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拜登政府阻挠,蔡英文拉拢,洪都拉斯同台湾“断交”还有多远?

subtitle
娱乐教练员

2021-12-05 02:07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卡斯特罗宣布胜选

洪都拉斯要同台湾“断交”?美国直接下场干预,新当选总统仍在犹豫

文/郁中柳

中美洲国家洪都拉斯大选结果已经出炉,在野党候选人卡斯特罗成为该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选举期间,卡斯特罗曾称若赢得大选,会和中国大陆建立外交关系,并与台湾当局“断交”。在台湾当局仅剩的15个“邦交国”中,拥有近千万人口的洪都拉斯算是少有的“大国”,再加上它的地理位置让台湾当局领导人可以在出访洪都拉斯时经停并“窜访”美国,其特殊性不言而喻

不过,台湾当局以及反对洪都拉斯与台“断交”的美国政府都不会“坐以待毙”。近年来,洪都拉斯现政府也曾多次试图推动与台“断交”的议程,但在台湾当局“金元外交”的攻势下未能落实。这一次,美国国务院分管西半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尼科斯更是亲自下场,在11月28日大选前夕到访洪都拉斯,劝说卡斯特罗与台湾保持“邦交”。

卡斯特罗的助手、洪都拉斯前财政部长诺埃已经对路透社表示,卡斯特罗还没有就“邦交”问题做出明确决定,新政府成立后会就该问题召集各部门协商,考虑利弊得失后才有结论。到明年1月27日新政府正式就职前,此事还有很多变数。

支持卡斯特罗的选民庆祝胜选

政治精英屡提“断交”,为何洪都拉斯迟迟未做决断?

作为洪都拉斯中间偏左翼的政治领袖,卡斯特罗有与台湾当局“断交”的想法,并不奇怪。她的丈夫塞拉亚也曾任洪都拉斯总统,在任期间在经济政策上施行过一些被视为“社会主义”的措施,在外交上则尽力走中立道路,和委内瑞拉的查维斯结盟,还同古巴的劳尔·卡斯特罗建立了友谊。

也正因为如此,塞拉亚在2009年遭军方发动政变而下台,美国政府却未采取制裁措施,甚至一度拒绝将此事称为“政变”。当时,法新社记者拍到卡斯特罗在军警封锁的边境线上给流亡在另一边的丈夫打电话,她无奈又愤怒的眼神成为对美国政府的“无声控诉”。今年的选举中,卡斯特罗也以此指责美方对洪都拉斯当前经济、社会崩溃“负有部分责任”。而当年,拜登正是美国副总统。

不过,洪都拉斯与美国、台湾当局的特殊关系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前洪都拉斯的现状是:政治精英们都有意愿脱离美国的控制、与台湾当局“断交”;但政治、军事、经济的现实迫使他们不敢迈出实质性步伐,只是不断以“断交”来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洪都拉斯社会虽然“苦秦久矣”,但因现代公民社会并未形成,少数精英可以轻松操控政局,这也给了美方干预的机会。

洪都拉斯政客中对美国和台湾当局“有意见”的,绝不止卡斯特罗一人。备受卡斯特罗指责的现任洪都拉斯领导人埃尔南德斯,在疫情前就曾主张和台湾“断交”、融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疫情爆发后,埃尔南德斯再次以“寻求疫苗”和经济复苏为理由提出与台湾“断交”,但在台湾承诺给予更多经济援助后暂缓行动。

埃尔南德斯与美国的关系也很紧张。美国检察官和法院一直在调查其参与贩毒的情况,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今年6月访问拉美伙伴国家时,也跳过了洪都拉斯。而卡斯特罗在本次大选中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国民党候选人阿斯夫拉,则被美方视为更不可接受的总统人选:他是因中东战乱而流亡拉美的巴勒斯坦人。

但另一方面,即使是卡斯特罗的丈夫塞拉亚,也曾在任内“主动邀请”美军前往洪都拉斯打击贩毒集团。卡斯特罗在自己的竞选政纲中,也提出加强和美国的关系,甚至表示“愿意执行并向拜登政府提出可以解决移民问题的计划”,限制国民逃往美国。

为何这些政客在对美态度上存在两面性?洪都拉斯处于被西方殖民彻底影响的地区,当地语言、宗教、文化都已经被殖民者同化。该国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半数人口信仰天主教。1821年独立后,洪都拉斯内战、政变不断,主营当地香蕉出口等产业的美国公司趁机在北部建立了“飞地统治”,事实上获得了对大片洪都拉斯国土的控制权,美军也在上世纪十多次登陆洪都拉斯“维持秩序”。

今天,美国在洪都拉斯依然设有军事基地,美方称“保持少量军事存在”,参与医疗、工程、维和、禁毒和救灾工作。包括中情局在内的美国执法机构,也通过中美洲区域安全倡议在洪都拉斯境内公开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世界上发展程度最低的国家之一,洪都拉斯没有公民社会,网络不普及,只有一半家庭拥有电视,一些“主流”报纸发行量不过千份。因而,在历史上,不承认民选政府或大选结果、采取暴力控制政局的尝试,总能获得成功。本次大选开票后阿斯夫拉第一时间承认败选结果、恭喜卡斯特罗,这在洪都拉斯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发生,让许多分析人士惊呼“没想到”。也有一些分析认为,这是美国国务院代表团预先到洪都拉斯向候选人们“打招呼”的结果。

