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为爱下嫁凤凰男,他却和婆婆诓骗我300万,我设计让他好看

subtitle
脑洞是个好东西 2021-12-05 09:5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故事已由作者:遇见而已,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宋千宁下班回到家,发现婆婆李艳秀跟小姑子唐静姝坐在沙发上。

唐一成坐在沙发另一边,双手抱着头,一副痛苦模样,而婆婆和小姑子则神色紧张又戚惶。

宋千宁没吭声,将换衣服的动作放慢了。

“千宁回来啦!”李艳秀先站起来招呼她。宋千宁这才做出仿佛被吓一跳的样子,惊讶道:“妈,你咋来了?咋来之前不打个电话呢,我好去接你啊。”

唐一成仍旧没动弹,唐静姝翻了个很明显的白眼,恰好被宋千宁捕捉到,她问道:“静姝也来了啊,这眼睛是咋了?生病啦?去医院看过了没?”

“你才有病呢,怎么说话呢?”唐静姝不乐意了,直接怼道。

“怎么跟你嫂子说话呢!”李艳秀不等宋千宁开口,先斥责起女儿,然后对宋千宁说:“千宁啊,你妹妹不懂事,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哪能呢,妈,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才不跟她计较。”见唐静姝吃瘪,宋千宁心里笑开了花,说出来的话都真诚了几分。

“一成,你做饭了没?妈跟静姝来了,怎么着也得吃点好的。”宋千宁说着,走过去,推了推一直闷头不语的唐一成。唐一成被她推得身体一晃悠,顺势躺在了沙发上。

“还吃什么饭啊,烦都烦死了。”唐一成低声嘟囔道。

宋千宁堆满笑容的脸,立马沉了下来。

“唉,千宁啊,你也别怪一成了。你现在就算摆一桌满汉全席在我眼前,我也一口都吃不下啊。”李艳秀叹一口气说完,就哭起来:“这都造了什么孽啊,老天爷,你不开眼啊。”

“关老天爷什么事,我哥弄成这样,都是宋千宁的错!”唐静姝不耐烦地反驳道。

宋千宁冷漠地看向她,她也一点都不退缩地跟宋千宁对视,说道:“你瞪我也没用,这就是事实。当初我哥要不是为了娶你,他就不会买这套房子,他不买房子,就不会欠下这么多钱还不上,你就是那个罪魁祸首!你现在不帮他还钱,那当初娶你有什么用?”

宋千宁平静地等唐静姝说完,再度看向躺在沙发上的唐一成,问道:“唐一成,这是不是也是你的心里话?”

唐一成没回答,房间里的气氛更加凝滞起来。

1

唐静姝说得没错,当初如果没有这套房子,唐一成娶不成宋千宁。这得从他们相差悬殊的家庭开始说起。

宋千宁出生于二线沿海的S市,家里是做生意的,有一个码头。从小到大,宋千宁吃的、穿的、用的都是高档货,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公主。

她还有一个哥哥,叫宋千恒,作为家里的长子,从小就被给予了继承家业的厚望,所以,虽然都是富二代,宋千恒的日子过得可没有宋千宁舒坦。

宋千宁的父母早早做好打算,儿子要给压力,女儿给爱和自由就够了。宋千宁从小就让父母省心,成绩优秀,一路绿灯考上名校,毕业之后,也是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职业,宋千恒则需要按照父母的规划,一步步走向家族企业的接班人。

除了职业,两兄妹的婚姻模式也不同。宋千恒早早订婚、结婚,对方是商业伙伴的千金,门当户对,而宋千宁则可以自由恋爱,不需要商业联姻。

“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咱家是重女轻男。”宋千恒总是这样跟宋千宁抱怨,但实际上,他对这个妹妹也是宠爱有加。

就是这样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富豪千金,最终却选择了唐一成这个穷小子。

唐一成是典型的小镇青年,凭借自己的高智商,成功进阶。他跟宋千宁是大学校友,俩人因为一起参加校园辩论赛而相识,又因为一直是正反方的最佳辩手,从相互“搏杀”走到惺惺相惜,最后坠入爱河,成为情侣。

最先知道他们谈恋爱的是宋千恒,他对唐一成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满意。

“他跟我们的成长环境相差得太多了,你俩不合适。”宋千恒劝宋千宁分手时这样说,“你一个包顶人家家里一年的收成,你一顿饭顶他一年的生活费,你跟他要是成了,你就得降低你的标准去迁就他,你能做到吗?”

