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4岁研究生凌晨在自习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请假被导师拒绝

subtitle
中国国情

2021-12-06 10:39

关注

如果不发生“意外”,34岁的研三学生谢鹏将在12月中旬从辽宁工程技术大学毕业,找一份比本科毕业时更好的工作。但是,11月23日,他倒在了学校自习室里再也没有起来。死亡证明书上写着“心源性猝死”。

谢鹏去世后,父母翻看他与导师董天文以及同学朋友的聊天记录,发现儿子的“疲惫”和“煎熬”。

在谢鹏与同学、朋友的聊天中,谢鹏多次提到“我现在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按他的说法,导师很严,安排了大量工作,自己每天都在“干活”,还吐槽还倒贴费用做研究,最后导师还让他延期半年毕业。而同学则告诉记者,他们认为谢鹏已基本具备按时毕业的条件。

谢鹏与导师董天文的聊天则显示,董天文就将自己课题中的多项工作交由谢鹏承担,例如资料查找、撰写课题材料及制作PPT、课题组发放福利、帮助课题组其他成员做实验、出差等。在生活方面,打扫老师办公室、早上给老师烧水、给老师送烟、去老师住所拿衣物等等杂活他都得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谢鹏在知信楼自习室内突发疾病。

11月23日凌晨2点32分,是谢鹏电脑最后一个文档保存的时间。他今年5月身体不适,曾在医院检查“冠心病心律失常”,他曾在和朋友聊天中提到,向导师请假未获批准。6个月后,谢鹏猝死后,家属认为系导师分配过多任务“压垮了”谢鹏,并已委托公益律师贾方义、郭乘希律师,准备起诉校方和导师。

死因:心源性猝死

11月23日10点左右,34岁谢鹏来到了辽宁工程技术大学知信楼4楼的自习室。这是一个有数十个自习位的自习室,谢鹏的座位在靠中间位置。如果顺利,还有十几二十天,他为期半年的延期毕业将要结束。

谢鹏突发状况时,同学小梅在4楼的另一个房间里。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赶往谢鹏的座位旁时,看到谢鹏躺在地上,抽搐着,舌头外吐,他赶紧帮助谢鹏不要咬舌头。约十几分钟后,学校医务室的工作人员和救护车的人员一起赶到了4楼,将谢鹏送到救护车上抢救。

谢鹏的父母在当日10点半左右接到儿子突发疾病的电话,他们从山东滨州市驱车赶往辽宁阜新。在医院,他们见到了谢鹏的遗体,已没了体温。

在谢鹏的死亡证明书中,死亡原因一栏填写着“心源性猝死”。

谢鹏1987年出生,是家中独子,父母均年逾六旬,已退休。2010年,谢鹏从湖北工业大学工程技术学院毕业,曾先后在两家公司当过助理工程师。为了找一份更好的工作,他辞职考研,2018年9月,他被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录取为岩土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指导老师为董天文。

谢鹏死亡原因一栏填写着“心源性猝死”。

家中无人有心脏病史,痛失爱子的二老,想要找到儿子早逝的原因。他们只知道,儿子读研期间,仿佛总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

有时老谢会接到谢鹏的电话,多是谢鹏挑从自习室到食堂的空档时间打的。电话中,谢鹏也会谈到自己经常一直在忙做实验写论文。

谢鹏家在同一小区有两套房子,父母平时住在那套低楼层的房子里。2021年春节,谢鹏放假回家后,父母也时常只能在饭点见着他,他一直生活在另一套5楼的房子里。有时候母亲上楼看他,想和他说话,他就做一个小声的手势,然后低声说老师要开会议安排工作什么的。

谢鹏硕士毕业论文。

母亲渐渐懂了,儿子一直在忙,每次到了饭点,也只是发微信消息告诉儿子可以下楼吃饭了。而自从春节离开家,谢鹏就一直在忙碌,即使到了节假日,也未再回家。

考虑到年龄因素,谢鹏和他的父母一致认为,不用继续读博。而且在谢鹏读研究生的这3年多时间里,在经济上,父母给予了很多支持。单是今年以来,老谢就分多次共转账4万元给谢鹏。

