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周杰伦划水,华语乐坛一潭死水

subtitle
芒果优格卷筒 2021-12-07 06:3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最近苹果发布了Apple Music 2021年度热歌,周杰伦直接杀疯了。

前10里周杰伦的歌占了9首,前50里占了42首,里面还有很多上榜歌曲是他04、05年出的,对华语乐坛完成了一场跨越时空的毒打。

除了苹果的榜单,QQ音乐也给了一个华语歌手单日收听人次排名。

周杰伦歌曲的收听人次断崖式领先其他人——这些还是VIP歌曲,要收费的。

讲真,考虑到腾讯和苹果在苹果税上面打死打活的样子。

能让他们得到统一意见的事情,恐怕只有周杰伦牛逼了。

周董真的牛X,但说真的,我觉得整个华语乐坛在变差。

而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回顾十几年前的华语乐坛,周杰伦虽然已经强的不行,但当时真是群星璀璨。

提起华语歌手的时候,我们会说周杰伦牛叉,不过其他人也不差,陈奕迅、林俊杰、王力宏等等等等等等。

大家只是方向不一样,从来不能说谁就稳稳压制谁。

那个时候我们还有期待,还觉得未来会有更多的好歌出现。

这些老牌歌手会出新专辑,也会有更多有天赋的新人和他们交相辉映。

大家是真的卷。

但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周杰伦不但没有被一代新人赶旧人,地位反而更牢固了。

我听我侄子说,他们00后里,最受欢迎的歌手竟然还是周杰伦。

这是好事吗?

我甚至感到很害怕。

我们都知道周董近五年有多划水,和当年的他自己比,现在的他肯定已经不在巅峰状态了。

但他的歌怎么还更能打了?

当年是华语乐坛半壁江山,现在直接华语乐坛姓周了。

为什么当年的好歌层出不穷,因为那个时候华语乐坛更卷,而且卷的方向单一。

毕竟当时还没有4G、5G,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短视频和直播,就算在网上听歌也是听音频为主。

对大部分乐迷来说,听歌就是听歌,和长相人设无关。

反正我戴上耳机只能感觉到歌好不好听,歌手就算是个秃头也不影响我喜欢他。

换句话说,就算你长得再帅,如果歌不好听,一样要挨骂。

想要吃这碗饭,想要站稳脚跟,他们必须在歌曲的质量上往死里卷。

既然你选择当歌手,那就是要比唱歌,没有捷径可走。

不光要卷死同行,还要超越从前的自己,不然乐评人的嘴巴能毒死你,一不小心一个固步自封的帽子马上就扣上来了。

现在的乐坛一样很卷,但卷的方向已经不在质量上了。

我不会写歌,当不了创作型歌手,但如果我长得好看,那我可以去当偶像,只要资源到位,一样能火。

如果又没有才华,又长得不行,还可以到处上综艺,各种炒人设炒CP。

人类的XP是自由的,只要曝光度足够,总会有人喜欢我这一款。

假如说以前的歌手卷起来,是把4分精力放在歌曲创作上,4分精力开演唱会现场表演,2分精力用来应付接代言、拍广告、上综艺、接受采访这些琐事。

那现在的歌手,就可以把5分精力用来上综艺,5分精力用来买热搜。

至于作品,这东西很重要吗?

