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重访北京“零浪费”情侣:不买新衣、不点外卖,5年来他们过怎样

subtitle
一条 2021-12-04 21:0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年双十一后,

不少媒体文章的标题是:

这届年轻人也许正在逃离双十一。

与此同时,更多的年轻人

开始接受零浪费的生活方式。

2018年底,

一条报道了践行零浪费生活的武汉姑娘余元

和他的男友Joe,

两人3个月的生活垃圾仅有2小罐,

引来全网3500万人关注。

2018年时,余元和Joe在3个月内的生活垃圾

今年11月上旬,

我们再次拜访了余元,

以及另外四位与零浪费生活相关的姑娘,

她们大多是创业者或斜杠青年,

几年不买衣服,不点外卖,

捡“垃圾”,下地干活,

参与策划零浪费婚礼……

她们说:

“零浪费生活不是100%不产生垃圾,

也不是一味压抑购买欲,

更不是要求每个人都以同样的方式过活。”

一起来看看她们

简单、快乐、舒适的日常。

编辑 | 徐莹 责编 | 邓凯蕾

一对情侣,10个月,1罐生活垃圾

2018年底,一条报道了27岁的余元和她的英国男友Joe,讲述他们的零浪费生活:

在北京三环一处60平的房子里,他们3个月仅产生2个小小玻璃罐的垃圾,主要是药片盒、膏药、快递胶袋。

最近,我们再次见到了这对情侣,他们的零浪费生活更上一层楼,在过去10个月里,产出的垃圾只有1个小玻璃罐那么多(480ml梅森罐)。

二人过去10个月的生活垃圾

前阵子北京大雪,余元受艺术家哈蒙斯启发,在街头堆出雪球阵。

1983年,哈蒙斯在纽约街头卖雪球,一销而空。这件行为艺术作品,很有些反思消费主义的意味。

雪球,2021 VS 1983

去年八月,他们搬进这间位于二环胡同内的loft,尽管已经住了一段时间,房子仍然看起来空空荡荡。

一层面积大约不到四十平米,房东留下的桌、椅、矮几各一张,落地灯是朋友送的,一张二手瑜伽垫铺开来,可供瑜伽、冥想、席地而坐。

客厅

卧室在二楼夹层。两人现在连衣柜都没有了,床边的龙门架上下,收纳了所有衣服、鞋袜。

床上的白色华夫格毯子,是从他们自己举办的旧物交换活动上淘回来的。壁橱里收纳着行李箱和零星小物。这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所有物品。

二人所有的衣物

几年来,余元接受过近百次采访,登上过不同的演讲台、分享会,也遭遇过质疑——“你不坐飞机吗?”“你拖GDP后腿!”“你没有孩子才能这样过”。

她认识了身在环保圈的新朋友,也影响了不少老朋友,但身边大部分人没能坚持这种生活。

“很正常。信息太多,人们太忙。其实,比起一小部分人做到完美零浪费,我们更需要数百万人减少一点点浪费。”

两个人越住越小,垃圾越来越少,零浪费生活正在变得“更熟练、自如、快乐”。

衣食住行,都是清理术

“我的放松方式之一,是看看家里有哪些东西可以被清理掉。最终保留下来的,我都非常爱惜。”清理,是余元零浪费生活中始终重要的步骤。

在她看来,衣食住行,都是清理术。

衣服少而精,她更知道怎么排列组合,搭出“经典、酷酷的美”。

她的16双鞋都是在2019年前买的,最喜欢的一双是在英国市集上找到的牛皮靴,花了4块钱。今年,余元只买了1条裙子、2件上衣。

5分钟内,快手搭出3套日常着装

国内大部分菜场售卖散装食材,很便于他们自带容器或环保袋去采买。

“买豆腐时带餐盒,买米或面包时用平纹袋,水果就用普通的网兜来装。对应准备,减少浪费。”

