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术前一夜,有高人打电话让我睡觉时面朝西南,第二天我出院了

subtitle
毛骨悚然 2021-12-04 19:56

【本文节选自《鱼叔江湖:不为人知的民俗神秘故事》,作者:鱼叔怪谈 等,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段时间我在崂山遇到了一个高人,他年轻时在四川遇到了会修行的神秘人,见到了一些神秘法术,隐世门派。

这还是几个月前发生的事情。

当时江南连续下了半个月的雨,阴雨连绵,我们索性去了青岛,想着那边不错,大海,啤酒,还有崂山道士。

结果在青岛呆了一周,青岛连下了一周的雨,雨天也懒得出门,干脆窝在酒店里看《崂山道士》。

《崂山道士》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拍的木偶动画片,很老的动画片,1981 年的,比我还大三岁,不过现在看看,还颇有趣味。尤其在崂山看这个动画片,更觉得有趣味。

《崂山道士》的故事取自聊斋,讲一个人很仰慕神仙,每天捧着一本《神仙传》研究,用他老婆的话说,就是“又看《神仙传》,看得痴头呆脑”!

想想也是,一个殷实人家,娇妻良田的,还修什么仙呢?岂不就是“痴头呆脑”!

这个呆子不听,自己一个人偷偷去修仙了。修仙不能自己修,要拜师学艺,就像孙悟空当年也拜了菩提老祖,还是需要师承的。

那么这个呆子去哪里拜师呢?

去崂山。

因为自古相传,崂山出神仙,它是仙山临海,山海相间,山上多奇花异草,神仙洞窟,共有“九宫八观七十二名庵”,总之就是有神仙出没。

结果他在崂山找了一个老道士学艺,老道士让他先砍柴,磨砺心性。他砍了几个月柴,受不了,想要回家去。

临走前,他求师父教他一招,好歹大家师父一场嘛,教他一个法术嘛!

师父就传授给他一个法术,著名的穿墙术。他学成下山,得意洋洋,要给他老婆表演,低着头,念着咒语,朝着墙壁一头撞过去,结果撞了个大包!

原来他下山前,师父就跟他说过,不能人前显法,如果用于敛财、炫耀,那就不灵喽!

嗯,很有趣的故事。

尤其是这个不准人前显法的事情,还真的存在。

这世上到底能不能通过修炼成仙?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神仙呢?

后来我去青海、去峨眉山,也遇到了很多很厉害的高人。那些高人就告诉我,修行追求的是青天大道,你不要老研究这些小术,这是不对的!

我就说,哎呀,大道如青天,我生性愚钝,修行是不成了,也吃不得苦,就研究研究这些小术就好了嘛!你就给我讲讲,你到底没有法术啊,什么千里眼、顺风耳,还有佛教里讲的佛眼,到底怎么样的,你给我露一手,看一看嘛!

然后他们就不理我了。

哎呀,高人都是小气鬼,我们也不理他们了。

反正我只要遇到这种人,我就缠着他们给我露一手,再不济给我讲讲这里面的故事什么的。

前几年,我去江南一个道观,这是一所南宋时期的古道观。道长慈眉善目的,看起来是个好(hu you de)人,我就问他:道长啊,你跟我说实话,跟你们这边修行,到底能不能成仙啊?

这个道长是个实在人,他就说,那是修不成的。

我问,那是为啥呀?

道长说,要能修成,我早成仙了,哪有时间跟你在这里废话!

我就问他,那你们道观不修仙,是做什么的呢?

道长说,修仙是修仙的法门,渡人是渡人的法门,我们是教化众人,教人弃恶从善,孝顺父母,也是一种修行嘛。

道长说得好有道理,让我一时间没法反驳。

我就问他,那你见过高人吗?

他说,还真见过一次。

我顿时感兴趣了,让他赶紧讲讲,好好讲讲!