因而,为了维护自身统治的稳定,当年塞拉亚被迫寻求和美方合作,今天的卡斯特罗也很难成为例外。尤其是在2020年连续遭遇新冠疫情和飓风劫难后,洪都拉斯的失业人口骤增50余万,占总人口数的5%以上;60%的民众遭受不同程度的经济损失。在此背景下,卡斯特罗在政纲中不仅没有恢复塞拉亚时代的“社会主义”措施,反而表示希望与所有私营部门、企业、工人、不同的社会群体组建“和解政府”,而得益于美国-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美国是洪都拉斯最重要的贸易伙伴,该国工商业界始终是加强美洪关系的坚定鼓吹者。

11月21日到23日,美国国务院分管西半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尼科斯率团访问洪都拉斯,向两位主要总统候选人都做了工作,表示“华盛顿希望洪都拉斯与台湾保持长期外交关系”,并特别向候选人们“介绍”了与中国大陆加强关系的“风险”。此外,拜登政府还承诺对该地区提供总价值40亿美元的援助,帮助洪都拉斯“度过经济难关”。12月2日,尼科斯再次和卡斯特罗通话,“确认”了美方与新政府的合作。

另一方面,台湾当局与卡斯特罗之间不存在类似美国政府在2009年政变后袖手旁观的“陈年旧怨”。相反,2009年政变发生后,塞拉亚被驱逐出境,卡斯特罗带着怀孕的女儿前往台湾当局“使馆”寻求庇护,台当局虽拒绝卷入内政纠纷而没有庇护卡斯特罗,但接纳了她的女儿和5岁的小孙女。庇护从塞拉亚下台的6月28日一直持续到7月10日。在此期间,时任台湾当局领导人的马英九也发表了反对政变的声明。

或许是顾念旧恩,卡斯特罗在胜选后接受了台湾当局的祝贺。先是台湾当局“大使”温曜祯第一时间向卡斯特罗致贺,之后蔡英文也在推特上以西班牙语表示祝贺,表示“期待为深化台-洪关系而努力”,卡斯特罗转发了该推文并表示“感谢蔡英文总统”。台湾当局外事部门发言人张惇涵还称,将适时安排蔡英文和卡斯特罗直接对话。

卡斯特罗在胜选后向支持者致意

美方直接下场,凸显台湾当局“邦交”深层困局

作为分管西半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美国外交官尼科斯的工作重点是拉美地区,与台湾事务并无直接关联。但今年下半年,除了亲自出面要求洪都拉斯政客们“保持和台湾邦交”外,尼科斯还会晤了台湾当局驻拉美地区另外三个“邦交国”的“大使”,讨论“台湾更多参与该地区事务的机会”。

细数台湾当局现有的15个“邦交国”,美国最担忧的就是拉美地区国家与台湾当局“断交”。一方面,该地区有巴拿马的“前车之鉴”。巴拿马自从与中国政府建交后获得大批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项目,还被洪都拉斯总统埃尔南德斯等拉美政客作为“应该与中国恢复交往”的证据,击破了台湾当局一直以来用“金元外交”保持“邦交”的计划。现在洪都拉斯、巴拉圭等国政客都会在选举中打出“与中国建交”的旗号,不管能不能做到,都让美方“提心吊胆”,担心出现连锁反应。

另一方面,台湾当局在拉美保有“邦交国”,对台湾当局和美国的关系至关重要。明年1月27日,蔡英文就准备借卡斯特罗就职之际前往祝贺,从而经停并窜访美国。如果拉美“友邦”全部转向中国大陆,台湾当局将失去窜访美国的“合法”理由。考虑到拜登执政期间,美国现任高级官员几乎没有可能突破底线窜访台湾,经停美国可能是蔡英文及台湾当局和华盛顿高层直接面对面对话的唯一机会。

此番尼科斯在洪都拉斯选举期间亲自下场为台湾当局“拉票”,则凸显出台湾当局自身已难以处理“巩固友邦”的事务。台湾当局外事部门高官俞大㵢8月窜访洪都拉斯稳定埃尔南德斯的“断交”意愿后,在11月4日接受“立法院”质询时采用“审慎乐观”而非常用的“稳固友好”来描述对洪都拉斯大选后对台关系的预期。分析认为,正是台当局屡屡表示担忧,才促成了尼科斯的洪都拉斯之行。

分析指出,尼科斯下场亦展现出斩断台湾当局“邦交”的深层障碍。台湾当局现有的15个“邦交国”,除梵蒂冈外,都有两个共性

一是文化上亲近天主教和梵蒂冈教廷,绝大多数国家此前是由西班牙等欧陆国家统治的殖民地,民众信奉天主教。如圣卢西亚这种前英属殖民地,也因历史上法属、英属交错,而法国殖民文化影响得更深,大多数民众信仰的还是天主教。一些小国除在台湾、美国及过去的殖民宗主国设立使领馆外,与国际社会缺乏交往,一些政客不愿意为了更好的发展而放弃与西方世界长期以来的密切联系。

二是这些国家在主权上都受到西方大国的剥削,一些小国如图鲁瓦甚至没有自己的货币,长期使用澳元,洪都拉斯政客忌惮美国,也与美国长期在洪驻军、执法机构可以在洪公开行动有关。

虽然台湾当局的“金元外交”易于被攻破,但这也意味着经济因素只是前述“邦交国”考虑外交政策的原因之一,文化和主权才是更重要的问题。如何在多重限制之下实现外交自主,是卡斯特罗等政客在处理对台“断交”时真正考虑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地球相对论】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