“哥,不买包,不吃大餐,这事没你想得那么难。”宋千宁不听劝,“我不怪你这样想,因为你根本没体会到过爱情的滋味。当你得到了理想中的爱情,你也会视金钱为粪土。”

宋千恒被她的话气坏了,指着她的鼻子说:“什么破爱情,我也不稀罕。在我看来,有钱有闲才能谈什么爱情,没钱没闲,你就等着一地鸡毛吧。”

转业到毕业,宋千宁带着唐一成回家见父母。她爸妈对唐一成很客气,也很认可他的能力,但却坚决不同意宋千宁跟他在一起。

这让宋千宁非常伤心。她从小到大都自主惯了,什么决定都是按照自己意愿去选,父母冷不丁这么一搞,一下子激发了她的叛逆心理。

“人的出身是没法选的,但未来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我不信一成会一直这样,只要我们努力,他迟早会比你们口中那些表面上是所谓的有为青年,实际上却是拿着父母的钱装门面的富二代强。”宋千宁有生以来,第一次对父母喊叫着。她铁了心要跟唐一成在一起。

她的父母也很生气,扬言说,如果她要跟唐一成在一起,那他们就没这个女儿。

宋千宁再任性,也做不到为了唐一成抛弃父母的地步。一边是爱人,一边是父母,宋千宁一个都割舍不下,她很痛苦。

最终,是唐一成给出了解决方案。

他用最快的速度,在省城买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然后拿着房产证跪在宋千宁父母的面前求他们。他说自己一定会尽自己所能对宋千宁好,让他们放心。

宋千宁彻底被感动了,她将唐一成拉起来,哭着对父母说:“你们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我是一定会跟他走的。女儿不孝顺,你们就当没生过我吧。”

宋千宁把话说得这么绝,伤透了父母的心,所以,他俩到省城后的这些年,宋家人跟他们一点来往都没有。

他俩结婚的时候,宋千恒给宋千宁打了一个电话,说父母要送一套房子给宋千宁,做父母的已经仁至义尽,以后不管宋千宁过成什么样,都跟他们没关系了。

宋千宁为此哭了一宿,这更加坚定了她要跟唐一成把日子过好的决心,她不相信,等她的日子过得蒸蒸日上时,父母能真的不认她。争取早日得到父母的认可,成了她最大的奋斗目标。

跟唐一成回到省城以后,宋千宁才知道,唐一成买完房子以后,银行卡里就只有2000块钱了,所以,他俩扯证结婚、装修房子、买家电家具,所有一切开销,花的都是宋千宁的钱。

为了挣钱,宋千宁专门调了岗,去做了自己不太喜欢的销售。她很拼,结果自然也不错,她的工资和位置都在短时间内水涨船高。

唐一成先是入职了一家国企,后来嫌那里挣得太少,规矩又太多,就跳槽去了一家金融公司做项目投资。

他跟宋千宁说:“我是专业做理财的,咱家里的钱却一直躺在银行里挣死利息,这太不合理了,不如我来做咱家的理财管家吧。”

宋千宁没犹豫,她也觉得唐一成说得很对。宋家本来就是做生意的,让钱活起来的道理,她懂。

她没想到,当时自己的这个决定,却让她悔青了肠子。

2

接到催债电话的时候,宋千宁正在开会,她以为那电话是广告,摁断了好几次。后来,她发现那电话一直打来,就接了。

对方的态度很恶劣,电话一接通就开始骂人。宋千宁以为对方打错了电话,让对方给自己道歉。

“道歉?别开玩笑了。我告诉你,我今天骂你还是客气的,你老公唐一成欠了我们300万,这个月底要是还不还钱,就不是骂你一顿这么简单了。”对方嚣张地说。

300万?宋千宁被对方的话吓了一跳,对方说的有鼻子有眼,容不得她再怀疑。

挂了电话,她匆忙结束会议,就赶回了家。在赶回家的路上,她给唐一成去了电话,说自己不舒服,让他赶紧回家。

唐一成打开家门,在看到好模好样坐在沙发上的宋千宁后,就知道高利贷的事情败露了。他不等宋千宁发难,直接跪在她面前痛哭流涕。

“老婆,你救救我吧,那些钱要是还不上,他们真的会打断我的腿啊!”

