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同治年间,两乞丐当街耍蛇,一老者看后,惊诧:此非蛇,而是人

subtitle
松子说 2021-12-04 11:23

前几日,笔者写了几篇古代乞丐的文章,揭露了乞丐之恶。善良之人总认为乞丐可怜,殊不知最歹毒者非穷凶莫属。

今日里,笔者说几个清代文献记载的小段子,其中有两个还被收录至《清稗类钞》中。只不过那部著作是文言,只用三两句便概括了全文。笔者从天津图书馆曾找到过详细资料,凭借记忆,我写出来。看过之后,您各位一定大惊失色,原来世间竟有这种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且说第一个,话说清朝乾隆年间,正值盛世之时,在苏州虎丘一带,某一日来了一个杂耍乞丐,此人牵着一头怪熊,在闹市之中训熊讨钱,人们争相观看奇兽。之所以将这头熊称之为“怪熊”,是有原因的。这头熊与其他熊类不同,可直立行走,可作字吟诗,并且能听懂人言,尽管周身布满兽毛,却近乎于人。乞丐唤此兽为“人熊”,说它乃是个山中奇兽,受高人点化,修炼成人形,不出五百年,便可幻化。百姓信以为真,认为这是瑞兽,因而花钱求字。只需大钱一枚,人熊便书写唐诗一首。一连几日,求字者络绎不绝,人熊若是不肯写,那乞丐便手持皮鞭恐吓,因而人熊不敢不写。

某一日,这乞丐将人熊留在一处破庙,自行到城中作乐。有人慕名而来,见人熊独自在家,酬以百钱,要人熊赠字一幅。哪曾想人熊写完之后,求字之人当即惊诧不已,只见纸上写道:

“吾乃长沙训蒙人,被乞丐掳来为兽,祈求善人慈悲,救我脱出苦海。”

求字之人看罢之后,速到邻近官衙报案,县令一听,天下竟有如此之事,遂派三班衙役前往捉拿恶丐。不出多时,恶丐与人熊被带到堂上,县令当即升堂问案,围观百姓将官衙围的水泄不通,争先观瞧人间奇闻。

县令拿出人熊所写之字询问恶丐可否属实,恶匪矢口否认,反说人熊疯癫,纸上所写并非实情。县令听罢,当即大怒,命左右行刑。恶丐经不住刑,遂说出实情。

正如那人熊所写一般,某年,恶丐在长沙训蒙见一孩童独自玩耍,于是拍了花子,掳至外乡,先用哑药毁其哽嗓,令其不能言语。而后用大针攮其周身,致热血淋漓,趁着血热,涂抹一层特制药胶,而后将驯养的一头狗熊屠宰,剥去熊皮,包在孩童身上。不出三日,人血熊血黏在一起,永不可挣脱。此后数月,恶丐训熊乞讨,若是不从,便用皮鞭抽打或大针猛刺。这两年来,恶丐携人熊穿街过巷,以训熊为名骗取钱财。为防人熊吐露实情,恶丐与人熊整日不离。

也许老天有眼,这一日,恶丐得钱后心情喜悦,因而多喝了几杯黄汤。酒醉之前,将人熊锁在栖身破庙之中,自己前往城中寻欢。若不是有人偏巧来求字,人熊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脱离苦海。

听审百姓闻此言,咬牙切齿,恨不能食其肉、抽其骨。县令更是为之震怒,好个恶丐,竟然做下这等卑劣勾当。当场丢下令牌,不容恶丐狡辩求情,不必上报三司衙门。左右,将这恶人拖到衙外,乱杖毙之。

左右公差领命,将恶丐拉到衙门外,水火无情棍劈头盖脸往下砸,老百姓也持石块或木棒殴打。不出片刻,这“采生折割”之恶丐变为肉泥,也是恶有恶报,死不足惜。那人熊被县令遣人送回原籍,不出多久,因被人视为怪物而跳河自尽,实在令人可发一叹。

好了,这个段子讲完了,各位如何,是否感觉心中愤懑?您且别急,听我再讲一个。

大清同治十二年,某一日,山东淄川(今属淄博,原属济南府管辖)庙会之上,出现一道奇景,有两个自称安徽凤阳府的乞丐当街献艺,先是唱了几段,而后跟人讨钱,声言若是有人肯多些施舍,便拿出一件“奇物”让大家开眼。有人问是什么奇物?那乞丐说是“人面蛇”。众人好奇,纷纷丢钱给乞丐。乞丐收钱之后,拖过来一巨大口袋,口袋一松口,从里面慢慢悠悠爬出一条怪蛇。围观之人一见这怪蛇,又是怕又是惊又是喜。

为何又怕又惊又喜?怕的是这蛇太骇人;惊的是世间竟有如此奇物;喜的是今日开眼,有幸看到这玩意儿。

只见这条怪蛇,头颅分明是人,只是两腮如被刀割一般,嘴角分叉至耳根处。脖颈之下,是个蛇身,俨然就是一条大蛇,将此物唤作“人面蛇”一点都不假。这怪蛇在地上翻滚,做各种杂耍,尽管不能吐人言,却能模仿婴儿啼哭。

其中一个乞丐说道,此物乃是山中蛇仙之子,父母渡劫不成,被雷劈死,留下这条小蛇苟活人间。这小蛇有些道行,但是资质尚浅,因而只将头部幻化了人形,身子却还是个蛇身。两人心软,不忍见这小蛇丧命,因为救了下来。

乞丐说完之后,善良之人纷纷赏钱。人从之中有个善人,此人姓孟,孟大善人早年在朝廷为官,见多识广,认为其中必有蹊跷。命仆人偷偷将此事上报公衙,因为此地长官跟孟大善人关系莫逆,因此不敢耽搁,立即带人亲自赶往现场。

长话短说,县令来到之后,见过孟大善人。孟大善人言说自己觉得那人面蛇本应是人,或是被恶丐采生折割,才变成这人非人、蛇非蛇的怪物。县令当场问案,两个乞丐支支吾吾,不肯承认。那人面蛇一见有人为自己做主,满面流泪,口中哇哇乱叫,好似有莫大冤情。

见此情景,县令和众人都明白怎么回事,三班衙役扑倒乞丐,当场就打。一通好打,两人交代实情。此人面蛇原本是个孩童,被二人掳来之后,毁其哽嗓,锯断四肢,将皮肉刮烂,用事先缝制好的蛇皮裹其身上,再以鳔胶黏住,久而久之,蛇皮黏在身上,不得脱落。那蛇尾实则是内衬棉絮,常用药油保养,因此蛇皮不破。为制成此物,两人连抓十来个孩子,只有这一个成功,其余全部丧命。

闻听此言,众人皆怒。县令将其锁拿回公衙,上报济南府,不久之后,济南府传来回票,命淄川府以“大卸八块”之法惩办恶徒。最终,恶徒被正法。至于人面蛇下落如何,无从得知。只说幽冥恶鬼虽恶也恶不过这些穷凶之徒。

写到此打住,因篇幅原因,暂时写这两段。若有朋友还想看,请关注大狮,大狮回头将这些段子写完,让您各位见识见识这古代乞丐之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5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