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和胜和荃湾线“黐线勇”,因利益惨遭掌门师兄行刺,上演生死极速

subtitle
奥特慢慢 2021-12-05 23:30

他曾犯下累累罪行,偷车越货、飙车打劫,甚至还敢开车冲卡,叫板阿sir。

被捕出狱后,改行走私生意后赚得盆满钵满,却因利益,于2020年9月8日被人在红绿灯口行刺。

他就是黑帮和胜和“胜和兵库”里的“五大护法金刚”之一,“黐线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黐线勇”,原名严敬航,1976年出生于香港一个普通家庭。

由于父母比较忙,疏于教育,严敬航在十四五岁正值叛逆时期,就常年逃学跟着街边的古惑仔鬼混在一起。

不得不说,许多不良少年误入歧途,多数都是在这个时期家庭没教育好,导致后期孩子的悲剧人生,毕竟这个年龄段虽有自我意识,但是非对错仍分不太清,仍需要长辈辅助引导。

也因此,严敬航早早地从校园里离开,成了街边古惑仔中的一员。作为初出茅庐的古惑仔,最爱讲究的就是在人前够“威”够“劲”,说白了就是在人前炫耀,展示自己的威风。

而最能直观地体现出这一点的,无疑就是戴着墨镜,开上一辆豪车驰骋在马路上。

在八、九十年代,开上一辆豪车到人前显贵无疑是严敬航的一大梦想,没多久,严敬航也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按正常普通人的逻辑,无疑就是靠着努力工作、升职加薪,早日实现买车梦,可严敬航人称绰号“黐线勇”就不能按常人的逻辑来。

“黐线”这个词在粤语里颇有“疯了”、“神经”、“傻傻的”等意思,当然这中间带着点调侃,而“勇”字在字典里的意思便有一层“大胆”的意思。

结合“黐线勇”这个外号,严敬航无疑就是“又疯狂又大胆”的这么一个人。

在那个监控不多的年头,20岁左右的他与无所事事的同伴勾结,开启了他的“偷车之旅”,并且开车偷来的车,拜在和胜和元老“荃湾泽”的门下。

靠着为人大胆,行事出位,除了偷车就是抢劫,多年来靠着做这类“茶饭”生意,赚得盆满钵满,手下更是聚集了上百个犯罪团伙。

很快他就成了“荃湾泽”旗下的骨干,并号称“五大护法金刚”之一。

2004年,26岁的严敬航带着两名同伙在最为繁华的尖沙咀,开着号称摩托车界的法拉利“杜卡迪”,准备打劫一辆载有手表零配件的货车。

好在阿sir早已看穿他的伎俩埋伏在一侧,严敬航与同伴当场被按倒在地,并且在他身上搜出三支“黑色星星”以及二十一粒备用的花生米。

2007年12月,严敬航带着手下有组织地四处出击,到处偷车犯案,不管是电动车、摩托车还是小汽车,只要是车,能偷的就偷,甚至连汽车的零件也偷,偶尔还顺手带走一些参茸海味等高价值的补品。

那一阵子,被偷的物品超过五六百万,这仅仅是能查到的那一部分。

当然,这么高调的搞事情,阿sir怎么能放过他,重拳出击之下,严敬航团伙抱头鼠窜。

在2008年1月12日,严敬航的“黐线”又犯了,他开着偷来的车缓缓驶入沙田马场,随后猛踩油门撞开马场的闸门往里冲,然后人下车离场,丢下那辆面目全非的车孤零零地在赛马道上,搞得马场这方还得报警拖车。

严敬航做这事无疑是对阿sir的一次叫板,嚣张跋扈的程度可想而知。

他这般的气焰嚣张,无疑是自取灭亡。

偷到车并不能算真正地赚到钱,把偷来的车卖出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赚到钱,当然,这些都是脏钱。

