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女炸客机致115人丧生,被捕谎称中国人,沦为弃子后爆惊天秘闻

subtitle
白日萌硕 2021-12-06 12:11

上世纪朝鲜战争爆发之后,朝鲜和韩国都遭受了巨大的打击,经济落后。在韩国总统朴正熙的铁腕统治之下,韩国创造了汉江奇迹,通过劳务输出使整个经济得到了振兴。

当时有大批的韩国劳工被派遣到欧洲等国从事纺织、挖矿等工作,用一滴滴汗水赚来了外汇,缓解了当时国内急需的外汇储备压力,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人在1987年却成为了韩朝两国博弈的牺牲品。

伴随着经济的增长,韩国国际地位大幅提升,申请到了1988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权,当时朝鲜提出南北联办的要求,但遭到了韩国的拒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87年11月29日14:05大韩航空公司858号波音707飞机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起飞,途经阿联酋首府阿布扎比和泰国缅甸两次经停,前往韩国汉城,当时机上共有乘客和机组人员115名,所有乘客都是在伊拉克进行劳务输出的韩国人。

飞机在途经曼谷首都时,向仰光航空管制中心发送了一条信息“目前飞机时间和位置正常”,说完这句话,飞机就出现了静默状态,无论航空管制中心怎样呼叫858号航班,都没有任何的回应,随后,这架飞机神奇的在天空中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它去了哪里,为何突然离开人们的视线。

此时泰国航空意识到如果航班不是受到某种劫持,便是发生了空难坠毁,随即泰国将这一情况通报了韩国,并且和缅甸航空在飞机沿线展开联合搜索。

在此之前,当858号航班经停阿布扎比时,从飞机上走下来两名持有日本护照的一男一女,他们随后想要乘坐约旦航空的飞机前往意大利罗马,但这趟行程却遭到机场的怀疑,从伊拉克到达阿布扎比又返回罗马,显然是绕了一个圈儿,一般人不会这样旅行。

同时,阿布扎比发现两人的护照也有问题,69岁的男人蜂谷真一自称是27岁女子蜂谷真由美的父亲,阿布扎比大使馆立即向日本驻阿布扎比大使馆进行求证,并将两人控制了起来。

很快,从大使馆那边传来了信息,两人信息属于伪造,真正的蜂谷真一和蜂谷真由美正在日本国内,而这两人显然是伪造了证件和身份。

蜂谷真一

阿布扎比得到这个重要信息后,开始对两人分别单独问讯,可当审讯人员当询问蜂谷真一后,蜂谷真一没有回答问题,却提出想抽根烟,获得批准后,蜂谷真一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根香烟,直接塞到了嘴中咀嚼出来,还没等审讯人员反应过来说,蜂谷真一已经倒地身亡。

在另一个房间里的蜂谷真由美同样请求抽烟,但是此举没有得到批准。可蜂谷真由美却并不在意,直接香烟掏出来放入嘴中,但这一次阿布扎比警方有了心理准备,立刻将香烟从她嘴里抠了出来,最终峰谷真由美自杀失败,这让她十分受挫。

两人异常的举动让阿布扎比相当挠头,没过多久,一个消息传来,韩国858号航班残骸在印度洋上被发现了,还有很大一部分残骸沉入海底。机上的115人全部罹难,无人生还。

飞机残骸

当得知这一消息后,阿布扎比更挠头了,这两人正是从这架飞机上走下来的,难道他们与飞机的失事有关联吗?

