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书协主席孙晓云又写错字,曾翔教授却说:书法查错字是历史倒退

subtitle
麓风轩 2021-12-04 12:55

最近,又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孙晓云书法作品当中的错字。这是孙晓云创作的虞世南《咏蝉》诗:“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我从网上看到,孙晓云创作的这幅行书中将“垂緌”写成了“垂帷”,将“籍”写成了“借”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虞世南《咏蝉》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唐诗,在很多唐诗集当中,都把它放在第一首。这首诗的影响之大,足以说明它并不是很生僻的唐诗,可见是孙晓云主席的这两个错字,确实有些不应该。

虞世南诗中应用形象比喻,“垂緌(ruí)”指古代官帽打结下垂的部分,蝉的头部有伸出的触须,形状好像下垂的冠缨。

孙晓云写成了一个读音和语义都毫不相干的“帷幕”的“帷”字。“帷”(读wéi),本义指帐幕,引申义为用幕布遮挡。这个错字跟虞世南诗的原意就相差十万八千里了。

另一个“非是藉秋风”的“藉”字,古汉语中可以表“借助”之意,但抄写古诗的时候却不能用“借”字来替代它。

孙晓云主席写错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此前,我曾撰文指出现任中书协主席孙晓云女士书法作品当中的一些错字现象,比如“海客谈瀛洲”的“瀛”写成三点水加“赢”字,“肺炎”的“肺”写成月字旁加“市”字,将“医护”的“护”( 繁体为“護” )字写成提手旁,甚至将杜牧诗句“冲断过江云”写成“过江雪”等等。

有网友说,对待文化就需要有一种认真的精神。孙晓云虽然贵为中书协主席,但不是因为她写错字我们就不能探讨或不敢交流。但也有人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今人偶尔写一两个错别字很正常,当今的书法家就是写字人,又不是文化专家,别要求太苛刻。

当然,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还是大有人在,比如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办公室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央美院的特聘教授、“吼书大师”曾翔就尖锐地提出:“书法‘读’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还有人查书法作品中的错字,那就是历史倒退!”

各位网友怎么看?您认为该不该指出中书协主席孙晓云书法作品的错字?你认同曾翔教授所说的“查书法作品中的错字,那就是历史倒退”的意见吗?欢迎留言交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