谢鹏硕士论文中介绍的自己的科研情况。

谢鹏硕士期间,参与撰写了2篇论文,并参与一项发明专利。专利受理时间为2019年11月14号。

谢鹏参与的发明专利。

谢鹏父母从他生前与同学、朋友的微信聊天记录中发现,今年5月,谢鹏已经跟同学说他心脏不舒服,想请假回家写论文,但导师董天文不放他回家。6月的论文答辩后,他得延期半年毕业了。而在与朋友同学的沟通中,谢鹏认为导师让他延期毕业的真正原因是让他帮忙做课题。

谢鹏延期毕业后,他与朋友的聊天记录中多次提到,延期毕业是导师让他“再干半年”“一直干活”。

多名曾在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就读的学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根据《辽宁工程技术大学研究生申请学位学术成果规定(修订)》规定,受理一篇发明专利即满足申请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学位要求,即可着手硕士毕业论文撰写,准备最终毕业答辩。谢鹏专利已发,毕业论文也早已写好,这些学生均认为他已符合毕业的条件,常规情况下,可在今年6月毕业。

“好的老师,没有问题”

谢鹏的父母梳理了谢鹏与董天文的日常微信聊天记录。

“老师,发您邮箱了”“找到了老师,别急”“好的老师,没有问题”,这些话语,谢鹏经常用于回答导师董天文安排的工作。两人聊天记录中的文字部分,期间还有频繁的微信语音沟通等。董天文有时晚上10点多还会给他安排工作。

红星新闻在多份聊天记录中看到,董天文将课题组中诸多事宜交给谢鹏处理,例如资料查找、撰写课题材料及制作PPT、课题组发放福利、帮助课题组其他成员做实验、出差等。此外,还有许多老师个人事务,例如打扫老师办公室卫生、早上给老师烧水、给老师送烟、回老师住所取衣物等。

谢鹏与导师的聊天记录。
谢鹏与导师的聊天记录。

而据其父母、同学介绍,在谢鹏的电脑桌面,文件夹中内容为下载的SCI期刊文献,期刊名称为文件夹名称,其中文件夹创建时间为2021年11月23日凌晨2点32分,正是谢鹏病发并去世当天。这意味着谢鹏当天至少工作至凌晨2点32分。

谢鹏父母在儿子去世后,到过他在学校旁边租的出租屋。这是一个7平米左右的出租屋。租房时间是从去年12月开始,那套出租屋多是由隔板隔出的小房间。谢鹏曾住在最小的那间隔间里,后来又搬到另一间稍微大一点的隔间里,每个月500元。“谢鹏平时除了正常吃喝,没有什么高消费。”谢鹏的父母表示。

谢鹏去世后,家人曾进屋收拾他的衣物,看见里面除了书籍、衣物和一些小电器等日常用品,还有一些安神、提神的物品,比如一盒盒安神补脑液,以及多袋茶叶、咖啡、饮料。还有成条的香烟。谢鹏的母亲在10月曾给他邮寄了一件冬日里穿的外套,这个包裹至今未拆封。

和谢鹏合租的人也是辽宁工程技术大学的学生,在他们的印象中,谢鹏体型偏胖,经常晚睡,有的时候晚上熬夜白天睡觉。谢鹏睡觉的呼噜声也比较大,有时在隔壁也能听见。

同学小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在学校经常和谢鹏见面吃饭,“他病发前一两个月情绪很低落。”据小梅回忆,谢鹏常提到董天文老师给他派很多活,“大事小事都找他。”导致他的时间很紧,既没有时间找工作,因为自习室10点多就会关灯,谢鹏只得去校外租房住并经常熬夜,困了就喝咖啡、抽烟。

10月两人见面吃饭时,谢鹏就说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太能喝酒了,心脏有些不舒服。“其实他研一时已有专利,只要把毕业论文交了,就能顺利毕业。是董老师让他再延期半年毕业。”小梅说。

谢鹏曾向同学吐槽,自己“干啥都贴钱”。

小梅还告诉记者,研究生阶段,导师一般会给带的学生派发一些任务,但量一般达不到谢鹏接收到的这么高。此外,他称一些联合企业做的项目,研究生帮做的话,一般能收到劳务费,但谢鹏一直没有收到过劳务费;在外出差的话,一般除了报销差旅费,还会报销一定的生活费,但谢鹏出差的生活费都是自费。