2018年时,余元带我们去买菜

今年,日常零食还是盛在便当盒里

花在整理上的时间更少,需要用来储存物品的空间更小,留给闲暇、兴趣与工作的精力就更多。

这也意味着:更多存款、更简单的生活、更高效的计划、更理性的选择。

“零浪费的生活,还要回到你真正的需求上去。不反消费,提倡理性消费;不追求100%无垃圾,而是避免产生不必要的垃圾。只有了解自己真正需求的人,才能放低攀比心、模仿心,按需索取。”

北锣鼓巷“THE BULK HOUSE零浪费无包装商店”门前

捡“垃圾”,也不是什么都要。按需索取。

胡同里,常有人将旧沙发、桌椅扔在树下或门前。余元很关注这些角落,店铺里现在用来挂环保袋的洗脸盆木支架、放散装沐浴露的柜子,就是她考虑实用性之后,捡回来的。

Joe拿着捡来的洗脸盆木支架

零浪费生活是长线投资

2018年,是余元最艰难的一年,一周工作60个小时,身心疲惫。但她始终努力坚持零浪费的方式生活。

没有什么时间做饭,就找餐厅吃饭,至少不产生外卖包装垃圾。疯狂工作一段时间后,他们暂时关闭开了1年多的“零浪费无包装商店”,结束几乎没有完整休息日的生活。

外出自带餐具

疫情缓解后,他们又在北锣鼓巷另寻新址开店。

生活与环境的平衡,也是余元努力的方向。

店铺内的散打区,桌椅货架是旧物

店铺内的可清洗卫生棉、牙膏片、环保胶带等

用玉米水溶性胶袋、废弃纸盒打包

堆肥的阵地,从家里转移到店铺。食物残渣在冰箱中冷藏7~10天,积攒到一定量后,带到店里,倒进露台上的堆肥桶中,混入泥土、干树叶,降解完成后,会收获黑金土。

秋末,胡同里落了不少槐树叶,它们是很好的堆肥原料,Joe将落叶收集起来,对着电脑久坐后,就到露台上翻搅堆肥箱、添加干树叶,让箱子里碳氮平衡、加速发酵腐烂。

2018年时,降解中的厨余

今秋,Joe往堆肥桶中添加落叶

余元将日常的大部分一次性制品,替换成可多次使用的物品,比如能反复使用的卸妆棉。

连面霜也是买来橄榄油、椰子油、乳木果油、甜杏仁油、维生素E油、适合她肤质的单方精油之后,研究比例、亲手调配的,容器能被持续使用。

余元也化妆:“粉底、眼线、腮红,我上最基础的妆。化妆品不太好自己做,不过听说也有人能将可可粉烤过之后做成腮红。”

自制面霜

“有人问我,你那卸妆棉用完还要洗,不是浪费更多水吗?其实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过量的垃圾、塑料污染是环境的负担,在经过循环后,它们最终还要回到我们的餐桌上。是用些水来清洗,还是用后即扔,这也是一个平衡问题。

说实话,零浪费生活是长线投资。积累,然后才能改变、成长。无论是物质、时间还是精神自由,我收获的比放弃的要多。”

余元的天然洗护用品:手工皂、洗衣液、海绵……

我们在余元店铺二层的露台上坐了很久,看头顶盘旋的鸽群。得知近半年她金额比较大的新添物品,是一个由卡车篷布改造而成的旅行收纳包、一个耳机、一部手机后,我们问:还有什么东西,是特别想要的?

