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河北农妇在田里发现“死猪”,警方调查后,找到24具女尸

subtitle
孤城祭红颜 2021-12-05 05:14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墨斗故事汇,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声明:本文为小说,内容都属虚构,包括地名、职业、机构等等,皆是文学创作,请勿对号入座。

1993年4月16日凌晨,河北省保定市阮庄村一片寂静,大部分人还在熟睡。农妇赵文燕早早地起床,从院子里拿出农具,准备去田里看看庄稼的情况。

天色灰蒙蒙的,农妇揉了揉眼睛,刚刚睡醒,眼神还不太好使。她先是四处张望着,看看麦田成长的情况。

突然她发现不远处有着一个突起的大包,上面还铺着一些衣物。农妇赵文燕眯着眼睛,看着大概形态,她还以为是一头“死猪”。

赵文燕嘀咕道:“谁家这么缺德,将一头死猪拖到我田地上放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气势汹汹地走过去,靠近时还闻到一股臭味。赵文燕心中更生气了,正当她准备靠近“死猪”时,她看见一条腿露在衣物外面。赵文燕吓了一大跳,原本困得不行,现在一下子清醒过来。她先用农具碰了几下,见没反应,她颤抖着将上面的衣物揭开,然后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具女尸,赵文燕立马尖叫起来。

尖叫声很快穿过寂静的田野,家家户户听到后,都打开了灯。赵文燕被吓得立马跑出了田地,她哭着将事情告诉了村里人,村里人急忙报警。

女尸无人认领,汪丽逃脱虎口

保定市警察局接到报案后,很快就来到了案发现场,但由于赵文燕先是将信息告知了村里人,很多村里的人都曾来到案发现场,现场已经被破坏。警方来时看到的只有一片狼藉的环境,各种脚印,周围也全是人,现场一片混乱。

警方只能先将尸体带回去,在等待法医尸检的过程中,警方询问了报案人,探查了周围的环境,得知了附近不远处有个劳教所,照理说一般人不会选择在这附近作案,很容易碰到公安人员。

很快尸检结果就出来了,死者26岁左右,颈部有伤痕,说明是被活活勒死的。右手指有血迹,说明曾与犯罪分子搏斗过。最关键的是,死者下面有两处撕裂伤,死前应该是被迫发生了关系。

在案情分析会上,侦查员们根据得来的各种线索,对凶手进行了分析画像,这名男子年龄应在25—40岁,熟悉作案附近的环境,应是附近居民。警方同时也对被害人的身份进行了调查,但是由于被害女性身边没有任何证件,只有口袋上缝着的“李夏群”三个字,但是经过警方多方探查,保定市也刊载了寻人启事,还是未能查到这个“李夏群”的任何信息,警方一筹莫展,只能将范围扩大,去到更远的地方找寻线索。

过去了大半个月,时间来到了5月13日,两名侦查员来到北市区东金庄派出所,他们偶然看到了这样一例案件,一名叫做汪丽的女子曾报案说在保定市区火车站遇到一男子,这名男子小眼睛,单眼皮,看起来三十七八岁,男子穿得很朴素,手很粗糙,看着应该是常年干农活的人。

在候车室里,男子一上来就直接问汪丽要到哪儿去,汪丽刚开始以为这名男子是车票贩子之类的,便没怎么搭理他,只是随便说了个地方,男人见状又大着胆子问汪丽去那里干什么,汪丽这时觉得有些不耐烦,但看着男子的模样,还是告诉了男子自己要去找工作。

男人一听找工作,便假意大吃一惊,他告诉汪丽他某个亲戚在保定郊区开了个服装厂,汪丽本来是不打算相信的,但是男子看着很老实,不像是会骗人的,正好此时汪丽需要一份工作,她最后还是选择跟着这名男子走了。她坐上了男子骑的三轮车,越想越觉得不靠谱,但涉世未深的她还是想得到一份工作,想到这里,汪丽便安心地上了车。

看着车越开越偏,一路上甚至都没什么人,汪丽才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她疑惑地问着男人:“这是要上哪儿去?”男人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带着诚恳的语气说:“服装厂在郊外呢!所以这路有些偏。”

