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姨父姨母夫妻恩爱30年,姨妈脑癌去世4个月,姨父就和年轻的女邻居结婚了

subtitle
美楠情感说 2021-12-06 13:16

前些天回家的时候,我妈告诉我,我姨父要再婚了。听到这个消息,我脑子一时没转过来:我大姨去世还不到半年,姨父就要再婚了?

我当然并不是不接受姨父的再婚,而是没办法接受这样一个现实:曾经深深相爱的一对夫妻,女人刚刚去世不到半年,男人就可以忘记过去的恩爱,将另外一个女人拥入怀中?

■倾诉人:青杏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年龄:26岁

■职业:职员

(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大姨是在去年年底去世的,当时她还不到54岁。大姨是我妈妈的亲姐姐,听我妈和姥姥那边的亲戚说,大姨年轻时候非常漂亮,而我对此也深信不疑。

小时候回姥姥家时,我曾经看到过大姨年轻时候的照片。照片上的大姨,胸前垂着一条长长的麻花辫,一双乌黑如一泓秋水般的眼睛,鹅蛋形的脸庞,高挺的鼻梁。虽然那个时候的照相机没有现在这么强大的美颜功能,可依然能看得出,大姨那天然去雕饰的美是多么令人赏心悦目。其实大姨生病之前,也比普通人要漂亮,只是染上了岁月的痕迹。

听说当年姨父为了能把大姨追到手,下了不少工夫。我姥姥姥爷对这段恋情的态度是坚决反对,我姥姥姥爷都是公职人员,家里只有两个女儿。而我姨父家在农村,家里四个孩子,他是唯一的男孩。全家人勒紧裤腰带,好不容易供出来他这一个大学生。

姨父的出身,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典型的“凤凰男”,寄托着他全家人的期望。姥姥姥爷担心大姨嫁到这样的家庭里,一辈子都会过得很辛苦,负担会很重。

(二)

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大姨,根本听不进姥姥姥爷的劝阻。为了跟姨父在一起,天天在家哭闹。姥姥姥爷没办法了,就让我大姨把姨父带到家里。姥爷把姥姥、大姨和我妈都赶出房间,单独和姨父谈了一个多小时,至今也没人知道,这两个男人具体谈了一些什么。

后来,这桩亲事就这样成了。当时的婚礼很隆重,都是姥爷姥姥出钱操办的。听说彩礼一分钱也没要。

婚后,大姨和姨父确实很恩爱。结婚前姨父对大姨有多宠爱,婚后只增不减。姨妈不会做饭,但喜欢收拾,大姨家所有的东西都摆放有序。不过,家里的一日三餐,都是姨父安排。

从我记事时候起,就经常在我大姨家看到这样的场景。姨父在厨房做饭,每做好一个菜,都会喊大姨过去。大姨不管手里忙着什么,也肯定会应声到厨房。

姨父右手拿着筷子夹起刚做好的菜,左手小心地接着,吹一吹,小心翼翼地送进大姨的嘴里,然后眼巴巴地问大姨:“味道怎么样?”大姨嘴里嚼着,眼睛笑着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好吃,好吃,真是太好吃了。”有时候,姨父还会伸手擦一擦大姨的嘴角。

这样的场景,几乎我每次都能看到。所以,大姨姨父之间的这些甜蜜的互动,奠定了我对幸福婚姻最初的印象。这其实只是他们婚后生活中,一个日常很小的细节,姨父对大姨的宠爱远不止于此。

(三)

大姨和姨父结婚后的第三年,生了我的表哥。姨父因为单位效益不景气,开始下海经商。创业初期,他因为没什么经验,前两次创业都失败了,赔了几十万元。

在二十多年前,几十万元可不是个小数目,所以对姨父的打击挺大。大姨背着我的姥姥和姥爷,卖掉了他们结婚时,姥姥姥爷送的房子。那套房子原本是姥爷单位分的,后来买了下来。当时房子并不值钱,但随着后来房价飙升,也涨到了几十万元。

