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儿子入赘十年不回,上门女婿代替地位,为了一套房,兄妹对簿公堂

subtitle
眉尾旋 2021-12-06 16:56

我们常说,人生处处有选择,也处处面临选择。但人的一生,只有一件事不能选择那就是自己的出身,其他一切命运,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

就如婚姻大事,我们都知道恋爱是自由的,婚姻也是自由的,所以不管男女,当你选择了和爱的人走入婚姻,父母就完成了他们养育子女的责任,哪怕你心甘情愿为了爱情当了上门女婿,也不要有任何怨言,因为路是你自己走的,人是你自己选的。不管生活好坏,我们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一、女婿招进门,因为一套房,妹妹把哥哥告上法庭

家住荥阳的马志安最近被妹妹艳青告上了法庭,这让他非常气愤。他表示村里在2016年拆迁,父母原来的老院子分了两套125平方的房子。2018年房子下来之后,他和妹妹马艳青各住一套,大家都相安无事。可是一个月前,一向与他关系要好的妹妹,突然把他告上法庭,向他索要他住的那套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马志安认为,房子本身就是父母的。一是妹妹没有权利让他们搬出去;二是他担心妹妹将房子卖掉,父母以后的养老问题没有着落。

可妹妹艳青生气地说,要不是哥哥把我逼到这一步,我会去法庭吗?她表示,她和哥哥住的这两套房子都是她的。2018年,由于哥哥要来市里做生意,没有地方居住,所以他便将那套空房暂时借给哥哥居住。母亲赵老太太也说,房子是妹妹的,儿子可以住,但是最终这房子还得归还妹妹。

按理说他们兄妹二人,即使分老人的房子,女儿艳青只能分到一套房子,志安也应该有属于他的房子。可为何他们家,反而要把父母的房子都归女儿艳青所有呢?

艳青说,要想弄清这件事,还得从他们兄妹俩的婚事说起。早在13年前,哥哥在她12岁那年,为了想和嫂子结婚就把户口迁到了嫂子的娘家,在这期间几乎就没有回来过。因为哥哥去了嫂子家回不来,艳青的父母早就有给她招上门女婿的想法,就是因为哥哥不同意,总是从中阻拦。

女婿刘暴雨说,岳父、岳母就是想让他们夫妻俩在这儿给他们养老,他来这个家十几年了,说实话他也受了不少委屈,孩子也跟着妻子的姓,自己心里也不是滋味儿。

马志安解释,当时找对象的时候,家里条件差。他和刘艳谈恋爱的时候,对方父母不愿意这门亲事,可是他们俩人彼此很愿意,并且有了孩子。父亲就找了姨夫,舅舅他们去说和,最后决定把他的户口迁到妻子家。虽然户口迁到了妻子那边,但是父母家里的活儿,父母的养老这一块儿他都承担着。

对于儿子的说法,马老先生不予认可,他说儿子结婚之后,自己离开了家并迁走了户口,就很少回来看望他们二老,他和老伴儿为了身边有个人照顾,所以在2008年他们把女婿招了过来。

女婿刘暴雨认为,他当初从周口来到荥阳,就是为了给岳父岳母养老,并没有想到村里会拆迁分房子,现在哥哥这样闹腾,完全就是另有目的。对此志安说,他并不是妻子家的上门女婿,所以拆迁分得的房子就该有他的份儿。

二、儿子入赘十年不回,父亲把财产全部赠与女儿

看着双方因为谁是上门女婿的问题争执不下,当地村干部说,按照他们村里的规定,迁出的户口是不能再迁回来的,分配房子的时候,是按当时的人口分的,享受到村里的福利待遇的每口人是50平方。

而马先生家,户口本上的成员为:他们的女儿、女婿、老两口和艳青的两个孩子总共六口人,有一个孩子没跟上分房,这五口人分的房子分到了一起是250平米,两套房子每套是125平米。

可马志安说他住的房子,当时妹妹为了撵他走,妹妹在去年10月又找人写了赠与协议。父母把东西都赠与给了妹妹,妹妹就拿着协议把他告上了法庭。

马志安认为,即便是他没有分到房子,父母也不会把这套房子供手让给妹妹,是妹妹为了霸占这套房子,从中做了手脚。对于哥哥的说法,燕青并不想多说什么,而是拿出来这份赠与协议,协议的内容大致如下:

赠与人夫妻一直和受赠人共同生活,女儿马艳青一直照顾赠与人夫妻,赠与人除了把房产赠予受赠人马艳青。在该村享有村民待遇的既得利益及赠与人名下财产及权益均有受赠人马艳清所有。

即便是看到这份协议,马志安依旧不相信是出自父母之手。调解员询问马老先生,村里分的两套房子,一套是女儿的,另一套是你们俩老两口的,您将来这套房子是给谁的?老人说:“给闺女”。

调解员又问:儿子一点都没有?

