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上海弄堂,能否唤起你的昔日回忆?

subtitle
上海杨浦 2021-12-05 15:4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弄堂,是上海人对里弄的称呼。它不同于传统的江南地区民居,除了带有中国传统建筑的特色外,又兼有外来建筑的影响印记。它最能代表近代上海城市文化的特征,是近代上海历史的最直接产物。

弄堂这一上海特有的民居形式,构成了近代上海城市最重要的建筑特色,是近代上海地方文化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它曾经与千千万万上海市民的生活密不可分,是老上海最常见的生活空间。大大小小的生活往事,都与石库门、亭子间紧密相连。

上海里弄多为石库门里弄、新式里弄、花园里弄和公寓里弄,现知上海最早的里弄是兴仁里,建于1782年。我们跟随摄影师郭博的镜头,来看看上海里弄的记忆吧~

郭博(1920—2010)是郭沫若的儿子,曾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上海宋庆龄基金会理事、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及上海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

济南路225弄

南市旧校场路

丹凤路120弄118号

县后街67-69号

丹凤路193号

闭一闭眼睛去想上海里弄。那是一张照相玻璃底板,以黑为白,以白为黑,看上去有些眩晕。

西洋镜和小书摊是忘不着了。儿童失望地去看云。那天空应该很透明,那鸟羣应该很轻灵。那云彩不很动,却时时在变化。变出一湖波澜,变出连绵山脉,变出活动的幻景,变出闪烁的梦。两扇黑漆的石库门里居然挤进了房客72家!夸张固然夸张,也就此浓缩了旧社会上海滩矮檐下的众生相,展示了底层市民的酸甜苦辣。

——岁月印痕·戴逸如

济南路185弄17号

浦东新区海兴北路68弄34支弄内

虬江支路电器市场

新广路机床市场

南京西路1912弄

定福路3弄

上海的弄堂是性感的,有一股肌肤之亲似的。它有着触手的凉和暖,是可感可知,有一些私心的。积着油垢的厨房后窗,是专供老妈子一里一外扯闲篇的;窗边的后门,是供大小姐提着书包上学堂读客走动,贴了婚丧嫁娶的告示的。它总是有一点按捺不住的兴奋,跃跃然的,有点絮叨的。晒台和阳台还有窗畔,都留着些窃窃私语,夜间的敲门声也是此起彼落。

......

流言是上海弄堂的又一景观,它几乎是可视可见的,也是从后窗和后门里流露出来的,前门和前阳台所流露的则要稍微真切一些,但也是流言。那种有前堂客和左右厢房里的流言是要老派一些的,带薰衣草的气味的;而带亭子间和拐角楼梯的弄堂房子的流言则是新派的,气味是樟脑丸的气味。无论老派和新派,却都是有一颗诚心的,也称得上是真情的。

这些流言虽然算不上是历史,却也有着时间的形态,是循序渐进有因有果的。这些流言是贴肤贴肉的,不是故纸堆那样冷淡刻板的,虽然谬误百出,但谬误也是可感可知的谬误。

——无言独白·王安忆

浦东新区东昌路1211弄51支弄

上海市人民政府(原)福州路30号出口

成都北路129弄4号

延安东路168弄156号

富民路197弄

不管石库门的房子如何衰败,弄堂口的面貌总是富有情调的。它的欧化倾向更加明显,也许是当年造房子时,技高一筹的工匠就在这里露一手的。我说的是过街楼的建筑风格,它是上海人的一张脸。

......

弄堂口的那个过街楼在我儿时看来是顶顶有趣的房子,它赛过是一个桥头壁。扑在窗口,可以看到街上的动静,有千里江山尽收眼底的优越。我有一个同学就住在这样的过街楼,我去玩过,也在窗口扑着看过街景。当衣冠楚楚的大人们从脚底下经过时,我真乐得想蹦跳几下。

......

有一天,和一个老司机聊天。问起他的住房情况,他脸红了。他说,不算太挤,就是有些塌台,因为住的是过街楼。我感到奇怪,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他又说,以前有钱的人从不住过街楼,悬在半空总不像样吧。

石库门老了,上海人的面孔上皱纹多了。它究竟有多老呢?抬头看一看过街楼吧。在顶与窗之间,当年的工匠们没有留下姓名,都大模大样的留下了年份:1923、1929或者更早。它倒是没有倚老卖老的意思,但喜欢涂几句诗的年轻人也许会说:他是历史的见证人,他俯瞰着上海从黑暗走进光明。

——空间风景·沈嘉禄

北京西路石门路

镇宁路愚园路

南京西路1269弄

小时候最爱的,是后院一块狭长的绿草地。后院的树很高,由于大楼背面的关系,后院很少有人走,以致方格子的小路上,长了真正的野草和车前子。

......