随后的分析印证了阿布扎比警方的猜疑,经过对飞机残骸和现场焚烧的技术初步分析后,韩国人意识到这起空难并不是机械事故导致的,而是因为炸弹袭击炸毁了飞机才失事的,韩国此时接到阿布扎比的通知,经停时的一对父女在阿布扎比被捕,于是韩国主动向阿布扎比要求进行引渡。

阿布扎比见到蜂谷真由美自杀行为后,立即对蜂谷真由美的香烟进行了化验,发现其中是氢氰酸溶剂,这个溶剂含有剧毒,之前二战中被广泛使用,食用后会在短时间内使人死亡,此后阿布扎比女翻译在询问了蜂谷真由美时,戴着手铐的蜂谷真由美突然飞起一脚,将女翻译踢倒在地,阿布扎比发现此人身手矫健,很可能是一名特工,于是将蜂谷真由美这个烫手的山药移交给了韩国。

两天之后,蜂谷真由美被韩国安企部带回到了韩国,为了防止蜂谷真由美再次自杀,韩国安企部保安人员从两侧夹着她的胳膊,嘴上用口罩布条紧紧塞住,安全送到了南山地下审讯室,开始了长时间的审讯。

由于知道蜂谷真由美一心寻死,时刻准备在侦查人员放松警惕时进行自杀,并且态度恶劣,所以酷刑对她来说并没有任何的作用,因此安企部并没有采用拷打的刑讯方式,而是用以柔克刚的温柔方式,想通过感化让蜂谷真由美放弃抵挡。

一开始,蜂谷真由美用流利的日本话进行作答,坚称自己就是个日本人,可是审讯人员问她“你为何要伪造日本护照?”蜂谷真由美却沉默了。审讯人员又问“你父亲和你为什么突然自杀?”蜂谷真由美还是不说话。

没过两天,蜂谷真由美却突然改了说法,不用日语作答,而是说起了流利的中国话,她说“我其实是一名中国人,出生在黑龙江,叫百华会,因为家里贫困所以前往澳门打工,后来辗转到了日本,被蜂谷真一收养,成为了他的养女。”

为了验证蜂谷真由美的真实身份,安企部找了一名中国通对她问询,只说了一句“你说几句东北话给我听听”,就让蜂谷真由美露了馅,她根本说不出来,谎称“东北话我早已经忘了怎么说了”。

其实,在蜂谷真由美携带的行李中,里面有很多特工专属用品,比如密码本、伪装道具和毒药,如果不是从事秘密工作,谁会带这些东西旅行,可究竟是谁要对858号航班动手,安企部的人始终搞不清楚。

审讯人员怀疑蜂谷真由美很可能是朝鲜特工,于是他们故意当着蜂谷真由美的面说韩语,“你看她的手指真好看啊”,没想到蜂谷真由美听到这句话后,双手往后缩了一下,在问询时,翻译又问蜂谷真由美“你在日本看的电视是什么牌子的?”蜂谷真由美回答“金达莱”。金达莱是朝鲜生产的,在日本几乎没有,因此蜂谷真由美再次暴露了自己朝鲜人的身份。

得知其真实身份后就好审了,有一天夜晚,蜂谷真由美被押送了出来审讯室,原本蜂谷真由美以为她很有可能被行刑,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警方将她带到了热闹繁华的街道,望着灯红酒绿和衣着体面、面带微笑的韩国人,蜂谷真由美一下子被震撼到了,眼前出现的景象和从小被灌输的韩国人吃不饱、穿不暖、生活在饥寒交迫的情景截然不同。

这时蜂谷真由美双眼流下了眼泪,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从小到大都被欺骗了,韩国的生活完全不像朝鲜人描述的那样凄惨,反而远好于朝鲜,她心理防线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维护什么。

12月23日,蜂谷真由美又一次被审讯,突然她用韩语说了一句,“姐姐,我错了”,蜂谷真由美就此招供,“我并不叫蜂谷真由美,而是叫金贤姬,11月29日的飞机失踪案正是由我和另一名特工联合完成的,”随后,蜂谷真由美描述起了自己的真实身世。

金贤姬1961年1月27日出生在朝鲜平壤,父亲金元锡是朝鲜外交官,母亲是一名教师,金贤姬出生不久后就和父亲一起到了朝鲜驻古巴大使馆生活,4年之后,父亲接到了回国的命令,又带着金贤姬返回了平壤。

