炼,就可生成海洛因。

报道称,海洛因在喀布尔卖得并不贵,吸毒者一天的开销大约是200阿富汗尼(约合人民币14元),而收一公斤废品就能赚5阿富汗尼(约合人民币0.35元)。

虽然今年8月,阿富汗塔利班在进入首都喀布尔后,宣布阿富汗将停止生产毒品,谁也不能参加毒品走私。但《每日邮报》称,就目前情况来看,阿富汗首都地区的阿片类药物的使用率仍旧较高。

喀布尔街头的流浪汉和流浪狗(来源:《每日邮报》)

喀布尔一家动物收容所的兽医礼萨伊博士表示,给狗喂食海洛因非常危险,过量服用毒品不仅会增加致死风险,还会对狗的肝脏造成巨大伤害。

吸食海洛因的流浪狗(来源:《每日邮报》)

礼萨伊博士表示,他和团队已经开始了“解救”流浪狗行动,在将它们带回收容所之后,每天要给它们吃三次药,“否则这些狗就会生病。”

“你看这只狗,它现在非常虚弱,甚至无法正常行走,”礼萨伊博士对记者说,“刚开始,如果它没有毒品,它就会烦躁得用头撞墙。”礼萨伊博士表示,这些流浪狗已经明显表现出“吸毒成瘾”的迹象,现在正在经历戒毒的“痛苦之路”。

礼萨伊博士还表示,团队已经为这些戒毒的流浪狗制定了一项康复计划,该计划包括每天服用3次低剂量的止痛药,以缓解其对海洛因的强烈依赖。有一些腿部出现肌肉萎缩的流浪狗还坐上了轮椅。

坐上轮椅的流浪狗(来源:《每日邮报》)

《每日邮报》指出,随着外资企业逐渐撤出阿富汗,阿富汗的失业率急剧上升,再加上冬季的临近,阿富汗数百万人正面临严重的饥饿问题,一些人甚至无家可归,流落街头。

延伸阅读:

英媒:阿富汗粮食匮乏,绝望的父母卖掉婴儿养活其他孩子

据英国《地铁报》26日报道,阿富汗正在发生一场人道主义危机,自塔利班重新掌握政权以来,面临严重的粮食短缺的人口增加了数百万。

阿富汗父母谈到卖掉自己的孩子,这样他们就可以养活其他孩子(英国《地铁报》报道配图)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2280万人口,超过阿富汗3900万总人口的一半,正面临严重的粮食安全问题并“正在走向饥饿”。相比之下,今年8月,在西方支持的加尼政府时期,这一数字为1400万。

在塔利班接管政权后仅两个月,阿富汗的生活条件迅速恶化,可能造成世界上最大的人道主义灾难,甚至比也门的情况还要糟糕。粮食计划署执行主任大卫·比斯利说:“孩子们将会死去,人们要饿死了,事情会变得更糟。”

一对贫困的夫妇,他们为了换取400英镑(约3516人民币)卖掉了自己的新生儿,这将使这个家庭“度过几个月”。被卖掉女婴将陪伴在他们身边,直到学会走路,然后被买她的人带走。据英国BBC报道,他们被告知,一旦女婴长大了,就会嫁给买家的孩子。

这位曾经靠捡垃圾生活、现在没有收入来源的父亲说:“我们快饿死了。现在我们家里没有面粉,没有油,我们什么都没有。我的女儿不知道她的未来会是什么,我不知道她会有什么感受,但我必须这样做。”

医院的营养不良病房里有许多饥饿的婴儿(英国《地铁报》报道配图)

报道称,一百万阿富汗儿童面临着饿死的危险。阿富汗这个国家严重依赖外国援助,而数十亿美元的援助款项被西方国家扣下,因为这些国家仍在试图搞清楚如何与阿富汗新政权打交道。

英媒称,联合国公布的最新数据可能会促使世界各国领导人加快行动。随着冬季的临近,粮食机构每月需要多达1.61亿英镑(约14.15亿人民币)的资金,来为阿富汗近2300万人口提供食物。

援助团体敦促对阿富汗人权感到担忧的国家与塔利班接触,以防止发生类似于2015年震撼欧洲的叙利亚难民危机。

延伸阅读:

美国驻军阿富汗20年:毒品产量飙升 恐怖组织越反越多

最近,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召开的阿富汗问题特别会议上,中国代表陈旭说了这样一句话——

“必须追究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军队在阿富汗侵犯人权的问题!”

是的,在阿富汗过去的20年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用亲身行动,撕下了“人权高于主权”的画皮。

《古兰经》有言:“凡枉杀一人的,如杀众人。”显然,来到阿富汗的西方各国军队从不遵循这个道理。

当年出兵阿富汗时,他们给当地人民作出承诺:派军队可以协助阿富汗打击极端主义、恐怖主义,从而维护阿富汗当地的安全。记住,这是当年画下的饼。

实际情况呢?20年过去,阿富汗取代叙利亚,成为全球和平指数评选中最不安全的国家。外国驻军肆意杀害当地平民的事件频现,仅举几个例子——

2002年,美军空袭乌鲁兹甘省一村庄婚宴现场,投下7枚炸弹。顷刻间婚礼变葬礼,现场化废墟。据统计,这场轰炸造成数十名无辜百姓死亡、百余人受伤;

2012年10月,阿富汗南部洛伊巴格村,4名男孩在家中聚会时,被实施夜袭行动的英军“爆头”。男孩家人跑回来看到,屋里到处都是碎裂的牙齿和模糊的血迹;