如果唱得实在不好听,不是还有百万调音师么。

一切花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成问题。

当新人都开始在这些地方卷起来的时候,还怎么出好歌,怎么和周杰伦这些老一辈歌手竞争。

方向错了。

越努力,弯路走的越远。

当然了,这种变化虽然对听歌的人来说是坏事,好歌变少了嘛。

但对这些新人歌手来说,却不一定是坏事。

因为以前只有一个维度可以卷,那没有才华的人就真的是一点机会都没有,怎么捧都捧不起来。

但现在可以使劲的领域这么多,理论上只要通稿买得足够多,各种节目去得足够勤,任何人都有机会火起来。

高情商的说法,现在的华语乐坛给了那些不是天才的人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

低情商的说法,怎么现在什么垃圾东西都能被我听到。

我不想宽容,因为我觉得好音乐已经被干的七七八八了。

怎么现在什么垃圾东西都能被我听到。

除了卷的方向变了,互联网的出现也让好歌变得更难被发掘了。

注意,我说的不是互联网让好歌变少了,而是更难被听众找到了。

过去是存在一套对好歌的筛选机制的,从发歌开始的每一道流程,都在筛选出好歌,淘汰掉烂歌。

能最终被乐迷听到的歌,都已经是经过残酷筛选的产物。

就算不合口味,也不太可能是一坨奥力给。

顶多是艺术风格问题。

因为那个时候发歌的成本很高,录制唱片、前期宣传和渠道分发,每一步都是要花钱的。唱片公司帮歌手发歌,又不是真的要帮他们实现梦想,人家是要赚钱的。

如果真的是奥力给,连发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就算发出来了,粉丝支持你的成本也高,他们要用真金白银去买专辑、买唱片,还都是线下渠道,就连帮你刷量都不好刷。

粉丝付出了更高成本的支持,自然会期待歌手更高质量的回报。

在听到烂歌的时候,产生怒火也更旺盛,这本身就是一种监督和制约。

2003年7月16日,周杰伦的《以父之名》首发的时候,全亚洲有超过50家电台在同步转播,有超过8亿人同时收听。

直到现在,我都认为《以父之名》和《夜的第七章》(尤其是后者)是华语RAP的天花板。

我是周杰伦我都怕死了,这么多人如此有仪式感地等着你,你敢糊弄他们?你敢辜负他们的期待?你敢一次性给上亿人喂奥力给?

地球还不允许有这么牛逼的人存在,就算是外星人都会被愤怒的乐迷撕碎。

他必须给出最杰出的作品,必须用最牛逼的歌,让全世界记住每年的7月16日,这一天属于周杰伦。

但是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普及以后,这套筛选好歌的机制失效了。

各种简易的编曲混音软件的出现,让一个人只需要花点时间自学,就可以自己给自己制作歌曲,出歌的成本变低了。

出了歌,我可以发在抖音,可以发在B站,可以发在微博,可以发在网易云音乐,而且都是免费,发布的成本为0。

这些歌也不需要收费,我可以免费让大家听,有了流量以后再靠其他方式变现。

用户的支持成本很低,只需要一个免费的三连和关注,所以我的歌质量不用太高,不用太打动人心,只要“还可以”,就有可能火。

而且就算我的歌很烂,也不会被骂得太惨。

反正是免费的,大部分人会选择右上角点叉而不是骂我。

我又没收你钱,你如果真的不喜欢,多看我一眼都是浪费时间。

当游戏的主题从质量战争变成了流量生意,耐心做好歌的策略就不适合这个版本了。

就算做出了好歌,也会被淹没在烂歌的汪洋大海里,那我还做个屁。

甚至越是想火,越是不能把歌做得太好。因为在移动互联网上,新歌的主要用途是给短视频配BGM。

越是口水歌,使用场景越百搭,越容易火。

你做太深了,品位高了,但路走窄了。

旧的好歌筛选机制失效了,新的好歌筛选机制还没建立起来,事情直接就混沌化了。

发在随便什么地方的、随便什么质量的歌,都随时可能因为一些随便什么理由火起来。

同样的,也有可能永远火不起来。

支配你的歌能不能火的规律,不再是歌曲的质量,甚至也不完全是有没有资本助推。

而是【运气】。

大家的运气都差不多,影响最终结果的关键因素,就变成了尝试次数。

当你知道你输出得越高频,成功率越高;

磨砺得越久,成功率越低的时候。

你还愿意十年磨一剑,去磨一首好歌吗?

大家不愿意,大家会选择走量,做很多很多不同方向的、水平一般的口水歌,发到不同平台去撞运气。

没火,损失不大。

火了,那我就赚了。

拼概率的时代,最正确的策略就是,加大尝试次数。

当然了,现在就算一首歌火了,也没什么意义了。

因为原作者赚不着钱啊。

以前一首歌火了可以吃一辈子,那个年代很多歌手也没那么强,可能也就一首歌比较红。

光靠这一首歌,他就可以出名,然后靠这个名气去很多县城走穴,接一些小品牌的商演和代言。

可能发不了大财,但收益率也不算低。

所以那个时候有天赋的人愿意去尝试,愿意把天赋挥洒在歌曲创作上。

他们知道,自己是有希望拿到高回报的。

但现在歌火了也没用啊,又带动不了歌手本人的名气。

《热爱105°c的你》的原唱叫阿肆,是歌出名还是人出名?