金贤姬不仅家庭环境优越,还是一名童星,6岁时,金贤姬在平壤新人民小学就读时,因为长相出众被选为电影《英秀,荣秀参观社会主义祖国》的演员,首次登上了大屏幕,三年之后,金贤姬又出演了电影《母亲的心情》,还成为了朝鲜民间代表团访问朝鲜给代表团团长献花的少年,照片刊登在《机关报》上。

金贤姬是父母、同学、老师眼中的明星,可是她的命运却在1977年9月发生了变化,金贤姬从小颜值很高,有很多男生追求,综合素质十分优秀,因此她被朝鲜组织看上,经过重重考核,被列入了特工名单中,离开了父母,开始长达7年的特工训练。一开始,进入金日成综合大学生物学专业学习,其后又转入平壤外国语大学学习日语、中文等语言,全面接受中国国情和文化培训课程,为接下来化装为日韩公民做好准备,并化名为金玉花。

朝鲜找到了一个叫田口八重子的日本酒吧服务员,她专门给金贤姬培训日语和日本饮食文化,当时田口八重子儿子留在了日本。田口八重子和金贤姬在一起朝夕相处生活了三年,三年间田口八重子从日本餐桌礼仪、化妆到肢体手势对金贤姬进行了系统的实务培训。训练时,金贤姬被要求只能使用日语进行交流,模仿日本人的一切生活习惯、口音和思维方式。

之后,朝鲜方面找到一名澳门居民,教授金贤姬粤语、中文和文化,金贤姬后来回忆录写道“那时中国有个女明星叫陈冲,她就是我学习的对象之一”。

除了语言之外,金贤姬还全面学习了综合格斗、射击、爆破,以及被捕后如何自杀以及应对敌人的审问等技能。

有了语言和文化基础后,金贤姬内心也更加坚定,她用一本伪造的日本护照进入澳门,化名吴英,自称是一名中国人,企图以“大陆偷渡客”的身份潜入澳门,以获得澳门的永久居留身份。

1987年10月,金贤姬突然接到平壤指令,让其迅速返回朝鲜,安排他和60多岁的特工金胜一组成搭档,共同完成大韩航空飞机上安置炸弹的任务,以此震慑各国对韩国保安能力的质疑,阻止他们前往韩国参加奥运会。

当金贤姬接到组织任务让她去炸毁韩国客机时,金贤姬内心其实是无比自豪的,当时她并不知道航班里坐的都是韩国的劳工,他们有父母和孩子,可是作为特工,完成任务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尤其是能为国家做出贡献,即使牺牲也心甘情愿。

当时金贤姬和金胜一从北京前往苏联莫斯科,再由莫斯科转机到伊拉克巴格达。金贤姬在离开北京前还买了很多的礼物,准备送给母亲,可是任务完成后,却意外被捕,没有机会将这些礼物送给妈妈,这成为了她今后最大的遗憾。

大韩航空858号航班里坐满了韩国劳工,在一年的紧张忙碌后,他们终于等来了与亲人,所以整个机舱内到处洋溢着欢快的气氛,没想到金胜一和金贤姬的出现却让他们和亲人们永远地分别了。

金贤姬和金胜一将伪造成收音机电池的固体炸弹和伪装成洋酒的液体炸弹一同放在了行李箱中,可是在过安检的时候,电池却被安检人员查扣,金胜一不断抗议,终于要回了电池,将电池带上了飞机,两人坐在7A和7B的座位上,将两个炸弹放在上方行李舱中的包里,给固体炸弹设置为9小时后自动爆炸,液体炸弹是为了扩大爆炸效果特意准备的,这两枚炸弹足以将该航班彻底炸毁,而在爆炸发生后朝鲜方面一直坚决否认是他们所为。