草地上有很窄的一块天空,初夏的时候,家家朝后院的北窗都打开了,窗里边的白漆,在阳光下面变得非常白。后院充满了看不见的家居气氛,有食品的气味,呛油锅的气味,房间家具的气味,挂久了的窗帘气味,还有浴间潮湿的有肥皂香味的空气。这就是家,真的家,比起楼前的音乐声,妈妈叫小孩吃饭的声音以及站在阳台上散心的大人,更加接近真实。

——弄堂清洁·陈丹燕

西藏路454弄

先棉祠街81号

左:梅家弄

中:成都北路301弄4号

右:南京西路1946弄2号内庭

南京西路1946弄2号

南京西路1946弄2号

白漾一弄弄内

石库门,是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中,一个关于居住的日渐苍老的神话。在我们生活的城市,石库门曾经很风光很青春很显赫过一阵的。真正体现这个城市人天才想象力和创造力,体现海纳百川兼容性的是石库门,石库门是地域文化的空间对应物。

住宅历来是一种有隐喻性意义的空间符号,一种隐喻着身份和价值观念的空间能指。那么作为能指符号,石库门所指何在呢?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石库门既不像花园洋房那样贵族气派十足,也不像棚户区那样穷酸寒碜。

......

在石库门的建筑语言中,有一个似乎漫不经心却最富原创性的艺术语汇——亭子间。在楼梯顶端围出了一个被称作“亭子间”的小小空间。

......

可以说,石库门的亭子间化最清楚不过地展示了我们城市中产阶层在49年前的连年战乱经济停滞和49年后的平均主义中,一步步平民化乃至贫民化的轨迹。

......

今天,作为实用建筑的石库门和门里的故事是真正苍老了。成片的年轻高楼的身姿正在取代它皱皮打裥的容颜,但是它曾经追求的现代城市的中产阶层的神话精神,却仍然有待于在未来世纪的复兴。真的,在一片片石库门轰然倒塌,夷为平地的时候,在那些终于没有了绿色萤火虫的夜晚,我们将一再怀念石库门,和那个埋葬在石库门里的梦想。

——苍老神话·毛时安

东棋盘街

淮海中路706弄弄口

淮海中路924弄

淡水路兴业路

残墙断瓦已经不是僻壤陋地破落集镇才能找到的风景,在繁华上海比肩接踵的街市,冷不丁的就能瞧见一幢开膛破肚的楼房,比左邻右舍装潢得富丽堂皇的酒楼商店更加夺目。你再三寻思,你试图回忆起过去这幢楼房的面目,你过去肯定见到过,你几天前还路过这条街。可是你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他不是知名的建筑,但也不是破旧潦倒到不堪入目。它象一户平凡殷实的小康之家,一夜之间遭盗贼抢劫或火烧水淹,便面目全非。

......

还有成片的拆迁,场面就壮观得多了。你恍惚觉得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一次恐怖的地震、一个特大龙卷风的袭击。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在这样的街区走走,会获得丰富的民俗学只是,你能知道上海人在狭小的面积里怎样创造有效生存空间的,能形象地获得所谓“七十二家房客”的概念。

——动静之间·赵长天

陕西南路39弄66号

安福路228弄11号

我从不收藏旧照片,正像我从不收藏记忆——生活是一个固定的场景,每天看到的都是同样的东西:道具、台词、布景、人偶和老一辈的故事。

......

可是突然有一天,他发觉他熟视无睹的街道消失了,弄堂成了废墟,走廊里来了许多陌生人,这一刻,他的记忆苏醒了——我的街道在哪儿?我的弄堂在哪儿?

......

但是他再也回不到那条街,那条弄堂里的啦。他开始求助于旧照片,哪怕是另外一座城市的旧照片。于是他相信,过去的一切真是有过的,仍然是阳光灿烂,仍然有一个男孩在阳光底下发呆,他的背后,是一条长长的,从弄堂一侧投下的阴影。

——再见弄堂·吴亮

富民路197弄

对弄堂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杨浦区图书馆借些书读一读哦~

推荐书目

1、《大上海小弄堂》(文汇出版社 2003)

2、《勃艮第之城 : 上海老弄堂生活空间的历史图景 = Cite Bourgogne : a historical picture of living space in Shanghai old alley》(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12)

3、《弄堂里的老上海人 = Long Tong life in old Shanghai》(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2)

4、《正在消逝的上海弄堂 : [画册]》(上海画报出版社 1996 , 1997)

编辑:吴百欣

资料:杨浦区图书馆

*转载请注明来自上海杨浦官方微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