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83年,天津发生一桩骇人听闻的恶性案件,今日再看依旧触目惊心

subtitle
康睿妈读书 2021-12-04 10:49

1983年7月,天津武清县东马圈乡发生一桩骇人听闻的恶性事件,今日重看此案,依旧让人感觉有些毛骨悚然。若您对此案感兴趣,且听笔者(大狮)慢慢说来。

为尊重遇害者以及当事人的家属,故将文中人物真实姓名予以避讳,改用化名。发生案件的村落,也不便提及,只知道此案发生在东马圈乡也就是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案件的发生是这样式儿的:

1983年7月13日晚,37岁的农民刘洪趁着社员张海生到杨村送粮食的当口,悄悄潜入其家中,将其独自在家的妻子进行了强行非礼。

事后,张妻向大队书记牛玉顺告发,牛玉顺为此找到刘洪当面质问。刘洪由于多次受到牛玉顺的批评,故对牛玉顺怀恨在心。面对牛玉顺的质问,他矢口否认,反倒诬告是张海生的妻子冤枉好人。

牛玉顺离开后,刘洪认为自己这一次躲不过去,牛玉顺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于是产生出杀掉牛玉顺的恶念。

起初他想过趁着牛玉顺每天早上巡视农田的机会,趁其不备要其性命,而后将尸体埋进一片少有人进入的树林中。思前想后,认为这样不妥,牛玉顺失踪之后,其家人一定会到处寻找,很快便会找到自己头上,自己就算咬住口死不承认恐怕也不好使。与其这样被动,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把牛玉顺一家老小全都解决掉,这样也就不用担心按倒了葫芦又起瓢。

有了灭人满门的邪念之后,刘洪找到跟自己关系不错的杨合水,把想要杀死牛玉顺一家的意图,以及作案的方法等全都告诉了杨合水,并希望杨合水能帮他一起完成这个歹毒的计划。

杨合水曾经在公社担任过炊事员,由于工作不认真而被牛玉顺多次当众呵斥,甚至还挨过牛玉顺的老拳,为此对牛玉顺也格外憎恶,但是他从来没有萌生过杀死牛玉顺的想法,更没有想过杀一个还不够,还要杀人全家。他认为这样做太没人性,因此劝刘洪打消念头。

刘洪又软磨硬泡地劝了好半天,见杨合水始终不肯答应,于是大骂杨合水是胆小怕事的废物点心,然后气呼呼地离开杨家。

杨合水不帮他,他就自己来干,回到自家之后,找出提前准备好的作案工具,趁着夜幕悄悄来到牛玉顺家的院墙外,一直蹲到凌晨一点钟,这才顺着一棵枣树翻上墙头,接着小心翼翼地跳进院中,悄无声息地撬开屋门进到里屋,举起劈木头用的大斧子朝着牛玉顺、牛妻、以及三个男孩的头上身上乱砍一气。

由于是在熟睡中没有任何防备的缘故,因此刘洪作案格外顺利。杀完人后,刘洪拎着斧子来到杨合水家的后窗根下,拍窗子让里面的人把门给他开开。

杨合水的妻子蔡桂英瞒着丈夫跟刘洪暗中相好,听出是刘洪的声音后,赶紧打开屋门让刘洪进来,然后把杨合水喊醒。

一见刘洪满身是血,手里还拎着斧子,杨合水意识到刘洪已经把事情干成了,他担心已经得了失心疯的刘洪会对他不利,于是假装和气,让妻子蔡桂英端水拿毛巾给刘洪洗脸,还给刘洪递烟拿酒,并问刘洪说:“人杀的怎么样,不会有活口吧?”