宋千宁被唐一成的操作吓了一跳,她连忙要扶唐一成起来,说:“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唐一成趁宋千宁扶他的间隙,一把搂住了宋千宁的胳膊,顿时把宋千宁拉了一个趔趄,也单腿跪在地上,这样一来,就变成了两夫妻拥抱着跪在一起。

宋千宁被唐一成脆弱的拥抱弄得心软了,她叹一口气对唐一成说:“你怎么敢去借高利贷,你知不知道,一旦被高利贷盯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我没办法,当初你爸妈不让你嫁给我,我想着买了房子,给你一个家,你父母兴许就会答应我们的事了。可我哪有那么多钱啊,只好壮着胆子去借高利贷,我也没想到,高利贷这么黑!”唐一成苦着脸说。

宋千宁锤了他一下,说:“那你也不该瞒着我啊!”

“我怕你看不起我。”唐一成解释。

宋千宁彻底说不出话了。临了,她说:“既然事情都出了,咱们就一起面对。”

唐一成脸色一喜,随即又暗淡下去,说:“你爸妈本来就看不上我,你要是回去找他们要钱,他们要骂你怎么办?不给咱们钱怎么办?”

宋千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谁说我要回家找父母要钱了?”

唐一成一怔,问道:“那咱们去哪儿弄那么多钱?”

“不是还有这套房子吗?抵押、卖掉都可以啊!我已经想好了,只要你好好的,我跟你租房子住都没问题,幸好咱俩工作都还不错,努力几年,我们就能重新买一套房子。”宋千宁很有信心地说。

“卖房子?不行!”没想到,唐一成一听要卖房子,反应特别大,他从地上爬起来,焦躁地来回走动,“我就这一套房子了,要卖房子,我就啥都没有了!”

宋千宁不解,问他:“你咋就啥都没有了?没了房子,你还有我啊,还有工作,房子还可以再挣回来啊?”

“那能一样吗?”唐一成不耐烦地吼道。

“怎么就不一样了?”宋千宁彻底被唐一成弄迷糊了,不知道他到底再纠结什么,直到唐一成又说了一句话。

“千宁,你爸妈不是给了你一套房子吗?那房子在s市,咱一时半会儿也用不着,不如把那套房子卖了吧。”

宋千宁下意识摇头,说:“那房子是我爸妈的,不能卖!”

“你爸妈都给了你了,那就是咱们的啊!”唐一成抓住宋千宁的手臂,眼神热切,“对,千宁,卖掉那套房子,然后你再跟你爸妈,跟你哥借点,咱这关就算是过去了。

你放心,那房子我问过,最少能卖两百万,你再跟朋友凑点,最后从你父母那也不会拿太多钱,他们不会怀疑什么。”

眼前人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他早就找人问过房子的价格,甚至早就计算好了要跟她的父母要多少钱,也就是说,他一早就打定了主意,要她独自解决这个危机!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算计她了?

宋千宁将唐一成的手,从她的手臂上拿来,她的眼神从温柔理智,变得冰冷失望。

“千宁?”唐一成还试图说些什么,被宋千宁打断。

“唐一成,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少打我娘家的主意!我是一分钱都不会回去要的!想要摆脱高利贷,就一个办法:卖房,否则咱们只能一拍两散。”

宋千宁说完,拿起包就要走。

“宋千宁,你不能这么无情!我都是为了谁啊!”唐一成拦住她,指责她,“说要卖你的房子,你就这样不依不饶,那卖我的房子,我就不能反驳了吗?”

“你的房子?”宋千宁心里如坠冰窖,她忍住牙齿间的颤抖,反问唐一成,“怪不得你一直找各种借口不在房产证上加我的名字,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唐一成被问的一愣,随即反驳道:“宋千宁,你不要偷换概念,我说的是房产证加名字的事吗?那你的房子不也没加我的名字吗?”

“那套房子的房本上,连我的名字都没有,我有什么权利加你的名字?”宋千宁眼圈红了,“可是,唐一成,你别忘了,咱俩是夫妻,你当着我的面答应过我父母,要把房子过户给我,作为给我家的彩礼。所以,这套房子,我是有权利写我的名字的!”