她靠在栏杆上想了一会,说:“一个阳光很好的带庭院或阳台的家,能种花花草草、果树。”

店铺天台上,周末可组织闲置物品交换活动

余元的购物原则:

  • 不买有包装的物品,除非包装可以被再次利用;
  • 不买一次性制品,倾向于选择可再生或经久耐用的竹木、不锈钢等材质的物品;
  • 购物时关注成分表;
  • 做决定前多问问自己:我真的需要它吗?我是不是已经拥有类似或同样的东西了?
  • 购买好看且好用的物品,有美感但不浮夸;
  • 人人都有物欲,不可能通过不消费而达成零浪费,不必过分自我压抑,否则很容易走向更夸张的报复性消费;
  • 将每一次消费看作为理想的未来发声,购买能为大众解决实际问题、体现社会责任感的物品。

不必刻意

汤蓓佳从2016年开始尝试零浪费生活。

2016年,老汤从新闻报道中知道了Lauren Singer和她的零浪费生活。起初不以为然,但反观自己一天的外卖、快递垃圾,还是很快决定调整生活习惯。

她的先生毕业于中科院,是学环境的,有时会向她普及专业名词,两人一起尝试零浪费生活。

老汤、先生、狗狗“豆花”住在北京昌平的农村

2017~2018年,她在自己的公众号GoZeroWaste上,断续用21篇文章,完成了《21天零垃圾生活养成手册》。

这一系列指南将日常生活拆解成21个片段,结合她的亲身体验,给出具体的零垃圾生活操作方法,收获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 写垃圾日记,了解主要的垃圾来源;
  • 十分钟快手断舍离,每次只抽十分钟,整理家中一小块区域,积少成多;
  • 逛本地农夫市集,购买自然农法种植出的蔬菜,缩短食物的运输里程;
  • 椰子油和小苏打以3:2的比例拌匀,便是自制的牙膏。白醋、小苏打、无患子皂液都是好用易得的家居清洁用品,从成分无负担和无包装废弃物这两个层面看,它们都是日化解决方案;
  • 合理打包行李箱,出差旅行既能轻装上阵,也能零浪费……

(上)无患子果实(天然清洁原料)与护肤品

(下)买菜归来及老汤自备的飞机餐

老汤曾经的每日便当

“零浪费的生活,不就是生活本身吗?”老汤逐渐探索出适合自己的零浪费生活模式。

她想吃不打农药、对环境友好的食物,就找到了周末不定期在市区举办的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二手交换活动基本可以满足她添置服装的需求,从2017年到现在,她只买了三四件衣服,但更加注重面料和品质。

老汤还希望有一个空间,能打理家庭菜园、堆肥。2018年,城里的公寓到期后,他们在昌平找到一间带院子的房子,亲手改造自己的家。

老汤的家

地板、家具、家电等,大部分是旧物新生或二手再利用,有些是朋友和群友转赠的闲置物品。

她又在院子里辟出十平方米左右的区域,如愿种上南瓜、豆角。家里的厨余,也通过“好氧堆肥法”,基本消解在院子的一个角落。就这样,从农场到餐桌再复归自然的微小循环,完满了。

院子

已有5年的零浪费生活经验,现在的老汤觉得,“零浪费”只是一个入口,要不要踏入这个领域、要在这条路上走多远,完全是个人选择,并不是所有人都要以同样的方式过活。

如今,她已不再为垃圾的量而执着:“买菜带饭盒、去农场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和家人朋友在一起会更随性,不必刻意。”

近期的一次旧物交换活动上,一位群友和她讨论吃外卖时的纠结。她说:“没有标准答案,如果自带餐让你更忙乱,非常不快乐,又谈何可持续地生活呢?”