大概20分钟后,汪丽下了车,她看着周围乌漆的环境,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受骗了,内心十分不安,男子却还是指向远方的灯光处说:“我姨的厂子就在那边。”说完便带着汪丽走进一个田间小路里,男子让汪丽走在前面,汪丽觉得不对劲。

男子突然就冲了过来,掏出了一把匕首,他让汪丽往更深处走去。汪丽十分害怕,但她只能顺从,她听着男子的话。

男子先是将汪丽身上所有的现金,财物抢夺了过来,汪丽本以为男子只是见财起意,没想到男子看着汪丽,让她将衣服脱了,汪丽不肯,男子就直接上手,一把抓住汪丽,让汪丽动弹不得。汪丽想要尖叫,男子一把捂着汪丽的嘴,还威胁汪丽说:“敢喊就杀了你。”

汪丽只能顺从,在此期间男子对汪丽进行了多次侵犯。之后,汪丽感觉男子放下戒心之后,她猛地撞开男子,拔腿就跑。此时汪丽没有穿衣服,但为了保住性命,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浑身无力的汪丽想着这样肯定是逃不掉的,她便假装附近有人,大声呼叫。男子一听本来就是在做坏事,十分心虚,连忙穿上衣服拿着钱财逃跑了。汪丽也因此逃过了一劫,她先是穿上了衣服,随后第一时间就到警察局立案。

侦查员看到此案件后,他们认为案件中描述的男子及其作案手法和“4·16”案有相似之处,便立马上报给了专案组,后经专家研究分析发现这两个案件都是单人作案,时间为晚上10点左右,而且作案地点都是在城郊的麦田里,于是警方决定将两案合并,共同侦查。

警方一筹莫展,串并案件寻线索

根据汪丽所提供的消息,警察迅速地展开了调查,但由于凶手实在是太过于狡猾,而且警方这时还未意识到这位罪犯的恐怖之处。随着时间的流逝,案件的进展速度开始变得缓慢,警方迟迟找不到新的证据,就在这时再次出现了一名女性死者。

清苑镇东500米处玉米地中,又发现一名女尸。警方到时,尸体已经腐烂,部分身体已经白骨化,长长的玉米秆子严严实实地遮盖住尸体,让人很难发现其中还藏匿着一具尸体。后经法医鉴定,死者年龄在25-26之间,尸体遭他人扼勒颈部,机械性窒息而死。和第一名死者死因相同,作案地点也有很大的相似性,警方认定这是同一凶手作案。

这次案件有一特殊因素,那就是还有着一名小孩,警方在女尸附近发现大量小孩衣物,但没在附近找到任何小孩子的踪影,这不仅让人们揪着心,小孩现在还生死未卜,凶残的犯罪分子还未落网,很大可能是犯罪分子将孩子抓走,只要男人一天未被抓到,小孩就多一天危险,警方立马发布寻人启事。

9月3日,任立文说自己的妻子在保定火车站失踪了,妻子还带着女儿晨辉。警方一听立马喊任立文来认尸,任立文看到尸体瞬间就崩溃了,他哭着喊警察一定要帮他找女儿,将凶手捉拿归案,警方也十分着急,毕竟加上此案已经有好几位受害人了,现在还有着一名未成年女孩。

他们迅速兵分两队,一队人员去查询死者的线索,另一队去寻找晨辉,警方来到火车站,据火车站人员讲述,这母女两人在火车站等了七八个小时,中午过后人就消失了,这边的线索又断了,毕竟火车站鱼龙混杂,而且没有人会时刻关注着一对母女。

而晨辉那边也毫无进展,警方发出寻人启事,却一直没有找到相关信息。专案组顶着极大的压力,却仍然找不出这名男子,就在这时又一具女尸出现了。专案组的成员们依然无法找寻到犯罪分子,上个世纪90年代,侦查技术有限,况且连监控都没有。

但很快警方还是整理出了线索,他们发现这些女性很多都是在火车站被一个男人接走,女性多是外地女子且无身份证明。男子罗圈腿特别严重,走路时有很明显的特征,曾有工作人员注意过这名男子。