卖掉房子,还了债务,大姨又从我妈和她的朋友那里借了十几万元,帮助姨父第三次创业。姨父这次创业的时候,大姨也辞去了稳定的工作,陪着姨父一起打拼。

这次他们成功了,公司的效益越来越好。因为俩人一直忙着创业,忽略了对表哥的陪伴。上初中的表哥,开始出现叛逆行为,三天两头就被叫家长。最多的时候,大姨一周被老师叫到学校两次。

看着公司已经稳定了,大姨就让姨父一个人管理公司,她又从公司撤了出来,全心全意照顾陪伴表哥。大姨为了自己的儿子,也是花费了大量的心思。她每天陪着表哥一起学习,节假日到处找老师辅导。其实表哥脑子聪明,就是父母一直忙于创业,忽略了他。有了妈妈的陪伴和照顾,初中一直垫底的他,到了高中,学习成绩一路开挂,高考成绩在学校名列前茅,居然考上了一所985大学。

(四)

表哥考上大学时,我刚开始读高中。没事就跑大姨家住几天。大姨和姨父没闺女,对我也是非常疼爱。大姨那个时候早就搬进了大房子,跃层,300多平方米。大姨那个时候已经什么也不用做了,出入有车,成了让人羡慕的全职太太。我妈提起这事儿经常说,你姨终于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因为经常去大姨家,也就经常能看到大姨和姨父之间的恩爱场景。早晨起来,只要姨父在家,都是姨父做早饭,这是他们多少年来,形成的生活习惯。即使当着我的面,姨父也毫不掩饰对我姨的宠爱,他会叫我大姨的小名,让她起来吃早饭。晚上,他们会一起坐在沙发上看会儿电视。姨父切好水果,坐在大姨身边,握着大姨的手,陪着大姨看那些肥皂剧。

难得的休息时间,姨父会帮我大姨打理鞋子,每一双鞋子,都被我姨父打理得干干净净。我从小到大,去过大姨家很多次,从来没见过他们吵过架,偶尔拌句嘴,很快俩人就和解了。

有一次,我从大姨家回来,正好赶上我妈跟我爸吵架。我还挺生气地跟他们说:“看看你们,没事就吵啊吵啊,好像一天不吵架,就都算这一天没过完。看我姨和我姨父,那才是真正的伉俪情深,等我长大了,就要那样的婚姻。”从我对爱情有了懵懂的认识,大姨和姨父的婚姻状态,就是我未来婚姻的模板。

(五)

可以说,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大姨和我姨父,就是我们整个家族幸福婚姻的典范。不知道是不是上天也嫉妒他们过得太幸福了,就在两年前的一天,大姨突然在家晕倒了,送到医院一检查,脑癌,而且还是晚期。

这个消息,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连我妈都说,老天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这么好的人,这么幸福的人,偏偏要带走。

姥姥姥爷前些年已经过世,大姨只有我妈妈这一个亲人,虽然还有几个堂兄妹,也都不是至亲,帮不上太大的忙。我妈当时要照顾我生病的奶奶,分身乏术。表哥大学毕业之后,留在了上学的城市,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大姨手术做完,表哥就和嫂子返回去了。大姨患病后的那一年半时间,实际上都是姨父一个人在照顾,虽然也雇了保姆,但是晚上陪在大姨身边的只有姨父一个人。

大姨患病之后,姨父就把公司所有的事情交给了他的副手,他大部分时间都留在家里陪伴大姨,即使公司有什么紧急事情,姨父也是“遥控指挥”。

(六)

大姨最后那段时间,硬的东西吃不了。姨父会吩咐保姆,把水果、蔬菜和各种谷物,打成米糊状,他亲自喂给大姨吃。

太阳好的时候,他就把大姨推下楼晒太阳。大姨年轻的时候,喜欢唱歌。他就从网上下载了很多他们那个年代的流行歌曲,放给大姨听。除了特别紧急的事情要去公司一趟,姨父大部分的时间,都留下陪伴大姨。