他说,那时候,他还是个小道童,当时在一所很有名气的一个道观修行。

那时候,虽然改革开放了,但是道观这块儿,主要还是要靠道观自筹经费,靠信徒捐赠。当时有一个大老板,是温州人,很著名的有钱人,经常捐赠他们道观。

因为他捐了太多钱,所以就给这个温州老板做了一个挂名弟子,意思是入了我道门了,也传了他几手养生的功夫,不过温州老板也没学过。

后来有一年,这个温州老板就上山,找他师父。

原来这个老板那几天尿血,就去医院查了查,发现是肾结石。而且结石很大,排不出来,只能开刀。

这个老板生意做得很大,也包养了好多小老婆,生了好多儿子。他就很担心,说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是人一上手术台,搞不好别人就会动坏心,怕别人会趁机害死他。

所以他思来想去啊,还是找一个方外之人最靠谱,就去了道观,让老道长给他推荐一个人,陪着他去上海做手术。现在给我讲这个故事的老道长,就是当年陪他去上海做手术的小道童。

他们去了上海后,挂了专家号,照了彩超,发现没啥问题,结石确实很大,上海的专家也说必须要开刀治疗。

两人办了住院手续,也排好了日期,这几天就要做手术了。

结果就在当天晚上,这个老板就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里那人说,你是 xxx 吗?我是你祖师爷!

当时这个温州老板都傻眼了,什么鬼祖师爷了,我这么祖师爷都有了?!

结果那个人解释了几句,原来这个人是道观的上任的老观主,后来去昆仑山隐世修行去了,按照辈分排下来,可不就是他的祖师爷!

温州老板就问他,祖师爷您这是下山了?需不需要我派车接你什么的?

祖师爷就说,你不要说废话了。我问你,你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需要动刀子了?

温州老板就说,是啊,是啊,我老腰子里长了几块石头,得开刀弄出来啊!

祖师爷就说,你这样,你今天晚上啊,你早点儿睡觉。你睡觉的时候啊,面朝着西南方向,然后身上不要有什么带电的东西,我给你发功治疗一下。

祖师爷说,明天啊,你去医院检查检查,要是还是有问题,你就给我打这个电话。要是没问题,你就不要打电话了,你再也找不到我了。

这个温州老板其实是不信的,不过事到临头,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反正就是转睡个觉,也没啥麻烦的。

当时小道童还挺兴奋的,兴奋地一晚上没睡觉。

他想着,哇,祖师爷从昆仑山发功,发到上海,这还了得!那还不是大手一挥,一挂天河从昆仑山上直飞过来,然后一道红光,万点飞霞,然后就给温州老板治好了。

结果等了一晚上,连个屁都没有,那温州老板睡得像死狗,打了一夜呼噜!

第二天,温州老板心里也有些犯嘀咕,想着干脆去查查吧,说不准有用呢!

结果医院还不愿意给他查,说你昨天刚拍的片子,你还你还能咋地啊,还能没了不成?!

温州老板好说歹说,才给他拍了一下。

结果片子出来后,整个科室都惊了:那肾结石全部消失了!

据说当时医生死活不让他走,觉得这是医学奇迹,要他们留下,好好检查检查,两人押金都没退,赶紧跑掉了。

温州老板才知道祖师爷厉害,赶紧拨打他留下的号码,想感谢感谢,结果那个号码就打不通了。

小道童也觉得很神奇,回到道观就跟师父说了一下。

他师父就点点头,说他们祖师爷很厉害的,然后讲了一堆他的事情。

结果后来小道童一算,这个祖师爷经历的都是民国时期的事情,那他岂不是活了一百多岁了!

他师父说,就是啊,咱们修道之人,第一就是要活得久,只有活得久,修成正果的概率才更大嘛!

说到这里,当年那个小道童,现在的老道长也感慨,说后来等他长大了,自己师父也去昆仑山找祖师爷去了,以后再没回来过,也不知道他们修行得怎么样了。

也因为这个事情,我一直对这种在昆仑山隐修的高人很感兴趣。

没想到这一次在崂山,我也遇到了这么一件事情。

且说我当时在青岛住了一星期,每天下雨,我们就坐在阳台上,买点儿小酒,吃点儿海鲜,看着楼下大海苍茫,水天相间,也不错。

偶尔天气晴朗,看到海上有座山,不知道是哪座山,总是雾气缭绕的,感觉很有仙气,让人联想起仙人,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嘛。

好容易等到晴天,就赶紧去崂山看了看。

崂山的道教圣地,号称“九宫八观七十二庵”,现在还有许多著名的古观。

我拜山有个特点,就在山脚下走一走,基本上不上山。

主要是因为懒。

这次去崂山,也没有上去,在山腰看看古树苍松,山花烂漫,也别有一番情趣。

然后我就遇到了一个高人。

好多人问我,为啥你老遇到高人,我就遇不到啊?