“你现在跟我说这个?宋千宁,你什么意思?”唐一成指着宋千宁的脸说,“我明白了,你嫁给我就是冲这套房子,是不是?当初我没买房子时,你说你不愿意为了我抛弃父母,可等我拿出房产证,你立马就跟我走了,原来原因在这呢!”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响在唐一成耳边,让他不得不咽下后面的话。

“唐一成,你原来是这样的人,我当初真是瞎了眼!”宋千宁眼里都是泪水,说话时,嗓子已经哑了。

她甩开唐一成拦她的手,伤心地离开了家。

从那天开始,两人陷入了冷战,主要是宋千宁单方面的冷战。

吵架当天晚上,唐一成就跟宋千宁道歉了,他说自己是急火攻心,所以才口不择言,让宋千宁原谅他。

宋千宁的情绪也很快恢复了平静,她让唐一成赶紧把高利贷的事摆平,否则他们只能离婚。

冷战一直持续到今天,没想到,唐一成竟然学会了找帮手。

宋千宁跟唐一成结婚后,婆媳关系一直淡淡的,跟小姑子唐静姝的关系更不好。

宋千宁不用想也知道,她们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果不其然,唐静姝的话刚落地,婆婆李艳秀就说:“千宁,你也看到一成的样子了,他对你那么好,你忍心看他这样吗?高利贷都给我打电话了,一成再不还钱,他们真的会打断他的腿的!”

“妈,瞧你说的,我怎么会不心疼他?可我给他出了主意,他不听,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宋千宁装模作样地叹气。

“你那叫什么主意啊?”唐静姝不满意道,“那我哥让你卖你的房子,你怎么不同意?”

“我当然不同意,那是我的房子。”宋千宁笑得意味深长地说。

“千宁啊,你都嫁给一成了,怎么还分你的他的,不都是你们俩的吗?卖小的比卖大的划算啊!”李艳秀嗔怪宋千宁。

“妈,你算说对了,我也这样想的,我那套房子260平,这套房子才130平,差一倍呢,当然要卖这套啊!”宋千宁顺势说道,脸上是憋不住的笑意。

偷鸡不成蚀把米,李艳秀气得抚起了胸口。

“宋千宁,你可真是个商人!又奸又滑!”唐静姝恨恨地说。

宋千宁没搭理她,自顾自地刷起了手机,她心里感到一丝痛快。

凭什么他们可以道德绑架她,她却不能维护自己的权益?

“千宁,你是真的想看我死吗?行,咱们现在就去办离婚,然后我就去跳楼。你不是想要房子吗?我给你!”唐一成突然腾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眼睛通红,声音里充满了绝望。

宋千宁望着这张跟自己曾经的少年郎高度重合的脸,她心里的那根绷紧的弦,还是忍不住动了一下。

3

宋千宁最终还是答应了唐一成的要求,她做不到真的看唐一成去死。

“目前能有能力又愿意帮我们的只有曾书海,你也知道曾氏跟我们家不太对付,在很多项目上都有竞争。他愿意帮我们,其实也抱着看笑话的态度,我挺对不起我爸妈的。”宋千宁见了一圈人后,跟唐一成交待。

“辛苦你了千宁,等这事解决了,我一定好好挣钱,不会辜负你。”唐一成握住宋千宁的手,不住亲吻。

宋千宁默默把手收回来,又说:“你别高兴得太早,他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他嫌我那套房子是我哥的名字,所以不愿意买。”宋千宁说,“就算是看笑话,他也不能太明目张胆,毕竟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面子还是要顾的。”

“不要房?那他是直接给钱?”唐一成疑惑地问。

“怎么可能有那样的好事?”宋千宁嘲讽地笑,“他说他可以借给我们更多的钱,但前提是,他得要我其他的质押物,比如咱们住这套房子。”

唐一成一凛,说:“别的不行吗?”

“除了房子,我们还剩什么?”宋千宁反问。

“行吧!”唐一成思考了很久,终于无奈点头,“不过,抵押时间要长一点,利息要低,最好没有利息。”

宋千宁垂下目光停顿了几秒后,抬头说:“这些他都答应,但他要求房产证上只能有我的名字。”

“为什么?”唐一成戒备地问,“你跟我开玩笑呢是吧?”

“都什么时候了,我还跟你开玩笑?”宋千宁表情严肃地说,“他又不认识你,只相信我,或者说,相信我背后的宋家。如果房产证上是你的名字,宋家根本不会承认,到时候你还不上钱,他找谁去?”