“我一个人就是一个军队”

谢鹏父母在翻看儿子生前与他人的微信聊天记录时,才从字里行间获知延期毕业的这段时间,儿子的生活充满着“疲惫”和“煎熬”。

“我现在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我一个人在当5个人使”,类似话语,经常出现在谢鹏的聊天中。

谢鹏多次向朋友表示,“我现在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我一个人在当5个人使”。

谢鹏和同学小陶曾谈起找工作一事。谢鹏表示他得毕业后才能找工作,小陶让他在校招的时候就将工作签了,谢鹏则担心找工作,董天文不签字,会让他继续延期毕业,他选择“先毕业再说”。

谢鹏对小陶提到,“不让走,前几天开完组会,他又给我几个项目,加上3个实验,得6月毕业。”他想在12月就能毕业离开。

今年5月5日,谢鹏在微信聊天中和同学小雷说起,他去医院检查出心脏不好,医院检查为“冠心病心律失常”。那时他还口不离论文,“完了回家写大论文吧,没招了。”5月10日 ,小雷问谢鹏回家了没。“不让走。”谢鹏回答。

今年5月谢鹏与同学的聊天记录。
谢鹏称自己原先的大论文留给了大师弟。

6月5日,朋友小吴在微信上问谢鹏,董天文近期是否让他干活,谢鹏回答说,“天天看着我,一个办公室,问我为啥不快乐,有啥事瞒着他。”谢鹏还称,自己的“大论文换了”,原先的大论文留给了大师弟。还给大师弟处理未了的事情处理了3年,还说“老董不公平没事,还有老天爷呢。”

谢鹏与小陶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6月28日晚,谢鹏告知对方自己延期毕业了,“不让毕业,一直干活,一直让修改,可以说重写的。”

谢鹏向朋友解释导师不让他走的“真正原因”。

7月6日,谢鹏给小吴发来一个在河南郑州某小区的定位,说在做实验。谢鹏和小吴聊起他延期毕业的原因。“老董不让我走的真正原因,后面紧接着一个混凝土的,9月还有锚杆现场实验。”谢鹏提到他只能延期毕业半年,他没有办法完成大论文。他认为老师“天天让我瞎搞,我也没办法。”

“休息几天,再修改。”好友小余在微信上对谢鹏说。谢鹏回答“不可能了,老师回来了,又开始拿小皮鞭抽打我了。”谢鹏谈到老师还在3楼办公室“坐镇”,而他自己,晚上一直失眠,早上7点半就起床。谢鹏曾告诉小余,他一直在写大论文,但老师不断给他派活,“活干完了,保守估计得到6月底。”

今年8月的时候,谢鹏称向好友称,自己当时一直在写大论文,但老师不断给他派活。

谢鹏还向小余提到自己贴钱做实验,“感觉一万不够我半年的房租、吃饭、水电费、桶装水、3个大实验贴钱出去。哎,头痛。”小余问谢鹏,“大实验你们老师不给报销吗?”谢鹏回答说,“他只要结果,不问过程。”

谢鹏称导师让他给师弟实验数据分析。

11月20日,小余发消息问谢鹏在做什么。“写SCI,给我大师弟实验数据分析。”谢鹏说。小余说他都要毕业了,还关心“那玩意干嘛?”谢鹏则表示,“我也不想,老董逼着我干。开组会说了,不写SCI不给签字,不帮忙不给签字。”

在记者看到的聊天记录汇总,“累”也是谢鹏经常提到的词语。7月上旬,谢鹏收到好友张俞询问他近期情况的微信。“不好,”谢鹏说,他表示想回去,“感觉得累死。”

谢鹏那段时间与朋友沟通中,经常提到自己很累。

谢鹏猝死后,家属认为,延期毕业导致谢鹏情绪长期不佳,且日常过度劳累,才导致身体状态骤然变差。导师分配过多任务导致谢鹏猝死。此外,家属还认为,谢鹏病发后校方抢救不及时。家属已委托公益律师贾方义、郭乘希律师,准备起诉校方和导师。

(文中谢鹏同学、朋友姓名皆为化名)

来源:红星新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刘亚丹_NBJS17113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5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