警方决定在火车站附近蹲点,他们喊来了唯一的幸存者汪丽,身边配备了侦查员保护她,他们带着汪丽来到火车站,让汪丽来找男子,同时警方还派出了女侦查员,扮作外地人的模样,假装等人,以便引诱男子上钩。时间过去了好几天,警方并未在火车站蹲守到可疑人员,男子仿佛是知道火车站不安全一样。

同年10月份时,连续出现了3例女尸,都是抢夺了财物并杀害了女子,警方认为这是对他们的挑衅。四处谣言四起,人们也开始害怕,妇女晚上都不敢出门。半年来,这名男子已经犯了9起杀人案,地方政府十分重视这次案件,警方压力更大,他们加大了警力的派遣,在火车站更是加派了人手,警察局专家认为像这样的杀人狂魔一定会再次作案的。现在各地都加强了防守,他一定会再次来到火车站物色新对象,这里鱼龙混杂,正是他犯罪的好地方。

警方布下天罗地网,杀人恶魔终落网

1993年11月3日,一名明显是罗圈腿的男子走进了火车站 ,他先是四处张望,表面上是在看路,实际上眼睛盯着周围的单身女子,其实当这名男子出现的第一幕,警方就注意到了他,但是由于男人还没有明确的犯罪行动,警方怕打草惊蛇,但当男人朝着一名女性走去时,一名叫范晓庆的警察快速走到男子面前。

范晓庆说:“我是公安局的,请出示你的身份证。”男子说他没带,范晓庆打量着他,这让男子十分心虚,有逃跑的倾向,范晓庆立马拉住了他,严肃地询问着男人的姓名,男子说他叫吴建臣,今年35岁,蠡县万安人,是钉鞋的,来保定买皮子。范晓庆让他打开包,却没有发现钉鞋的工具,只有一节电线,随即吴建臣被带往了审讯室。

指挥员第一时间就对吴建臣进行了血型鉴定,吴建臣见到这种状况他开始变得慌张,他本以为只是简单的抽查,没想到这竟是来抓他的,他立刻招了,他告诉警方自己杀了人,从4月份开始,前后共杀害了9人,警方问道:“未成年女孩晨辉现在在哪儿?”

吴建臣告诉警方,女孩被自己养在家中,说他未曾加害过小女孩,还希望警方看在他并未杀掉小女孩的份上,对他从轻判刑。

警方立马赶到吴建臣家中,在猪舍旁找到了小女孩晨辉,还在吴建臣家中发现了从死亡女性身上抢劫过来的戒指、现金、银行卡、衣物、手表等物品。人证、物证俱在,杀人狂魔也终于落入了法网,晨辉也回到了父亲的怀抱。

在吴建臣被逮捕之后,人们对于这个杀人魔的背景进行了深度了解。吴建臣,河北蠡县东辛庄人,读过几年书,但是很快他就辍学了,他小时候喜欢偷看隔壁妇女洗澡上厕所,也曾被父亲痛打,但是却不长记性,还是喜欢干这些事。长大后也曾因为猥亵女性进过警察局,到后来他成为了一个鞋匠,表面上是帮别人修鞋其实是在暗中物色女性,然后以“自己可以帮忙介绍工作为理由”诱骗这些女性,然后杀害她们。

他杀完人后也会带着女性的衣物财物回来,当邻居亲戚问起,他便说买旧皮子时顺便买的。但更令人震撼的是,警方发现的第一具女尸竟然不是吴建臣的第一次作案。

据吴建臣交代,他的第一次作案是在1990年,当时他才从警察局出来不久,他便将一位有着一面之缘的女性杀害,但由于当时警方没找到线索,所以他逃过了一劫。而在1990年到1993年期间,他也曾侮辱然后杀害不少妇女,他的胆子越来越大,杀人作案也越来越熟练。

后来经过警方统计,吴建臣作案多次,杀害人数高达24人。这数字一出,立马震惊了所有人。没想到,这起案件最后竟然牵出24具女尸。但幸运的是,这样一位杀人狂魔终于落入法网了。

1994年,吴建臣被判处死刑,不久后就被押入刑场执行死刑,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触碰了法律就应该受到相关的责罚,无论你身处何方,都不要想着踏过那条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