我说,可能好多高人和你擦肩而过了,但是你看不出来啊!

真的,好多人说,哪里有高人啊?其实啊,高人在民间,据说北京有几个著名的公园,老笑眯眯坐在那里的老头儿,就有高人。

所以你得会分辨。

我当时坐在山腰上,后面走过来一个人,我搭眼一看,就知道,这人肯定是高人!

为什么呢?

首先他两只手各端了一只碗,碗里满满的水,他在石阶上走得飞快,但是碗里的水一点都没溢出来。

其次,他走路的姿势很奇怪。

咱们普通人走路啊,都是后脚掌先落下,然后前脚掌跟上,然后后脚跟抬起,一

步跟一步往前走。

他不是。

他走路不抬脚后跟,他是直直地抬起来,脚掌和地面齐平,咔一下整只脚抬起来,然后放下,然后再抬起来,继续往前走。

他这叫“蹚泥步”,这人是八卦掌的高手。

我小时候,住在微山湖那边,当地尚武,习武风气甚重,好多孩子不上学,要去念武校,早晨五点就起来,腰里扎一条红布腰带,就顺着微山湖跑步,还要喊口号,跟现在搞传销一样。

我小时候太顽劣,我爷爷怕我幼年早逝,就是被人打死,就找了一个老拳师教我拳脚。但是我太懒了,不愿意学。他就说,不学也好,吊儿郎当,死得更快。但是你要懂什么是高手,别惹到高人,容易死。

老拳师就给我讲了高手平时的样子。

他说,太极拳的高人看着木讷,甚至有些驼背,可千万不能惹。真正的太极拳可不是表演,是极霸道的,属于实战杀人术,出手就死人。

练铁砂掌的好人,他们的拳头正面是平的,这个也不能惹。

他说,最黑的是八卦掌,看见了就赶紧跑吧。八卦掌看着是掌,其实先练下盘,而且出手狠辣,一招致命,你遇到了就赶紧跑!

我当时听得一愣一愣的,结果后来发现,这世上哪还有什么练拳的高人啊,都是胡扯蛋的,一个个所谓的宗师,都被格斗分子揍了个臭死,把给笑掉牙。

结果前年去徐州,在乡村小酒馆遇到了一个乡野高人,他拈起一根绣花针一甩,就把它插进了远处的玻璃里,才让我对武术恢复了信心(这个后续我会讲)。

所以我赶紧跟上他,想问问他武林高人的事情。跟他走了一会儿,发现他在山脚下有一个小院子,应该是隐居在这里。

我就敲敲门,问他:山中隐居何所事?

他说: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问得好,答得更好,大家相视一笑。

他就邀请我过去小坐,说虽然没有美酒,好歹可以饮一杯茶。

我们就聊了起来。

我问他:为啥来这里隐居?

他说:主要是想寻访一下高人。

我问他:崂山有高人吗?

他说:没有高人,只有游人。

我哈哈大笑,问他:那这世上有高人吗?

他肯定地说:有。

我问他:如何证明?

他说,教我功夫的道人,我亲眼见过他,拔地而起,伸手捉到屋檐下的飞鸟。这是真功夫,做不得假的。

我就问过,这些高人,为啥不参加格斗比赛什么的证明武术呢?