刘洪大咧咧地说:“黑灯瞎火,什么也瞅不见,就知道砍了牛玉顺一家五口,这个砍几下,那个砍几下,砍没砍死说不好。哎呀,你这一问,我反倒心里没底了。这样吧,你反正闲着没事,你过去替我看看,要是没死,你就给补一刀。”

杨合水马上摆手说不敢去看,刘洪瞪着眼珠子,用斧子威胁他必须过去看看,要是不去就把他给劈了。

杨合水害怕刘洪真的会劈了他,赶紧应承着说自己这就去。

喝了一口酒壮胆之后,杨合水出了门直奔牛玉顺的家里。没等到牛家,就听到嘈杂声,有村民已经在他之前赶到了牛家。他没敢进屋,跟一个从屋里出来的村民打听里面的情况。

那个村民告诉他,牛玉顺连同大小子、二小子都已经断气了,二小子被砍得最厉害,脑袋少了半边。牛玉顺的妻子和最小的儿子还活着,但是伤得太重,当地的卫生室治不了,刚刚被人抬上骡子车去杨村的大医院救治了。

杨合水多了个心眼儿,又问了那个村民一句,知道是谁干的吗?

村民说不知道,有人也曾问过牛玉顺的妻子看没看到是谁?她说挨砍的时候一家人都在睡觉,刚听到有动静,还没等睁开眼,头上就挨了一下子,然后就糊涂了过去,等到稍微明白过来点儿,坏人已经跑了。

杨合水赶紧跑回家把自己听来的话原原本本地复述给刘洪。为了打发刘洪快点离开他家,杨合水撺掇刘洪说:“你这人办事太不稳当,要么都砍了,要么就不砍,这下可好,还有活口留着,牛玉顺的老婆被你砍蒙了没认出是你,可他家的小儿子备不住认出了你。你要不赶紧把人从半道上截住,我看你要悬了。”

刘洪直截了当地问了一句:“还来得及?”

杨合水马上说:“应该来得及吧。”

刘洪咕咚咚喝了一大缸子水,骑上杨合水家的一辆破自行车,携带斧头追了上去。骡子车的速度慢,加之天黑路难走,很快就被刘洪追上。刘洪发疯一般,丢掉自行车,抡开斧子先把赶车的两个村民砍成重伤,又给牛玉顺的妻子和小儿子补了十几斧子,确定母子二人已经断气后,他才骑上自行车返回杨合水的家里。

杨合水正跟妻子蔡桂英商量该不该把刘洪行凶的事情报官,没想到刘洪居然回来了,进屋之后大喇喇地往椅子上一坐,直言不讳地告诉杨合水,他已经把牛玉顺的妻子和小儿子全砍死了,顺带把赶车的两个村民也砍了。如今他已经无路可走,要是杨合水还顾念朋友情面,就给他拿点钱拿点干粮,周济他逃命。

杨合水赶紧翻箱倒柜,把家里仅有的十几块钱全拿出来给了刘洪,还把自己的一套平时舍不得穿的劳动布工作服给了刘洪,又拿了些馒头和咸菜头,这才把刘洪打发走。

刘洪临走之前告诉杨合水,想去报官就只管去,他绝对不会回来找麻烦。撂下这番话之后,刘洪骑着自行车离开了。杨合水和蔡桂英认为再替刘洪隐瞒自己也要吃官司,于是赶紧到派出所说出来实情。

三天之后,刘洪在廊坊的一个村子中被抓获,对于杀害牛玉顺一家的经过他毫不隐瞒,一五一十地全都交代清楚,并扬言自己不后悔。

杀死一家五口,重伤两个无辜村民,被捕后却毫无愧疚,反倒认为是条硬汉子,这个丧心病狂的渣滓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为牛家五口偿了命。杨合水两口子因为知情不报,并袒护罪犯,也受到了应有的惩处。他两口子也是倒霉,正好赶上严打,因此轻罪重判。有此下场也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

借此案不难看出,一个恶人的出现往往是毫无征兆的,牛玉顺认为自己只是利用大队书记的身份教训了刘洪,却没有想到会祸及全家。而刘洪的恶念也并非一早就萌生,不过是临时起意,产生出杀人的念头。而杨合水明明知道了刘洪要动手,却不去告诉牛玉顺,说他是帮凶一点都不为过。记得有哲人说过,人是可怕的动物,又是难以琢磨的动物,若按照刘洪杀人案来看,这番话倒是非常适用。

(文章所述为真实案件,人物均为化名,配图为八十年代旧照,与文中所述人物并无实质性关联,特此说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