当在阿布扎比转机时,金贤姬和金胜一离开了飞机场,可是却意外被捕,这是两人始料未及的,更让金贤姬愤怒的是自己一生都被欺骗着,韩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是朝鲜人民无法企及的,因此让她彻底将组织安排的任务和安放炸弹的过程全盘托出。

1988年1月15日上午9点,韩国安企部举行记者招待会,向全国人民公布了大航空858号事件的全部结果,一时间舆论哗然。金贤姬当时一边诉说案件的经过,一边抽泣着,承认自己是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调查部的工作人员,形象十分可怜,还跪下来对那些遇难者进行忏悔和道歉。

为了不影响奥运会的正常举办,对于金贤姬的审判拖到了1989年2月23日奥运会举办之后,韩国检方根据《飞行器安全法》《航空法》《国家安全法》的规定,判处金贤姬死刑。

当所有人都觉得金贤姬的故事就此完结时,神奇的是面对这位115人死亡的真凶,韩国人没有爆发出愤怒,反而是发出了无限的怜悯和惋惜,韩国电视台每天都在播放着金贤姬认罪的15分钟画面。由于金贤姬长相清秀,惹人怜惜,所以很多韩国民众坚信“金贤姬遭到了洗脑”,甚至为她向政府请求,希望能够宽恕这个被命运欺骗的女子。

1990年4月,时任韩国总统卢泰愚不顾858号航班乘客家属和其他民众的强烈反对,行使了总统的特权,对金贤姬给予了特赦,他给出的理由是“金贤姬活着可以改善韩国的人道主义形象,同时朝鲜方面拒不承认其罪行,而金贤姬可以作为858空难的唯一证人,让朝鲜人民重视这段历史。”

因此,韩国方面并没有将金贤姬塑造成为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而把她打造成被韩国逼迫,楚楚可怜的受害美女,而他们的目的也确实达到了弱化韩国国际形象的目的。

金贤姬虽然被赦免,但她知道自己成为了朝鲜的罪人,很可能会遭受生命的危险,于是在警方的保护下,她一直都在不断搬家,从一个居所到另一个居所,而韩国警方也派了很多安保人员进行监视和保护,金贤姬后来还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现在,作为女人》,被日韩两国都拍成了电影。

尽管金贤姬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但每次接受采访时,金贤姬都会表达出对平壤家人的愧疚和对遇难家属的歉意,在供认后,金贤姬的家人成为了人质,他的父母和弟弟妹妹都被连坐惩罚,成为了脱离朝鲜的罪证,据相关人士介绍,他们一开始被关到了劳改农场,其后全部死去。

1997年12月,金贤姬爱上了保护自己的特工,两人结了婚,从此淡出了媒体的视野。金贤姬说“之前认为自己是另外一个世界,一切都为国家和领袖服务,是非观念已经不存在,现在幡然醒悟”。

曾经教授过金贤姬日本语言和文化的田口八重子是一个离异母亲,在金贤姬被捕后,她也被秘密处决,而她年幼的儿子在日本苦苦地等待着失踪的母亲,直到2010年,年过半百的金贤姬获得了去日本访问的机会,期间拜访了田口八重子的儿子,并且安慰他说,“我相信她一定还活着”。

金贤姬在日本受到了很高规格的礼遇,韩国国情院以每小时1,000万韩元的价格租用了豪华直升机供她在东京观望,舆论再次哗然。

很多人谴责金贤姬奢侈的行为,而那些遇难者家属更是难以接受,很多人觉得正是因为金贤姬美貌的外表,让大家失去了戒心,选择了原谅,但这却是对遇难者最大的背弃。

当一位特工接受国家使命时,她的一生已经不受自己控制,金贤姬从一位容貌娇美的天之骄子到麻木不仁,视任务完成为最高奖赏的女特工,再到幡然醒悟、成为家庭主妇,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就像《无间道》中说的“我以前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