他大概说了几点:

第一点,真正的武人是讲规矩的,不能那么儿戏,你想比就比。越是高人,越讲究这个。就像叶问去香港,好多人向他挑战。他地位高,不能出手,就培养了一个徒弟黄淳梁,这个徒弟代他打。

第二点,武人犯禁,真正的武人练的杀人技,国家不允许真正的武人出手(有些杀人技也不允许外传,有些特殊部门的保镖就是学的这些)。

第三点,武人收徒要求极高,大部分武技已经失传了,现在所谓的武学大部分都是表演性质的花拳绣腿。

最后,他说,盛世修行,乱世下山,现在是太平盛世,所以高人都去山上隐居了,不会下山了,比如教他功夫的师父。

然后他就讲了师父的神秘故事。

他说,他那个师父嘛,算是半路捡来的。他是四川人,川西那边的,家里还算殷实。他小时候,有个叫花子过来讨饭,家里给他端了一碗饭,那个叫花子就不愿意走了,说这家伙食好。但是你不能因为伙食好,你就赖人家不走嘛。

于是那个叫花子就说,他其实是一个道士,也会几手功夫,这么吧,你们让我留下了,我可以教少爷一些功夫,但是饭菜要好。

然后他就露了一手。他绑紧了裤带,运了运气,接着拔地而起,在墙上蹬了几下,就蹿到了几米高的屋檐上,伸手捉到了一只小鸟,博得了众人喝彩,这样就留了下来。

不过他说,这个师父啊,又懒又馋,成天就知道睡大觉,还特别喜欢吃肉,卤牛肉一顿能吃一大碗,偶尔睡醒了,闲着无聊了,才随便指点他几手功夫。

他师父也让他背东西,主要是《道德经》,背了一遍又一遍。他当时不懂,什么“道可道,非常道”的,就想让师父讲讲。

师父就很不耐烦,说讲这些干什么,你就多背几遍,慢慢就开悟了,就懂了。

他师父也教他打坐,运气,如何吐纳,如何运气于丹田。

他很好奇,问他师父,道士不是不能吃牛肉吗?

他师父就说,他虽然也属于道家,但是他不是道士,他们师门是隐修,不拘礼法,也不拘形式,主要是修仙的。

他就问师父,这世上真有仙人吗?

他师父就白了他一眼,说什么是仙?人过百岁还不死,兼有各种神通,那他算仙人吗?

他点点头,算的,算的!

他师父就说,那就有仙人。

他就问师父:师父,那你能修成仙不?

他师父就给了他一个爆栗,说:背书,背书!

他后来还真遇到了他们师门的高人。

有一天晚上,他还在院子里练功,听见师父房间里有人说话。他很好奇,推开门看看,发现师父坐在桌子旁,小脸红扑扑的,桌上两个酒杯,一盘卤牛肉,分明刚才在和人对饮。

他就好奇问师父:刚才是谁来了?

师父就说:我的小师叔下山了。我们喝了点儿酒,这不没酒了,他下山买酒了。

他吓了一跳,因为这里很偏,去买酒的地方要走一两个小时山路,他小师祖可别迷路了!

他师父却毫不在意,说你不知道你小师叔祖的本事呵,最多三五分钟,他就回来了。

他觉得师父肯定是喝醉了,赶紧出去看看。还没走出院子,突然想到,要问问小师叔祖的相貌穿戴,别路上遇到了也不认识。

结果他走回去,一推开门,发现师父对面坐着一个人,是一个面容清癯的中年人,手里拎着一个酒坛子,在给师父倒酒。

他师父就笑,说这就是你小师叔祖,还不跪下拜一拜?

他赶紧跪下,稀里糊涂磕了几个头,想着他刚才就在院子里,他怎么进来的呢?

而且这个小师叔祖,怎么看着比自己师父年纪还小呢?

后来他师父就偷偷跟他说,这个小师公已经快百岁了,算是得道高人吧,已经会一些神通了。

他很快见识到了这个小师叔祖的神通。

这个小师叔祖吧,虽然已经快百岁了,但是人看着很年轻,还长了一对桃花眼,关键人老心不老,很快和村子里一个小寡妇好上了。

这个小寡妇,就是那个卖酒的老板娘,泼辣又漂亮,把这个小师叔祖拿得死死的。她先是让小师叔祖给有钱人家做武师(就跟我师父在我们家一样),后来觉得来钱太慢,就开始让他显法传教。

小师叔祖主要显了两个法,第一个就是穿墙术,人在门外,瞬间就进了屋里(他才知道当晚师叔祖如何进门的了),这个倒是和崂山道士比较搭。

第二个就是缩地成寸,原本他站得很远,让人们去捉他,结果他身形一动,人已经到了几十米开外了。

因为显了这两个法,小师叔祖顿时成了一个活神仙般的人物,小寡妇趁机让他开山门授徒,然后各种传教,很是敛了一大笔财。

他觉得很不妥,觉得这不是搞邪教吗?这怎么能行呢?

