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住院20天,丈夫只来过医院两次,还空手,同屋病友说,不用问,你老公心里根本没你

subtitle
爱读书的昙麻麻 2021-12-06 13:18

上期故事回顾:

锦惜和丈夫是高中同学,两个人毕业十年后相遇并走到一起。锦惜的丈夫总是抱怨家庭收入低,开始辞职做生意。因为锦惜知道丈夫脾气暴躁,所以,在最初发现丈夫出轨之后,也只是隐忍,一心照顾老人和孩子,可是,她的一味隐忍能否换来婚姻的稳定和幸福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倾诉人:锦惜(故事人物均为化名)

年龄:49岁

职业:会计

雁姐:他用这种夸奖将你留在这个家里替他照顾孩子和老人,那他和那个女人之间断了吗?

锦惜:

2013年夏,8月14日,他一夜未归,第二天早晨他姐通知我,杨宸住院了。我赶到医院,发现住院押金条上,是那个女人的签字。

不用我问,他很聪明,尽管躺在病床上,头疼得厉害,也不忘向我解释说:“你别误会啊,不是因为和她上床。”我说:“你病了就别说话了,还不知道检查结果呢。”

他听了马上说:“你就那么恨我啊?盼我点儿好,我命大死不了,你这辈子也别想离开我了。”

医生的诊断结果,确诊他是脑动脉和静脉瘤,已伴脑出血,急需做开颅手术。术前让家属签字,有可能发生术后感染,瘫痪,长期昏迷……

我当时都好像听不清医生说的话,也看不清在哪签字,只知道告知书是很厚的一本。六个小时的手术,我大脑空空。直到医生出来说手术顺利,病人已经送到ICU病房。

雁姐:你一直在医院守着他?他多久醒过来的?

锦惜:

第三天下午,他终于醒过来了,第四天中午后转到普通病房。那三天,我是在ICU门外椅子上坐着等他消息。医生不让离开医院,怕随时发生变化需要家属签字。

刚推到普通病房安顿好,他就急着找我要电话,我马上把手机递给他。其实,我当时心里也有预感,他要给那个女人报平安。果不其然, 我站在他的病床前,亲耳听到他在跟她说他没事了。

我这才知道,原来人的生命力如此顽强,那么大的开颅手术,鬼门关走一遭,大难不死,大概是靠着真爱支撑吧?而我这个眼前人,陪在他身边20多年,三天不眠不休照顾他,给他喂饭、擦洗身子、倒尿,却抵不上人家的那几句情话。

雁姐:他如此待你,你当时承受了太多了,后来你们之间关系怎么样?

锦惜:

接下来的两年多,生活还算平静,他还是经常出差。期间说是借我10万块钱,拿走后也一直没还。我提过两次,说那是给孩子存的教育费用。他不高兴。说:“你就知道钱、钱的,我大病一场身体不好,也该享受生活,你有本事就多挣点钱!”

后来,我和他商量,说服老人找了保姆。那之后我工作多了,收入也提高了,还准备开一家会计师事务所。

2014年夏天,因为腰间盘突出,我疼得不能走路,更不能开车,一直拖着孩子假期才自己打车跑去住院。我住院治疗了20天,他只来过医院两次,还是空着手去的。同屋病友看了,说:“不用问,你老公心里根本没你,肯定是外面有人了吧?这么多天也不管你。”

我怕丢人,只好掩饰说他出差了、工作忙。病友说:“看他那态度,一点都不心疼你,你就装糊涂吧,都是过来人了,比你看得清楚,你是当局者迷啊。”我也只好笑笑,没有再解释。

雁姐:那你们的婚姻就这样糊里糊涂往前过吗?

锦惜:

2015年11月,那时孩子刚上初二。他说孩子大了,必须换一个大些的房子,可公司有债务,怕将来拖累家庭,就让我一起去办理了协议离婚,新房的产权人只填我一个人。

他还让我放心,说办离婚和那个女人没有关系。我什么都没说也没问,以后我和老人、孩子有房住就行,别的事就随他去吧,无所谓了。

办理离婚的时候,我只知道他当时有150万元的欠款,还有100万元的私人借款,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债务。外面的朋友都说他聪明、直爽,为人大方。我一直就很清楚,他其实是个自私的人。

雁姐:离婚之后,买了新房子了吗?