姨父那段时间,人瘦了很多。大姨身体好的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每天早晨给姨父系领带,自从她病倒之后,就再也没有给姨父打过领带。之前,出门就西服革履的姨父,后来整天只穿休闲服,而且一周也换不了一次,他全部的心思,都用在用什么方法可以延长大姨的寿命。

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大姨被疾病折磨得没有了人样子,那么漂亮的一个人,最后走的时候,就剩下了一把骨头。尤其是最后那段时间,大姨疼得黑白折腾,止疼药和止疼针都不再起效果。姨父也被折磨得没了模样,一年多的时间,头发全白。刚五十四岁的人,看上去像是七十岁的。

可姨父没有丝毫怨言,每次我和我妈去看望大姨,姨父都会哭,说他这辈子对不起大姨,一辈子都欠大姨的,还没等他空出时间来,好好陪陪她,就生了这要命的病。我妈就劝姨父,说是大姨没福气,不要过分自责,照顾好自己最重要。

(七)

从大姨确诊,到她最后去世这段时间,我必须得承认,从选择医院,到手术后的化疗和照顾,我姨父对大姨已经做到了百分百。尽管知道这个病没有治愈的希望,可姨父还是请了最好的医生,花了大笔的钱治疗,尽力延长大姨的生命,减少疾病的痛苦。为此,我们所有人,都对我姨父的付出非常认可,甚至很感激。

如果,大姨和姨父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他们的爱情故事,可能永久会成为我们这些亲戚们引以为豪的幸福婚姻的典范,尽管他们没能白头偕老。虽然我跟大姨感情很好,但我能接受人的生老病死,可我接受不了的,是后来发生的事情。

大姨去世之后,姨父一度非常伤心,尤其是在大姨的葬礼上,姨父哭得人都站不起来了。参加大姨葬礼的人,都被他们夫妻之间深厚的感情感动到流眼泪。

大姨的葬礼结束之后,我因为单位事情太多,一直也没有给姨父打过电话。那天回家的时候,我妈告诉我,姨父给她打电话,说他已经领结婚证了,想邀请亲戚们在一起吃顿饭,就算把事儿办了。

(八)

我当时就傻了,大姨去世刚4个月,那个她深爱的男人,就要娶新人进门了?我问我妈女方是什么人,我妈说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单身妈妈,之前和大姨家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大姨看着她们母女生活不容易,经常帮助她们。那个女人家的小女孩刚上小学,有时候女人加班的时候,大姨还会让小女孩来家里吃饭。

我妈说的那个女人,我去大姨家的时候也碰上过几次。大姨生病的时候,也见她去医院照顾过几天,我当时觉得,那是一个看上去挺精明的女人,可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取代我大姨的位置。我特别难过,为大姨,也为我内心破灭的、那种对幸福婚姻的所有憧憬。

我们一家都没办法接受这个现实,所以也都借口有事,拒绝了姨父的邀请。我也没有跟表哥联系,不知道他听到这个消息时,心情会是什么样子。

这件事已经过去有十几天时间了,可每次想起这件事心里都会很难过。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之间那么深的感情,姨父可以说放下就放下?难道他们曾经的幸福,都是假象吗?

婚恋导航

很多人对于爱情都有一个幻想,那就是海枯石烂、地久天长。可事实上,这样的爱情多半只存在于文艺作品当中。当一方离去,另一方很快移情别恋,原因可能有三种:一种是想用这种方式尽快走出失去爱人的伤痛;一种可能曾经的幸福本来就是假象;还有一种可能是,逝去的一方,真的希望在世的一方能够在自己离开的日子里,好好地生活下去。

逝者曾经幸福过,生者也曾经真诚地付出过,幸福虽然短暂,那也是他们曾经拥有,而他人无法取代的。生者有权利选择剩下的人生道路,也许这也是告慰逝者最好的方式。作为局外人的我们,能做的可能也只有接受和祝福了。

如果你也有情感故事和情感困惑想倾诉,可以私信雁姐留言!

本文根据主人公口述整理,原创不易,请勿抄袭。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皮雪雁

编辑/皮雪雁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