“那为什么只能是你的名字,不能是咱俩的?”唐一成半信半疑。

“如果有你的名字,宋家照样不会认啊,这很难理解吗?你说好了房子给我,又反悔,你觉得宋千恒能放过你?”

唐一成的神情阴晴不定,宋千宁不再说话,等他做决定。

“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再去找找别人。”最终,宋千宁这样说。

“对对,再找找别人。”唐一成说。

又一周过去了,离月底只差五天时间了,唐一成着急起来,可宋千宁能找的人都找了,还是只有曾书海肯帮忙。

“那好吧,你给他打电话,咱们去办手续。”唐一成无奈地说。

第二天上午,曾书海约他们去了公证处。

他让人拿着房产证,以及唐一成和宋千宁的身份证去办理房子过户的手续,然后又做了一份抵押的合同,做了公证。

唐一成在电视上见过曾书海,一见面,他就表现出很大的热情,曾书海似笑非笑地听着他说话,看向宋千宁时,嘴角带着一丝嘲笑。

宋千宁表情平静地看着这一切,不发一言。

最后,曾书海让唐一成两天后去他在省城的分公司,找财务拿支票。唐一成握着他的手,问:“曾叔叔,支票额度能不能写400万,我多借您100万,我保证,三个月后一定连本带利还给你。”

曾书海看了一眼宋千宁,然后笑着点了点头。唐一成乐坏了,点头哈腰地把人送走。

“我下午要去深圳出差,支票的事,你自己去办吧。”离开公证处时,宋千宁跟唐一成说。

唐一成乐得宋千宁不掺和钱的事,一再跟宋千宁保证,他会把事处理好,让宋千宁放心。

然而,就在唐一成去拿支票的当天,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有人报警称,唐一成挪用客户的理财资金,给自己投资获利,而且还不止一个客户报警,他手底下的大客户,几乎都参与了。

唐一成是在去取支票的路上被抓的。

他被抓的时候,一个劲儿地跟警察恳求,说自己马上就能把钱还上了,能不能通融一下,让他先把支票取了。警察没理他,他又请求警察给宋千宁打电话,他说他的妻子可以帮他。可是,宋千宁的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唐一成彻底吓坏了。

原来,根本没有什么高利贷,那300万完全都是他挪用客户的钱去搞投资,所造成的亏损。

当初他买房子确实借了高利贷,但后来高利贷的追债方式,把他吓破了胆,他可不敢再沾染高利贷。

做理财投资后,每天经过他手里的资金量巨大,于是,他没忍住诱惑,打起了这笔钱的主意。

然而,他比较倒霉,不仅赶上了市场崩盘,还赶上了系统内严查。唐一成一下子兜不住了。

为了诓骗宋千宁给他还钱,他才编了一个高利贷的借口,如果让宋千宁知道他做了违法的事,别说还钱了,她铁定不要他了。

可千算万算,结果还是落网了。

等宋千宁能联系上时,唐一成一审已经判了。李艳秀跪在宋千宁面前,求她救救唐一成。

“你想让我怎么救他呢?”

“你去把钱还上,他就能轻判。”

“我的钱也被他拿去赔掉了,我哪里还有钱?房子他又不肯卖,我没办法了。这几年,他挣得钱一分都没往家里拿过,妈,你说他那些钱都去哪儿了?”宋千宁凝视着李艳秀,问道。

李艳秀一下子噎住了。

“我让律师去查了他的户头,发现他经常给你的账户转钱,我不明白,他都这样了,你怎么还守着钱不撒手,难道钱比儿子还重要吗?如果你能早点把钱拿出来,他至于东窗事发,锒铛入狱吗?”

宋千宁的话,字字如刀,让李艳秀一下子失控了。

她哭着说:“我好好的一个儿子,自打娶了你,就一直倒霉。不仅一点光都没沾上,还摊上这种事。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狠婆娘,都怪你!”