朋友相聚

策划一场零浪费婚礼

2017年,老汤辞去工作,投入到GoZeroWaste社群的运营中,鼓励更多人接纳这种生活方式。

社群不仅按城市划分,有时也聚集高校学生等特定群体。闲置物品交换、手作工作坊等几乎成了最常见的周末线下活动。

老汤喜欢亲近土地,也参与组织农场亲子活动

疫情开始后,群友间见面的机会少了,于是小伙伴们决定每月一起看一本书,比如《冲浪板上的公司》《明天》《杂食者的两难》《三体》等等,并不限定在环保议题内。

老汤还发起了写作营,她的部分朋友也参与进来,每个月给出一些关键词,譬如家族中的女性、礼物、滋味、时间、生日、聚会,每人写一段小作文,完成一次梳理与思考。

书籍《烹》《杂食者的两难》,影片《人生果实》等

今年9月,老汤作为宾客,参与了朋友的零垃圾蔬食婚礼。

“礼堂”就在北京郊区的河畔营地,摄影师新郎搜集散落的木头,亲手搭建出森林里的小礼堂。

新娘为前来参与婚礼的亲友准备木质餐盒、勺筷,现场用作餐具后清洗干净,再搭配一条蓝染手帕,就是送给来宾的伴手礼。

自然音乐伴奏,大锅灶炒菜,自助午餐全素。这场“纯手工”婚礼结束后,产生的垃圾是一袋饮料瓶和果皮厨余。

婚礼现场 图片来自光雅

到10月,老汤又参与策划了一位GoZeroWaste群友在北京昌平的小型婚礼。

婚礼中,很多物品都源自旧物或租借,现场还安排了闲置物品交换环节。

婚礼现场

2016年前,老汤看到那么多人在追求物质的成功,自己是困惑的——她的路到底在哪里。

现在的她因为传递零浪费生活而忙碌,觉得充实:“身边那么多朋友支撑着我们的生活,被这么多能量滋养着,我很幸运。”

年轻人更愿意为环境做出改变

Joyce、咪咪和Lune生活在上海,因为共同的理念,成了朋友。三位90后女生在读书时,便了解到什么是可持续生活,后来各自探索,但关注点都与零浪费相关。

Joyce是1997年生人,学服装相关专业。她深知这是个高污染、高浪费的产业,大二开始,便利用假期,到印尼、埃及等地做义工。

Joyce很久不买衣服了,身上这件是创业伙伴的闲置

后来,她又在东南亚旅行,逛过主打可持续概念的空间,也接触到冥想。

“冥想时,我好像能看到树木根系的律动,从那以后,真的不希望它们受伤害”。

咪咪最近在读《杂食者的两难》

出生于1990年的咪咪,曾在全球数一数二的设计院校读书。她从课程和讲座里了解到,人类可能面临巨大的食物危机。

作为“穷学生”,她在国外也用过专门售卖打折“临期食物”的小程序,购买快过期的食物,避免被商家扔掉,造成浪费。

Lune的回收库存纱线、回收织片

Lune在法国学面料设计,读书时,老师就经常鼓励他们,在作品里,多利用剩余纱线、面料。

价值观形成时期所受到的影响,逐渐转化为行动。

Lune

不用“零浪费”标签自己

2019年后,Joyce找到了社会企业imPACKED,为其提供环保绿色的出行信息。

但她无意用“零浪费”来标签自己:“我不是为了零浪费而堆肥、吃素、自制日用品的,这些行为是自然发生的,我享受过程。而且没有绝对的零浪费,产生垃圾、碳排放是不可避免的,找到平衡才最重要。要想平衡,就要不断觉察、练习知行合一、修炼内在。”