被害者家人描述眼前恐怖的景象。图源:央视

2020年11月19日,澳大利亚军方公布一份调查报告:有澳大利亚士兵逮捕了7名阿富汗平民,但美军来接应的军机上只剩6个人的位置。怎么办?一声枪响后,问题解决了:“好了,现在只有6名罪犯了。”

战火频仍平民遭殃,囚犯更是饱受虐待。2007年,两名德国记者曾目睹这样的场面:在一名阿富汗军官带领下,美军部队逮捕了一名塔利班武装嫌疑人。当场审问撬不开嫌疑人的嘴,他们就用绳子把嫌疑人的脚拴在汽车上,威胁犯人选择招供还是被车拖走。

这些只是冰山一角。据波士顿大学统计,阿富汗战争至今已累计造成约24.1万人死亡,其中包括7.1万多名无辜平民。布朗大学研究显示,2017年以来,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军空袭行动,导致阿富汗平民死亡人数增幅达330%。

有阿富汗人感叹,这些打着安全旗号的外国驻军和恐怖组织没有任何不同,“他们手上都沾满阿富汗人的血”。

外国驻军滥杀无辜,理应受到审判,但美国及其盟友在面对这些涉嫌滥杀或虐囚的士兵时,似乎格外仁慈。

如何包庇士兵犯罪?前述澳大利亚报告叙述了整套流程:杀害平民前,军人会在包里准备好栽赃物品,杀人后重新布置现场,造成部队是受到攻击、正当防卫的假象。之后,律师和军队人员会向军方进行“合理”解释,为士兵开脱罪行提供理由。

如此一来,关于此类指控的调查,必然流为形式,犯罪者逍遥法外。即便被证明有罪,美国还可以打着治外法权的旗号,将犯罪军人带回国内,从轻从宽发落。若有第三方势力想调查罪行,美方便从中作梗。

例如,2020年3月,国际刑事法院批准检察官法图·本苏达的调查申请,宣布调查美军在阿富汗地区的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半年后,美国国务院突然宣布对本苏达实施制裁,包括向其提供支持的个人和实体在内,宣布冻结他们在美资产。

是不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法图·本苏达宣布对在阿富汗犯下的战争罪展开正式调查。图源:国际刑事法院官网

不管怎么说,美国画下的饼,曾经有很多人信了。直到前不久美国开始从阿富汗仓皇撤军,白宫才坦承:“驻留阿富汗不是为了阿富汗的国家建设,更不是为了帮助其建成统一、集中的民主国家。”

人权不是抽象的理论词汇,尤其对落后国家、发展中国家来说,生命权、发展权才是最重要的人权。如果生命安全都保证不了,吃不饱肚子、没有工作、生活没指望,还有啥人权可言?

从这个角度,可以进一步审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阿富汗人权的侵犯。

例如毒品。无论对个人还是社会来说,毒品都是社会之癌。进驻阿富汗之后,美国也曾信誓旦旦要在阿富汗禁毒:2002年,美国国会通过《阿富汗自由支持法案》,决定“未来四年支持阿富汗的反毒品行动”;2009年,大量民事援助力量被派驻阿富汗,负责铲除毒品经济。

但结果呢?20年后,阿富汗的毒品产业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做越大。在美国情报人员的帮助下,毒品居然成了“扶持产业”。这些情报人员制作罂粟种植教程,在当地发种子、教种植,并扶持线人建立数百座毒品工厂。

一名美国士兵在阿富汗的罂粟花丛中走过。图源:网络

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统计,2001年美国入侵前,阿富汗全境鸦片产量只有185吨;2002年美军入侵后第一年,产量飙升至3400吨,2020年更是创纪录的近万吨,成为全球第一大罂粟种植国和鸦片生产国。

非法生意是非法势力的土壤活水,毒品向来是割据军阀的饷钱根基。美国在阿富汗的20年,恐怖组织越反越多。数据显示,相比2001年,阿富汗境内存在的恐怖组织数量,已从几个增加到现在的20多个。

因为在反恐问题上,美国也玩起了“双标”。

比如,臭名昭著的“东伊运”,曾在中国新疆制造多起恐袭案件,2002年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入恐怖组织名单。但就在“东伊运”将紧邻中国的巴达赫尚省当作老巢后,美国的态度却来了180度大转变,不但拒绝支援巴达赫尚省,任其迅速沦为反叛武装大本营,更在2020年11月单方面撤销对“东伊运”的恐怖组织定性。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美国这一招不是在反恐,而是为“牵制中国”。这也是美国的一贯操作,毕竟当年让美国恨得牙痒痒的基地组织,就是为对抗苏联入侵阿富汗而由美国亲手扶植起来的。后来与美国不共戴天的本·拉登,当年也受到过美国的资助和军事训练。

不难看出,民主人权都只是嘴上的“主义”。美国等西方国家心里盘算的,还是地缘政治、霸权存在的“生意”。

20年过去,得了选票的政客、发战争财的军火商成了最大受益者,代价却是数十万阿富汗人的性命。从撤离阿富汗的混乱场景就能看到,美军可以因“维持秩序”向机场平民开枪,也不惮于“飞机抛人”,根子上就没把阿富汗人当人看。

喀布尔机场,美军士兵端起枪指向手无寸铁的阿富汗民众。图源:网络

美国入侵20年,阿富汗始终无法走上发展正轨,全国半数以上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超过千万民众沦为难民;阿富汗国民中,75.6%的贫困人口是文盲。

而那些平时高喊着人权高于主权、动辄以人权之名制裁这国那国的西方“高贵”政客呢?那些动辄以人权为议题妖魔化他国的西方媒体呢?面对铁一般的事实,他们毫无意外都保持缄默。

毕竟,他们可以拍拍屁股坐飞机走人,几千万阿富汗人却无法离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3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