宋千宁看着李艳秀撒泼,只觉得好笑。合着他们之前是把自己当成了摇钱树,现在发现摇钱树上没油水,恼羞成怒了。

李艳秀最终还是上诉了,她把唐一成这些年给她的钱拿出来,还卖了唐一成给她修建的二层小楼,并让唐静姝转让了由唐一成投资的服装店,这才勉强凑够了唐一成挪用的钱,给唐一成减了两年刑。

唐一成入狱后,收到了宋千宁给他的离婚协议,是宋千宁委托了律师,亲自送过去的。

律师说:“唐先生,为了能尽快重获自由,我建议你按宋女士的要求签字。”

宋千宁在离婚协议里要求唐一成净身出户。

“那是我的房子。”唐一成委屈地说。

律师觉得好笑,提醒他:“现在已经是宋女士的房子。”

“那是她耍手段骗走的。”唐一成不服气地说,“还有那个曾书海,跟她是一伙。”

他入狱后,曾让母亲李艳秀去找曾书海要钱,但曾书海没露面,只让律师告诉李艳秀,唐一成做了违法的事,所以抵押合约失效,他不会给她一分钱。

“你有证据吗?如果没有,我会替我的当事人宋女士,保留起诉你诽谤的权利。”律师严肃地问唐一成,唐一成立马蔫了。

离婚手续很快按照宋千宁的想法办好了,她把房子卖掉,又辞掉工作,回到了s市。

为爱下嫁凤凰男,他却和婆婆诓骗我300万,我设计让他好看

4

“你这收网速度也太快了吧,我还没来得及玩,就结束了。”酒吧里,曾旭对着宋千宁举杯,笑着说。

他是曾书海的儿子,曾氏的接班人,也是暗恋宋千宁的人。

曾书海愿意配合宋千宁,完全是为了儿子。

宋千恒看着妹妹,也笑道:“我还以为你要在这颗歪脖树上吊死,总归还没忘了你是宋家人。”

宋千宁笑笑,喝掉杯中酒,没说话。

“你不会还惦记那货吧?”曾旭吃味地问。

宋千宁摇摇头,说:“惦记他,我就不会亲自送他进去了。”

宋千宁是谁?她是宋家捧在手里长大的女儿,她耳濡目染学到的筹谋,哪是唐一成的三脚猫功夫能比的。

自从她接到那个高利贷电话开始,她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她先是找人查了唐一成近半年的流水,查了他都跟什么人接触过,稍微用心一想,就能看破唐一成的谎言。

她很想知道唐一成要干嘛,后来有人告诉她一些金融圈里的秘密后,她意识到唐一成估计已经做了违法的事了。

她给过唐一成机会,可他为了从她那里骗钱,所说的话,所办的事,让她彻底心寒。尤其是,她还不小心听到了婆婆李艳秀跟唐一成的谈话。

李艳秀说:“你一定要沉住气。当初,我劝你先借高利贷把房子买了,等把人娶到手,不怕她家不帮你还钱。你看,到最后是不是这样?这次也一样,宋千宁到最后,也一样得替你还钱。”

“万一她不回宋家要钱呢?”唐一成问。

“你逼她去啊!她那么喜欢你,她一定会去的,实在不行,就逼她卖房子,去借。她家那么多有钱亲戚,随便一个就能解决了。”

母子俩的话,让宋千宁直犯恶心。

原来,当初的深情都是骗钱的局,她这个傻瓜,还为了这个恶心的局伤透了父母的心。

彻底死心的宋千宁越发理智了,唐一成不是财迷房子吗?那她就让他连房子的毛儿都捞不着。

唐一成不是曾书海和宋千宁的对手,可看着越来越陌生的唐一成,宋千宁却突然不想浪费时间在一个让她恶心的人身上了。

她提前发难,把唐一成挪用资金的事,告知给不知情的顾客,这才有了唐一成那么快被抓。

她早就查了唐一成的账户,知道他的钱都拿去给了李艳秀和唐静姝,他们不是母子情深,兄妹情深吗?那就看看能深到什么程度吧!

她回到父母身边后,很平静地接受了父母的相亲安排。

她跟她的父母一样,都看清楚了一个现实,那就是婚姻还是得讲究门当户对。

她看着从小一直追在她身后的曾旭,这个曾被她看不起的啃老富二代,如今已经脱离父母,有了自己的科技公司,而一直被自己诟病是联姻,没有爱情的哥嫂,也过上了一家三口的和谐幸福生活。

是她错了,她对爱情模式化的观念,让她走了几年弯路,好在,伤害有之,成长也有之,结果还不算太坏。(原标题:《富家千金与穷小子的爱情》)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