今年,她与朋友开了一家希望让食客松弛下来的素食餐厅:“不要内卷,也不想躺平,自在和松弛最重要”。

餐厅鼓励独自用餐,通过一些引导仪式,让人们专注于每个当下的瞬间,同时做主题活动、放映纪录片,鼓励人们相互交流、释放情绪。

Joyce与两位创业伙伴 摄影:三哥

这幅画挂在餐厅里,名叫《醒来,睁开眼睛》

有时工作得晚了,Joyce就住在店里,但坚持早起,运动、喝茶、冥想。

虽然餐厅现在做不到完全的零食物浪费,她还是试着,将果皮做成酵素,兑水后用作洗洁精,或是将轻厨余及茶渣直接丢在院子里,待它们慢慢降解,成为滋养植物的肥料。

用过的植物奶奶盒,刚好用来装厨余酵素

板栗种子、牛油果种子、南瓜种子都被收集起来,有些烤过之后,就是小零嘴,有些等来年春天种下。

厨房里有红薯发芽了,不要扔,马上挪到院子里种好。Joyce去四川时,淘回了生态小黄姜,移进泡沫箱里,也长得很好。

南瓜种子

康普茶发酵罐子、开心果果酱和自制桂花蜜

在为塑料回收提供解决方案的组织实习后,咪咪的毕业设计作品,是小程序precious shanghai。

它收集了全上海与可持续生活方式相关的店铺,比如哪里有快过期的面包售卖,哪里有自带杯折扣的咖啡馆,哪里有二手慈善超市和古着商店……

后来,临期食物变成一个独立项目“兜着走”,主要提供临期食物购买信息。Joyce正是因为“兜着走”而认识了咪咪。

兜着走的形象代言——对塑料过敏、流浪街头的猫咪

咪咪在外企还有一份全职工作,“兜着走”的主力团队也同时壮大起来,成员们大多是有留学经历的斜杠青年。

咪咪坚持做饭,用蜂蜡布保存食物,偶尔下地干活

前不久,咪咪和伙伴们还发起了“月饼零浪费”活动,上了热搜。她们在中秋前招募人们捐赠闲置月饼,组织了零浪费大改造。

募集来的125个月饼,被大厨改造成能量棒和酸奶,剩下的都捐赠给了“绿洲食物银行”。

被改造的月饼

为了研究到底有多少食物被浪费掉了,咪咪和伙伴们还专门去垃圾处理厂翻垃圾桶。

“上海的垃圾分类、回收已经做得非常好了,湿垃圾都能用来发电和堆肥。只是看到一桶一桶被浪费的食物,还是很难受。”

咪咪研究过湿垃圾的回收后,将结果梳理成图

Joyce毕业后,远离了服装行业,但还是会参加相关工作坊。在一次“回收废弃纱线编织工作坊”上,她遇见了Lune.

Lune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本应自然”,在全职于环保面料开发之外,也专注于用回收纱线再造纺织品、开展编织类工作坊、制作小型艺术品。

四川铁牛村,一次废弃纱线编织活动上

她与画家朋友合租一处小院子,一半居住,一半做工作室。沿着墙壁的一排衣物,是Lune与一家意大利无缝针织机器公司合作产出的作品,部分原材料中用到了回收纱线,但出于成本的考量,暂时无法量产。

用到了回收纱线的衣物

Lune的编织作品

她不仅对纺织废料感兴趣,也对更广义的“垃圾”感兴趣,曾参加过公益组织举办的一次活动,以海洋垃圾为原材料,在盘子里摆出一道“菜”的造型。

她还参加过净滩活动,去上海崇明捡垃圾,“人均捡五六十公斤,海水涨潮后,又会有新的垃圾被卷过来,还有好多陷进石缝或泥土里。”

Lune和好友从旧货市场淘来的玩具

买菜Look

参与和体验带来精神愉悦,这种愉悦,远超物质带来的满足感。

Lune也给自闭症儿童上艺术课。Joyce在初创业、几乎无收入的情况下,坚持普拉提等运动,修炼身心。咪咪在十一期间,有6个整天在景德镇上陶瓷课,她说,那样专注、远离手机的时刻,是多么难得。

Lune在院子里种菜

茶叶是Joyce近期的大额消费,喝茶是她的日常“冥想”

咪咪在景德镇的作品

关于塑料及衣物回收的一些真相:

  • 塑料是由石油制成的,它的发明初衷,是以轻便、便宜、耐用的材质替代纸袋,以免树木被过度砍伐;
  • 塑料很难降解,即便是“氧化可降解塑料袋”,它们反而会快速分解成微塑料,通过水系统和食物链,重回人体内;
  • 有些一次性纸杯内侧有一层疏水性薄膜,容易释出有害健康的微塑料;
  • 回收成衣时,需要拆除纽扣等所有辅料,然后将面料分类回收;
  • 混合多种成分的纺织废料很难被产业化回收利用。单一成分的面料或纱线则比较容易。

摄影:曹雪童。部分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