她当年还有一个《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

《漠河舞厅》的原唱叫柳爽,是歌出名还是人出名?

你辛辛苦苦写一首歌,马上有一百个版本的翻唱,谁tm还在乎原唱是谁。

大家都是截取一段当BGM,截取的还不一定是你的原唱。

翻唱的播放量几千万,你的原曲播放量只有几千。

连歌里出现的地名都被带火了,你还是一毛钱都赚不到。

你去强调你才是原创,人家还要嘲讽你,说你的歌是靠别人翻唱才红的,没有翻唱你什么也不是。

质量好坏不重要也就算了,原创作者被忽视也都忍了。

但现在连钱都赚不到了,你让那些有天赋的人怎么选?

谁还愿意辛辛苦苦做好歌?

别和我说什么狗屁音乐梦想,我现在就是要赚钱。

好好做歌的人反而赚不了钱,这tm就是最大的问题。

最后这些有天赋的人都去视频网站和短视频平台了,至少做视频还能有个号,可以接接广告。

还有一个很客观的问题,歌曲的创作题材就那么多,能用的词、能写的曲都是有限的。

前人越是珠玉在前,后人创新就越难。

现在可能也有牛叉的作词人和作曲人,但他们出生得太晚,注定绕不开方文山黄霑李宗盛等等。

第一个写出飘洋过海来看你的是天才,第二个就是烂俗了。

为什么现在烂歌多,方文山这些人要背一半锅。

他们把中文好词好方向都写完了,让后人还怎么写。

而且后人一不小心和前人撞思路了,哪怕只有一部分相似,也摆脱不了抄袭的嫌疑。

这都不能怪别人标准严苛,因为到底是抄袭、缝合还是借鉴,本来就很难分辨。

就算强如周杰伦,一样会觉得自己活在夏洛的阴影下。

一种表现形式被探索到极致以后,大概率不是勇攀高峰,而是另辟蹊径。

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都是这样的。

问题是在音乐上另辟蹊径非常非常难,运气好还可以创造一段乐坛故事,运气不好就是演出事故了。

但是没办法,为了创新,为了区别于前人,后人只能往一些非正常的道路上去尝试,哪怕这些道路大概率通往地府。

搞出各种花里胡哨的舞台效果。

不光是华语乐坛在越来越烂,整个世界的内容产业都差不多。

当年中岛美雪号称养活一半港台歌手,不是说说而已。

现在日本音乐越来越卷,但牛X的歌手的代表作,一想好像也是5年前的事情了。

就连工业化生产商业电影的好莱坞都不行了,本来好莱坞大片就是除了好吃以外没什么营养的薯片电影,现在你的薯片还变了味。

吃起来不但不爽,还开始恶心人了。

你想拒绝这些低水准的产品,但是你环顾四周,发现你的选择其实并不多。

从乐坛到书籍市场再到影视产业,大家都在变烂,只是变烂的速度有所不同。

不烂是相对的,但烂是绝对的。

你茫然地站在互联网平台之间,看着五花八门的内容产品从流水线上批量下来,被算法分门别类派送给你。

你仔细咂摸咂摸,发现所有产品的水准都是一样的低。

没有最烂,只有更烂。

你想给自己的信息茧房装修得好一点,都没有满意的装修材料。

时间一天天过去,好歌越来越少,好书越来越难找,好电影出现的频率越来越低。

到最后,全世界都在摆烂,都在整活,都在赌你别无选择。

只有一群迷恋旧时代的幽灵,不愿意接受这个越来越糟糕的世界。

他们抱着十年前的老歌,听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三千万遍。

苹果和QQ苦笑着互相看着。

给出了最终答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