老人清楚回答:没有他的。

当调解员拿出赠与协议让马先生看是时,马先生说这是在村委会写的,名字是他签的,他再次说明:“给女儿没有儿子的”。

老人虽然说话不清楚,但是他的思维还是挺清晰的,可儿子就是不认可。村干部解释,当时马老先生说他的事他做主。不让儿子媳妇儿到场,是因为他觉得指望不住他们,才把闺女招到家里。但志安却说村干部一面倾斜。

都说养儿防老,马老先生是个明白人,自己只生育一儿一女,可儿子为了追求爱情把户口签到了妻子家里,在他心里是难过和悲伤的,这就犹如我们常说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儿子再也回不来了。那时的志安一无反顾选择爱情时,可能体会不到父母的辛酸。看到生病的妻子和一天天老去的自己,无奈之下的他才决定让闺女艳青招了上门女婿。可是没想到过了13年,儿子回来又因为房子和女儿闹上了法庭。

三、家有儿子不防老,上门女婿才是宝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房子是父母的,这是他们的所有的产权,他们怎么处置自己的产权是他们自己的权利,跟他们的儿子,女儿都没有关系,他们想赠与谁都可以,当时儿子在不在场完全是可以的。

没想到,志安听到这里勃然大怒,对着父亲大发脾气:你不要我,不要你孙子了,你看着光彩不光彩,都把姓改了,咱马家都绝了,都不知道丢人不丢人。说完放声大哭。

“不光彩、马家绝了、丢人”这些字眼被志安一股脑从嘴里怒吼出来时,他可曾想到13年前自己的行为给老父亲心里造成了多么大的阴影。纪伯伦说过“许多的痛苦是你自己选择的”。当年他走得决绝,如今却对父亲大发雷霆,又是谁给他的权利和资格说这些话呢?

看到儿子这样无理取闹,马老先生和妻子无奈又难过。艳青说,十年前父亲就患了脑梗,生活不能自理,母亲耳朵几乎丧失听力,这个家里里外外主要靠丈夫支撑着,可哥哥非但没有看到丈夫的付出,还总是把丈夫当成外人看待,现在还一心只想着父母的财产。

志安认为,子女子女,子肯定站主位,他是儿子,将来父母的赡养和一切家务事都得让儿子担多点。而妹妹毕竟是嫁给了外人,这个家还是他这个儿子承担。

动听的话听了确实让人舒服,可说得再好听,行动达不到也是枉然,看到艳青年纪轻轻两边的白发,就知道她付出的辛苦有多少。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而她和丈夫刘暴雨十年如一日伺候父母的点滴,马先生都看在眼里,所以把房子都给女儿才是明智之举。

经过调解,志安也明白了自己的做法不对,主动到妹夫面前,承认了错误。妹夫也和哥哥握手言和,艳青决定撤诉。

有时候,当我们要作出抉择时真的很难,但是最终还是要有结果,每个人都希望能两全其美,但是真正的两全其美很少,关键在于自己的态度。

情感分析:

黄宗羲曾说过:骨肉之间,多一分浑厚,便多留一分亲情,是非上不必太明。

亲情有时是个很微妙的东西,当你心里看重亲情时它和你血脉相连不可分割,当你重视爱情时,它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亲情就会在心里存在偏移。所以,一个人想把亲情、爱情等同起来很难,就看你在当时当下的决定和选择。

1、儿子愤怒是犯了“标签效应”

志安之所以愤怒,就在于父母的房子都给了妹妹,这与他的心理预期差距太大所以才会出现情绪爆发。而造成他愤怒的原因,最主要的一点是他犯了“标签效应”。

心理学认为,之所以会出现“标签效应”,主要是因为“标签”具有定性导向的作用,无论是“好”是“坏”,它对一个人的“个性意识的自我认同”都有强烈的影响作用。

志安给自己贴上了“我是马家儿子的标签”后,他就在心里认为,他们家已经三代单传了,他是马家唯一的儿子,哪怕他离家十多年不回来看父母,这个家应该他来继承下去。所以多年来,他一直朝着这个“标签”所喻示的方向发展,但父母的决定却让他不能如愿。

2、孩子跟谁姓不重要,老人要的是安心

对于马老先生来说,他不会去争孩子姓什么,他们想的是自己老了,有人伺候,有人嘘寒问暖。心灵上得到抚慰,精神上得到安慰足已。老人的想法很简单,他考虑的是很现实的问题。

因为儿子把户口都迁离了家,他认为指望不上儿子,才让女儿招上门女婿。老人的思想还是很开明的,他没有阻止儿子为爱舍家,反而委屈了女儿,他有自己的主见和晚年规划才又写了赠与协议,就是为了害怕儿子回来闹才做出明智的安排。

3、放下执念,学会感恩

刘心武曾说过:“人生一世,亲情、友情、爱情三者缺一,已为遗憾;三者缺二,实为可怜;三者皆缺,活而如亡!”。

所以志安应该庆幸自己是个幸福的人,当年追爱离家,现在亲情、爱情还都在,还能环绕父母身前,这是多么大的福报啊!他的生气,心里不平衡皆由自己的贪念而起。从内心来说,不管家里分的房子还是拆迁款,都是妹妹独自占有,他一分钱都没有得到,他认为这是不公平的。所以他和妹妹就有了隔阂。

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买单,当年把户口迁走,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所以,他现在回来争夺父母房子,指责妹妹和妹夫最不应该,因为他们才是这个家的主人,房子拆迁也与他没有任何关系。离家20年,他应该感恩父母和妹妹能给他提供一套房子居住,能在父母有生之年尽自己的一点孝心。

选择没有对错,往往只是一念之差,但结果肯定必然不同,这世界有因就有果,所以不必纠结,应该学会放下执念,在有生之年,善待你的亲人和父母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回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