正所谓:“打蛇打七寸”,阿sir真要对他动真格,只需要找到他处理赃车的渠道,使得他偷来的车卖不出去,他也就不会偷了,毕竟没钱赚了。

很快这一天也到来了,2009年8月份,严敬航与人在西贡处理赃车的时候,遭到阿sir的围剿,被捕入狱。

出狱后,严敬航也意识到被阿sir盯上原本的偷车生意再也做不成了,拿着原始积累的赃款开了许多公司,涉及贸易、地下金融、运输、甚至还开了几家麻将馆。

原本以为是从良了,事实上他做的贸易其实是非法走私,由于生意红火,使得他在码头颇有威望。

到走私,不得不提严敬航起同为“荃湾线五大护法金刚”的师兄ETB,ETB比严敬航年长四岁,所以成了他师兄。

ETB与严敬航一样,都是干偷车出身的,手下还有三四百名偷车抢劫的马仔,江湖人称“偷车天王”,本身开车技术也是高超,与“水房车神”盲亨齐名。

后来ETB因为拿着AK47去打劫从日本来的手表配件被阿sir埋伏,入狱13年,直到2010年才出狱。

出狱后从事地下金融、娱乐场所以及“丸子”生意,并带人拿下码头收租,2016年由老大“荃湾泽”力保,成了和胜和坐馆。

也就是说ETB与严敬航的经历都很相似,并且为同门师兄弟,不得不让人联想到《三国演义》中那句著名的:“既生瑜何生亮!”

严敬航搞走私除了走自己占有的码头出货外,也有部分从ETB的码头出货的。

靠着走私赚得盆满钵满、生意非常火爆,这让ETB不开心了。赚那么好,身为同门师弟得照顾一下师兄,于是ETB对严敬航提出:“你可是我的手足兄弟,这码头泊位费,得加钱。”多么深厚的兄弟情谊,这话听着多么朴实无华。

但严敬航不给,毕竟这种事算起来是各赚各的,拿各自该拿的。双方也因为此事多次晒马谈判,都不欢而散。

2020年9月7日深夜,老大“荃湾泽”约谈他们两位,地点是佐敦吴松街的牛皇星火锅店。

当着老大的面,严敬航道:“大家开门做生意都不容易,别老想着涨价,我不想双方闹不愉快,搞得大家血溅街头。”

ETB恶狠狠地回怼:“血溅街头?你竟敢在老大面前说让我见血,你简直无法无天。”

当然以上是戏言,但总的来说就是没谈拢,火锅也吃到了8日的凌晨,结果不欢而散,但碍于“荃湾泽”的面子,关系也是也有所缓和。

商谈无果出来后,严敬航准备去开他的豪车奔驰C200L,但在停车场就遇到了好几个马仔,仿似要他命一般,朝他扑来,严敬航见状赶紧上车逃离停车场。

常言道“灵感来源于生活”,难怪每次看香港黑帮题材的电影都那么真实,原来许多事情都是真的。

当晚严敬航以为就此逃过一劫,还遵守交通规则在路口停了红灯,正想着谁这么大仇怨要对他下手,驾驶室车窗旁边一辆摩托车停了下来,并掏出那藏在腰间的AK47,对着车窗里的严敬航来了一发,正打算来第二发的时候,卡壳了。

反应过来的严敬航赶紧猛踩油门闯红灯落荒而逃,这前后也就五六秒钟的时间。

闯红灯的严敬航上演了生死时速,因为他的左腋被打中了、鲜血直流,性命危在旦夕,这时候也顾不得交通规则,靠着豪车外壳硬、动力好,硬生生地撞开前面三四辆的士车,有一辆还被撞到掉了个头。

对于他来说,到医院仅短短1.6公里,却犹如无止尽的旅程一般,终于最后抵达了伊丽莎白医院,连门都没关,下车就跑到抢救室了。

常言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严敬航被医术高超的医生硬生生地从死神手中拉回来,脱离了生命危险,而警方在案发现场也找到了一颗9毫米的花生壳。

有人就想问了,怎么不调取所有监控看歹徒逃走的路线?最后肯定能找到人!但是这不是大陆,还真的是有挺多地方没监控的。

要换成在大陆这种事不会发生不说,即使发生了,也分分钟就能破案了,不得不感叹一句伟大。

而一个月后,师兄ETB就被阿sir叫去喝茶了,虽然是交了10万保释金就重获自由,但不得不让人联想起严敬航这件事情。

严敬航既然是做这门生意,仇家也不可能只有一个,他也曾在2020年的七月份到葵青区发展,动了当地黑帮的利益,那边对他非常不满。

也就是说,杀手没抓到,是否是师兄ETB做的也不确定,也有可能是其他人趁这个风口来做这个事情,以此嫁祸。

当然,不管是谁做的,既然是走黑道路线,做着伤天害理的事情,即使死于非命也不值得可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