锦惜:

卖旧房、买新房、搬家,一边还要上班,把我累病了,发烧到38.5℃。老人和孩子先去新房住了,我一个人在旧房收拾最后剩下的一些东西。傍晚,他回来了,待了也就十分钟。他说要去新房住,一个多月没看见儿子了。

我告诉他,我在发烧,他说:“那你自己行吧?那你就看家吧,在这早点睡,我先走了。发烧不需要我照顾吧?”我浑身发冷,也没吃晚饭,躺在被窝里,懒得跟他说话,心凉不已。

到了2017年,他说把新换的房子抵押贷款70万周转。我有点担心,问他公司现在情况怎么样,他不肯说。

雁姐:他不说,你就给他办了贷款,那后来他还了吗?

锦惜:

半年后贷款到期了,他却没还,直到银行找我催款。我问他,欠债是怎么回事。他说工程款没要回来,再借150万元的小额贷,借新还旧。

我本身是个会计,一想,这事儿不对啊,他和我先离婚,再换房,独立产权人是我,我签字贷款,这样最后债务都和他没关系,钱都被他拿走。 这前后两次就是二百二十万元,开玩笑呢!于是,我也没和他商量,决定卖掉房子,我租房住。

雁姐:还好,你终于看清楚这个人了,不至于替他再背一身债。他知道你卖房之后,什么反应?

锦惜:

他知道后急得骂街,说我是个混蛋。随便他骂,我就是要卖房子。现在回想起来,2008年至2017年,八年多的时间,我一直是在一种抑郁的状态下,整天混沌得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每天从早到晚忙碌着生活、努力工作,陪孩子照顾老人,表面看不出什么,其实内心越来越压抑。

我不敢告诉我的父母,他们年纪很大了,怕他们承受不了。我执拗地把自己禁锢在一个看不见摸不到,又是非不分的怪圈里,如今,我也该觉醒了。

雁姐:房子卖了吗?他又做了什么?

锦惜:

几个月过去,他问我什么时候能拿到卖房子的钱。我说,买家要卖了旧房,钱不够还要贷款,肯定时间长,还得等等。

当时他喝酒了,晚上12点多进门就骂我:“你非得卖房,再借150万周转一下,度过这些日子就好了。你是不是拿假离婚当真了?外面找男人了吧?非把这个家拆散了,你不管孩子,也不顾老人了,没见过女人像你这么混蛋。”我不愿意再听他胡言乱语,只好到车里去睡,却一夜无眠。

2018年年底,新房子卖掉了,卖了520万元,我给了他400万元还账。因为他说那女人毁了他,他说欠下1300万元的债务,如果人家被起诉他就得被判刑,求我看在孩子面上,帮帮他。后来我也看到仲裁文书,大约还有300多万元还没还清,只是我不知道这事是真是假。

雁姐: 他如此对你,你还是心软了,再次被他利用。

锦惜:

现在我和孩子单独租房住,爷爷送养老院了,奶奶住他姐那。我听一个朋友说,他又买了新房,孩子去过他那,他和孩子说房子也是租的。

他说没有结婚,但有朋友看见他和那个女人一起参加一次婚宴,朋友告诉我肯定被他骗了。骗就骗吧,我还是希望他过得好。孩子去年已经考上了大学,他负担了孩子的学费,可能也怕他老了孩子不管他吧。孩子大了能理解我,希望我开心点。关于我们之间的事情,将来他自己给孩子解释吧。

雁姐:也许是因为锦惜太爱杨宸了, 所以,过去的那些年,她在这段关系当中,活得又辛苦又卑微。低到尘埃的爱,最容易被践踏。还好,活到这把年纪,锦惜终于意识到,不能再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了。还好,一切来得及。但愿锦惜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划好与杨宸的界限,好好为自己而活。

(全文完)

如果你也有情感故事和情感困惑想倾诉,可以私信雁姐留言!

本文根据主人公口述整理,原创不易,请勿抄袭。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皮雪雁

编辑/皮雪雁

版权归河北河青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