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Science》:我很庆幸导师要求每周交工作进展汇报!

subtitle
高分子科学前沿 2021-12-06 10:3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我读博的刚开始几个月里,我每周都在努力完成一项任务:坐在电脑前为我的导师写一份最新的报告。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陷入了困境。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因为我觉得我做的工作中值得分享的还不够多。我的压力急剧上升,我开始做实验只是为了有报告。这是毫无进展的完美办法。但在我的项目结束时,我才意识到周报不需要塞满数据和成果。相反,它们可以作为一种工具来完善我的思维,并且我可以从中获得我所需的反馈。我很庆幸我得导师让我交周报。

我从我的祖国印度尼西亚搬到了日本,在那里我习惯了不同的研究和培训文化。当我攻读硕士学位时,我的研究没有那么结构化,只有当我有问题或遇到难题时,我才去找我的导师。这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比如,在我临近毕业时,我还没有完成我想完成的所有事情,但我还是必须要完成这些事情。

在日本,我竟然每周都要向我的导师汇报科研情况,而且他们没有告诉我汇报什么东西。所以,当我提出我的研究问题和研究设计时,我仅仅简短地汇报了任何我想到的新想法或实验计划。但看到我的实验室伙伴们所报告的进展,我很快感到了压力,我意识到我需要和他们交流一些更实质性的东西。这促使我更快地投入到实验工作中。

我开始每周做实验,通常是在每周发邮件前的两三天疯狂地把它们联系在一起。实验成功了,但我总觉得自己很幸运,最终会因为粗心大意被人发现。在一次小组会议上,我的导师训斥了一个实验室成员,因为他在一个设计有问题的实验上浪费了时间、精力和金钱。我知道,我当时的大部分工作也都是如此。显然,我需要改变一下了。

我意识到,在我花时间计划我的项目时,我早期的报告可以作为一个框架——一个我可以建立和扩展的框架。在那些邮件中,我并没有过多地提及细节,因为想法和计划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重大的成就。但在一次又一次的实验中,我发现制定详细的计划的确是有价值的。

如果我再回到实验设计阶段,我不知道我的导师们会作何反应,但我认为值得一试。接下来的几周我都在看文献,思考我的项目的大目标。当我第一次写邮件更新时,我很紧张,因为我列出了读过的所有论文和探索过的想法,但缺乏具体的数据。让我感到宽慰的是,我的导师们没有反对。在一份报告中,我梳理了一些论文,希望可以找出一个实验步骤的正确方法。在报告完成后,我的一位指导老师向另一位具有相关专业知识的教授寻求建议。这帮助我更快地对我的方法做出最终决定。

扩展性思维我对进程的想法让我觉得更有成效,并给了我更深入探索课题的思考空间。我的研究变得更有效率,我遇到的死胡同也更少了。我还意识到,在每周的更新中写下详细的想法和计划,为我自己提供了一个表达这些想法和计划的宝贵机会,这帮助我更自信地接触我的导师,并进行更有成效的讨论。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不再把更新看作是一种负担,而是把它们看作是一种工具——逐步建立我的研究故事的章节,并在这个过程中从导师那里激发建设性的反馈。

在我博士实验室的最后一天,我做了一件我在最初6个月里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我感谢导师们要求每周汇报实验进展的传统这就像一块块的基石,最终用来建造通向我博士学位的楼梯。

来源:高分子科学前沿

声明: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水平有限,如有不科学之处,请在下方留言指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