他就找师父,让师父去劝劝小师叔祖。

他师父就说,他是我师叔,怎么会听我的?况且我也打不过他嘛!

师父说不用担心,咱们修行界有规定,不可在凡人面前显法。而且是谁违反了规定,自己师门就要处理,放心吧,我们师门自会有人来处理。

果然没过多久,师门就下来人了,是一个白胡子老头,说是他师父的师父,也就是他师公。

他就跪下拜师公。

他师公就答应一声,说去看看他师弟在表演什么。

那时候,小师叔祖正在表演遁地术,人站在地上,猛然就消失了,然后从另外一个地方钻出来,非常神奇。

那个白胡子老头就笑,在小师叔祖消失在地上的一刻,白胡子师公用拐棍轻轻敲了一下地面,就悠悠哉哉地回去了。

然后小师叔祖的法术就失灵了。

法术失灵了,就是没有从地底下钻出来。

小寡妇也害怕了,赶紧喊他的名字,问他死在了哪里?怎么连个屁都不见一个了?!

后来就听见地下有人呻吟,小寡妇赶紧找人挖土,结果挖到半米多深,就看见小师叔祖面如土色,被埋在了土里。

他被抬出来后,人已经半死了,但是他坚持让小寡妇把他抬到我们家院子里,坚持跪在门口,给师公谢罪。

师公和师父喝完酒,就说:人前显法,私自传教,原本是死罪。这次留下你一条性命,是为了有人陪我上山,你就跟我在那里闭死关,不要下山了。

小师叔祖就点点头,什么都没说。

第二天他们就走了。

他问了师父,小师叔祖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

他师父就说,小师叔祖的丹田被破了,修行的法力都聚在丹田,这个一破,人就彻底废了。他这次去了昆仑山,也不能下山,一直到死,都在山洞里。

他就问师父,为什么师门这么残忍?

他师父就感慨,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修行界也有修行界的规矩,要不然岂不就天下大乱了?修行界的第一条规定,就是不得在普通人面前显法,好多修行之人,有时候被普通人欺负,都不敢还手,就是这个原因。

他想了想,也对,自己师父空有一身功夫,后来还不是差点儿饿死。

他就问师父,那师公他去了哪里呢?

他师父说,他师公去了昆仑山修行。大雪山上,荒无人烟,才是修行的地方。那地方,一般人上不去,也熬不住,所以让小师叔跟着他,也是照顾他。

他就问,那师公到底多大了呢?

他师父说,他师公说过,自己会在 136 岁那边修成。他这次来,说自己还有 8年在人间,那么应该是 128 岁了。

他很震惊,想着自己的师公还真算得上是活神仙了。

后来每年中秋节,他师父都会往昆仑山那边汇一笔钱,说是给小师叔的,让他们买点儿吃的,用的。

到了第八年,他师父很担心,说要去昆仑山看看去,别出什么意外才好。

临走前,他师父说,等师公成仙后,他就会回来接他,带他一起去修仙。

但是他在老家等了好多年,他师父始终没有回来。他后来按照汇款的地址,去了那边,发现那里是昆仑山下一个极其荒蛮的小村子。

他费了好多劲儿,才打听到,以前确实有一个长着桃花眼的中年人来这里取过汇款单,但是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他感慨,说后来自己也成为了一个普通人,过着再普通不过的生活,只是偶尔在梦里,还梦到过师父,觉得他师父一定还藏在那个地方默默修行。

再后来,他年纪大了,也退休了,儿女都成家立业了,他还是放不下修行,后来终于等到老伴也去世了,终于无牵无挂了,于是卖掉了房子,拿着一笔钱,开始全国各地云游。

他在一些道教名山都租了小院子,偶尔过去看看,希望能找到他师父的踪迹。

他说,不知道我师公有没有修仙成功?他说,不知道那个桃花眼的小师叔祖是否还在昆仑山?

他说,我好想师父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